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出生老侨追寻抗日飛行官岑庆赐烈士

打印 (被阅读 次)

 

朱安琪(John Chu)和鄭立行合寫的“為自由飛行”

     我一直想起我的堂兄岑庆赐。他大我十岁,记得我那时还只有七岁,他已经会开飞机了。有一次他驾驶一架双层翅膀没有机盖的飞机,仅有两个座位,他在前面驾驶,我母亲抱着我坐在後座。他载着我们在洛杉矶Exposition Park 上空兜圈飞行,乐得我手舞足蹈。在我的印象中,他不仅喜欢飞行,还喜欢打拳击丶钓鱼丶打猎。

     在1935年,我和两个弟弟随母亲回中国广东恩平前,是我最後一次见堂兄。以後只知道他从美国志愿回国参加空军抗日救国,直至爲国捐躯。从此杳无音信。

    爲了寻找堂兄的足迹,在1983年,我通过台湾北美事物协调委员会驻洛杉矶办事处黄旭甫代处长帮忙查寻。不久收到中华民国空军总司令的来函,并阐述了岑庆赐烈士的事迹: 岑是广东恩平人,在空军军官学校第十一期驱逐组毕业。历任空军第五大队第二十七中队飞行员;空军第四大队第二十一中队飞行员丶分队长丶作战参谋,升至上尉三级。1946年在内战中牺牲。生前有抗日战绩五十多次,荣获陆海空军奖状和勋章无数。牺牲後追赠爲少校,留下妻及一子。

     我只是从信函上得到这样的信息,心里还是觉得空空的。因爲他自小由家父帮助他移民来美,待他如亲子,关系极爲密切。爲了纪念他,我极欲详知他一生的事迹。这些资料还不能满足我的思念之情。

     去年八月,我随太太参加“北美洛杉矶华文作家协会”的活动。在餐馆用餐时,坐在我对面的是作家周愚先生,他曾经是中华民国的飞行官,毕业於空军军官学校第三十六期。迟到的一位博士郑立行先生被安排在我的右座。不久,他就和周愚谈论起空军的事情来,我也插进去说我的堂兄也是空军,抗日战争时曾从美国回国去当空军。郑先生就请我将堂兄的名字写给他看,看到“岑庆赐”这三个字,意想不到的是,郑先生居然说,他知道岑庆赐。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怀疑郑先生是否会搞错。聊下来才知道,郑先生与一位在旧金山现已九十高龄的退役飞行官朱安琪老先生合写了一本书“爲自由而飞行”,里面记载了从1932-1946年间,关於华侨去中国当空军抗日的一段历史,其中就有岑庆赐烈士。当时我激动万分,想不到会有如此巧合的事情。如果那天我没有陪太太去参加作协的会议,就不可能碰到郑先生;如果他们不谈空军的事,我也不会知道有这样一本书,这真是天助也!在作协的会议上,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特别发言感谢周愚和郑立行先生,使我追寻堂兄岑庆赐烈士的梦得以早日实现。

老僑和鄭立行先生

 

左起為:周愚、老僑、鄭立行

      郑先生刚巧在车上还有一本“爲自由而飞行”的书,就送给了我。我如获至宝当即就翻閲丶寻找堂兄的照片与他的事迹。果然书中有对他的描述和几张照片,使我对堂兄的模糊记忆回到了现实。在照片下还有他的英文名字“Sam Ho”,过去我打听了不少熟悉他的人,都不知道他的英文名字。回想当年,我父亲向姓何的同乡买了出生纸,担保堂兄出来,所以他的Last Name 是“Ho”,“Sam”是“岑”姓的广东话发音。我想这就是他英文名字的由来。

 抗日飛行員     

 

唐兄岑慶賜烈士(Sam Ho)

     旧金山朱安琪先生是活着的从美国到国内参加中华民国空军抗战的飞行官之一。堂兄岑庆赐好几年都与他在一起。堂兄从小来美国就一直在洛杉矶,他的愿望就是当飞行员,也曾请过私人教练学飞行。1938年7月,旧金山美洲中华航空学校第三届向全美招生,堂兄也去投考被录取。他和朱安琪都是这一届的学生,於1939年4月毕业。

    早在1924年,孙中山先生就很有眼光地提出“航空救国”的主张,并在广东成立了中国空军,华侨占空军的四分之三。当美国各地华侨获悉日本帝国主义侵我中华的消息,都义愤填膺,华侨们爲了爱国,纷纷慷慨解囊,有的捐钱,有的捐飞机,有的办起了航空学校,先行者是俄勒冈州的波特兰市,旧金山从1932-1939年间也培养了三届学生。还有其他像芝加哥丶底特律丶纽约丶匹兹堡丶波士顿等华人聚集多的城市,也先後办过不同规模的航空学校。

    我堂兄刚於四月初从第三届航校毕业,四月下旬就被第一批派去中国,经香港转昆明进入空军军官学校第十一期中级班受训,一共十四名学员。他们的校训是:我们的身体丶飞机和炸弹,当与敌人丶兵舰丶阵地同归于尽。这些热血青年就是抱着这样的信念,完全将生命置之度外,来参加空军训练保家卫国。

    在训练过程中,首先碰到的是语言问题。教官都讲国语,这些飞行员几乎都是第二代广东华侨,有的在美国出生,仅会英文或者广东话。因此还要请翻译,有时候教官只能用手势解决问题。

   爲期两年的飞行训练,在1941年2月,十四名归国华侨飞行员在毕业之际途经重庆时,曾受到蒋介石委员长在国府接见,个别点名,对他们勉励有加。

    岑庆赐与朱安琪及其他飞行员又去新疆伊宁接受苏联战机的训练,经过一年多,正式成爲一名中华民国的空军少尉军官。

     从此可以想象,这批空军健儿展开了对日本侵略者的空中搏击。纵然我们老旧的战机敌不过日本人的先进装备,但是凭着他们年轻生命的智慧和勇敢,击落多少敌机,炸毁多少车辆。他们协助陆军破坏敌人阵地,攻击敌占领区丶敌机场丶敌舰艇丶军事设施及敌军人马。经历了无数次的大大小小的战役,有的成功有的失败。眼看着身边的战友一个个相继牺牲,他们擦乾眼泪继续奋战,直到最後的胜利。他们的目的就是要将敌人打垮,解救全中国人民。

      还值得一提的是,当这些勇士们决定去参加中国空军以後,就等於丧失了美国国籍,既不属於美军,也得不到美国军人的福利,抗战胜利後返美的飞行官,也享受不到国民政府的退伍军人待遇。照朱先生的话说:“我回国是爲了尽一个炎黄子孙的义务,爲了中华民族的生存而丧失了在美国的福利,是绝对值得的。”的确,他们连尊贵的生命都可以献上,还会计较这些得失吗?

      岑庆赐虽然牺牲了,但是他的英勇事迹不会被埋没。朱安琪丶郑立行先生正在努力寻找各方面的渠道,将“爲自由而飞行”这本书更趋完美地呈现在国人面前,可惜的是,还有很多无名英雄,没有他们的照片,也没有他们的文字资料,但是他们的功绩是永世长存的!

      我已经与朱安琪先生通过电话,九十岁的他嗓音宏亮,证明他身体尚佳。我要趁早去旧金山拜访他,与他聊聊他的战友岑庆赐烈士,使我能更具体地知道堂兄的点点滴滴,让岑庆赐的形象变得有血有肉丶生动鲜活起来,给後人追思缅怀!

                                                                                                                                              (老侨 余(岑)顯利 口述/ LPF 整理)

x潇潇 发表评论于
真了不起!致敬!
LPF 发表评论于
回复 'DD1122' 的评论 : 謝謝您!
DD1122 发表评论于
致敬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