噪音,邻里纠纷,和非法移民。。。

我用博客人记录我的心情, 欢迎你来分享.
打印 (被阅读 次)

看了这个标题,你能猜出三者之间的关系吗?前两个比较容易猜,噪音肯定会造成邻里之间的纠纷的。但产生纠纷只是第一步,到底应该怎样解决呢?再看标题中的第三部分,和前两部分的关系又是怎样的呢?让我一步步道来,记录今年发生在我家的这件事。

事情要追述到去年10月份。马路对面和我家成对角线位置的新房子经过七八个月的等待终于卖出去了 – 我们这里从来没有一个房子卖的这么长,我和LG都好奇想知道最后到底是什么人买了。在等待的这段日子,我一直祷告请神给我们带来一个好邻居,至少是一个安静的邻居。但我其实心里并不是太在意 – 这人不住我隔壁,也不是正对面,离我远着呢,对我能有什么影响?这个想法对不对很快就得到证实。十月初的某一天,我正在家集中精力完成一个考试,忽然觉得房子开始震动,然后从墙壁上传来很大的鼓点声。声音大的我无法忍受。因为只有鼓点,没有音乐,少顷我就开始头晕了。我这还怎么答题啊?没办法,我开始四处寻找声音的源头。结果发现声音是从新搬来那户人家的车库里传出来的 – 他家的车库门大开着,看不到人,但音乐声极大,而且是那种重金属音乐。这也太过分了 - 我搬过来一年多,邻居们都非常安静,没人在公共场合这么做。我冲出家门,来到新邻居的车库。搜寻一会儿,看到一个不住扭动的人的下半身,上半身完全埋在一辆车的里面,好像是在修车。我用手拍拍他,他的头从车里钻出来,是个老墨。我告诉他让他把音乐关小,我在家都快被他吵死了。老墨连连道歉,说他的头完全埋在车里,根本听不见 – 这不缺德吗?你听不见还放音乐来吵别人?反正他答应马上关掉,我也不管那么多,转身跑回家 – 我的考试还在计时呢!快大家时,那个老墨忽然大喊,“你叫什么名字?” 人家问了我不好不答,只好实话实说。然后对方又大喊他叫“老卡”,还说他刚搬来几天。我只好回身说,欢迎他,心里觉得这个老墨事儿还挺多。不管怎样,音乐停了,我的试也考完了。

第二天,我整理花坛的时候,一老墨女主动前来和我打招呼。经询问,才知原来是老卡的媳妇。老卡媳妇告诉我她的娘家人就住在附近,一个娘家哥哥就住旁边。她和老卡只有一个女儿。我当时心里窃喜,一个三岁的小女孩肯定不怎么折腾,而且为了孩子父母也得营造一个安静的环境。所以,以后肯定不会有什么事。昨天老卡只是偶尔在修车,疏忽了音乐声,不是故意的。事儿已经过了,我就原谅他吧。

之后的日子,大家相安无事。老卡不知是做什么工作的,反正他在家的时候总是在车库里忙活。LG说他可能在家接点私活给人家修车,换油补贴家用。不管啦,反正谁家谋生都不容易,他家不还有个小的要养吗?

到了今年三月份,事情发生了变化。老卡的业务忽然繁忙了起来,每天都有很多人来找他修车,他家的Driveway停不下那么多车,很多车就停在了马路上,本来很整洁的街道被他弄得拥挤不堪。他白天也不再出去,从早到晚都在车库里忙活着。他家的车库门永远大敞着,随着他修车弄出些叮叮当当的声音。我有时白天在家听到就对自己说,忍了吧,养家糊口都不易,邻居间互相担待些。再说。。。他家晚上也不会太吵。然而,我错了。三月份一个周末的晚上,老卡家傍晚乐声大噪,不知出了什么事。隔窗看过去,老卡和一群男的站在马路上喝着啤酒,聊着天,音乐当然是从大敞的车库中传出的。一堆男人中居然还有老卡的隔壁邻居,退休警察老铁。当时LG正准备出去割草,看到这情形,放下工具,先找老卡理论了一番。当着老铁,老卡不能说什么,反正当晚老卡家的音乐就又停了。

再后来,老卡就愈演愈烈了。白天他家会时不时传出巨大的音乐,当然到了我家就只剩鼓点了。我家四个bedroom,鼓点声大的几乎每个房间都可以清晰地听到,我当时的感觉就是四个字:“无处藏身”。在某一天我的忍耐到达极限的时候,我再次冲出家门找老卡理论。老卡一反刚来时的好态度,看到我找他,很蛮横地对我说,“我在我的property上干啥都行,你管不着。” 我强忍怒气,告诉老卡,他在自己家听音乐没问题。但是,如果他把车库门开着,就不是在他家听音乐了,而是在大街上听,这样做是不对的。老卡知道自己理亏,但依然不改无赖本色,他说,“加上你和你丈夫这是你们家第三次来找我了。以后你们不许进入我家的Property。任何关于音乐的事你找警察,或者给我寄报告,我会处理的。” 我气的直哆嗦,看着老卡那一脸流氓相,真想抽他一嘴巴。刚想转身回家,老卡又加了一句,“不信你问老铁,他以前就是警察。” 好嘛,我说怎么那么横,感情拉老铁撑腰了。老铁以前是警察不假,现在虽然年纪不是很大,可也退休在家,整天张罗邻里之间的杂事,比如帮人剪草什么的。老卡就是一根搅屎棍,我不再理会他,转身回了家。

到家后,我仔细想想老卡说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对啊,凭什么他要听我的。我的确应该找professional的人来裁断这件事。感谢上帝我们今年有了新的association管理我们的小区,上他们的网站查了一下,感觉他们做事非常专业,于是决定和他们联系。接通电话,我把今天发生的事告诉了负责人。我问他们,“什么样的噪音算是太大?” 光听我的一面之词也不算数啊。他们告诉我说,“如果你在街上听到他们的音乐,没有关系。但是你如果回了家,关上门窗还能听见,那就是太大了。更何况两家距离这么远。“ 于是他们Create Ticket,准备给老卡家发警告信。末了,他们嘱咐我说,”千万不要再自己去他们家了,这种事我们会处理。你要学会保护自己的安全。“ 在电话那一头,我点头称是。

估计老卡很快收到了Association的警告信,他自己的噪音有所收敛,可他的顾客每次来找他时,车里面的音响震天响,比他自己的音响有过之而无不及。很多时候,车停在外头,人进屋去,居然那个音响就是不关 – 明显的报复行为嘛。我一气之下又把他的顾客的恶行报告了Association。Association的人表示很理解,他们说会尽量处理这个事情,但他们没办法保证老卡在收到警告后能够改过自新。实在不行,他们建议我找警察,但找之前最好搜集足够的证据。

我快让老卡的事弄出神经病来了,每次只要在家听到任何大的动静,我都会从百叶窗缝向外窥视是否老卡家又在搞事情。不能这样下去,不然我会垮掉。最后做了一个长时间的祷告,把一切交托给主,同时求主保守我的环境和我的心。我的力量是微小的,但主的力量是无限的。我所经历的他都知道。做完这些,为了避免自己对外面声音过于敏感,我和LG换了房间 – 只能自己想办法暂避一时了。我不断告诉自己这个时候要举起信心,相信上帝一定会帮助我。

老卡连续接到警告信后的反应我不得而知 - 换完房间后我想离开家一段时间,于是就和LG去San Antonio待了四五天。回来后,又赶上长周末,就去别处多玩儿了两天。回来以后就开始忙自己的事,几乎没时间再去关注老卡了。偶尔开车回来路过老卡家,发现从前密密麻麻堆在他家Driveway和马路上车都不见了。他家的Driveway上只放着两辆车,他自己的和他媳妇的。我想他白天又去上班了,也许只有晚上才能干私活。谁知晚上他家还是寂静无声。不知到神做了什么,不管怎样从前的宁静又回来了 – 终于又记起了老卡搬来以前的日子,真是美好!

故事到这里应该结束了,其实还没有。六月中旬的某个晚上,LG户外剪草回来,对我说,“你知道老卡家为什么最近特别安静吗?” 我摇摇头。LG继续,“他被抓起来了。据说他的身份还没合法呢。。。” 我抬起头,“谁说的?” “老铁。刚才我剪草的时候老铁过来告诉我的,还说现在没人再放音乐吵我了,老卡可能回不来了。“ 老卡一向视老铁为挚友加标杆,看来这个消息应该准确。我不吭声了,心里却还在活动着 - 老卡被抓是他自己的命运。因为前一段时间听课,我还强迫自己能饶恕他,保守他发财能有个像样的铺子,这样就不用把他的客人带到家里来了。家里总来这些乱起八糟的人不止对邻居不好,对他自己那个小女儿恐怕也没什么好影响吧。仔细想想,老卡其实是个极端自私的人, 除了音乐扰民,他还把自家的篮球架放在街上 – 他自己家的driveway早就堆满了,有些客户的车也只能停在街边,这种情况他居然还要放篮球架。用他的篮球架只能在街上打球,危险不说,把过往车的路都堵死了。早就有人告他,Association的人给他发了很多封信告诉他街上不能放篮球架,他就是不收(我打电话告状时,association的人告诉我的),最后是他被抓走以后老铁帮他收的。

我心里一直希望老卡离开我们社区,但没想到是用这种形式。这个世界是不公平的,但神是公义的 - 作恶之人不会长久。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好基督徒,我做不到爱我不喜欢的人。偶尔还能看见老卡媳妇带着孩子出来进去 – 她的日子看来还比较正常,经常有亲戚来往。我知道她和女儿需要老卡,可我心里却总是希望老卡再也不要回来 – 一切交托给主吧,无论发生什么,神有他的美意,如圣经上所说,“万事相互效力,叫爱神的人的益处。“

最后告诫一下看到这篇博文的中国同胞,遇事要找到正确的解决方法,不要想当然用自己习惯的方式去处理。去年我家隔壁邻居发生篮球扰民的事情后,我把问题发到论坛里,很多中国人都说让我和LG自己去和邻居说一下。其实这是非常不正规的办法 – 未经允许不应该擅自去别人家而且别人凭什么要听我们的?这样做除非你希望他马上停止。找警察,或者有关部门不是向中国人说的那样把事情搞严重,而是在寻求second opinion,用大家都能接受的方式和标准来解决问题。美国是一个法制社会,即便没有触犯法律也会涉及到是否违反规定,所以在解决之前先要找到问题所在,从根本上处理 - 这和中国人的居委会抹稀泥的方式是大相径庭的。千万不要自做聪明地去装好人,别人才不领情呢。这次的经历让和LG学到了解决问题的方法,也了解了很多association对小区的规定,还有和邻居保持什么样的距离, 非常受益。

不多写了,我要赶快去解决自家的问题了 – 我们也收到了来自association 的警告信  - LG喷除杂草的药剂,把一棵树给弄死了,所以我们需要赶快买一棵树来代替。我们要快点去办,千万别学老卡耍无赖。

牧童遥指 发表评论于
回复 'kittencats' 的评论 : 你很勇敢。只是记得,无论做什么事,千万别伤到自己。

下次我要像你学。
牧童遥指 发表评论于
回复 'iask' 的评论 : 好可怕。还好我没住加州。看着吧,这种没原则的庇护早晚自食其果。
牧童遥指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美国曾哥' 的评论 : 没错,警察有时候就是不愿意管。我们这个County更奇怪,警察不管噪音,要找什么专门委员会才行,但那个委员会又不是24小时值班的,有时候晚上有噪音只好忍了。
美国曾哥 发表评论于
我家边上的住公寓的老墨逢年过节就要大吵大闹,音乐声震耳欲聋,每逢这时,我就去警察局报警,因为打911
他们往往不来,就是来,也要等上几个小时。据说警察来了第一次给予警告,第二次就要开罚单了,最低罚款500美元。中国人一向抱着息事宁人的态度,这样反而助长了老墨的嚣张气焰。警察说,这就是他们的文化。可这是在美国,不是墨西哥!
iask 发表评论于
您是住在非法移民庇护州吗? 加州的非法移民欠钱不还,偷盗抢钱的一大堆, 但在加州报告非法移民有犯法的风险。
kittencats 发表评论于
我住的是老小区,没有物业管理的。大马路对面的白人家也是音乐开得震天响,不知道是在开party还是在修车,我都懒得过去,反正不认识,直接报警。警察说要晚上十一点以后才管,我说吵得厉害,然后警察说户内管不了,我说那是户外,然后我走到围栏边,让警察听。然后警察就出警了,那家再没那么折腾过。
牧童遥指 发表评论于
回复 'wumiao' 的评论 : 同感!我老公说过和你同样的话。
牧童遥指 发表评论于
回复 'pcboy888' 的评论 : 看了你的留言,我忽然觉得是不是我的博文给别人造成了“非法移民”制造噪音扰民的印象?如果这样,我要说声对不起,因为这不是我的本意。我只是就事论事,记录一下这件事和我们处理的过程,非法移民的事算是个后续结果,我们也才知道。

和你一样,我们因为噪音的事和老白发生过矛盾,受过老印的气,也被黑人折腾过。所以,问题出在人身上,而不在“种”身上。这次正好碰巧赶上川普总统的禁令,所以可能误导大家往那边想了。

我只是想分享一下遇到问题该怎样面对,清除掉我们中国人很多处理问题的误区。另外,我告诫自己不要学他们的样子,更不能有报复的心态。其实无论是白人,黑人,老墨,中国人,还是老印,无非都是人,我们处理问题要学习勇敢面对,更要学习交托(对没有信仰的人可能不太好懂),相信神是公义的并且掌管一切,问题一定会解决。
牧童遥指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云之岚' 的评论 : 谢谢你的分享。怕是肯定的,不过在困难的时候基督徒要举起信心,因为我们所经历的神都在看,圣经上说,“在人不能的,在神凡事都能”,所以我们尽自己的本分争取,把结果交托给他,相信他所做的远超过我们所求所想。

牧童遥指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高斯曼' 的评论 : 你说的对。可我没有证据证明他在做生意。你这么说,难道他是被别人举报的?老天有眼。
牧童遥指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波城冬日' 的评论 : 谢谢冬日。为这份经历感谢神,都有他的美意。
wumiao 发表评论于
最讨厌那种震动巨大的噪音,路上有车放这种音乐都要赶紧躲开。而且在居民区修车做生意是违法的。
pcboy888 发表评论于
在川普当总统前,中文论坛有很多帖子是关于和纯种白人发生纠纷吃亏的。从奥巴马执政后期起,论坛的风向逐渐转向埋冤黑墨亩印的没文化。川普的胜利更是把这类埋怨推向了高峰。我觉得呢,黒穆墨确实拉低了美国的档次。然而在高档人的眼里,拉低档次的元凶还们还包括中日韩。就像一个食物链,一层吃一层,中日韩印的在食物链的中间,顶头是纯种白人,下面是黒穆墨。神奇的是俄罗斯和东欧以色列等白人很容易加入纯种白人的圈子,而南美乃至欧洲一些小国的白人要加入就难很多。这个事情还真难。我看一些英文口音好的黑人,都比中国人要容易加入那个核心圈子。此外有些白人有点意思,有一家邻居是白人却喜欢和各色亚洲人来往,中日韩印菲啥的,后来搬加州去了,莫非是传说中的白左?不理解的。
pcboy888 发表评论于
如果这喧哗的邻居不是老墨,你的感觉可能就不同。我近期搬家,从一个老中烙印小家庭为主的区搬进一个老年白人为主的区。我们搬来后不扰民不做乱,逢人微笑打招呼进来讲礼节。但我看得出老年白人邻居们虽然强颜欢笑根我们点头,但其实心里很不舒服,就是一种小区里又来了低俗邻居,拉低他们档次的表情,感觉他们的内心和楼主遇到喧哗邻居一样崩溃。此外喧哗不是老墨的特产,我早年来了住公寓,楼下的纯种白种在家开录音棚,吵翻天。在家修车的也不是老墨专业,我们朋友的白人邻句就在家修车,只是没楼主的邻居那么夸张。过去住公寓还有白人邻居在家做买卖,一天到晚开皮卡出入送货的。住在中印人为主的小区时候,因为区里小孩多大家开车都很小心,唯独两三家没小孩的纯种百人开得飞快,路上有孩子也不减速。因此可见人是复杂的和多样的。而在某些纯种白人眼里,中国人也不比墨西哥非法移民好多少。
云之岚 发表评论于
我一个亲戚住在明州的一个城市,邻居卖房的时候,他们的心情像你一样忐忑,也怕恶邻。这还是几年前了,他们担忧也是有原由的。那时候他们那个城市有一处三层独立屋被政府安置了难民,不超过两年,那房子就破烂不堪了,难民也全撤了,不能再住人,邻居深受其害是肯定的。据说现在房子已经拆掉了,剩下空地。
高斯曼 发表评论于
他在自家车库做修车的生意是违法的。谢谢好文分享!
波城冬日 发表评论于
也为你高兴!
牧童遥指 发表评论于
回复 'Rolfemom' 的评论 : 当时没觉得很可怕,还觉得老卡人还不错,只是教养差,可能是生活环境造成的。后来,他实在太不讲理了。。。

算了,反正都过去了。我们的小区又恢复美好了。
Rolfemom 发表评论于
看得我心惊胆颤。 谢天谢地他走人了。 非法移民还那么嚣张。 我这儿邻居都安静。 老区, 大家都认识, 平时有什么事, 互相照应。希望从此以后, 你能享受宁静和平安。 :-)
牧童遥指 发表评论于
回复 'Susan71' 的评论 : 可能吧。我猜我们小区是新的,association刚接手,不那么容易管理。我们查过小区规定,在道路上修车是不允许的。可是老卡是在家里修车,我们也没有证据说他在经商 - 他可以说他是帮朋友啊。不过,我们决定从今年开始每年去参加董事改选会,好多了解小区情况以便更好地保护自己的权益。
Susan71 发表评论于
谢谢好文分享,在美国和邻居、小区业主委员会、小区经理打交道都是一门学问。从贵文中可看出你们的小区规范是不严的,我们的小区已经18年了,小区規定車庫前的路道不准修車,住家更不能用作商业用途。还有各种各样規定,所以这么些年来小區保养得不错。照片上看没啥变化,就是屋前的树都长高了。
牧童遥指 发表评论于
回复 'van1962' 的评论 : 嗯哪。
van1962 发表评论于
Hallelujah
牧童遥指 发表评论于
回复 'Norstar' 的评论 : 我也有同感。我们住的是一个新社区,老卡的房子不是很便宜。看看他们,总觉得非法移民过的还挺舒服的。

川普有些政策看来是有道理的。
Norstar 发表评论于
为你高兴。真没想到美国的非法偷渡者如今肿么猖狂,感谢老川为美国清理垃圾。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