谎言的秩序(小说)14

写下一些尘事,留下一点影子。也许世界都忘记了,至少自己还记得自己。(原创所有,请勿转载)
打印 (被阅读 次)

14,

 

你不会接下来要写你们视频吧?太火爆了!坐等。陈陈相因冷不丁给我发来这么一行,话里话外都是幸灾乐祸的感觉。

为什么这么想?我问。我说过我从来不视频的。

必然的趋势啊。这么爱下去,仅仅文字怎么够呢?干柴烈火,总要烧到视频上去才行。陈陈相因一副行家里手的口气。我已经上过当了,知道你的话里到处都有水分。所以你说过的话都要推倒重新评估可信度。

 

我隔着屏幕大笑,真是孺子可教。

男人的反应速度总是比女人快不知多少倍。即使一个男人一时陷入感性的谜障里,只一次与真相的亲密接触就会让他回归理智的巢穴。而女人则不知要为自己的感性逻辑的混沌付出多少代价。

所以在爱情这件事上,女人无论如何都不是男人的对手。或者说,纯粹的爱情,注定是女人们的独角戏。

 

我们没有视频过。但是要是你觉得视频更符合这种网络爱情的发展趋势,那么你可以自己脑补那些视频情节。我漫不经心地回复陈陈相因。

在网络上写作数年,我已经学会不与人做无谓的争辩,即使这个人是言训。信你的无论怎样都会信。不信的,无论怎样都会不信。不如诸事随它去。

 

刚刚打发了陈陈相因的问题,小美的几乎同样的问题也跟过来:姑姑,我就是忍不住好奇,你们视频了吗?

我笑。天下有不八卦的女人吗?即使这个女人是我的女儿般的小美。

 

你猜呢?你猜我们有没有视频过?我故意逗小美。

视频过。小美几乎没有犹豫就给出了答案。

果然是先锋派。若非亲眼所见,我怎么也想象不出这样一个率性果敢玩世不恭的小美也会为情撕心裂肺。

 

现在视频简直就像家常便饭。我们在高中的时候同学跟网友视频都很平常了。小美解释。

视频做爱?我诧异地问。

具体视频什么那就不知道了。小美发过来一个鬼脸。兴之所至,就是做爱也没什么吧。况且那也不叫做爱,那叫自我抚慰。小美倒是直言不讳。

 

不为情所伤时的小美智商情商都让我刮目相看。

大约是几年的网络编辑生涯让她开阔了见识。不可否认,无论怎样鱼目混杂,风气日下,网络的确是让灵魂飞速成长的地方。

 

没有。我和他真的没有视频过。我认真回复小美。

我可以对别人嘻嘻哈哈,对小美却不能不拿出最大的坦诚。

言训当然是要求过视频的,被我拒绝了。太色情了,想想都觉得那画面太淫荡。我实在接受不了。

 

我知道了,姑姑,你是不是觉得视频很脏啊。小美笑容很诡异地问。

不是脏。只能说视频超过了我的底线,我做不到。你知道我已经很老了。我们当年谈恋爱的时候都纯洁得不像人,哪里像你们现在,个个头脑先进得都快变成机器人了。我感觉到这个话题实在是尴尬,想转移小美的兴趣点。

 

那有什么啊,姑姑。你太保守了。你是作家啊,思想应当走在大众前面。一说起跟自己的专业沾边的事,小美的口气立即就老气横秋,仿佛如她自嘲的那样,她年轻美丽的躯体里真的住着一颗老灵魂似的。

其实姑姑你想想,这种视频跟男生对着苍井空有什么区别呢。视频做爱只不过具体了一个对象而已。世界上有几个男人没有对着AV片自慰过呢。天下乌鸦一般黑,区别只是浅黑和深黑。小美的话听起来简直像个过来人,对男人的认识通透得让我这个三个孩子的娘汗颜。

 

嘿嘿嘿,少儿不宜,打住了。脸红不脸红啊。小姑娘家家的,别张口就说这些腌臜的话。我已经招架不住这个伶牙俐齿的小美了。

什么年代了啊,姑姑。小美打过来一个讥诮的表情。这些知识都是我在中学时从网络上学的。国内的各大网站点开来,凡是认识汉字的,都能从中获得免费的性知识,各种性技巧……小美简直滔滔不绝了。

 

我自然知道小美他们成长的环境,甚至也曾经写文讨伐过这种网站乱象,说是新闻网站,其实本质上就是一个色情网站,整天公然推送那些我小时候被禁止阅读的黄色书刊式的各种不堪入目的性文字,满眼都是引诱和教唆,极其容易让没有分辨能力的青少年,甚至得不到满足的各个年龄段的人误入性歧途。

那些充满误导的文字透露出的信息是:人人皆堕落。它们给予文字的接受者的心理暗示是:不堕落这辈子就白活了,就吃了大亏。

假如现如今中国社会全民欲望膨胀,道德堕落,那么中国各大网站多年不知羞耻坚持不懈的推黄功能功不可没。

 

言训自然是一个不能免俗的男人,即使他能够写出不食人间烟火的文字,最根里的他却是一个欲望强盛的男人,至少,文爱的表现是如此。

言训也曾经问过我,为什么可以接受文爱而不能接受视频,我看起来并不像一个保守的人。他的意思是,我甚至不屑于让别人知道我在和他网恋并且文爱。

 

这可能仅仅是每个人的底线不同而已。网络已经深入每家每户,就像文字的识别已经是每一个人的一部分一样。网络将当代人的灵魂凸显在我们面前。

作为一个立志文学的人,我觉得深入地揭示这个时代正在发生的事情和普遍现象是他的使命。文学史上那些伟大作品无一例外都是基于对作者所生存的那个时代进行思考和揭示。如今流行的单纯的无边无际的想象小说,其实是对人类智慧的蒙蔽和愚弄。

 

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我对言训这样笑谈过。

那是我们第一次为公开网络情侣关系发生争执时我脱口而出的话。

我没有多么高尚,甚至在一定程度上严重地破坏了所谓正人君子们设定的道德的藩篱。当无数虚拟的石头贴着道德的标签砸向我的时候,言训对我说,人人都在网恋,都巴不得掖着藏着,一辈子不被人发现,你何苦这样自己作践自己?

 

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仅仅因为,那时我从纯青的话里发现了言训的欺骗,并沿着这一点蛛丝马迹揭开了千丝万缕的真相的一部分丝缕。

假如我在一个地方跌倒了,我想告诉后来者,绕过它,绕过这些无谓的伤口。

就是这么简单。

 

当然,后来,我逐渐意识到,这种做法不过是我的一厢情愿。

带娃是持久战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尘凡无忧' 的评论 : 不用客气 :)
尘凡无忧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带娃是持久战' 的评论 : 多谢理解。:)
带娃是持久战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尘凡无忧' 的评论 : 没关系的。反正你的小说和我平时看的不一样。:)看怎么定义YY了。

多谢提醒。还有那么无聊的人。也是醉了。。。我在网上也混了不知道多少年了。从bbs开始。我明白的。
尘凡无忧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带娃是持久战' 的评论 : 汗,我的构思一定让你大失所望了。。。:)
这篇小说是走不到视频那一步的。主人公的性格基本显露完毕,结局。。。其实我还没想好。:)
更让我汗的是。。。我这篇也是YY小说啊,你看这么仔细,感觉很对不住你。:)
还有,来我这里看小说的,有多年来一直真正喜欢我的文字的,有别有目的来这里看文的,也有不三不四不男不女的来这里看完就朝我泼脏水的。。。我不屑这几个人怎么看怎么编排我,但是我想提醒你,不要牵连到你,因为你最近在这里留言密集,不知道这些龌龊的人会怎么想呢。。。
带娃是持久战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尘凡无忧' 的评论 : 不好意思。又记错了。看“陈陈相因”这个名字感觉好像有点女性化,像某冰冰,圆圆之类的,呵呵。
我也是好奇视频。因为前面是文爱,后面忍不住就视频了呗。和陈陈的思路一样啊 :) 不然怎么发展?直接见面?或者就断了?不过也可以一直文爱下去。我看过有的长篇小说,从开头一直暧昧到结尾。不过那是男主和第二女主。
你小说写的好,我才看的仔细。如果是看其他YY小说,直接一目十行。 :)
尘凡无忧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带娃是持久战' 的评论 : 呃。。陈陈相因是位男士。:)
汗。。。你有类似的疑问是指你也好奇有没有视频吗?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疑问呢?:)
你对文字居然逐字逐句边读边琢磨吗?让我汗颜。。既开心有这样的读者又比较害怕这样的读者,因为敏锐,不好糊弄。:)
谢谢你指出来。那一段衔接不够好,表达也不到位,有时间我改一下。多谢了。:)
带娃是持久战 发表评论于
国内的网站确实是乱。而且不光是推黄,还有各种三观不正的文章。其实文学城首页上也经常有。基本就是有钱就是成功,别管钱怎么来的。国外的稍微好点,不过也不能放松警惕。我准备女儿大了给她电脑或者IPAD啥上装个PARENT CONTROL 软件。自动过滤敏感内容。:)

这篇内容有点敏感。:)不过我也有和文中2位女士类似的疑问。现在知道了。
另外“就像文字的识别已经是每一个人的一部分一样” 是啥意思?文字识别?就是把图片里的文字直接识别出来吗?很老的技术了。还是想说指纹识别? 另外,以后有了VR(虚拟现实),视频估计就不流行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