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京人 我的自述:美丽的燕南园61号

本人近期完成了历史记实故事,以我家四代为中心,在中国从十九世纪七十年代到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在中国,甚至世界所发生的真实故事。希望让后人知到也可作为历史的侧影,供写这段历史的人参考。也是一为老人在离开世界之前想说出的话。
打印 (被阅读 次)

第二章   燕京复校

 

          漂亮的燕南园61号

 愉快搬家和接风

 

 

         爸爸一直参加复校的会议和相关的准备工作。他们决定谁的家清理完毕谁就先搬家。没过几天爸爸说他挑的房子南大地61号地下室的两具尸体已清理完毕,且已消毒完毕,随时可以搬家。

     总务长蔡一鄂先生家已临时住在我们隔壁 63号,他的住处是正在修缮的62号。有他们在,我们不是第一家,不用害怕,不会孤独。

     妈妈说马上就可搬。他们马上与郭胖子搬家队联系。在搬家的那天我们起的特早,大家兴高采烈的开始搬家。

     郭胖子搬家队是一队马拉大车和年轻力壮的小伙子,我们搬进城就是靠他们。他们一直服务于燕京人。进城时只打开了一点家具,其它全放在西屋没打开,现在直接搬上车。在这同时,平时使用的家具、被褥等捆绑完毕,搬上车。全部搬完已是中午。大家简单吃点什么就开跋了。

     爸爸骑自行车先走,到那边准备迎这个大队。我们和妈妈坐三轮车走在最后。一直走到晚上才到。全部搬进屋、送走搬家队后已极晚。妈妈说原来总务长夫妇要为我们接风,请我们去吃饭。爸爸说太晚了他们会等吗?就先走过去打听,回来后告诉我们,他们正在等我们去吃饭。

     我们洗脸洗手后就走到邻居家。刚进大门就闻到喷香的料酒烹调的菜肴味道,我已经饿死了。到了餐厅见到风度翩翩的主妇,她比妈妈年长很多,但打扮的非常得体,衣裳时髦。妈妈从来没有打扮过,显得比她土。她说这是她亲自做的菜。

     我们坐下后总务长来了,他是爸爸在日本监狱的狱友,他道歉说他和他们的孩子太饿,等不了这么晚,先吃了。孩子们已睡了。爸爸也说了不少道歉的话。我长这么大从没吃过盛餐,妈妈不会做,保姆来自乡下,只会做很简单的饭菜,再加上没有钱。这次的美食给我很深的印象。我想将来我一定要会做饭,来解自己的馋,不能像妈妈那样。

     回想抗日时妈妈曾带我们到干妈家,我们从小称她为杨姨妈,干妈的母亲杨婆婆给我们吃她做的素什锦,太好吃了,现在还记得那味道。在我的记忆中她用的是冬笋,豆干,菠菜,胡罗卜,韭黄,香菇,黑木耳,黄花菜等切细丝,用香油酱油等调料拌的。但我做的味不对。我在中国和美国的中国素菜馆都找不到。这是她的拿手安徽菜,平时不作,只在过节上供时才作。

 

五彩缤纷的大院子

 

 

     第二天的白天我非常好奇,想出去看看。爸爸说可以,这里是安全的,又没有汽车不用害怕。我先到院子看了一下。院子很大,有许多大树,周围有松墙环绕,共有三个松墙门。正松门是用门两侧的松树连起来,做成一个半圆顶。后门和侧门很简单,只是方便到62号、59号等其它人家。正松门有一条小砖路直通这房子的正大门,一般正式的客人应走这个门。小路两侧种着两排草花,绿色修剪极好的草地直铺到与邻家相隔的松墙。

     从客厅、饭厅的玻璃门走出去有一个有顶的阳台。阳台外面有一个大石桌。在石桌两侧有两棵很大的开紫色花的藤萝树,粗大的枝干爬到高大的木架上,细枝条伸向二楼的无顶阳台。我和妹妹合住的卧室,爸妈的卧室都通到这个阳台。

     在客厅的窗外有一大棵木香树,白色花开时飘着很浓的清香。如果开窗,这香气飘进客厅,这时正在练琴是多么的享受。在饭厅窗外有黄刺梅不太香。

     靠近燕南园小马路的松墙边有几棵毛桃树开着粉色小花报告春天到来。还有一棵高大的核桃树,秋天绿皮的核桃长满树。把它们打下来用麻袋盖好,绿皮变黑后就很容易取出核桃。太美了。如此安静浪漫的花园。

     厨房有个门通向一个独立的小院,有砖垒的花墙与大院子隔开,并用砖砌出两个园形门,一个通往大院子,一个通往正松门的小砖路。

     春天妈妈请来花匠在大院子里种满各种青菜如茄子、黄瓜、西红柿、豆角、菜瓜、小青菜等。我最喜欢草莓,先种几棵下一年就可成片。用豆渣、豆饼作肥料,既干净又得硕果,可以站在地里边棌边吃。

 

宽敞的房子

 

 

        昨天来的太晚,吃完饭就睡觉,现在再来仔细看这个大房子。这是一个两层楼的大房子,我想这是因为爸爸是法学院院长兼社会学系主任的缘故。从正面进去是有二道门的过道。右手边是爸爸的大书房,对着大门是大客厅。大饭厅与客厅可用抽拉门隔开。饭厅对着楼梯,通往楼上。楼梯下有一个极小的洗手间,饭前洗手用。

    饭厅有一侧门通向放食物及厨具的中间室。从这通向厨房,厨房内有一个极大用砖砌的方形的大灶台。其内有一个铁质大烤箱,还有一个火眼和一个热水罐,另有管道与一个供应热水的锅炉相连,侧面窗前有一个大洗菜池,有冷热水相连,中间放一个大方形木质工作桌。

     厨房外有一个工人用的卧室,也是烫衣服的地方。在侧面有一个很大的洗衣房,两个巨大的褐色瓷质洗衣盆坐在地上,有冷热水。一个砖砌的小楼梯直下到地下室,内有供暖锅炉、管道。墙很黑,隐约可见血迹。在我们搬进之前就是从这里抬走两具尸体的。

     厨房外的小院就在这里。临街有一排小房,是工具房,杂室,和工人的厕所。

    在二楼正对楼梯是我与妹妹的卧室。旁边是爸妈的卧室。爸爸书房上的房间是姐姐的卧室,她是老大,得天独后,总是单独居住。楼梯左侧是一个客房。有个门可进入一个与楼同宽的巨大的储藏室,奇怪的大斜坡顶棚直达第一层楼。妈妈用它放全部不用的东西,这个房子没暖气,冬天用他储藏鸡蛋、蔬菜和水果。

     一个大浴室正在大门及二门过道上面,有一个很大的白瓷大澡盆、洗脸池、马桶。有冷热水,挂大小毛巾的架子,一个上下拉动的大窗户。这个厕所显得明亮,舒适,方便。

 

清漪园 发表评论于
我刚刚知道,那花木扶疏的燕南园曾经被日军占据,那里一座座小楼的地下室曾经用来拷打中国人。
清漪园 发表评论于
您住过北大燕南园,厉害!曾经住在燕南园的人很多都是大名鼎鼎的大学者。
简宁宁 发表评论于
一直在跟读。谢谢您分享这么珍贵的回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