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住院记

打印 (被阅读 次)

                                        上海住院记

 

首先声明,不是我住院,而是岳父大人,岳父母并不住在上海。太太家有三个孩子,我们在美国,妹妹在加拿大,弟弟就在上海,弟媳妇是医生。岳父母都是那种典型的中国父母亲,极不愿意麻烦子女,而且非常固执,哪里都不愿意去。

结果太太回家探亲,才知道父亲第二天要去医院做白内障手术,谁都不告诉。本来这个手术只是一个门诊手术,不是什么大事,但是他已经84,年纪一大情况就不同了,结果在他们住的一个三线城市把手术做坏了。要命的是那里的医生说还要观察几天,太太在国内是医生,觉得情况不对,决定马上去上海,本来他们不想麻烦,结果却是把事情弄得更麻烦。我自己本来在云南看哥哥姐姐,他们退休以后都搬到那里了,气候好,污染小,也只好赶回上海。

弟媳妇并不是眼科医生,上海第九医院是中国最好眼科之一,与她属于同一个系统(上海交大),找到熟人马上住院当然没有问题。我想说一说中美看病,医院之间的差别,当然,我在美国好多年了,对中国了解得有限,人只能从自己的角度,对大家有没有帮助并不知道。

 

首先,中国人太多了,达到美国的标准根本做不到。我们是直接到的住院部,弟媳妇约的医生到的晚了,他一早要在分院动手术,交通又不好。结果正好是医生查房的时间,就把所有的人都赶到了走廊上,很少几把椅子,幸亏一个年轻人把椅子让给了岳父,不然就要和我们一样站着或者坐楼梯,我觉得他是不会屈尊坐楼梯的,那么,80好几的站一个多小时估计受不了。

有一个工伤病人在走廊的病床上,大概是里面没有位置,一个护士就在那里做一些应急处理,问了一些非常隐私的问题,那么多人都在那里,我真是非常不习惯而且反感,在美国呆了这些年,完全受不了中国的这些方面。

弟媳妇50左右,正是干事的年纪,医院的规定她一天门诊要看64个病人,你说一个病人能花多少时间?就这样还有很多人根本挂不到号。她说全中国的人都到上海来看病,其实有很多人是在当地可以解决的小问题。我笑着说,是啊,岳父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她说:那倒也是,我现在真是想到小医院去做,只要有麻烦就上面的医院转,我们这种医院是没有地方转的。

我就和她开玩笑:你这是典型的得了好又卖乖。她有些苦笑,当然不错,就是太累了,加班加点是常态,像我这样的医生普遍健康都不好,高血压多得很,我现在是彻底不求上进了,受不了。现在我们这样的医院医生要往上走必须得要文章,和美国一样,我每天累得像死狗一样,什么东西都看不进去。

她告诉我,现在医院改变很大,医药彻底分家,于是内科快维持不下去了;医闹要基本没有了,警察来得快;在上海这种大医院明的送红包是不敢了的,但是,医生之间最大的矛盾就是都想为自己的病人争病床,弄得头破血流的,没有钱在后面,至于吗?

我还是和她开玩笑,你的价码是多少?她一脸正色,说:我从来不收,也不和别人争床位。我笑着说:你看你认真了吧,我又不是纪委的,我愿意你收,只有不出事就行。她说:我真的不收,不是太贵的东西是收过的,不信你问我丈夫,他总是说我们不在乎那一点钱,发不了财。

不过我基本相信,她是那种本本分分的老实人。然后我问,你和这个医生相当熟,你会不会送?她说:你不了解上海人最讲拎得清,亲兄弟还要明算账,现在大家是一事一清,我找你,应该怎么样就怎么办,将来你找我也是一样。我肯定是要送的,他收不收我不确定,如果不收,我还是要买东西送的,我可不想别人说我不懂事。

当然,最后怎么样我不知道,总问这些事情她不知道会怎么想。中国是一个人情社会,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太太说,上海的护士不如小城市的,弟媳妇说,上海的护士非常紧张,招不到人,医生想来的到是多得很。这我想大家都知道原因,护士一万多的工资,外地人怎么买房,离家那么远是为了什么,不如在小地方舒舒服服的过日子。

岳父手术很顺利,出院的那一天,太太和弟弟去结账,这时不应该算作出院。护工就开始给病床消毒,我们还都在那里,唯一的一把椅子给岳父坐,这真是太不像话了。我们无所谓,那么大年纪的岳父,才动了手术,坐了两个小时,完全不应该这样。原因是同样的,护工工资更低,那就更不好找。所以说,上海的医生相当不错,非常职业化,对病人很客气,其它的人就难说了。

所谓的“低端人口”(我非常反感把人分为等级)是哪个社会都离不了的,不过护士在美国是不错的职业,待遇相当不错,这是中国那种离谱的房价的后果。

总旳说来,中国是一个权力的社会,如果你是实权官员或者他们的直系家属,什么好医院都有他们的特殊病房,什么都是一流的。有钱不一定行得通,弟媳妇正有一个病人是上市公司老总的妻子,钱是没有问题,但那种花钱的高档病房满了,也只有住一般的病房。像我们这样有熟人比一般人要强得多,岳父旁边病床是一个外地人,为病床在上海等了大约一个月。

 

经常在网上看到抱怨美国的医院不如中国的,我有些不知道他们住在哪里,为什么差别那么大。就我们看病的经历来说,那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上。

离我家不到两哩有一个美国排名前50医院,条件比中国好很多。干净整洁,人总是不多,我们看过两次急诊,人也不多,估计十分钟左右,要是救护车送来的病人,一分钟都不等,直接送到里面去了。一般情况下约医生也很容易,一个不行就换一个,医生多得很,从来没有像网上说的一个月都看不了病,那还得了。

太太住院我只陪了一夜,条件非常好,一个人一个病房,还有一个椅子可以拉开我睡觉。岳父是四个人的病房,还加了一张病床,加上病人家属一般都有十个人以上,相当拥挤。特别是病人住院前的各种检查,真是让人莫名其妙,那是病人却要一个个地方的跑,为什么不跟美国一样,一次做完(除了X光和CT),这难道很难吗?美国起码交费是用不着站两小时的,因为账单是寄到家里来的。

美国看病贵是世界闻名的,的确不便宜,随便弄一下就是上万。但是你只要有保险,自己付得有限,完全是可以承担,像我的保险,住院不管多少钱,自己最多是1800. 不久前太太骨折,花了一万多,自己付的不到500.

我有一个朋友,是他到美国做交换学者认识的,后来他做了技术官僚,还在WHO(世界卫生组织)任职了一段时间,是这方面的专家。按照他的观点,中国现在和美国可以说差别极大,美国大部分人都有保险,一般情况下,很多新药和新的处理方法只有证明有效,那些大的保险公司很快就会将其纳入保险范围,任何东西大量使用价格必然会下来;而中国只包括基本的一些东西,很多要自己交钱,中国没有力量和美国一样,太花钱了。

他说:你们人在美国有些身在福中不知福,世界上能和美国相比的国家不多,只有一些极为富裕的小国家,像日本,英德法我觉得总体都不如美国。在美国如果没有保险,或者是那种很罕见的病,保险公司不管,那就非常可怕了,看不起了。

我问什么时候中国能和美国一样?他说:如果和现在的美国相比,20年能赶上就不错了。问题是美国还在进步,美国在这方面太厉害了,绝对的统治地位。现在世界上大部分新药和新的处理方法都在美国弄出来的,就是在别的国家,也几乎都有美国的影子,美国的技术或者资金的参与。

现在一个新药从立项到上市往往要花十几年的时间,金钱要以十亿美元来计算的。美国有一套从实验室到市场的成熟体制,风险资本极为活跃,一个新药往往有几家或者几十参与来分散风险,如果一个公司投资20个项目,只有一个成功,就有钱赚,二个成功,就发了。中国基本没有这种体制,只有国家投资,哪个官员会对一个要搞十几年的这种项目感兴趣,除非是大型工程或者军事项目。说出来不好意思,原来中国还搞过这种项目,比如像男性避孕药,现在可以说是没有。

我说:现在不是有一些新的抗癌药在中国弄出来了吗?他说:搞这一行都明白是怎么一回事,是一些海归买了一些已经在国外通过前期,甚至已经进入临床试验的项目,接下去做。这种做不下去的故事太多了,大部分这种项目都不成功。当然,他们不会要那种已经失败的东西。

比如说XXX,他本来就是那个抗癌药主要研制者之一,他认为那个东西很有前途,但是投资方出了矛盾,不愿意追加钱,项目只有停了。他于心不甘,到国内找到了支持。结果效果不错,于是现在他们要继续去美国做临床试验,到美国去上市。现在的药不到美国上市就像有一些妾身不明。现在这样做的海归不是一二个,大概这就是所谓的弯道超车。

我有些相信这种说法,大家信不信是自己的事。

 

我估计会有人说我在为美帝洗地,那么现在我就来批评。

美国的医疗系统有着极大的问题,简单地说就是效率低下,在这一点上不如中国。美国现在医疗费用的上涨远远超过国民经济的增长,这意味着目前这种状况不能持久。中国只要不出问题,医疗系统会慢慢变好,我觉得从总体上说也是这样;而美国恐怕只会变差,就我个人的观点,就是一年不如一年,保险越来越贵,自己付的一部分越来越多。美国的经济发展水平和资源远不是中国能够比的,应该做的更好。我觉得这个批评是非常严厉的。

这不是什么新鲜事,似乎每一个人都知道。但是政客们对这似乎不以为然,总统忙于中东,美国又不差石油,而是对看病怨声载道,还有什么事情比这个更重要?医疗系统的改革又不知什么时候能够回到国会的议程,恐怕得等到大家都受不了的时候。

我也不希望有人为川普洗地,你干不下来不能实现自己的承若是自己没有本事,有什么好扯七扯八的,你不是总是这样批评别人的吗?

半岛人 发表评论于
“美国付不起医疗费破产的人往往是为破产而破产,只要花一千五律师费几十万的债务就一笔勾销了,不是很合算吗?”
破产是很时尚,很开心的是吗?你的所有财产都要抵付,还有多少年不能有信贷。
我听说过有老人住院,医院知道老人有个房产,因此让老人尽情享受医疗服务。等医疗服务费用超过了房产价值,就让老人走人。等他回家时发现,房子已经不是他的了。
92m 发表评论于
美国付不起医疗费破产的人往往是为破产而破产,只要花一千五律师费几十万的债务就一笔勾销了,不是很合算吗?
宅人 发表评论于
说美国人人都有医疗保险,那那么多因为付不起医疗费破产的人是怎么回事呢?
ccn 发表评论于
在中国做什么事情都要去找熟人,托关系,送礼请客,美其名曰‘人情社会’。其实是对规则法律的集体轻视,没必要地增加了社会运行成本。

没办法,人治的太久,难改还不让改。
tomcat77 发表评论于
北美平民2015
你说话要负责任。我母亲前几年一次在海南旅游时突发脑溢血住院,我在国外,我家是东北的,我父亲从东北赶去,在那边半个熟人都没有。后来我母亲在那里手术,住院3个星期,恢复得非常好,现在几乎完全康复了。而且让我惊讶的是东北的医保在海南也可以用,我家自己只花了2K人民币!我母亲是普通中学教师,父亲是科研单位的工程师,都已经退休了。
半岛人 发表评论于
如果仅看设施和服务,美国医疗当然是世界第一。但是代价是国家濒临破产,个人破产。美国个人申请破产的第一大原因就是医疗。

评价一个医疗体制的好坏不是只看设施的先进与否。加拿大的医院和美国相比就像Motel,而美国的医院就像五星级宾馆。但评价一国医疗体制要看国民整体健康水平,医保覆盖率,医疗负担的高低,婴儿死亡率,人均寿命等。而在这方面,加拿大就比美国好。

中国的医疗体制固然还有很多不足,但进步也是巨大的。整体医疗水平已经是相当不错了。而且在很多疾病的诊断方面,中国医生比美国医生更有经验。再说服务水平,就像吃西餐和吃中餐,西餐吃的是服务,中餐吃的是食物。就看你个人更看重哪个了。

个人的一点意见。

llarry 发表评论于
天朝把所有好的資源全部集中到大城市,尤其是上海北京這樣的一線城市,而佔人口大半的農民只能靠爛醫爛藥糊弄。博主要是去县大医院住院,感受一定不同。
养猪之专业户 发表评论于
中国医生经验很多
ZHUOYAO 发表评论于
美国医院人少服务好,但医疗保险太贵。上海的少儿医保一年才50美元,美国儿童的医保政府没补贴的,一个月五百多刀
ZHUOYAO 发表评论于
中国人多哪怕小病都爱去大医院,医院挂号费太低,普通门诊两个美元都不到
章水缘 发表评论于
我感到幸运,在加拿大人人有医保,医生护士都非常耐心,有时作MRI等要等很长时间,但是可以接受的。对我来说,最不能忍受的是求人,找“熟人”,送礼,拍马屁。谢天谢地,在加拿大没有这些逼得病人低三下四的事。
玉米地 发表评论于
中国只要医药收费达到美国的标准。GDP马上就超过美国了。
北美平民2015 发表评论于
好不好都是个人经验。

在中国只要你有熟人,那你在医院的日子就好受一点。
没有熟人的话,你就去受罪吧。

如果在中国医院里有熟人,那么你肯定觉得中国的医院好,
你想做什么检查都可以,想看什么专家都可以。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