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古宅搬家的故事,令人深思

打印 (被阅读 次)

出门在外,有空时忍不住上网浏览一下文学城。因为喜欢建筑,被这篇“古树古宅之古宅”的博文所吸引。博文说的是一位力图保护文化遗产的中国商人和他的团队,怎样义无反顾投身到抢救中国古树古宅的实际行动中。读后让人感动、敬佩。
不由想起去年看到的一篇报道,也是关于古宅搬家的故事。但说的却是中国在海外唯一一所完整古宅,20年前被美国的一个博物馆买下,拆下一砖一瓦,原封不动搬到美国的事情。当时读了那篇报道,一是敬佩美国人尊重历史,珍惜古物,不惜历时7年,耗资1.25亿美元,将中国古宅原封不动地搬到国外来保存;二是感慨我们自己的古建筑,却由美国人来斥资保存,否则就面临拆除,可叹,可悲。今天读到“古树古宅之古宅”感到可喜,中国现在也有不少积极努力保护古宅古物的人们,让我肃然起敬!只要有机会,我也愿贡献我的一份力量。

那个古宅搬家海外的故事发生在1997年。荫馀堂原位于安徽黄山市休宁县黄村。清康熙年间,在外地开典当铺的黄氏后人衣锦回乡修建这座宅院,其名称里包含了“荫求祖荫、余祈富余”的愿望。这座有着16间卧室、四合五开间的大宅院是典型的徽派建筑:高过屋脊的马头墙、天井、屋内有精美的木雕、砖雕和石雕。
美国人买下荫余堂,拆下一砖一瓦,原封不动搬到美国。拆除进行了四个月,拆下来的部件包括2735个木构件、972块石片和当时屋内摆放的生活、装饰用品,甚至连同鱼池、天井、院墙、地基、 门口铺设的石路板和小院子也拆了下来。1998年2月,装满19个国际集装箱的部件被运到马萨诸塞州的仓库;经过中美专业人员的合作,按照原貌复原了荫余堂。
荫余堂目前所在的迪美博物馆,藏有大量东亚艺术精品,拥有世界上最大、最全面的中国外销艺术品收藏,其中最令该馆引以为傲的,就是荫余堂。这栋宅院是全世界第一个、也是唯一在海外重建的古徽州建筑。一在迪美博物馆看来,荫余堂之所以与众不同,是因为它和许多中国的历史性古建筑不同。荫余堂不属于任何名人,因此它可以让游客更好地理解中国普通家庭的生活。其拆除和重建的过程,也为美国人提供了学习中国房屋传统建筑的独特机会。
荫余堂先后共经历过四次标注,第一次是在该房屋建筑时中国 工匠所创,第二次则是在1997年的拆除过程中。1998年2月,当它抵达美国后,美方又使用线和纸对其进行了标注。中国标签被翻译成英文,每个部件都被 录入数据库。当在马萨诸塞州卸货时,南希对其进行了清点和分类。2000年6月,专做保护工作的建筑师为其创造了永久性的标签。

1 一座平常的民宅
黄村村民黄纪先今年72岁。他说“我对黄村的历史最了解,找我就对了。”黄纪先说,黄村有一千多年的历史,唐末黄巢起义,黄巢手下一个姓黄的大将为了躲避追杀,逃到这个山坳中,后来繁衍出这个黄氏家族。黄纪先是黄福的后人。黄福是明朝嘉靖十年的进士。1531年,黄村族人为纪念黄福,在村中建立进士第;并保留至今,1986年成为安徽省文物保护单位,2013年成为全国重点文物 保护单位。这已成为黄村仅剩的最有名的古建筑了。离进士第不远的是中宪第,建于清朝康熙年间。黄纪先伤感地说,黄村原本有很多古建筑,如今全村就剩下四所:进士第、中宪第和黄永泰兄弟两家各自的古宅。黄永泰也70多岁了。他说“我们家古宅叫抱义堂,保存至今,现状没有荫余堂大,但是以前可能与荫余堂一样,说不定比荫余堂还大。”黄纪先和黄永泰都说,荫余堂其实曾是黄村一座非常平常的民宅。

2 一个孤独的主人
荫余堂是建于清朝嘉靖年间(1800年到1825年)的民宅。它的老主人和黄永泰的祖先一样,在康熙年间就在武汉和上海做生意,后回乡修建了荫余堂,其名称包含了荫求祖荫、余祈富余的期望。这是一座典型的徽州建筑。据公开资料,古之徽州因耕地有限,居民大多外出从商。徽商致富还乡,在家乡兴建住宅,形成有徽州特色的建筑风格:一是外围东西两面有高过屋脊的马头墙;二是四水归堂的天井;三是建筑内部精美的木雕、砖雕和石雕。这 些特色在荫余堂和抱义堂都体现得淋漓尽致。荫余堂占地400多平方米,内有16间卧室、中堂、贮藏室、天井、鱼池、马头墙,先后居住过8代黄家子孙,家 具、家谱、祖先画像、老月份牌、老式雕花大床、发簪、祖先信件甚至暖瓶、脸盆、算盘、麻将、墨斗、烛台、账本印章、毛主席像……黄纪先说,小时记事时,对荫余堂的印象是“零零落落”。他回忆说,从小时候开始,荫余堂就只有一个四五十岁的“老太婆”住在里面,宅子显得气氛诡异。他说,“老宅子里面阴冷得很,阴森森的,有一种讲不出的味道。”

3 一个关键的人物
荫余堂被卖掉,促成此事两个关键人物是南希·柏林纳和王树楷。据公开资料,南希北京的中央美术学院学习过中国艺术史,到过黄村;南希回国后,成为美国萨勒姆小镇迪美博物馆的中国艺术主管,生出搬一座徽州古民居到美国展览的设想。
一篇回忆文章中称,1996年南希重访黄村时,黄家人因荫余堂年久失修正投票要卖掉荫余堂。南希这样讲述:这一次,里面有人,门也开着,于是她走了进去。黄家人告诉她,他们刚刚决定把它卖掉,“你想不想要?”另一个版本也是1996年,据公开记述,在美国工作多年的华人王树楷作为南希的助手来到徽州挑选民居;历时一年多的时间,王树楷走遍了徽州大小村落,先是从1000多座老房子中选出600座,又从600座里选出60座,再选出6座;最终选定荫余堂。黄永泰、黄纪先和南希、王树楷都很熟。黄永泰说,起初南希和王树楷并没有选定要哪一所民宅,是当年王树楷问了他和黄纪先,他们告诉王,荫余堂正打算要卖掉,王和南希才去了荫余堂。
在南希的推动下,荫余堂的美国展出计划得到世界最大的投资公司Fidelity及其基金会的1.25亿美元的支持,并作为中美文化交流计划的一个项目。

4 一个现实的结局
黄纪先说,荫余堂卖给美国后,黄村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一个叫中美徽文化研究院的组织投入200多万元对黄村大进士第、中宪第进行全面维修,“还花很钱修公 路、广场等。荫余堂到美国后,黄村出名了,那几年好多外国学者和学生到黄村来。”如今,在黄村的进士第中,挂着多张美国、法国等国家的学生到黄村旅游和体 验生活的照片,外国学生和村民一起放牛、做饭等,这被黄村看成是“国际化”的起点。
休宁县文物局局长汪涛说,当年荫余堂被卖给美国是作为中美文化的一个交流项目,也是经过市里和省里的同意的;1997年9月,安徽省就已颁布《皖南古民居保护条例》,将皖南地区古村落遗存的古民居、祠堂、 牌坊等全归于“皖南古民居”范畴加以保护;依据这一条例规定,1911年以前“具有历史、艺术价值”的民用建筑均在保护之列,未经政府部门批准,不得拆除 或买卖。此后,安徽省又制定《徽州文化生态保护试验区总体规划》,获得文化部的批准并实施;该《规划》中,明令禁止购买徽州古民居进行整体搬迁等行为,并规定徽州古民居一律不准流出古徽州地区

中国在海外唯一一座古宅: 卖给美国19年, 日参观人数上万

在黄村,荫馀堂不过是一座普通的宅院。在当地,许多这样的宅院都因为年久失修而逐渐破败。而在遥远的大洋彼岸,这座博物馆不仅保护了一座宅院,更保留了当年的中国人“家”的样子。(荫馀堂故事摘编自网络)

这两个古宅搬家的故事,是否令人深思呢?

 

++++++++++++++++++++++++++++

这篇博文本来就是想作为“古树古宅之古宅”的跟帖,因博主当时没开门,就留在自己这了。补充了一下内容,变长了:)

后来跟博主等等看看交流。搬来她的回复:

等等看看 回复 'xiaxi' 的评论 : 谢谢xiaxi,我那天看到你的文章特别感慨,可你却也是关门了。我很久以前好像听到过这个故事的三言两语,但完全不清楚来龙去脉,非常感谢你把这个故事那么详尽地写出来,让更多的读者们了解到老宅背后的故事。从这个故事里可以感受到,在保护文物的问题上,可以是没有国界的,这也让我对南希充满敬意,如果留在当地,可能不一定会有如现在那么好的照护。
我一直有着和你一样纠结的心理,觉得这么好的古物,就该留在中国的大地上,但后来再想,就如我文章最后所说,无论是对任何,有时候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或许只要远远地知道,TA们有一个安定美好的未来,一切安好,那就好。而且我知道,还有有识之士,专门转战在世界各大知名拍卖行间,只为流失在海外的古物可以回到中华大地,或许哪天我可以写一下他们的故事。
在经历了很多的磨难之后,我一直在想,一些古老的东西,应该会在中国的土地上得到越来越多的重视和善待,就如安徽省出台的政策一样,上至政府,下至民间,如果有越来越多的人重视这些历史的见证物,那么这种保护就会逐渐进入良性循环。而像马先生那样,从青年开始投入这项事业一直到中年,他为这个物欲为上的社会做了一个最好的榜样。或许哪天,可以为了一睹迪美博物馆而去一次波士顿,我想应该是特别值得也很有意义的吧。

 

 

 

xiaxi 发表评论于
谢谢等等和临帖的网友们!
xiaxi 发表评论于
这篇博文本来就是想作为“古树古宅之古宅”后的跟帖,因博主当时没开门,就留在自己这了。补充了一下内容,变长了:)

后来跟博主等等看看交流。搬来她的回复:

等等看看 2018-06-27 12:12:59 回复 'xiaxi' 的评论 : 谢谢xiaxi,我那天看到你的文章特别感慨,可你却也是关门了。我很久以前好像听到过这个故事的三言两语,但完全不清楚来龙去脉,非常感谢你把这个故事那么详尽地写出来,让更多的读者们了解到老宅背后的故事。从这个故事里可以感受到,在保护文物的问题上,可以是没有国界的,这也让我对南希充满敬意,如果留在当地,可能不一定会有如现在那么好的照护。
我一直有着和你一样纠结的心理,觉得这么好的古物,就该留在中国的大地上,但后来再想,就如我文章最后所说,无论是对任何,有时候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或许只要远远地知道,TA们有一个安定美好的未来,一切安好,那就好。而且我知道,还有有识之士,专门转战在世界各大知名拍卖行间,只为流失在海外的古物可以回到中华大地,或许哪天我可以写一下他们的故事。
在经历了很多的磨难之后,我一直在想,一些古老的东西,应该会在中国的土地上得到越来越多的重视和善待,就如安徽省出台的政策一样,上至政府,下至民间,如果有越来越多的人重视这些历史的见证物,那么这种保护就会逐渐进入良性循环。而像马先生那样,从青年开始投入这项事业一直到中年,他为这个物欲为上的社会做了一个最好的榜样。或许哪天,可以为了一睹迪美博物馆而去一次波士顿,我想应该是特别值得也很有意义的吧。

博主已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