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馆工的最快乐时刻-美帝低端生活

写写自己所经历的,所见的,所闻的 ,所想的...
打印 (被阅读 次)

告别了短暂、但有趣的校园摆摊,便开始了在餐馆的打工生涯。

 三明治店不大,就老板娘自己与一帮工而已,顾客都是附近工作的白领。新加波学生在培训我一天后,便离开转学到外地去了,我所做的工作就是准备店里除三明治外的特别食物:鸡丝生菜沙拉,中式meatloaf , teriyaki 烤鸡块。开卖时老板娘现做三明治,我帮着收钱及提供饮料。

 印象最深的是一位银行经理,每天中午买半个tuna fish 三明治,老板娘说自从她接手此店后,三年了,天天如此。真佩服他,要我连着吃几天,就想吐了。还有老板娘的好朋友, 一位长得很漂亮的黑人单身女子W,老板娘很感慨地说:“这么优秀的黑人女子很难找到与她匹配的同族男子,优秀的同族男子往往找白人女子或其他种族女子。反过来其他种族男子却很少找黑人女子”。W宁愿单着,也不愿找一个还要让她养的同族男子。还有一天,一位美丽优雅的白人女子拿着当天的报纸,指着一位非裔美国人说这是我的先生,一位非常绅士面善的成功人士,原来她丈夫上报了。

 三明治店打工环境好,轻松但无小费。不久后便了到市中心一家中餐馆打工。

 这份工作也是餐馆老板娘自己找我的, 一天晚上打电话问我可否愿意打中午工,从公寓乘一辆公车几站路便可直接到达餐馆,除最低工资外,还有小费,当然要去了。

 当时找工不容易,留学生中干什么的都有。后来听老板娘说会包粽子卖的,肯定手脚麻利。也不知谁介绍的, 看来当时咱卖粽还卖出一点小名气了。

 老板、老板娘是台湾来的客家人,长得很客家。每天早出晚归披星戴月开餐馆也就是赚份全家的日常开销而已。

 餐馆地处市中心,客人们大都为在政府工作的人员及住在市中心的穷人们。有段时间,餐馆在搞半价促销,有正职的政府工作人员都能付不错的小费,但经常会碰到携家带口的来餐馆大快朵颐的老墨一大家子,吃饱喝足后不付小费的情况,叫做“打铁”。碰到这种情况,也无可奈何。

 先生那时在一家提供酒水的高级中餐馆打晚餐工,有时碰到大party ,常常深夜才回家,我一边看电视,一边等先生,那时为了尽快提高口语水平,不管什么电视,新闻、打架、拚字比赛、肥皂剧.....管他是否听懂,全看。

 先生回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扫荡大小口袋,掏出所有小费,一刀的、五刀的、十刀的,二十刀的,还有不少角子,放在桌子上,先生总会让我数钱,他会在一旁看着,此刻,是我们一天中最开心的时刻,点完小费,经脑子里的算盘珠子劈里啪啦一算,一比八兑换,一晚上小费相当国内N月工资噢,好开心!记得有一天party,先生从下午四点开始到凌晨一点才回家,忙累得手脚抽筋( 手托大盆子上菜),腰僵硬,那天他赚了小费170几刀,加上我中午挣的,近200刀。当时,对我们来说,那可是一笔大数目,看着一叠叠整齐的小票,所有的疲劳顿时烟消云散了。

 后来全职专业工作后,工资全直接打到帐户里。当了房东后,租客也把房租存在我们的银行帐户里,虽说数额比起当初的小费多了许多许多,但看着银行的数字上升,虽然开心,却很淡定,其喜悦程度远远也比不上当年数小票小费时的快乐。

  因为曾经在餐馆打工这段经历,现在我们也常常外出吃饭,经常会多给点小费。多给的小费对我们来说,不算什么,但也许能使人家更开心呢,何乐而不为。

 有时,与老公散步时,老公还时不时提起当初小财迷老婆深夜灯下数小费的快乐情景。





 

相关博文:

 带着四只大箱洋插队--美帝低端生活

校园摆摊卖文化粽子--美帝低端生活blog.wenxuecity.com/myblog/71011/201806/20906.html
 

 










 

 

山里人家168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小声音' 的评论 : 小声音住东区?跳广场舞真好。我们这中国人很少,没有广场舞可跳,几年前,曾跑到华人社区跳了几次,太不方便就没再继续。以后退休要往中国人多的地方搬。周末快乐!
小声音 发表评论于
夫妻同心协力共度难关,写的朴实感人,早年出国的人都经历了在美国低端生活的日子,不容易!
问好山里人家:))
山里人家168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唐西' 的评论 : 谢谢来访及留言.周末快乐!
唐西 发表评论于
常去一间意大利饭店吃午餐,吃了十几年了,新来的美女跑堂老说我的小费给的少,还居然心血来潮发明了一个年度小费,额度还不小。
幸亏没有交年度小费,那小妞突然失联了,两年以后又回来了。
现在都少去吃意大利菜了,是关美女的眼神扼杀所有的美食。
山里人家168 发表评论于
回复 'ily' 的评论 : 谢谢来访。
ily 发表评论于
同感 !
”因为曾经在餐馆打工这段经历,现在我们也常常外出吃饭,经常会多给点小费“
山里人家168 发表评论于
回复 'Backcountry' 的评论 : 很同意你的评论,谢谢留言。
Backcountry 发表评论于
真是不容易。我一向认为,如果出去消费,就应该给足小费。服务行业非常辛苦,挣钱不容易,其实只要我们多给一点点,就能让他们高兴一天。我跟我先生说过,如果不愿意多给小费,就不要出去消费,自己做饭开车理发打理家园,想想如果自己儿子做waiter, 会怎么想,从此以后,再也没有意见。
山里人家168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我胖我的' 的评论 : 谢谢,非常感恩找到了对的先生。
山里人家168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我生活着' 的评论 : 哈哈,是有点苦,不过你是老板,你的餐馆你作主,至少不用担心被裁员。
山里人家168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高斯曼' 的评论 : 还是你有办法, 成功地改造了铁公鸡。
我胖我的 发表评论于
楼主写得真生动。一家人同心一起奋斗,特别感人。

我生活着 发表评论于
打餐馆工的低端生活成了大家美好的回忆,我还继续着这种低端的日子,苦呀。
高斯曼 发表评论于
哈,我那时有个女客人,是我新换个店的第一天,大家都告诉我她是个 “女铁匠”,不用认真照顾她。我对她很热情友好,第一次当然照常打铁,第二次,我夸她几句,给单时笑着提醒说:“你上次匆匆回去上班忘了给我留小费,今天别忘了!” 从此,她就开始留小费了。
山里人家168 发表评论于
回复 'trueworld' 的评论 : 先生打工的餐馆大是分区的,每人管几张桌子,但会分点小费给busboy.美国一些大餐馆也是分开的。
山里人家168 发表评论于
回复 'xiaoji' 的评论 : 早期出国的人基本上都有一段低端生活的岁月,有朋友为省约一刀的公车费,硬生生步行挺远的好几站路。
山里人家168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康赛欧' 的评论 : 也可以去换,先生从来没换过,结束后都挺晚的,一般大家都着急回家了。
trueworld 发表评论于
小费是要侍者一起分的吧?
xiaoji 发表评论于
记得我刚到美国时,去麦当劳吃饭,哆哆嗦嗦掏出口袋里的硬币,一个个数完,才买了个汉堡包。现在回想起来,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
康赛欧 发表评论于
记得那时每天在打工结束前,在餐馆里就把小费数好,跟老板换成大票子了。老板需要一刀的钞票,都乐意换成大票子,主要是10/20刀一张的。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