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来会微笑(62)

写下一些尘事,留下一点影子。也许世界都忘记了,至少自己还记得自己。(原创所有,请勿转载)
打印 (被阅读 次)

 

还是去玛雅参观的时候了,参观完毕,尘儿他们要买纪念品,看好的几个小东西一问加起来要50几美元,我说太贵了,每个人不超过10美元。那位摊主好像能听懂中文似的,看几个孩子也是想买的意思,就一狠心的样子对我手一挥:算了,今天还没开张,你的小孩子又都这么可爱,我就便宜算给你,我不赚钱了。这几个一起买一共三十美元。

尘儿他们开心得不行,刚好在范围内。这下子我没的话说了。一边付钱一边尘儿对我说,妈妈,你看这个叔叔他多好啊。给我们算这么便宜。妈妈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小气了,简直跟爸爸一模一样了。你把价钱压得这么低。你看没看到他们赚钱多辛苦啊?这么晒的天。。。那一路尘儿就不停取笑我,大有反过来教育的势头。我哭笑不得翻翻白眼,心说,呆会儿再给你教训看。

果然一出玛雅保护区的大门,外面也有一些小摊贩在卖纪念品,恰巧看到我们买的那几个,我过去问价,一一问下来,返身找尘儿找不见了,再抬眼看他,他已经躲到一边去了——那几个的价钱不多不少,在那里一起买可以给到15美元。

我看着尘儿笑,他已经知道他被几句好话蒙住了。我也舍不得埋怨他,小孩子毕竟天真,何况有同情心比多花十几块钱更重要。不过该怎么让孩子知道呢——这世上很多人比我们想象的复杂,很多事不是入耳的话所陈述的那样,你必须不轻信。

 

******

 

我们在去玛雅的车上,遇到两位从国内过来旅游的退休夫妻,六十几岁。因为完全不懂英文,我随口帮他们翻译了一下,于是聊了起来。

老先生试探着问我,你一个人带着孩子出来玩?我说是啊,一拖三。

老先生眼睛倏地放大,再用眼神扫视我们一遍:这三个孩子都是你的?我笑着点头。

那你多大年纪?他问。我说要奔五了。

老先生头顿时摇得像拨浪鼓,你不像你不像,你看起来最多三十七八。他对我说,他第一眼看到我和三个孩子的时候,自己就在心里嘀咕,应当不会是一个女人带着三个小孩子的。再打量一下尘儿,便觉得我跟尘儿是姐弟。然后他自己想通了,这是姐姐带着弟弟和两个孩子出来游玩呢。

我笑得开心极了,这恭维真是不动声色直入人心啊。

尘儿问我老先生是什么意思,我说意思是我看起来像你的姐姐,你像我的弟弟。尘儿还没有反应过来,爱儿一旁已经故意撒娇着大叫:啊?我要叫尘儿哥哥uncle了?

 

******

 

在邮轮上的时候,我拖着尘儿他们陪我一起看了两次日落。

邮轮上有一个专门观赏日落的景台。凡儿用可以放置桌面上的小三角架把哥哥淘汰给他的摄像机架在上面,一丝不苟地把整个日落过程拍下来。尘儿却摊着两只手什么也不做,傻愣愣地看。

我对尘儿说,看啊,大家都在拍照,我手机的相机不好,用你的IPAD多照几张相片。

尘儿深感不解地问我,妈妈,这个时候应当用眼睛看吧,你不觉得照相太浪费时间了吗?

为了纪念啊,为了日后回忆。我说。其实我自己并没有拍照留念的习惯,却希望孩子能养成。

难道你不觉得吗妈妈,尘儿开始教育我,那些拍出来的照片根本不是你看到的样子。大家都喜欢一个劲儿地拍拍拍,可是那不是真实的样子啊。你看那些照片都那么美,可是你再看看眼前,并不是那样的啊。相片上的都是假的,都经过美化了,眼睛看到的才是真实的。

这个小男孩开始有思想了,我不由被尘儿说得脸红,心里却知道他是对的。现在相片里的事物越来越不像我们眼睛看到的事物了,被加重色彩浓度,夸大色差对比,增添了各种魅人光线,让相片看起来美仑美奂,可我们知道,那不是我们看到的样子。

想起曾经打算去北极看极光时,问朋友,朋友说一定要带一个好相机。我说不用,就用眼睛看就好了。她笑,眼睛看的跟相片照出来的完全不一样,人的眼睛根本看不出相机看的效果。

这大概就是尘儿说的相机的美化的效果。就像一个人的素颜和精心化妆之后的样子天差地别一样,我们现在看照片看的都是世界的美颜,而素颜的世界,已经快被相机里的色彩侵略得叫人遗忘了它的真实长相了吧。

 

******

 

母亲节的时候,老公让我在床上享受了一顿爱心早餐,爱儿手工做了两件礼物,尘儿帮着我做家务,只有凡儿,什么都没有准备。

妈妈我是想花钱给你买一件你喜欢的礼物的。凡儿解释。你想要什么礼物妈妈?

我笑。你有钱吗?你哪儿来的钱啊?

凡儿说,用我在你的微信里存的钱啊。

那些钱是平时过生日和过年我给他们的红包。凡儿把钱存在我这里,念念不忘提醒我在手机里记住他的钱数:有500加币了。

那你打算给妈妈买什么礼物呢?我逗凡儿。

妈妈,你想要什么礼物,选一个你最喜欢的。凡儿一副圆梦天使的样子冲着我亮晶晶地眨着眼睛。

我想要香水。我说。我确实很多年不买香水了。

多少钱?凡儿问。

我看着凡儿,狠了狠心说,100加币吧。

能感觉凡儿的小脸儿立时肌肉抽痛了一下,不过也只是一下,然后这个小家伙头一扬,好吧妈妈,就给你买香水。我给你100块钱买香水做母亲节的礼物,你一定要买哦。

我没有想到这个小家伙居然这么大方。他知道的,他在我这里一共只有500元,肯拿出他全部家当的五分之一给我买件母亲节礼物,真是让人感动。

那瓶100元的香水……我还没有去买,却已经香香地弥漫着关于母亲节的记忆了。

 

******

 

那天我跟凡儿一起去公园,我走路,凡儿骑车。

路上走着,我就教育凡儿,要多运动,不然会变成小胖子的——他的小肚子已经快要起来了。其实凡儿不胖,但是比哥哥和妹妹还是看起来要壮实一些。

凡儿笑,妈妈,难道你希望我像你一样当个nerd吗?

我听得一愣,继而大笑,妈妈看起来像个nerd吗?

凡儿说,当然啊,妈妈,你不是看起来像nerd,你简直就是nerd。

我笑死了。说说看,妈妈怎么就是nerd了?

凡儿说,你整天写诗啊,写你的小说啊,又看书啊……这都是nerd干的事。还有,凡儿停了停,nerd一般都挺瘦的。

我惊讶了,妈妈瘦吗?我还好吧,没那么瘦。

凡儿的眼神上上下下挑剔地扫了扫我,仿佛把我拎起来,脚下塞进去一个磅秤,然后又看了一眼磅数,悠悠对我说,妈妈,你就是瘦啊,你看起来好像不到100磅的样子。典型的nerd。

我快笑晕了。不管这个小家伙的理论有多歪,单单一个不到100磅,我就心甘情愿nerd一下了。

 

******

 

尘儿今年八年级毕业了。我们一起去参加他的毕业晚会。

当那些十四岁的少年人在众多亲友的注视下一个一个地隆重出场时,越过人群,我看到尘儿,已经长到快175公分,穿着爸爸的蓝黑西装,系着黑色领带,一脸少年独有的纯真羞涩的笑容,让我想起他刚刚出生的时刻,那个小小的皱成一团我抱在怀里紧张得不知如何是好怕不小心碰坏他的尘儿……竟然已是14岁的青春少年了。

时光流逝得这样匆忙。然后忽然想起十四岁的我,也是八年级毕业的我,和那时喜欢的那个少年的模样。整整三十年过去了。曾经纯真的少年人一去不返。这样想着,忽然涌起一阵热泪。这就是人生吧,送走又迎来,中间已是隔着多少沧桑。

那些豆蔻年华的孩子,女孩子们都穿着鲜艳的晚礼服,又新鲜又纯美,男孩子们都是西装革履,俨然小绅士。他们一个一个地走上舞台与老师校长单独合影,郑重向人世宣布:人生的舞台,他们从此闪亮登场了。

而尘儿给我的惊喜是,他居然拿到了Principal’s  Award,这是我压根儿没有想到的。全年级只有两个学生拿到这个奖项,让人开心得简直想尖叫。

看着尘儿走上台,从校长手中接过奖牌,笑得那么从从容容,就无限感慨——我的尘儿长大了。

风酥酥 发表评论于
好文!“涓涓流水”就是形容这类行文的。孩子是我们的老师,他们比我们耐心,更希望我们能成钢
尘凡无忧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川晔' 的评论 : 嗯,谢谢!回来再见了。:)
.川晔 发表评论于
还在机场啊!祝旅途顺利愉快!
尘凡无忧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波城冬日' 的评论 : 谢谢。妈妈们都幸福。。。:)
尘凡无忧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川晔' 的评论 :玛雅和邮轮。。想去就去吧。:) 谢谢川晔。现在机场,马上回国,还能看到你的留言真开心。夏天愉快!:)
波城冬日 发表评论于
好幸福哦!
.川晔 发表评论于
尘儿已经8年级了!而且还拿到了Principal’s Award,实在是非常棒啊!值得无忧骄傲的孩子。恭喜了!
.川晔 发表评论于
幸福的清瘦的年轻的妈妈!羡慕恭喜祝福。我也想去玛雅和邮轮。:)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