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河之畔的“边城”往事

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
打印 (被阅读 次)

现如今的我,最享受的时刻有两个: 一是北国的夏日,二是娘家的辰光。因着格外的美好,感觉永远短暂,似乎总是匆匆。善感的我常常置身幸福的围绕已然生出不舍的哀愁。

刚刚过去的周末我两好兼得: 回娘家探视父母,伴亲人共享明澈清丽的夏。饭后母女窗前闲话,清风徐徐抚慰,金色余晖笼罩,动情的母亲给我讲述了一段家族轶事。

我的外婆出自江南运河边上的殷实人家。幼时的我跟着妈妈和外婆去太婆家时,高寿的太婆已经多数时候躺在后屋的床上了。我记忆更深的是大舅公,大舅婆,二舅婆,三姨婆等长辈。他们开心地呼唤着妈妈的小名,慈祥地往我兜里塞满了花生糖果。

妈妈的故事就是关于这几个老人的。话说当年外婆的兄长,我的大舅公,二舅公正值青春,分别遵循媒妁之言寻得门当户对的女子为妻,婚姻各自美满如意。大舅婆,二舅婆年轻时的模样我不知晓,但是她们慈眉善目的老年形象至今栩栩如生在我脑海。

二舅婆的娘家是地主。收租时节,事务繁忙,便唤聪明能干的二舅婆回家帮助打理算账。年轻的二舅公寂寞了,便去探望妻子。男女情炙,你侬我侬,忙中偷得肌肤欢爱。然后二舅公在回家的途中,遭遇暴雨,淋湿着凉,不幸染上寒症,竟然不治身亡了!那时他们才结婚七个月。

据说太婆太公是开明的。他们愿意年轻的二舅婆重寻人家,重新生活。然而太公有个妹妹,我外婆的姑妈,妈妈叫她"好公公",终生未婚,个性强势,俨然家族里的西太后。她说了句类似"勿可以咯"的话,二舅婆就死心塌地,毫无怨言地留下了。

大舅公,大舅婆常常帮助二舅婆。有些需要男人打点的地方,大舅公义不容辞。日久,大舅公与二舅婆生出情愫。有一次,二舅婆嘴里生疮,大舅公给她送药,痛苦难耐的她倒在大舅公身上泣不成声。这一幕被家人路过瞥见。渐渐家里的人都知道了,但是大家心照不宣,谁也不说破。这沉默里面,有不忍怜悯,有宽容体恤。唯有大舅婆蒙在鼓里。

大舅公与二舅婆有亲情,恩情,也夹杂了男女之恋情。但是他们格外隐忍,顾全大局,只让涓涓深情流在心里。外婆有个三妹,我叫三姨婆,因为幼时得过天花,也一直未嫁。三姨婆和二舅婆,姑嫂情同姐妹,共同帮助大舅婆操持家务,抚养带大了大舅公的几个孩子。

后来大舅婆终于也听说了此事。她对长大成人的孩子们要求,每次回家,准备三份礼物,因为,"你们有三个妈妈"。

年老后的大舅公和大舅婆住一间房,三姨婆和二舅婆合住一间房,挨得很近,四个老人相依相伴。有孝顺的子女守在身边,也有外面闯荡立业的子女常回家看看。他们是恬静幸福的。三姨婆最先离世。之后二舅婆一人为了避嫌,还搬到远几步的房间独居。到二舅婆离开的时候,大舅公在她的墓前久久伫立,沉浸往事,不忍离去。然后是大舅公,最后是大舅婆,相继安然离世,均为高寿。

妈妈叙述的时候,我只打断过两次:"好公公为什么不结婚,凭什么霸道?"妈妈说"要强是天生的。一直不结婚可能也是个性太强。反正大家庭也养得起,都让着她呗!"妈妈说,最记得小时的夏天跑到外婆家,好公公见她满头大汗,怜惜地端上一杯果子露,好清凉啊。妈妈还说,当年外婆外公闹别扭后,外公跑到岳丈家哭诉,是好公公主持的公道呢!

我的第二个打断是:"三姨婆虽然得过天花,但是脸上基本看不出什么遗留,其实她长得比外婆都好看,为什么不给她说媒呢?!"妈妈叹口气:"从前的人哪里象你这么张扬? 我要我要的话好意思说伐? 大家庭子女多,不象现在的你们,被父母时刻挂在心上,百折不挠也要为你们谋求幸福。那个时代,一个客套的推诿,一次含蓄的回执,人就被耽误了。"

我无语。我不再追究二舅婆为什么不学娜拉出走。鲁迅就断言娜拉还是要回去的。那个时代,外面的世界,是否象我如今脚下的土地这般友善宽广,以至于懵懂冒失如我,也敢孤身漂洋,自信满满?

我望着夕阳晚霞,想起了沈从文的"边城"。在那偏远的湘西边陲,作家把自然之美与人性之善研合成墨,勾描了一幅世外桃源的图画。在"边城",连税吏,土匪,长官身上都闪烁着"善"的光芒。回望我外婆的家族,地处江南古运河之畔,富庶宁静,并不闭塞。相比边城,少了点野性古朴,多了份仁义礼教。然而异域同唱的,却是一样贯穿始终的淡泊悠远旋律下自然之美与人性之善交相呼应的一曲清歌。

义重情长的大舅公,是家族的脊梁,对高堂,对手足,对晚辈,无不尽情尽责。年老的外婆回娘家,依然"哥哥","哥哥"叫得亲切。大舅公和他身边的亲人,竭尽努力,活出了礼教与人性,理智与情感之间的平衡正道,既不藐视礼教,丧失理智,也无践踏人性,泯灭情感。

当我年老之后,面对安大略湖上的夕阳,心里涌动的故土遐思,可能就融化在这些家族往事的重温回想之中了吧!

zhiyan 发表评论于
谢谢思韵和我们分享运河之畔的家族往事。娓娓道来的故事,你的人文情怀令人感动。使我想起我家的往事。我爷爷奶奶老家也在运河边上,爷爷有个哥哥,也是无子早逝。我父亲作为长子就过继给了爷爷的大嫂。所以我有两个奶奶。我爷爷一直在外地做生意,父亲和叔叔在外地求学和工作,老家就是两个奶奶和姑姑们,而我奶奶非常能干豁达善良。我从来没有把我的这个继奶奶当一个平等的人想过,她的年轻时代,她的梦想和青春,说来惭愧。你的二舅婆应该是幸福的。虽然没有改嫁,但是遇到了知她爱她的家人。
山韭菜 发表评论于
故事娓娓道来,情真意切!思韵描绘出了一幅大家族和睦同居的美好图画,实在难得。旧时代的女子,除了认命以外,基本没有别的出路。问好,祝周末愉快!
思韵如蓝 发表评论于
回复 'Erg' 的评论 : 二哥写的与二嫂的的感情我就爱读。二哥的雄文比莫言的好,是男子汉的真情,份量重,也有美感。
Erg 发表评论于
先向思韵问个好!然后插一嘴:文字有时候也有性别吧,莫言和王小波的更雄性,沈从文的更雌性, 无怪乎诸位美眉女士更喜欢沈从文 ;)
cxyz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过客手笺' 的评论 : 呵呵,我也是半知半解混混沌沌一直处于摸索之中。
很高兴豆豆你喜欢唐僧那首诗, 刚写出来很多朋友把它当成搞笑诗看的 :)
cxyz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思韵如蓝' 的评论 : 呵呵,思韵这个基督教伊甸园的类比真好, 一下子把一些模棱两可的概念给清清楚楚划出了清晰的定义和界限。
也说沈从文说起, 人对世界的认知不可避免会带上了主观色彩, 有的艺术家, 不只作家, 画家在这方面也很明显,会在自己的眼中心里尽量保留这个世界的原本或者说尽量还原这个世界的原本, 在这些作家或者画家的作品里, 你不会很明显地看到作者的存在,或者你看到的作者也是一个站在那个故事或者画面边上的旁观着, 他/她在让那个故事或者画面自己诉说着自己的自然态 — 这一类我喜欢的作者和作品。 而有些艺术家根据自己的爱憎好恶把这个世界上的事物情感变形放大扭曲, 这样当然会给观者带来更强烈的感官刺激,但我认为这一类不管是表现行为还是表现结果都不是自然的。
diaoerlang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思韵如蓝' 的评论 : 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592547

从他答问视频与文字,可窥见作品主旨一二,他说话谦卑,有老派人的范,如今已不多见了。
思韵如蓝 发表评论于
回复 'diaoerlang' 的评论 : 二郎说得对。那个时代,乱象丛生,也许不能用今天梳理后的是非来论断。挖掘被淹没的故事,很有意思的。我记下了,金澄宇的"回望",值得找来一读。谢谢二郎。
思韵如蓝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过客手笺' 的评论 : 豆豆,我有点懂了C说的天然状态,而且她说在纯粹的自然下,人不会生出恶来。东方古老哲学认为是形色的认知升腾,带动了内心的贪痴执念,才生出恶来。我突然意识到: 这自然状态不就是创世记里所说的伊甸园吗?那时亚当夏娃赤身亦无羞耻。形色的认知不就是吃了分辨善恶树上的果子才开始的吗?从此欲望开始囚狱人类,再无单纯...这才发现东方西方的异曲同工! 谢谢C,说得真好!

我跟豆豆一样,思想方面接触西方较多。同样的道理,西式阐释就觉得更加亲切易懂。我再说说我和豆豆为何偏爱沈从文。因为沈从文笔下的世界最接近自然,人物在宿命的平静中有坚韧,有利他。莫言笔下的人全是被欲望囚禁的痛苦百态,贪痴俱全,读得虐心。而且,既然我和豆豆已经是吃了善恶树的果子的先人之后代,不可避免的,就是有了摆脱不去的分别心,嫌弃莫言笔下的世界太丑。
diaoerlang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思韵如蓝' 的评论 : 抱歉,对比失当了:) 不过你这一说,倒想起沙家浜,当然戏是夸张了,可当年国难乱世,跨界跨行的确也比比皆是,这类旧事像老金这样有条件的有心人再不去挖掘的话,真的要湮灭了。他父母那种背景出身的,后半生一直活在郁闷压抑中,即使咸鱼翻身,依然是有难言之隐,类似写法似不多见,有机会找来看看也不错,孤岛洋场民俗风情细节,比神剧里地下党郎中背老三篇的搞笑桥段要好看多了:)
过客手笺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xyz' 的评论 : 小C,早。虽然我和思韵一样还是仍旧对老子和佛学禅宗有疑义,可是还是非常感谢你用心给我做的解释,这么深奥的东方哲学被你三言两语,干干净净地说来,好像也是容易懂的。

我也喜欢你的诗,最喜欢诗里的这几句——

你知道
跋千山涉万水
最难过的还是
自己的 那颗心

周末快乐,小C!
思韵如蓝 发表评论于
回复 'diaoerlang' 的评论 : 二郎推荐的故事读了。确实是发生在不远的地方,我家也是苏南世代。不过人物却是相差悬殊: 那吴医生,啥人啊?我绝对是在生活上认人品的。帮助过地下党又如何? 就这号人,折腾出来的"新世界",我一百个信不过!
cxyz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思韵如蓝' 的评论 : 呵呵, 睡莲这首我也很喜欢, 所以总是向人推荐, 已经推了无数次了 :)
cxyz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思韵如蓝' 的评论 : 那么人的利己损人呢?
呵呵,我自己也是处于探讨状态。试着解释解释吧。
所以说善恶起于人心。 损人利己根植于人心的贪痴嗔, 这其实已经超出了人的单纯的自然生存状态。 形色起于无形成于执念,形色升腾之中善恶生。所以我认为追求人的自然态是可以平善恶的。
思韵如蓝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xyz' 的评论 : 嗯,再读你的两首诗: 美,睡莲,对自然的意境阐释得明了,易懂,读出了"无为却无不为"的智慧,我非常喜欢。真佩服你们会诗的。

C的诗特别明澈,不晦,也无玄虚,就像那...圣经一般的浅显通俗。呵呵哈哈,我又夹带私货了。:)
思韵如蓝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xyz' 的评论 : 谢谢诗人解惑!东方哲学读着清新自然,只是于我好像还是有些玄妙,神秘,要慢慢理解。从化学意义上说,确实无垢无净,都是分子元素而已。不过我的眼目和心理却很排斥污秽,也是纯自然反应,可以说在生命初始,尚没有人伦说教的灌输之前就会有的。后来接触了基督教,发现以犹太教为本而生出的三大宗教都非常强调"洁净",于我比较容易接受。

若说虎食肉与鹿吃草,并无善恶。那么人的利己损人呢?
cxyz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过客手笺' 的评论 : 好吧, 那我就在这里拾一点老子和佛学禅宗的牙慧。

什么是善, 什么是恶? 是吃鹿的虎为恶,还是吃草的鹿为恶? 无善无恶, 道法自然。

善恶只存在于人的世界里, 人的意识里,存在于贪痴嗔和由贪痴嗔生出的果之中。

“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已。皆知善之为善,斯不善已。故有无相生,难易相成,长短相形,高下相倾,音声相和,前后相随。是以圣人处无为之事,行不言之教;万物作焉而不辞,生而不有为而不恃, 功成而弗居。”

所以理想人态,“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 无眼界。 乃至无意识界”,理想世界无美丑, 无高下,无垢净,无善恶。 也就是老子所谓的自然态。

自荐两首诗: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68411/201604/821951.html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68411/201706/32141.html
思韵如蓝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翩翩叶子' 的评论 : 叶子所言正是。我俩都属于保守传统型的,三观不需要磨合就清清爽爽地一致了。:)

跟我的豆豆妹妹一齐抗议一下哈,叶子家里关门谢客为哪般,多少次我提着满怀热情来造访留印,都吃了闭门羹呢!祝叶子全家夏安!
月下听梅落 发表评论于
回复\'思韵如蓝\': 心若没有栖息的地方,到哪里都是流浪。
diaoerlang 发表评论于
https://www.yicai.com/news/5202505.html

金宇澄纪实新作回望,里面有类似故事,还扯上地下党,离博主外婆家不太远。
翩翩叶子 发表评论于
喜歡思韻用精彩的文筆講述自己老-輩的家族往事,深深感嘆她們具有我們現代人所少有的"忍讓"的美德,顧全大局,甘於犧牲自己的情感。看得很感動,
謝謝思韻美文!
过客手笺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思韵如蓝' 的评论 : 思韵,为了能在这里遇见你,从九月变成八月又何妨?哈哈,干杯!:))
过客手笺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xyz' 的评论 : 小C,展开来说一下呀,我对中国古典哲学的知识非常浅,不大理解这句“世间本无善无恶, 人心多作祟”的意思,给我解释一下吧?
cxyz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思韵如蓝' 的评论 : 其实这句是看你和豆豆讨论沈从文和莫言的感言 :)
思韵如蓝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问候园姐! 生活的阴差阳错,福祸难料是让人伤心,好在亲人的善可以慰藉,让世界不是只有冰冷荒芜。
思韵如蓝 发表评论于
回复 'mzl9876' 的评论 : 梅姐,大家庭是囚笼还是庇护,在乎的是里面的人。就像礼教本身并不吃人,是人的原罪借用礼教吃人。就像宗教本身并不虚伪,还是人的私欲让之变成虚伪。我总觉得人们批判得不在点上。
思韵如蓝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诚信' 的评论 : 数学家好久不见,谢谢你的光临美言,祝夏安!
思韵如蓝 发表评论于
回复 'Redcheetah' 的评论 : "人间自有真情在",好喜欢你的概括,谢谢!
思韵如蓝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xyz' 的评论 : 诗人好! 可能你受老庄影响较多,我则被基督洗过脑,我还是觉得有善有恶,自有分别的。:)
思韵如蓝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暖冬cool夏' 的评论 : 暖冬姐说得好。大家庭的维持只有将心比心。虽然旧式大家庭很多是压抑人性的地方,经不起滚滚潮流,已经被时代瓦解,奇怪的是,当我一个人漂泊异乡,多年之后依然孤身茫然时,脑海里浮现过外婆家,太婆家热闹温馨的场景,心里对之是批判不起来的。
思韵如蓝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真的吗,王妃这么夸我?:) 可能是家族故事本身让我联想到了"翠翠"和两个善良的兄弟。沈从文的浪漫唯美是我喜欢的,只是我的文笔差得太远。:)
思韵如蓝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五湖以北' 的评论 : 五湖兄可别搁笔! 你的文章自有独特的温良恭谦,是我最喜欢的文风。
思韵如蓝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雨女' 的评论 : 问候雨女。能够陪伴父母,在这碧蓝翠绿的夏,真是天堂般的美好。
思韵如蓝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月下听梅落' 的评论 : 月兄,我还喜欢你的这句评: 生活在那个时代,是种幸运,也是种不幸。我觉得同样的说法也适用于我们的时代。现在的人更加感叹真情难寻,即使给你全无束缚的自由,许多人依然徘徊在孤影落寞之间。
思韵如蓝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燕麦禾儿' 的评论 : 禾儿,你家也有同样的故事啊?可能江南的风土人情都有相近之处。我又想起了木心的"从前慢"...
思韵如蓝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波城冬日' 的评论 : 冬日好姐妹,我的工作日也是沉闷无趣。虽说生活在好时代,好国家,其实你我都有难以挣脱的网,只是与先人相比,换了一种囚法。只想与冬日共勉: 相信生活,善有善终。我们的幸福在前面,前辈已有榜样。
思韵如蓝 发表评论于
回复 'wxc_ggmm' 的评论 : 小莲儿,我也是。我跟妈妈说,如果二舅婆,三姨婆活在今天,我上网也要帮她们张罗寻找...:)
思韵如蓝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痴一生' 的评论 : 您用动人的语言最美地概括了我的心声。故事我原先粗略有知,这次妈妈再度细说,许多细节的核实来自她最近与表姐,我大舅公的女儿的交流。一对八十上下的表姐妹,深情款款地追忆从前,缅怀长辈。人活一世,能这样被后代铭记,值了!
月下听梅落 发表评论于
回复\'思韵如蓝\':思韵与九月都是我喜欢读的书!\n你俩也是一首诗的上下阙!
痴一生 发表评论于
即使日常生活中的平凡小事经楼主的笔描,便有了韵味,有了生气,有了灵魂,何况这么一个古老的传统的感人的故事。大舅公,大舅婆,还有二舅婆在恋情,亲情地冲击下,能够理智地维持着它们和家庭伦理道德的平衡,一直到寿终。说明情感的河水需要理智的河堤来规道牵引,不致于它奔泄而出,泛滥成灾。
cxyz 发表评论于
世间本无善无恶, 人心多作祟吧。
cxyz 发表评论于
时间本无善无恶,人心多作祟吧。
思韵如蓝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月下听梅落' 的评论 : 月兄好会说话! 你对我和九月的评价忽然让我想起什么: 记得我在一个网站上偶然读到两个读者对话,其一说道"我最近在读文学城思韵如蓝的文章,她的文章让我想起从前的八月",另一说:"你这一提我也有同感,她俩文风很象。可惜八月关博不再写了。"

我当时对她们说的八月非常好奇,谷歌了一下,没有找到。今天我灵机一动:会不会从来就没有过八月,只是两个读者在闲议时错将九月记成了八月?! 如果真是,那我和九月真的太有缘了!我们真的已经是知音好友了! 缘分,神奇而美妙!
月下听梅落 发表评论于
回复\'wxc_ggmm\':哈哈,小莲要生活在万恶的旧社会,非逼的地主黄世仁自杀,恶霸跳井!方圆几十里寸草不生。
wxc_ggmm 发表评论于
思韵姐写滴真好!!要是咱在旧社会,一定会反抗滴,嘿嘿嘿~~
燕麦禾儿 发表评论于
文章很精彩, 留言互动也金句迭出。

我父亲是在浙江的一个封建大家族长大的,我的堂伯父也有类似的经历。他的嫂子就像你的“二舅婆”,一直是跟着我堂伯父的,她帮着我堂伯父堂伯母带大了三个孩子,孩子们都叫她“二娘”。
月下听梅落 发表评论于
才发现思韵与九月的文风有相似的地方,我说你俩为什么这么心心相印了。
你俩好像都突破了,可以站在生活以外来审视生活的高度。可是你俩又都是那么真诚地热爱生活,珍惜情感。
难得呀!
波城冬日 发表评论于
文字里如诗如歌的画面,故事中似水流年的情节,思韵,你点亮了我沉闷无趣的一天!
月下听梅落 发表评论于
文章虽是城南旧事,可依旧没有觉得遥远。甚至能感受到那时的阳光与悠悠岁月。

生活在那个时代,是种幸运,也是种不幸!幸运的是人与人能有不参杂任何功利的纯净关系。不幸的是那时的情感表达受着太多的束缚而含蓄,含蓄到最后,只剩下一杯老酒与一缕微笑!
雨女 发表评论于
母女同坐窗前,微风徐徐,聊着家族往事。好美丽的衣服画面。

二舅婆命苦,生在那个时代。
Redcheetah 发表评论于
好文,人間自有真情在。
清漪园 发表评论于
如诗般清丽的文字讲述了一个约100年前的故事,令人不仅黯然神伤。
五湖以北 发表评论于
写得真凄美动人,很有些沈从文的味道, 请接着写。在WXC上读到思韵,冬日的文字,有时自己真想课笔不写了,但经常又会碰到些事情,又只好硬着头皮写下去,难:((
诚信 发表评论于

Wow, 这诗歌一样的语句,令人佩服!

蓝天白云915LQB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过客手笺' 的评论 : 你说得太对了—— ”有什么样的心,就有什么样看世界的眼睛。“ 这或许也是我喜欢写的一个原因,回头看时,可以读到某个阶段某个时刻的自己,我确实是在成长的,成长为自己更喜欢的自己。

我和你一样,很难喜欢莫言的文章,我也很难欣赏王小波的文章,有时候我想是我自己不够深刻;有时候我想感谢上帝我不用象他们那样活在那个年代,得用人性里最虐心的目光去嘲讽着看世界,我宁愿肤浅。
。。。。。。。
太喜欢你和思韵对文学作品的爱好,突然领悟到为什么我原本是文学的,为什么对那些揭露人性丑陋的名著,无论如何提不起兴趣。“有什么样的心,就有什么眼光看世界。” 说的太好了,即使在最黑暗的文革时期,我的心里始终保持着童话故事:《白雪公主》《格林童话》这样的浪漫情怀,那种虐心的尖酸刻薄,我是不敬远之。

思韵的父母很像我的父母,父亲有为幸福勇于追求,豪情,浪漫,母亲善良,宽厚,单纯。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这故事讲的真有几分沈从文的意蕴,好听!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思韵可以以此为题材写小说的,就这样短短一篇已经很感动人。大家庭的和谐也是不容易维护的,需要相互忍让、和善宽容。问候思韵夏好!
mzl9876 发表评论于
旧社会里大家族的家史,现代人很难理解那个时代怎么会是那样?就是鲁迅这样敏锐的先驱者,同样有历史的局限性,今天出走的女性太多的是天使啦,堕落已成为了极少数。
中国的传统礼教,的的确确在过去害了不少的人,尤其女性受害更深。
过客手笺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思韵如蓝' 的评论 : 思韵,吃完晚饭我找了好半天才找到那篇写沈从文的文章,被我埋进土里了哈哈。一会QQ给你。

你说得太对了—— ”有什么样的心,就有什么样看世界的眼睛。“ 这或许也是我喜欢写的一个原因,回头看时,可以读到某个阶段某个时刻的自己,我确实是在成长的,成长为自己更喜欢的自己。

我和你一样,很难喜欢莫言的文章,我也很难欣赏王小波的文章,有时候我想是我自己不够深刻;有时候我想感谢上帝我不用象他们那样活在那个年代,得用人性里最虐心的目光去嘲讽着看世界,我宁愿肤浅。

比较起东方文化,我想西方文化更适合我的个性,生活在西方文化和环境之中也令我更感觉轻松。但是我又是那么喜欢东方文化中的儒雅和细腻,还有那文人骨子里的清高不俗。在我眼里,沈从文是很东方的,但他不象莫言那样失去了儒雅细腻的那般东方。沈从文是儒雅的,细腻的,清高不俗的,他的文字也是如此,即使是在他最落魄的时候,他还是不可能用他的笔描写人性里最黑暗最丑陋的那一面,在那个作品都要为新社会唱颂歌的时代,既然不能再为自己写作,不能再用他觉得有意义的方式写作,那么他宁愿搁笔。他选择了自己的抗争方式,他顽固地忠于自己的心。

哈哈,今天是我在你的博客里和你说呀说呀说得不想走了。晚安,思韵,读你常常如读镜子里的自己。:)
思韵如蓝 发表评论于
回复 'ARooibosTea' 的评论 : 谢茶妹妹光临。大舅婆确实宽厚慈悲。我想这也从侧面看出大舅公对她的夫妻情谊,始终如一,她是幸福的。也侧面看出二舅婆善良自律,尊重契约,不夺他人之美。爱和善都是互相成全的。
思韵如蓝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过客手笺' 的评论 : 豆豆,我喜欢沈从文呀!我常奇怪,都是乡土题材,为什么沈从文与莫言给我的感受截然不同? 莫非山东高密就是完全的穷山恶水,而湖南湘西却是人间仙境?! 不可能吧!只能说,有什么样的心,就有什么样看世界的眼睛。

我想读你所认识的沈从文,喜欢和豆豆探讨所有的话题...
ARooibosTe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PeonyInJuly' 的评论 : +1 看到那段时好感动,感到大舅婆很了不起。
思韵如蓝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蓝天白云915LQB' 的评论 : 蓝天姐言简意赅,一语道破: 福老和善终都是自己修来的。
思韵如蓝 发表评论于
回复 'PeonyInJuly' 的评论 : 亲爱的七月,你的问题很好,但是不但旧式的二舅婆不知道答案,就连新潮的我也未必胆敢保证,做出不同的选择就必定不悔。我现在倒是倾向: 不论如何,都做最体面的人,相信生活,必得善终。我在西方,见识了太多孤寡老人,办公室里单身中年亦比比皆是。相比,我记忆中的二舅婆光彩照人,虽然未曾生育,却也享得子孙满堂。
思韵如蓝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过客手笺' 的评论 : 豆豆亲爱的,我的个性里有为幸福和自由豪情万丈的地方,这种激情来自我父亲的家族一方。如今年纪见长,不断听到熟知的朋友用"善良","忠厚"的字眼形容自己,我想若有,那么这样的品性可能更多缘自母亲的家族一方。写家族故事,也是认识自己的过程。
PeonyInJuly 发表评论于
“日久,大舅公与二舅婆生出情愫。有一次,二舅婆嘴里生疮,大舅公给她送药,痛苦难耐的她倒在大舅公身上泣不成声。这一幕被家人路过瞥见。渐渐家里的人都知道了,但是大家心照不宣,谁也不说破。这沉默里面,有不忍怜悯,有宽容体恤。唯有大舅婆蒙在鼓里。”
想象在二舅婆的位置,遇见了可以倾诉的人,却只能在他身边隐忍一生; 或者一辈子再没有遇见可以哭诉的人,因而在枯寂平淡中度过余生。 哪一种情况会少些痛苦呢?
思韵如蓝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菲儿好! 我也是听得唏嘘不已,然而却敬他们,爱他们。我甚至觉得,我的成长,从不缺爱,四面环绕,几乎溢满,其实也和我父母双方的祖辈们不曾完全丢弃礼教有关。
蓝天白云915LQB 发表评论于
你大舅婆,二舅婆,三姨婆这几个长辈都是善良,宽厚之人,故得善终。
PeonyInJuly 发表评论于
"义重情长的大舅公,是家族的脊梁,...活出了礼教与人性,理智与情感之间的平衡正道,既不藐视礼教,丧失理智,也无践踏人性,泯灭情感。"
总结得真好! 不过还是很同情二舅婆。唉!
我们生在这个时代,多么幸运!
PeonyInJuly 发表评论于
"后来大舅婆终于也听说了此事。她对长大成人的孩子们要求,每次回家,准备三份礼物,因为,"你们有三个妈妈"。"
从这里泪崩...
过客手笺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抱抱菲儿,我正准备休息一下脑子再回家呢,一打开思韵的博客,开心坏了,她好久不写博文了。你我排排坐吧。:)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过客手笺' 的评论 : 豆豆动作太快了,啊啊啊!:)
过客手笺 发表评论于
噢,你也喜欢沈从文吗?他是我最喜欢的中国作家了,我曾写过一篇关于他的文章的,看看能不能找到了QQ给你看呀。今天好累,脑子累,这篇文章我要待晚上临睡前再仔细读一遍。现在准备收拾一下下班回家了,问好思韵。:)
过客手笺 发表评论于
妈妈叹口气:"从前的人哪里向你这么张扬? 我要我要的话好意思说伐? 大家庭子女多,不象现在的你们,被父母时刻挂在心上,百折不挠也要为你们谋求幸福。那个时代,一个客套的推诿,一次含蓄的回执,人就被耽误了。"——— 读到这里,竟然眼睛潮湿了。

思韵,我也是很难理解中国的一些传统礼教,我觉得我们每一个人都是独立的,都应该尽自己所能在这一生中活出最棒的自己。可是我也知道我们相比较很多过去的甚至现代的女人,是多么的幸运呀。是吗?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坐个大沙发,趁大家还没来,听思韵的大家族史,唏嘘,还听见了和我一样说的太公,亲切!:)
过客手笺 发表评论于
啊!这个沙发归我啦!:))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