斋藤道三 (二十八) 横刀夺爱 | www.wenxuecity.com

斋藤道三 (二十八) 横刀夺爱

打印 (被阅读 次)


二十八、横刀夺爱


 


    庄九郎端着长枪,枪尖下沉,张开的眼睛一点点眯了起来。随着眼睛变细,脸上的表情也消失了,随着表情的消失,双肩、双手的力道也消失了。消失的力道,沉淀下来,凝聚在双脚站立的庄九郎的腰间。


    (真美!······)擅长跳舞的深芳野睁大了眼睛,凝视着庄九郎美妙的姿态。


    土岐赖艺把酒杯端到了嘴边,却好像被施了定身法一样,一动不动,透过杯子看着庄九郎的姿势。


    庄九郎动了,奔跑起来,双脚在榻榻米上飞快地移动,越过了门框,又越过了一道门框,越过的同时,“嗖”的一声跳跃起来,磨得锃亮的枪尖带着光影,从赖艺和深芳野的眼前划过。


    庄九郎大喝一声,全身跳了起来。枪尖像喷射出去一样向前延伸,钉在了散发着金色光芒的老虎的黑眼珠上。


    拉门上的猛虎,依然在咆哮着。


    “殿下,请确认!——”庄九郎把长枪扔在身后,跪拜在地。


赖艺站起身来。深芳野也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


    “哦!哦!”赖艺把脸贴近拉门上的老虎,感叹着。简直是难以置信。老虎的眼珠正中央,好像用银针扎过似的,开了一个细微的小孔。“勘九郎,了不起!”赖艺不得不赞叹。


    庄九郎说道:“多谢夸奖!那么,这一赌,是在下赢了吧?”赖艺答道:“没错!”


    “既然是在下赢了,就请把殿下答应的赐给在下吧?——深芳野夫人!”庄九郎握住了深芳野的手,“请到这边来,”他拉着深芳野的手,踩着榻榻米,后退到离赖艺座位很远的位置,屈膝跪倒拜谢。深芳野也在庄九郎的身旁跪下,用她那失去了血色的脸对着赖艺。


    赖艺望着深芳野,露出马上就要哭出来的表情。


    “深芳野夫人,你怎么了?”庄九郎用赖艺也能听得到的大声提醒道,“把头低下,感谢殿下对你的长年养育之恩!”


    “是。——”深芳野用哭一样的小声说道。“殿下,妾身深芳野······”


    “哦?”赖艺不由得直起腰来,嘴里含着吐沫说道,“深芳野,你有什么话要说吗?有什么话,尽管说!”赖艺多么希望在这个关头,深芳野能够撒娇,出声哀求,那样的话,他就可以对庄九郎说,这个赌只是个儿戏,请原谅。“快,快说呀!”


    “是。——”深芳野的细长的脖子上一下子充血了。怨恨的话已经到嗓子眼儿了,但深芳野没有这种恶语相向的习惯。她放弃了,想说些别的话。有句话必须得说。深芳野那单薄的身体里已经有了赖艺的孩子。虽然只有三个月,连侍女阿国都没注意到,但深芳野在闺房跟赖艺说过。难道赖艺忘了这件事了吗?深芳野想要说对赖艺这件事儿。涌上心头的感情,怎么也表达不出来。也许在这个场合应该大哭一场吧?但奇怪的是,眼泪也出不来。对赖艺的哀怨、憎恨,此时此刻,把深芳野的痛哭的能力也夺走了。


    “殿下,——”冷静说话的是庄九郎。“在下虽然赢了赌注,拜领了对殿下来说重如天地的深芳野夫人,但对此恩德,今生今世,没齿不忘!而且通过深芳野夫人,咱们君臣也成为了一体······。”庄九郎使用了极其恶毒的语言。君臣通过同一个女人的身体有了关系,这种赤裸裸的表达方式,听起来让人觉得恶心。“既然如此,在下更当粉身碎骨,尽忠尽力,报答殿下的厚爱。——深芳野夫人!”深芳野低声答道:“在。”


    “我就直呼深芳野了。趁着殿下还没有改变主意之前,赶快退出吧?”他移动膝盖想要退下。


    赖艺脸上的表情扭曲了。“深芳野!”他喊了一声,想要站起身来,但被庄九郎的声音制止住了。


    “殿下请不要迷恋!作为武门的栋梁,不可有妇人儿童一样的感情!要时刻想着,反抗才是男儿大志!关于此事,数日后再登城详细述说。”


    “是吗?”赖艺有气无力地答应。他被庄九郎锐利的眼光镇住了。


    “殿下,在下西村勘九郎虽说是殿下的股肱之臣,但既不是累代家臣,也不是有着血缘关系的同族。从现在开始,在下要和殿下一起,做一件就连对同族人也不能泄漏的秘事,最终要把美浓一国献给殿下,却一直发愁与殿下的关系太薄弱。也许殿下有着和我同样的心境吧?今天拜领了深芳野,在下和殿下的缘分,可以说比血缘、亲族、累代重臣更深、更重,也更浓!今天实在是非常难得的值得庆贺的日子!恭喜殿下!”庄九郎拜倒在地。他的意思是,君臣二人就好像通过女人的身体,喝了比血酒还浓的交杯酒。


    性情软弱的赖艺听他这么一说,好像也不得不觉得这是件值得庆贺的事。他鼓动两腮说道:“勘九郎,望你通过深芳野,永远像现在这样辅佐我!”


    “哈哈哈!”庄九郎旁若无人地笑了起来。他想可不能让这个场面的阴湿气氛一直笼罩着深芳野和赖艺。


    “你笑什么?”赖艺瞪起眼睛,问道。


    “在下是高兴的!不好意思,涎水都流出来了!从今往后,每晚与深芳野恩爱之时,也会时不时地聊起殿下的故事。”然后,重又恢复了严谨的表情,静悄悄地退了出去。


    赖艺等庄九郎和深芳野退出以后,又一次来到画着老虎的拉门跟前,贴近观察。他用手摸了摸就像是针扎的、细微的小孔。(简直是出神入化!)他不由得赞叹起庄九郎的枪术来。这个大善人,对这件事感慨不已。等到了夜晚,他才不得不实际感受到通过出神入化的枪术夺走了深芳野的、庄九郎的另一个出神入化的计谋。


 


    庄九郎带着深芳野回到了果树林里自己的府邸。


    深芳野对于自己在一天之中发生的剧烈的命运的转变还没有恢复到正常的反应,说不出话来。(自己的命运简直就像花盆里的花一样,被那么轻易地移植到了另一个花盆里。)说老实话,深芳野的脑海里还没有涌出这种愤怒的思考。环境的变化太快了,以至于夺走了深芳野思考的气力和体力。


    “这就是我的家。”庄九郎给她介绍府邸的各处,把赤兵卫、耳次等部下、随从也都叫来跟她见面。更滑稽的是,他把深芳野带到庭院里,用手拍着一棵棵的果树,给她介绍,“这棵是桃树”、“这棵是栗子树”、“这棵是柿子树”。


    深芳野一开始还一遍一遍地点头应答,渐渐地觉得好笑,不自觉地脸上露出了笑容。


    “哈哈,你发愁的样子也很好看,但还是笑容更好看,更清凉!我带你到这院子里,是想给你介绍另外一颗大树。这棵大树顶天立地,枝繁叶茂,将要覆盖美浓全国!”


    “那是哪棵树呢?”


    “这棵树就在你眼前!原来的名字叫松波庄九郎,现在的名字叫西村勘九郎”


    “······”


    “今后不管发生什么事,你只要依靠我就好!”这可不是空话。这个男人五体之中充满了可以这样断言的凛凛刚劲的气魄,而这是赖艺所没有的。


 


    庄九郎给深芳野安排了一个房间,也给了老侍女阿国一个房间。府邸立时就显得拥挤了,不得不扩建。


    总之,那天在府邸里感到最吃惊的就是从京都来的赤兵卫。他问道:“京都的夫人该怎么办呢?”庄九郎说道:“你说万阿?她还是老样子啊!天地之间,山崎屋庄九郎的妻子就只有她一人!”赤兵卫说道:“那我就放心了!不过,关于这件事,回到京都时要隐瞒吗?”庄九郎镇静地说道:“说吧!”赤兵卫问道:“可是该怎么说呢?”庄九郎说道:“我已经跟万阿说过了。深芳野属于美浓武士西村勘九郎,跟万阿没有一点关系。我有两个人。”


    “啊?哈哈哈,原来是两回事!”赤兵卫听傻了。“那么,我们应该怎么称呼这位呢?”


    “叫深芳野小姐就好”


    “不叫夫人?”


    “哦,你想叫夫人也行。称呼无所谓的。”


    “那么,也就是说,这位不是夫人?”


    “嗯,对。”是妾。也就是说,庄九郎把赖艺宠爱的小妾夺过来也当作妾,不想把她扶成正室。把别人的妾立为正室,这可是高傲的庄九郎所无法忍受的。


    “这可没想到啊!把赖艺公的爱妾夺了过来,却不立为正室。”


    “废话!正室是根据政略的需要设立的,不是男人想要的女子。男人想要的女子,作为侧室才好。正室侧室原本没有区别的。”


    “那么说,主人您今后还会从哪里迎来正室吗?”


    “你说的是哪个主人?山崎屋庄九郎的正室已经有了,就是万阿。”


    “我是说美浓的主人。”


    “哦,你说西村勘九郎?今后的事情还不知道。不过虽然得到了深芳野,也没必要傻乎乎地就把她立为正室。把正室的位置空在那里,才有玄妙的意味。”


 


    深芳野也不知道会怎么样。(会有新婚仪式吗?今晚应该睡在哪里呢?······)


    “小姐,有点奇怪呀!”阿国小声地说。深芳野沉默不语。一天之内命运发生了这么大的转变,根本没有力气去考虑这些。


    到了夜里。深芳野躺在铺着绢被的床榻上,想着,(今晚他会来吗?)但身心疲惫,不知不觉地睡意袭来,不一会儿就进入了熟睡状态。可能是深夜吧?睁眼醒来时,才知道庄九郎已经来到了床榻上。


    “是我。”庄九郎温柔地抱起她,渐渐地手腕使上了劲儿,勒得深芳野的瘦弱的骨骼感到疼痛。嘴唇润湿了深芳野的香唇。


   “难、有点难受。”


    “哈哈哈,这就是我的爱情表达方式!赖艺公不是这样吧?”


    深芳野摇了摇头。摇着的头在中途停止了,(啊!)差点叫出声来。穿透了身体的冲击走遍了全身。所有的做法都和赖艺不一样。


    庄九郎说道:“你慢慢会习惯的。”


    “是。”


    “深芳野,我终于得到你了!现在的心情感觉就像登天了!你也要回应我的喜悦之情!”


    深芳野也在不知不觉之间忘记了谨慎。盘踞在深芳野体内的、让她忘记谨慎的东西,激烈地动了起来。长发飘荡。身体每扭动一次,长发就在榻榻米上奔流,掀起黑色的漩涡。


    “深芳野!给我生个儿子!”


    这天夜里,无数的流星划过了美浓的夜空。在美浓的各个村落看到这个情景的人们窃窃私语,担心乱世将近。谁也没有想到,深芳野和庄九郎的合欢将会给美浓带来一个接一个的混乱。


    庄九郎离开了深芳野的身体,说道:“我要为你扩建房屋,也要给阿国俸禄。我西村勘九郎要给你一个温馨的家!”


    深芳野把脸埋在庄九郎的胸膛。她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幸福,但她感到了温暖。她只知道,现在抱着自己的这个男人的体温非常高。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