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言独上西楼(三十七)包办

打印 (被阅读 次)

无言独上西楼 (三十七)包办

 

女儿加入了军统特训班的消息是从儿子尚民那里听说的。对此,冷先生愤怒以极。

 

对于女儿的男友,黄以轩,冷清泉早就有所耳闻。他向自己在燕京大学的同事打听过此人。回答是:品学兼优,人才难得。尚梅没有对父母通报过男友的存在,冷先生和冷太太也不知道从何问起,只能等着年轻人自己找上门来。但是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品学兼优的黄姓小子居然把自己的女儿带到军统那里去了。

 

冷先生虽然不过问政治,但是戴笠是怎么回事他还是知道的。加入了军统,女儿说不定哪天就会横死街头。看来自己却如太太所说,对这个大女儿太娇纵了。

 

冷太太闻此也十分着急。她埋怨丈夫当初不该支持女儿去念那么多书,更不该去念什么洋文。当初如果依了她的主张,这孩子早就嫁为人妇,说不定已经做了人母。如今只有给她找个婆家,早早嫁出去。事已至此,冷先生也没了主意,只好听凭太太的安排。

 

山东烟台有个姓赵的面粉大王,他掌控着山东和平津地区的面粉加工和供应。赵家有个不学无术的公子哥,赵双泉。他到北平来玩儿的时候见过冷尚梅,对其念念不忘。他曾经托媒人来冷家提过亲。但是冷太太对赵家不知底细,就以尚梅大学尚未毕业为名,委婉地拒绝了。如今这正好是个机会,无论对方是否还有诚意都要试试。她马上找到了那位说媒的,没想到对方还没结婚,而且一口答应了这桩婚事。

 

婚事在紧锣密鼓地筹备着,只是当时人冷尚梅对此一无所知。

 

这一天,有人给尚梅捎来口信,她姨妈从天津来访,父母让她回家去见见亲戚。尚梅想都没想就回了家。不料,进了家门就被父母亲关进了后院的西屋。

 

父母苦口婆心地给她解释这门婚事的好处。尚梅哪里肯听?她又哭又闹,誓死不从。最后看看实在不行,尚梅提出见黄以轩最后一面。但是冷太太是谁?她怎么会看不透女儿的那一点小伎俩?怎么会给尚梅这个逃出去的机会?

 

情急之下,尚梅给黄以轩写了一封信,哄骗着只有十一岁的弟弟尚正帮她寄了出去。信中写到:

 

“Dearest David,

My parents have tricked me home. They ordered me to marry a stranger. As you know, I love no one but you in this would. How could I marry some one else?

 

I am a prisoner at home right now. My parents do not allow me step out of this room. Please come over and rescue me as soon as possible. 

 

Remember what Willam Shakespeare said : “Love is not love which alters when it alteration finds, or bends with the remover to remove: O, no! it is an ever-fixed mark, that looks on tempests and is never shaken; It is the star to every wandering bark, whose worth's unknown, although his height be taken.” Let’s encourage each other with this famous quote.

 

Love,

 

Sophia”

 

(亲爱的大卫,

 

我被父母亲骗回家了。他们命令我嫁人。你知道,在这个世界上,你是我唯一的爱人。我是非你不嫁的。

 

我被家人关了起来,请你速速前来救我。

 

可曾记得莎翁的名言:如果因为周围有了变化就会变的感情,就不是爱情。如果遇到了干预就屈从的感情也说不上是爱情。噢,不!爱情是心灵上的永久印记,她在暴风雨中挺立,她像北斗星一样明亮。她是人间任何事物都无法取代的无价之宝。(注)让它激励你我为我们的爱情一同奋斗。

 

爱你的,

 

索菲亚)

 

收到来信的黄以轩满腔热血沸腾。他请了假,急匆匆赶到冷宅。通报了姓名之后,黄以轩被客气地请到了前院的客厅。冷先生与他寒暄之后问他有何贵干。擦着一头的热汗,黄以轩感觉到了自己的唐突。是啊,自己来干什么?在冷尚梅父亲的眼里,自己不过是他女儿的一位同学而已。他只好应到:冷小姐这几天没去训练班,长官让我来看看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冷先生微笑着说:小女近来偶染小恙,不能出门。不过无甚大碍,休息几天就好了。请黄先生带我向训练班长官表示感谢。另外,小女身有婚约,近日将择良辰完婚。之前去训练班报名并未征得家里及未婚夫的同意,实则是小女过错。这里是一份辞呈,麻烦黄先生带给训练班的长官。小女出尔反尔,实在对不起长官的栽培,得罪了。说完向黄以轩深深地举了一躬。

 

这一下搞的黄以轩进退两难。他不知道冷尚梅的婚约是以前就有的?还是最近才订的?自己和尚梅没有婚约,二人不过是谈情说爱,连私定终身都说不上。如今让他拿什么和冷先生理论?无奈,他只能拿着辞呈回到了训练班。

 

回去后,把辞呈交给长官的同时,他向长官建议去冷家把尚梅救出来。长官看了他一眼,摇摇头。她既然许了人家,递了辞呈,我看这事也就算了。其实冷小姐不过是参加训练班几个月的新学员。她还算不上军统的正式成员,也没接触到军统的秘密,辞就辞了吧。其实,军统局的戴局长不久前因飞机失事而殉职,军统内部正是群龙无首一团糟。谁有心思为了一个刚刚加入的小女子兴师动众?

 

泄了气的黄以轩回到了宿舍。他仔细想了想自己的处境。如果因为冷尚梅而得罪了长官,他做外交官的目标就可能前功尽弃。如果去冷家强行带走尚梅,他们也只能埋名隐姓,远走他乡。爱情虽然美好,但是个人前途也很重要啊。难道自己苦学多年就是为了和一个小女子私奔吗?想想家人的殷切希望,想想自己的前程,他最终决定放弃与冷尚梅的爱情。

 

注:取自莎士比亚的话剧:The Tempest 没找到该剧的中文译本,这一段是我自己翻译的。一定有许多不准确之处,请各位多多提出宝贵意见。谢谢。

 

蜗牛湖畔 发表评论于
男人考虑自己的前途多于感情,起码黄以轩是这样。我觉得男人为爱疯狂起来的不是没有,但是绝大远不如女子持久,谢谢HP。
HP67 发表评论于
唉,这么聪明绝顶的女子,还是被情郎给害了
蜗牛湖畔 发表评论于
谢谢若妖妹子。
若妖 发表评论于
顶好文!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