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西王吳三桂的墓誌銘 | www.wenxuecity.com

平西王吳三桂的墓誌銘

打印 (被阅读 次)

以下内容纯属胡说八道。

如有雷同,必是巧合。

想当年,我大明关宁铁骑,不仅在享受着几百万军饷的基础上,圣上还特意为我们专门开发了”辽饷”。在大明的棺材板上,又钉下了一颗坚实的钉子。

天杀的闯逆居然认为我们有通匪嫌疑。不仅把”接收”弄成了”劫收”,连我们吴大帅所最宠爱的小妾也要一并掳走。

是可忍孰不可忍!

在满洲太君裂土封王的大饼面前,我们毅然决然的易服剃发。心中坚信:只有跟随满洲太君,土地、银两和女人,必然随着手中的屠刀而手到擒来。

什么闯逆,张逆,南明小朝廷,在我大清正义之师面前,只不过是纸老虎而已。划江而治,简直梦想!

我们从白雪皑皑的东北一路杀到了春意盎然的岭南。在经过了扬州十日,嘉定三屠,广州大屠杀之后,敌人要么如衍圣公一般主动归附,要么就主动跳黄浦江喂鱼。真是望风披靡,四散溃逃,我大军只需传檄而定。可恨郑逆居然龟缩于台湾,暂时避过我大军锋芒,苟延残喘。

我关宁铁骑为大清国立下了不朽功勋!

我们平西王,年过花甲仍被人逼迫,不得不反,可惜功败垂成,身败名裂,不复为后人敬重也。

甚憾!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