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期间黄镇的外交活动(一)中美巴黎秘密渠道

写博客就象品茶,龙井,黄山毛峰,自己喜欢就好
打印 (被阅读 次)

“文革”期间黄镇的外交活动(一)中美巴黎秘密渠道     

 

    黄镇(1909年1月8日-1989年12月10日),字白知(一作百知),原名黄士元,安徽省桐城县东乡黄山村人,(今安徽省枞阳县横埠镇)。

 

    黄镇是新中国外交史上的重要人物之一,杰出的外交家,著名的“将军大使”。渔翁忝为黄镇将军的桐中校友,特编写“文革”期间黄镇的外交活动,以表示对这位杰出校友的尊敬。同时,也可为回首“文革”,提供参考。(忝,tiǎn,常见字义为辱,有愧于,常用作谦辞)。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黄镇历任驻匈牙利大使、驻印度尼西亚大使,外交部副部长,首任驻法国大使,首任驻美国联络处主任(相当于驻美大使 )。中共中央宣传部第一副部长,文化部部长,对外文化联络委员会主任。第三届全国人大代表、第五届全国政协常委,中共第九、十、十一届中央委员,第十二届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第十三届中央顾问委员会常委。1989年12月10日在北京逝世。

 

    1970年10月,尼克松请即将访华的巴基斯坦总统叶海亚·汗转告中国政府,美国准备改善两国的关系。通过巴基斯坦政府的居间斡旋,中美就基辛格访华达成一致。

 

    1971年7月8日,基辛格在访问巴基斯坦期间,秘密飞抵北京。7月9日至11日,周恩来总理同基辛格进行了会谈。基辛格承诺美国将逐步减少驻台的军事力量;不支持“两个中国”或“一中一台”,承认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不支持台湾独立;美国将在联合国支持恢复中国的席位,保证通过谈判解决越南战争。随后,双方发表了会谈公告,宣布尼克松应邀将于1972年5月之前访问中国。

 

    1971年7月的一天,中国驻法国大使黄镇突然接到国内指示,要他立即回国一趟。 根据周总理和基辛格的决定,在中美建立正式外交关系之前,巴黎将作为中美联系的秘密地点。黄镇是中方联络代表,美方联络代表是沃尔特斯。

 

    1971年7月26日下午,戴着墨镜的基辛格在沃尔特斯的陪同下,乘坐一辆租来的小轿车悄悄来到中国大使馆。 除了沃尔特斯和他的女秘书,没有人知道基辛格已到了法国。 中国使馆为基辛格的到来,准备了丰盛的中国菜肴;基辛格很高兴,“又喝到茅台酒了”。   

   

    黄镇与基辛格第一次见面,谈的最多的话题是基辛格对中国初次访问的印象, 特别是对周恩来的印象。 黄镇对基辛格说:“中国政府欢迎你10月下半月来华作中期访问。”

 

    1971年8月13日晚上,基辛格第二次到中国驻法使馆来,进一步讨论尼克松访华时间等具体事宜。基辛格说:“尼克松总统访华日期拟定在1972年2月21日或3月16 日。”为了中国便于答复,美国提出了两个日期,供中国选择。

 

    1972年2月17日,尼克松飞往北京。尼克松访华后,巴黎作为中美秘密渠道转为公开。沃尔特斯在中美秘密渠道中作出了贡献,被提拔为美国中央情报局副局长。    

 

    1972年11月24日,中国和扎伊尔建交。第二天,基辛格来到巴黎中国大使馆, 这是基辛格和黄镇在巴黎的第四次会晤。 基辛格说:“尼克松总统十分重视巴黎渠道,希望通过渠道,进一步发展双边交流”。

 

    1973年2月25日下午,基辛格第五次访华。 在和基辛格谈话时,周恩来说:“将‘考虑’你所提关于设联络处的‘建议’。” 随着两国的政策开始朝着平行方向发展,双方日常事务大都在巴黎办理显得很不方便,很不够用了。

 

    周恩来谈了所设想的联络处是什么性质的问题。联络处虽无大使馆之名,却有大使馆之实;联络处的官员享有外交特权;他们可以使用密码通讯。双方联络处主任享有大使待遇,可以办理两国政府之间的一切交涉。联络处不列入正式的外交团,反而可以使它们享受特别优待而不致于违反既定的礼宾规格。    

 

    听说周恩来把黄镇从巴黎调回委以联络处主任,基辛格十分高兴。在基辛格的 印象中,北京驻巴黎的大使黄镇是一位将军,自己同他秘密会晤很多次,不仅与他 很熟,而且非常喜欢这位热情而机敏的人。基辛格很佩服黄镇善于在按照上级指示 行事之余传达一些耐人寻味的意思,而且在一些较难处理的问题上,黄镇也有办法 在双方关系中注入信任感。

 

    1989年11月9日,中国共产党第十三届中央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结束。当晚, 杨尚昆在首都宾馆锦云厅宴请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夫妇。黄镇出席作陪并送了一本 《黄镇书画选集》给基辛格。这是黄镇与基辛格最后一次见面。一个月后,黄镇在京逝世。    

 

每天一讲 发表评论于
点赞!写的太及时了,重温历史,当珍惜来之不易的中美合作关系,谢谢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