你在天堂安好吗,小丫头?

打印 (被阅读 次)

一周之前红走了,仅以此文纪念她。

 

红是我的初中同学,在我的印象中一直是个小丫头的样子,所以我想这么称呼她。

 

1978年初秋,那时在当地相当有名气的母校自文革以来第一次凭考试成绩选拔入学,我们有幸有缘进入了同一个班 - 四班。隐约记得红好像是我们班年纪最小的,个子不高,坐在第一排,梳着两条半长不短有时有点儿翘又有点歪的辫子,圆圆的脸上似乎还带着点婴儿肥,让人印象深刻的是她的一双眼睛,黑白分明,清亮有神,透着纯真和聪慧。
 

红天资聪颖,学什么都不费力,尤其英语特别好。在我们大家都还刚刚开始学习abc时,她已经能和老师用英语流畅地问答了,也难怪教英语的老师特别喜欢她,让她做我们的英文课代表。

 

午间休息时,我们几个离家远的同学都待在学校里,其中就有红。于是就时不时能听见红和闺蜜聊天的内容:文学、音乐、书法甚至京剧,一再惊讶于她广泛的涉猎并猜测她一定有着良好的家教。那时的我们傻乎乎地固守着一种莫名其妙的男女大防,似乎和异性同学说话就是一种莫大的羞耻,有人甚至用铅笔刀在课桌上划下深深的分界线。我相信红没有我们这么迂腐这么"复杂",她清澈的眼神里时时会传出坦荡的交流的愿望,可惜我们一直不敢回应她,只不过大家中午聊天的话题时不时会出现交叉和"巧合"。

 

三年可以很长,长的留下无数的回忆。三年也可以很短,短的如白驹过隙。高中时大家去了不同的班,于是似乎都变成了不相干的人。忽然有一天听七班的好友说:"你们班红很厉害!" 我问:"我初中班有个红,高一班上还有个虹,你说的是哪个?" "两个都很厉害!" 偶尔上学放学时在校园里能看到她,长高了些,推着小车,留着短发,似乎没有初中那么爱笑了,但眼神依然清澈见底。

 

高中毕业后,红去了交大我去了外地,自此再也没见过她。彼此再通讯息已是30多年后了,多亏了同学微信群。时隔几十年后能再次互通信息彼此交流,当真是一大乐事!刚刚联系上我就急切的想验证自己曾经的印象,我跟她说我猜你父亲是个这样这样的人,她说:"你怎么知道?" "那当然!"我在心里说,良好的教养自然其来有自。红在英特尔工作,从同学间的微信聊天中能感觉到红依然那么优秀那么有趣味,也还是那样始终如一的大度和与人为善。这两天刚听熟悉她的同学说她的领英网页上列着42项专利和众多文章奖项,也去看了她的英文博客,写得有情有趣有文采。

 

大约两年前,有一天红突然告诉我们几位身在天涯海角的同学她其实十多年前就被诊断出一种很少见的癌症,adenoid cell carcinoma,经过放疗后过几年又复发了,后来又经历了一次放疗……。她就这么平平静静地把自己的经历说出来,像在讲别人的故事,惊得我不知说什么好,想说几句安慰话,但又怕这种话说来太过轻巧。红倒像没事人一样,依旧跟我们一起打趣儿聊天。有时她会从facebook给我们转来一些笑话和趣闻,当然,都是英文的,于是我们就拿她开玩笑,说她有个高大上的朋友圈。她便反过来自嘲,说自己其实是住在乡下的村妇。像其他的群一样,群里也时不时有人起哄让群主发红包,红太实诚,没两回就把自己微信账户里可怜的一点点钱通通发完了。

 

曾经动过念头想去看看她,行程都已经安排了,但阴差阳错没能去成,于是就永远没有机会了。也许是天意吧,因为这样留在我记忆里的永远都只是一个年少清纯的小丫头的样子。

 

人生有彼岸吗?一定有吧!要不然那些早早离开的美好的人们都去了哪儿?其实对每个人来说,人生百年,终有到达彼岸之时,也没什么。只是希望那里有花,有云,有松,有鹤,也可以有生翼的天使。可以知己相对,清茶淡饮,谈书品乐; 也不妨呼朋唤友,置酒高歌,纵论天下。当然,那里也一定还有一个眼神清亮的小丫头。

 

祝你安好!

洋洋日记 发表评论于
写的真好!
有您这样的老同学,也是红的人生之幸。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好文,感动!是啊,相信人生一定有彼岸的,不是还有一种花叫彼岸花吗,殷红如血,开在彼岸。愿红安息。
Rolfemom 发表评论于
读完你的好文, 脑海里浮现出可爱,聪慧,拥有一对亮晶的大眼睛, 青春活力十足的小丫头。 在岸的那边, 小丫头一定会象从前你记忆中的她那样快乐安康。 谢谢分享。
Erg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喜清静' and xingyi :
谢谢你们!我们一起祝福她,也祝福所有已经远去的美好的人们!
xingyi 发表评论于
好文笔!年少清纯的小丫头在彼岸定会安好!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好喜欢你笔下的好。她在天堂一切安好。
Kaile 发表评论于
哪个交大?
Erg 发表评论于
回复铃兰听风:
你说得好!谢谢!
铃兰听风 发表评论于
人生是一列轰隆轰隆一直向前开的单程列车, 沿途, 有人上车有人下车,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终点站.
二哥请放心, 有你和爱她的人怀念, 小丫头会一切安好的.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