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地打转》

打印 (被阅读 次)

龚晓发现自己的经历,一句话就可以概括:

七十年代生人,九十年代赴美,目前有夫有娃有高堂,有工作有体重有花眼。

 

既然坐四望五,到了胡搅蛮缠无人理、叽叽歪歪无人听的年纪,干嘛不开始自己逗自己玩儿。同龄人都有大名鼎鼎的作家了,同班人也一个一个都开始在微博微信上写回忆录。龚晓决定也要写点儿什么,凑不成趣,凑热闹总可以吧。

 

龚晓第一个计划,是把年轻时的读书时代渲染拔高一下,意淫意淫。

放眼一望,所有人的中学时代都是那么纯净那么美好。人家有真正的早恋,牵手指头的,一起骑车的,甚至还有轻轻吻过的。在龚晓的中学时光里,这些内容没发生过。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自己的白纸青春有点儿劣势。不用怕,编。

龚晓打算把青春祭文命名为《遥远的八十年代》,妄图在里面加上自己起草的,写在纸上的暧昧书信。写完了自己都看不下去。这东西挺难编的。需要当年的年龄,当时的遣词,当初的视角。自己曾经多看过两眼的男生,怎么都印象模糊了?时间不光是杀猪刀,还外带磨砂刨光歪曲整形功能。在微信上的中学群,说完老师的轶事,同学的糗事,就没啥可说的了。如果不现在开始一起吃喝玩乐进行新的互动,以后更没有共同的话题了。

龚晓打消了编撰青春的念头,顺带着连婚姻题材都省了。自己的恋情,是拿出来说的吗?写出来的东西,难免美化加走样,万一以后被认识的人读到了怎么办?再让他们乱传,多丢人现眼。那就写别人的恋情?还得编啊。而别人的初恋再恋三恋,于己何干?

龚晓开始佩服言情作家。一个人编一个青春故事不难,难的是天天都在编,还能搅动别人一起编。

 

第一个计划打了水漂,龚晓没气馁。反正自己也不是那种多愁善感型的。言情小说不适合写,那就换现实生活中的真情实感。可是题材呢?写海外经历?哪有什么经历?都是和别人一样的考试找学校报学校,坐飞机漂洋过海到学校;在图书馆蹭空调蹭暖气用学校机器看电影录像,买旧车买旧货吃自助那天肯定不吃早饭;为了能找到工作而换专业,为了让公司给办绿卡而只敢跟家人生气瞪眼。这都有什么呀?谁不是这样过来的。龚晓连盘子都没端过,已然是够幸福的了。幸福的日子千篇一律,哪里有什么值得写出来的看点。

 

可是这文章要不添点儿生离死别破镜重圆什么的,那不跟白开水一样?如果走白描路线,避免过山车式的跌宕起伏,而专门缓缓道来隽永式的人生感悟呢?龚晓突然有些胆怯,还是不要用感悟体吧。心灵鸡汤哪是想端就能端出来的,那得经过多少事才能熬就。看来写作这碗饭是不那么好摆布了。可念头起来了,真难就此收手。谁说的?钱钟书吧。说跟打胎一样难。就他会说。

 

把席绢席慕容还有曼哈顿的中国女人晾到一旁,龚晓在脑子里对凶杀和武侠这两个自己的弱项绕了一绕。探案?没科学知识、不懂医药、无刑警生活,最重要的是还不会从上往下由表及里揭示众生像。算了吧。武侠?古龙那一句一段的高级哲理,总结不出来。不想了。

 

还有什么可编的?只剩戏剧剧本了。龚晓翻了翻白眼:不会老天爷让我突然有剧作家的禀赋了吧。电视剧里国共汪日搅和成一锅粥;同名的老电影抻长出一部一部的新剧;宫斗穿越历史混搭。十几集的剧情完全可以将一个错综复杂的故事翻过来掉过去地捋清,为了凑成三四十集只好添新人物,冒新冲突。剧情就是这样后浪推前浪地往前行。

龚晓彻底死心了。等着看没有情节好编的那一天。

 

议论文是不要碰了,以前也就及格的水平。说明文记叙文还可以一试。总有不用那么绞尽脑汁有理有力有节的吧?游记。龚晓掰了掰自己的手指头,却发现去过的地方手指头还用不完。不禁有些躁动。于是说干就干,手机上下载几个应用,随照随写,颇为方便。有几个月闹着出门,除了家人和食物不照,其它这世界上的东西没能躲得过那手机。家人不照是出于安全因素。食物不照说来话长,是因为微信有个女生把所有点点滴滴日常生活都往微信上贴,包括夫君被牙医钻牙,事无巨细得毛骨悚然,食物自然逃不掉。因此龚晓不照食物以示区别,五十步笑百步。

过了几个月,游记的应用提示道:请输入本人中国大陆电话号码绑定账号,否则不能发新游记。龚晓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盖到半截的中文写字楼,遥不可及了。

 

忙活了半天,龚晓发现,自己的人生,还是那一句。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