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归真实案例告诉你,为什么海归大多数都没消息了。

打印 (被阅读 次)



一、在2014年4月16日上午南京玄武区徐庄软件园开发区的一位321科技领军项目落户企
业负责人美国留学生加拿大籍华裔LONG博士,刚到园区落户时间不长就遇到徐庄园区物
业人员陶某团伙五人黑势力为打击报复举报他们的物业服务问题而莫名其妙地把外籍华
裔LONG博士当成目标故意对其寻衅滋事、殴打昏迷致伤,并抢劫LONG博士手机故意毁坏
。而这个案件,由于后续涉及到当时南京徐庄管委会主任薛磊、工委书记丁诚、副主任
崔雯鸿等、以及南京公安板仓派出所警察和负责人的集体串通作弊办案,基层官员尽显
官僚、推诿、不作为、欺骗,违反党纪“四风”严重,还再次出现了对受害人LONG博士
进行陷害、欺诈、打击,使这个案件陷入了地方政府无论是南京、玄武政府,还是徐庄
软件园管委会、南京公安和南京板仓派出所警察都采取实施不顾政治形象与廉耻的拖案
。尽管受害人二年多来一直在维权,但是还无明显案情发展。而违法肇事人员陶某团伙
一直逍遥法外,还在飞扬跋扈、作恶多端,继续危害社会。


二、江西鸿源数显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美国海归科技创业家 桂松,他曾作为江
西海归人才招牌,在2011年起遇到了空前制度性与大陆高官个人私怨性的人身打击报复
,使桂松本人受到了极大的人身伤害与生命威胁。桂松是在2001年响应朱镕基总理的号
召,带着美国硅谷的项目新型显示技术液晶覆硅LCOS来到自己的家乡南昌落户创业的。
这位海归人才就是因自己企业发展需要而由政府事先规划拨付好的地皮和当时省委书记
苏荣老婆于丽芳要强行拿走该企业地皮作商业地产开发卖钱而发生了冲突,最后被搞到
本人成稀里糊涂被地方政权做为行贿案件执法,而在2012年遭南昌地方法院一审判决5
年刑期。二年后,因苏荣自身腐败事端爆发被抓,而桂松本人也稀里糊涂被卷入大陆这
个副国级别的政治案情漩涡。在2014年6月轮到二审审判,虽然没有最后再维持一审五
年刑期的判决,但到目前也还是稀里糊涂被苏荣案件牵扯,是自由无罪与否也没有正式
的法律说法。



三,孙夕庆自1982年进入清华到1993年获得清华大学微电子博士学位,后到美国
继续深造,在全球大型科技企业摩托罗拉公司任职首席技术人员。

但他怀着科技强国的梦想,并坚持打造世界光电子产业领先者的梦想,为国家节能环保
做出巨大的贡献。随后,又因建设祖国的召唤,孙夕庆毅然放弃在美国优厚的待遇回国
,并于2004年在家乡潍坊市成立了中微光电子(潍坊)有限公司(下称“潍坊中微”)。

2006年5月,潍坊中微LED路灯成功打造了世界上第一条完全采用LED照明的城市主干道
——潍坊市北海路。

2009年8月,中微4万多盏LED路灯使潍坊市成为“世界上第一座 LED城市”,国家科技
部“十城万盏”启动仪式在潍坊市隆重举行。至此, 中微已累计销售了8万盏LED路灯
, 是世界上最大的LED路灯制造商。   

案发前,孙夕庆一手创办的公司已经向超过37个国家和地区的客户发出了超过32万盏的
LED路灯和370万盏LED室内灯产品,成为目前全球LED灯具市场上发货量最大的制造商之
一。孙夕庆也被称为“中国led之父”。

潍坊中微本部案发前年销售额近2亿元、年纳税额3000万元左右(各地合资公司收入未
统计在内)。

原国务院副总理马凯曾在到访公司时表示了肯定,并对公司规划在3至5年内成为光电子
产业界的领先者的发展思路给予了“充分肯定”。

原山东省副省长王军民在考察时认为,公司以市场为导向,以产品开发为载体,逐步形
成完善的自主创新体系的发展规划给予了充分肯定和高度评价。

在此后的近十年里,孙夕庆殚精竭虑、毫无保留地将其最好的年华、专有技术、个人财
产贡献给了潍坊中微的发展事业。公司因此成为了LED照明行业里的先锋:最早开发出
了商业化LED路灯,打造了全球首座LED城市,制订了行业里第一个LED路灯行业标准,
率先将LED路灯从绿色光产品升档成智慧光产品。

作为亲手创办的LED明星企业,德高望重的孙夕庆当仁不让地是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但有少数人对现代企业及其管理制度提出了挑战,方式泽是“暴力抢夺”。

2014年7月26日上午9点30分,公司方面正在召开例行董事会,但任公司董事的姜辉昌及
前公司副总裁张彦伟与潍坊当地黑恶势力联手,强行占据公司的财务及总裁办公室等要
害部门。

后经警方统计,总共约有60名公司无关人员,统一黑色制服着装进入公司。 期间,孙
夕庆被软禁在公司的大会议室里,逼迫其承认做了不利于公司的事情并签订他们预先准
备好的无偿转股协议。在孙子庆拒绝签字后姜辉昌等人还威胁其说如不签字就将其送进
监狱。

不久,姜辉昌撬开孙夕庆办公室里的3个保险柜,抢走包括个人的所有文件、凭证以及
价值不菲的个人物品。为此,孙夕庆于2014年7月29日8点35分连续拨打了110报警电话
,要求归还属于孙夕庆个人的文件、物品等,但遭到了拒绝。姜辉昌此举的目的就是要
让孙夕庆面对他们的诬陷而失去证据的支持无以自证清白。怎么会归还?

正如他们威胁孙夕庆时所说的那样,2015年2月3日,潍坊市公安局高新分局正式拘捕了
孙夕庆。

姜辉昌等人罔顾公司各项管理章程,非法变更公司法人和章程并公然抢夺公司,其行为
是否涉嫌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

现实是,无人追究姜辉昌的不法行为。参与“暴力抢夺公司”的涉案人员无一人受到处
理,连治安拘留都没有。


四、2009年9月17日清晨二时,从美国西北大学应聘到浙江大学才任教三个多月的32岁 
涂序新 博士从学校11楼一跃跳下自杀了。看看自杀的遗书,里面充分地说明了国内人
文、人性恶劣环境对于一位风华正茂、纯真的留美博士人才是有多么大的残忍折磨与伤
害!这样的的恶性事件在发生前,浙江大学谁关心过他?问过他疾苦?管过他的内心?
抚慰过他那被欺骗的悲伤?最后是谁真正杀害了他?大家可谓是心知肚明。 

五、在2008年11月29日,天津公安局以“涉嫌侵犯天津市大港区的海赛(天津)特种材
料有限公司商业秘密”案情处理拘押了外(美国籍)籍华人博士胡志成。而情况是这样
,胡博士回国后先建立了无锡威孚环保公司,并任公司负责人,在为该公司寻找自己产
品零件供应商时在天津认识、考察了海赛(天津)特种材料有限公司。出于需要,帮该
天津公司和无锡威孚环保公司以及母公司建立了供销合作关系,使天津公司发展很快,
短期内成为天津地方利税大户。当初天津公司是把胡博士可看成商业上恩人。而在后来
的发展中,无锡威孚环保公司又选择了其它质量价格更优惠的零件供应商合作,而天津
公司的效益下降很大。本是一个基本的市场利益平衡与商业合作事由,而天津公司就对
胡博士发生怨恨,以涉嫌侵犯自己商业秘密上告天津公安局,而天津公安局在没有得到
清晰的案情调查就跑到深圳擅自拘押胡志成博士。此后,一直违法禁止自由被关押近二
年,也没有找到案情清晰证据而完成法院立案。而到现在在网上也查不到该案情的明朗
说法。而胡志成博士就是这样被这个体制的混蛋而稀里糊涂在天津白白浪费生命时间,
关押二年多谁会给负责赔偿啊?! 

六、清华留美海归学人,浙江“千人专家”李港在杭州科技创业。2009年回国创业,
2010年5月创办杭州霖汰节能公司。在因项目优质,被国内杭州浙江西子节能公司看中
。杭州浙江西子节能公司就委派该公司销售经理夏剑威前去做商业设伏,利用海归学人
李港在办企业过程当中对于国内的制度和商业市场的不熟悉,假以杭州浙江西子节能公
司和留创公司杭州霖汰节能公司李港做项目商业合作,实质是搞商业项目特别是技术性
诈骗。该行为被留创公司杭州霖汰节能公司李港发现,要终止起合作。而原来谈好的商
业合作中由杭州浙江西子节能公司汇来的合作新公司中焓合资公司注册资金款项50万中
的20万本来是借给杭州浙江西子节能公司销售经理夏剑威私人所用,突然被变成了海归
学人,浙江“千人专家”李港向杭州浙江西子节能公司销售经理夏剑威做商业行贿的贿
赂款项。而杭州浙江西子节能公司依仗自己老板是杭州江干区最大土豪,有政商法地头
蛇关系无数,就对留美海归学人,浙江“千人专家”李港进行肆意法治非公正欺压,而
使其李港陷于人身危险混沌。经过5年的官司审理与法律扯皮,该案件虽然最后是证据
不足而撤案。但是,对于海归学人李港来说,的确是给他的人生(也是给全体海外学人
人才)上了一堂国内地方制度混乱、黑暗政治课。的确,也给海归学人李港在人生时间
损失、精神损失、财务损失都是巨大而无法弥补的。



七,陈哲宇,男,1974年2月出生,医学博士、教授、博士生导师,国内外知名医学专
家。
2005年作为山东省政府“泰山学者”工程的特聘教授,被山东大学从美国康奈尔大学引
进,回国创建了山东大学神经生物学研究所,现任山东大学医学院神经生物学系主任、
山东省精神疾病基础与临床重点实验实主任。

陈哲宇教授是国家“百千万人才工程”入选者、“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享受国务
院政府特殊津贴,是国家教育部“长江学者”奖励计划特聘教授,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获
得者、山东省政府首批“泰山学者”工程特聘教授。

由于陈哲宇教授领导的神经生物实验室运行(每年需要一二百万元)主要靠课题组的课
题经费维持,而科研课题总是通过申报,竞争获取的,并不能确保每年都能够获得,也
就存在课题经费的“大小年”现象。而科学研究是个持续的过程,需要持续的资金支持
和保障。

为了保证在课题经费少的时候,实验室也能正常运转,陈哲宇教授领导的实验室相关课
题人员,在保证既有科研项目良好运作的前提下,通过虚开发票的方式,将课题节余经
费中的部分资金套现后转入实验室的“小金库”,并由专人保管,供实验室使用。

2012年左右,由于海关进口限制,陈哲宇所在实验室所需的胎牛血清等实验试剂价格畸
高,但通过公司名义购买则可以降低价格。为节约科研活动成本,陈哲宇决定与实验室
其他三位同事共同设立一家公司,并决定从“小金库”中支取50万元用于公司注册验资
,由实验室两名同事持股;验资完成后该款项如数返回实验室“小金库”账户。

2014年底,血清价格下降后,无需以公司名义购买,加上负责打理公司的同事嫌麻烦,
不愿再打理公司,陈哲宇等人遂决定将公司注销。2015年2月公司正式注销。

2015年7月,陈哲宇与共同成立公司的实验室三名同事,按对实验室的科研贡献大小,
分掉了“小金库”内的50万元(其中陈哲宇30万元,王越、黄淑红各8万元,耿昭4万元
)。

据此,检察机关认定陈哲宇等四人套取50万元科研经费用于注册公司,公司注销后将注
册资金私分,构成贪污犯罪,并向法院提起公诉。

目前,济南市天桥区法院一审已判决四人构成贪污罪,其中,陈哲宇教授被判处有期徒
刑四年,并处罚金25万元;作为山东大学医学院神经生物学系副主任的王越副教授(博
士)被判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二年;作为山东大学神经生物学系副教授的黄淑红被判处
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二年;实验师耿昭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缓刑三年,并处罚
金十六万元。

土豆-禾苗 发表评论于
好的案例还是有很多的,所谓“好”就是指在一定程度上“名/利”上的收获(以前经历的投资回报率)高于在海外,换句话讲,前赴后继会源源不断地出现,很多人是相信自己把握得住的。
泰阿 发表评论于
李宏彦
张朝阳
无数海归巨富
Moon_cake 发表评论于
没有法律保护,没有公正的执法系统,就会发生这样的事
amyktao 发表评论于
不過還有很多白痴咁願死在共產党手上 .
ZHUOYAO 发表评论于
几十万海归都好好的
茅山道士 发表评论于
好文章,如同一副醒酒药
亘古未见的笔名 发表评论于
商场如战场,国内用国家司法公权介入经济纠分已是常态,你没有特别硬的后台想在国内开公司肯定是待宰的羔羊。
luck86 发表评论于
不是有个中国芯的海归混得风生水起的吗?看来水太深了。
安然0203 发表评论于
学历史使人明鉴,多读读49年后的中国历史就不会海归了。。。
金玉屋 发表评论于
第七例的案子好像应该算贪污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