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南洋闯北美,我的诗与远方(2)

我是一粒蒲公英的种子,撑着小伞走南闯北。如今降落在多伦多这快沃土,我愿把我在这里生活的甜酸苦辣讲给大家听。希望你们喜欢我的故事。
打印 (被阅读 次)

4.对金钱的新感觉

未出国时,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个穷人。因为那时大家挣的钱都差不多。那时万元户就是富人了。我由于出版了几本书,得到不少稿费,再加上四处讲课,其时外单位请我讲课,一个小时15块钱;在中央电视台讲课,一集100元,觉得很多了。这些钱积累起来有两三万。出国时换成美金。那时兑换美元只能在黑市,而兑换率是1美元兑换8.3人民币(好像是最高点),我兑换了三千多美金。觉得自己很有些钱了。

到了新加坡后,拿到第一个月的薪水时,就想起了国内的贫困地区的孩子。于是便想为他们做点什么。经问询,知道可以在新加坡的中国银行为希望工程捐款。我与老公到中国银行分别为两个孩子捐款资助他们读书。我资助的是一个甘肃农村的小女孩,我老公资助的是东北丹东的一个小男孩,一直资助他们到中学毕业。好像没花太多钱。我们每年都能收到孩子寄来的信件,汇报他们的学习情况。直到到多伦多后就断了联系。

感觉自己仍然是个穷人的起因是我拿着3000美金到新加坡银行去开一个美元定期存款账户,没想到银行的工作人员说:“开美元定期存款账户的起点是五千美金”!哈哈,一句话把我打回到穷人。敢情我与老公在国内工作那么多年(我老公在国内有20年工龄),我们那么多积蓄,在新加坡人看来,仍然是个穷人。

事实上我们的种种表现就是穷人,买衣服买菜都是捡最便宜的买。而且连银行卡都不会使用。记得第一次为买一件衣服使用银行卡时,那个小店的店主让我刷卡后说钱已经收了,我纳闷钱是怎么收的?收了多少?现在想起来觉得自己好傻。

5.申请永久居留

在新加坡工作三个月后,我就有了申请永久居留的资格。在申请之前,我问了不少人。有人说,至少要半年时间,有人说,半年也拿不下来。我的印度籍的同事克瑞施南说他的申请递上去一年半了,至今无消息。不管了,先提交申请就是了。申请递上去三个星期后,我接到了新加坡移民局的信,我的永久居留申请批准了!我拿着那份信反复看,不相信会这么快。后来有人调侃我,说我定是认识李光耀,因为从来没有听说过永久居民申请这么快批下来的。我与儿子一起得到了新加坡永久居民的身份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它使得我老公在三年合同期满后可以遵照合同回国,然后以探亲身份回新加坡(这里有许多有趣的故事,见后续)。

当时还有一些被新加坡的私人猎头公司从中国招聘电脑工程师,我们认识其中的几个,知道他们被残酷盘剥的情况。他们大多是通过一间叫做EastTech的公司招聘到新加坡的。每人每月的薪水是600新元,是我的1800新元的三分之一。而且要签三年合同,也不给他们办永久居留。老板心太黑了,他把这些人提供给各个用人公司,从用人公司那里拿到应该得到的薪水,他留下大部分,把小部分发给这些辛苦工作的中国人。这些中国人要用微薄的薪水生活,还要寄一部分回国养家,有的人甚至要给原单位上交一部分钱。他们租很小的房子,买最便宜的生活用品。我认识的一位来自上海的朋友,会理发,他给朋友们理发。他甚至会给自己理发。为了生活,他们在工作之余还要兼做其它工作。做得最多的是为新加坡的孩子们补习中文。这是由于李光耀先见之明地认识到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中文变得有用了,于是掀起了“华人华语”运动,并且在中小学加强了华文教育。从歧视华语到重视华语,李光耀的主张是完完全全的实用主义。但是学过英语的孩子们觉的华语太难了,常常考不及格。孩子们的父母只好找课外补习老师为孩子补习华文。这为许多中国来的人找到了挣钱的机会。我认识一位原来在中国人民大学当政治课老师的人在新加坡就以补习华文为生,过得也不错。

6.到马来西亚出差

我们研发的制衣厂自动化生产线在新加坡永泰制衣厂成功使用之后,香港龙凤集团要把它安装在马来西亚霹雳州首府怡宝附近一个小城的制衣厂里。这就要求这个项目的技术人员前去安装调试并且培训当地技术人员。项目组的其它成员进出马拉西亚不成问题。但是对于持中国护照的我(虽然我已经是新加坡永久居民)却是大问题。公司为我申请赴马签证,久久签不下来。后来是公司经理林先生(他出身于马来西亚富商)通过私人关系找到霹雳州议员才帮我拿到签证。

到达马来西亚制衣厂所在的小城,我被安排在一间简陋的旅店。夜里睡下后,天还未亮,就被高音喇叭吵醒。迷迷糊糊以为身处文革之中,因为只有文革时期才有高音喇叭吵醒人的事情。揉揉惺松的睡眼细听,一个男人咿咿呀呀好像在念诵着什么,一句话也听不懂。后来才知道这是穆斯林的早祷。马来西亚是个穆斯林国家,人口总数的61%(1950万)是穆斯林教徒。

到了马来西亚才知道这个国家是一个更加不公平的社会。首先是华人被歧视。在1957年,马来西亚华人占马来西亚人口总数的45%,到了2010年占比下降到22.6.%。这里有华人生育率下降的因素,但是对华人的歧视导致许多华人移民其它国家也是一个重要的因素。

我了解到两种歧视:其一,上大学歧视。与我们一起合作的一个华人小伙子Mike很聪明,他在槟城的一间叫做钟灵的中学读书,那是一所名校,而且他的成绩很好。但是,成绩比他低很多的马来人可以上大学,他却被挤出了大学门外。许多有钱的华人都送孩子到澳大利亚和英美等地上大学。而他自幼丧父,家境清寒,他工作的这间香港人拥有的公司送他到香港上大学,但是他毕业后必须回来为这家公司工作五年。

其二,任何一间华人拥有的公司都必须要一个马来人做一把手(类似于我们的党委书记)。于是我们的工作会议上总是坐着一位黑黑胖胖憨憨的人,他坐在主席的位置上。我们讨论技术问题他一句也听不懂,一言也不发,但是从来不缺席。像一尊菩萨,我常常叹服他的坐功,何以坐这么长时间听着一句都听不懂的话而不打瞌睡?

表面上看是华人受歧视,但是,公司的白领除了那个活菩萨外都是华人。而车衣女工却都是马来人。香港人对马来人的歧视更加露骨:白领的食堂是四菜一汤;蓝领的食堂几乎每天都是黄黄的咖喱饭。这些车衣女工下班出厂门时都要搜包,防止她们偷衣服,这不仅仅是歧视,简直是人格侮辱。可是马来西亚政府容忍外企这样做。

马来人是一个特别容易满足的民族。据与我们合作的Mike说,你只要看到车衣女工手上脚上脖子上都戴上了金戒指金项链,就说明她们快要辞职不干了。

一次一个马来人结婚,我被带去参加他们的婚礼。婚礼上人很多,不用带礼品,进去的人都有饭吃。吃的很简单,就是咖喱鸡饭或者咖喱牛肉饭。没有刀叉,更没有筷子,必须用手抓着吃。我怎么也做不到拿手去抓那些黄黄粘粘的东西并且把它们送进嘴里。Mike说,拿手抓饭比用工具吃饭味道更好。我说,是不是指甲里的东西都成了调味料了?他笑了。

马来西亚华人待人特别朴实真诚。一次我走进一间屋子,一位中年男士马上站起来,用手当扇子扇椅子座位。我说:“你为什么要扇它”?他说:“我刚刚坐过,它太热了,我把它扇凉些,你好坐”。我被深深感动了。

 

(未完待续)

georgegan 发表评论于
Looking forward to your next one and thank you
黑眼睛的苏珊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离离源上草' 的评论 : 谢谢
黑眼睛的苏珊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梦想天空' 的评论 : 谢谢
黑眼睛的苏珊 发表评论于
回复 'DYLM' 的评论 : 跟我逆方向寻找诗与远方。祝你在新加坡快乐。
DYLM 发表评论于
有意思!我的轨迹正好与博主相反。无论是从南洋到北美,还是从得克萨斯到南洋,我们都是在找寻自己的诗和远方!
梦想天空 发表评论于
喜欢充满故事的人生!
离离源上草 发表评论于
写得很好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