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之若仪(八十二)舔犊之情

创作的冲动来源于对过去的尊重和对未来的向往。字里行间无意中表达出你的理念,你对生活,工作,爱情的诠释。

所有文章均为狮子羔羊原创,版权归狮子羔羊(CN) 及其笔名拥有者所有。为保护微信公众平台的【原创】特性,有意转载者请联系作
打印 (被阅读 次)

作者:狮子羔羊

文字编辑:依琳

 

经过了大跃进和三年困难时期,中央政府在上海实施了调整、巩固、充实、提高,以调整为中心的方针,按照农轻重次序全面调整其经济结构,缩短工业和基本建设战线,调整生产能力,大力压缩因大炼钢铁运动而畸形高涨的钢铁生产能力。钢材产量从六零年的二百五十万吨压缩到一百二十万吨,重点发展轻纺工业和原材料工业。尽管如此,上海对能源的需求依然居高不下。为保证煤、电供应,市政府于六一年起成立运煤指挥部,从各行各业抽调三千多人、四百余辆汽车,夜以继日地从山西、江西等九个地区向上海运输煤炭。每天计划外自运煤七千余吨。既使这样,供电部门还必须为生产企业实行计划配电。

 

绝望中的明皓知道在左书记的手下是不会有好结果了。看到市领导下达的抽调卡车司机的指示,他立即主动申请。鉴于这是一个苦差事,无人愿去,但是又有上级行政命令,看到明皓主动申请,左书记乐观其成。就这样,明皓离开了烟厂,重新开起了大卡车,奔波在运煤路上。

 

明皓此举有两个考量。一是要设法离开左书记,方有出头之日;二是在车队里可以多挣点钱,好给静仪贴补家用。

 

另外,私塾出身的明皓,一天都没上过现代学校,二分之一加二分之一等于四分之二的明皓,认真地学起无线电技术来了。这是因为他也知道,这运煤的事干不长,也不能长干。干不长是因为这本身就是临时性的。不能干长是这份工作太苦太累,干长了身体一定会被搞坏的。在这份差事结束之前,他一定要设法调去别的单位。有个特别技术,找接收单位会容易些。而当时的无线电、电子管技术,就像如今的移动电子商务一样,属于热门的技术。

 

两年时间,明皓几乎取消了所有的应酬和社交。除了加班开车,他就是把自己关在小屋里,捣鼓他的无线电。工作、学习成了他的唯一生活内容。

 

两年时间,明皓从能大致依样画葫芦,到真正理解电路原理,调试、修理电子管收音机,放大器,成了自学成才的无线电技术人员。

两年时间,明皓饥一顿饱一顿,没日没夜地开车,为静仪她们提供了他所能提供的最好的生活条件。但是,经年累月的奔波劳碌也不知不觉地摧残着他的身体。

 

南京,在明皓的帮助下,静仪和姨妈带着三人孩子,省吃俭用地度过了最困难的三年。

 

六三年,国家经济情况有所好转。明皓离开了运输队。明皓以他的技术实力,被调到新成立的上海无线电二十四厂,并随即参加了新产品研制小组。小组里大多是技术员、工程师,他是唯一没有受过良好教育的工人。研制小组里,明皓夜以继日地工作,继续着他对身体的透支。

 

六四年春节前夕,南京,彩霞街十号,下午。冬日难得的暖阳满满地洒在天井里。各家窗台上摊着刚刚买来用做腌莱的大青菜、雪里蕻。静仪坐在天井有太阳的地方,一边打着毛衣一边与曾家老太太聊天。

 

门外传来一串铜铃声,接着是一阵抑扬顿挫的吆喝声:酥糖、麦糖、棉花糖,糖人、糖马,糖凤凰。既好吃、又好玩,还能吹着哨子响。小朋友们快来看啰……

 

那是走街串巷的糖花艺人。闻声,后面曾家的小儿子繁平、对面盛家的大儿子盛敏,鱼贯而出,向卖糖人奔去。小屋里跑出了纯儿,只见他在冲向大门口的半途中突然止步,转身向天井里的静仪跑去……

 

巷口,一群小孩子围着一副担子,担子的主人是一位五十多岁的老人。只见他放下担子,把前后两个木桶放稳,抽出一折叠凳,坐下。前后木桶上的竹架上各有一个草靶。草靶上插着各式各样的糖花、糖人。有敦煌飞天,有嫦娥奔月;有玲珑剔透的如意葫芦,有憨态可掬的肥胖小猪。

 

我要关公耍大刀。

我要孙悟空舞金箍棒

 

 ……

 

小男孩闹闹哄哄地喊出了自己中意的英雄人物。

 

我要七仙女下凡。

我要天女散花。

 

……

 

小女孩叽叽喳喳地报出了她们心仪的仙女形象。

 

别急,别急。一个一个来。老人不急不忙地从后面木桶的下半部抽出一块两尺见方,大半寸厚的大理石,放在木桶上。一个小石桌就算摆好了。接着,老人转身揭开另一个木桶的盖子。只见中间一个五寸大小的小炭炉,四周围着厚厚的棉垫。老人哈下腰,打开木桶下方的风门。不一会儿,小炭炉窜出蓝色的火苗。老人拿出一铜勺,放入白糖,清水,把铜勺放在炭炉上。小朋友们急吼吼地注视着铜勺里冒出的气泡。转眼间,一小勺熔化了的糖汁就熬好了。

 

老人关了风门,右手端起盛满糖汁的铜勺,左手把木桶重新盖上,然后转身面向那大理石小桌,屏了一口气,手持铜勺,靠近石面。铜勺稍偏,就见黄色半透明的糖汁从勺中流到大理石上。随着老人的手腕轻轻收放,一幅漂亮的天女散花图在大理石台面上慢慢形成了。人群中发出一阵惊叹。这时老人拿出一竹签,在糖勺里蘸取了些糖汁,然后把它平放在仙女图案上。静候片刻,在确认石桌上的糖汁已经冷却成形后,老人小心翼翼地用小刀把图案从石桌上撬起。转眼间,一个糖浇的天女散花图已经在老人手里了。……”真好看……”小朋友们再一次发出一声声惊叹。老人把糖花递给最前面的小姑娘。小姑娘接过糖花,递上一枚五分钱硬币,高高兴兴地举着糖花走出了人群。

 

清理了桌面上余糖,老人从木桶里摸出一根麦秸。只见他顺手拿起剪刀,把麦秸的两头剪去,留下中间六七寸长的一段。

 

老人转身揭开小炭炉外围的棉垫。脑袋伸得长长的小朋友看见里面是五颜六色的麦糖。老人伸手揪出一小坨红色的麦糖,放在掌心,搓成一小球,把麦秸插进糖球,把麦秸的另一端放进嘴里,鼓起两腮,吹起气来。

随着老人的一吹一吸、一拿一捏、一扭一折,那个红色的糖球竟然神奇地变成威武雄壮的红脸关公。老人把关公糖人插在草靶上,伸手又拿出一小坨金色麦糖。不一会,关公那把青龙偃月刀,就在老人的吹拉拿捏中铸成了。老人让关公手持大刀,最后又为他配上一把银须。栩栩如生的关公大刀糖人就在老人的手里诞生了。

 

随着小朋友的呼喊、惊叹声,老人的作品源源不断地送到小朋友的手中。除了这类大型制作,老人也卖一分钱一块的酥糖,一分钱三个的胡椒糖等简单制作。

 

……

 

镜头回到彩霞街十号。听到巷口糖艺人的叫卖声,小纯儿从屋里跑了出来,跟着邻居哥哥向大门冲去。突然,他想起了什么,半途中突然止步,转身向天井里的静仪跑去。

 

他跑到静仪身边,趴在她的腿上,摇着她的膝盖,奶声奶气地说:姆妈……我要买胡椒糖嘛,姆妈给我钱买胡椒糖嘛……”听着儿子的哀求,静仪何尝不想给儿子两分钱让他去买胡椒糖呢?可是,想着家里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用的经济条件,她不得不狠着心不答应儿子。可是看到儿子期期艾艾的恳求,静仪一阵心痛。她放下手中的毛线竹针,爱怜地摸着儿子的头说:纯纯乖,纯纯听话。我们过年时候再买,噢?

 

……(从一声,到二声,最后跳到四声)不嘛,我现在就要买胡椒糖嘛……”纯儿不甘心地再次缠着妈妈,一声声地求着。

 

 

这时,门外走进一人。只见他肩扛手提着大大小小的行李包,向堂屋走来。静仪看到后,随即站起身来,搀着纯儿向来人迎去。来人刚进门时看到了她们母子的互动,走近后他向静仪问道:他刚才趴在你身上跟你要什么呀?

 

静仪叹了口气回答到:外面街上卖糖人来了,他问我要钱买胡椒糖呢,我没给他,他揪住我不放……”

 

听到这里,来人放下行李,蹲下。他一边拉开包的拉链,一边对纯儿招呼着说:来来来,纯儿来我这里。我有糖果、饼干。我拿给你吃!

 

纯儿站在原地不动,静静地看着陌生的来人。他想了片刻,迅速转身躲到静仪的身后。然后,他偷偷地探出头来,对来人说:我不要你的东西,我们家有!

 

静仪笑着把纯儿拉到来人的面前,说:傻娃娃,他是你爸爸!叫爸爸。

 

明皓看着这么懂事的儿子,开心地一把抱过纯儿,用力地亲吻着儿子,舔犊之情表露无遗。

 

纯儿被爸爸的胡子扎痛了,他推开爸爸的脸,向妈妈求救道:姆妈啊……”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侵权必究

狮子羔羊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暖冬cool夏' 的评论 : 谢谢暖冬鼓励。这几天工作忙了一些,回复慢了些。怠慢了暖冬。还请暖冬见谅。那日我梦到走街串巷的糖人师傳,早晨醒来连忙记了下来。几十年前的情景,依然历历在目。谢谢为明皓担心,我也为他担心呢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接着读狮子这篇,写得真好,文字精湛,尤其写捏糖人那几段,非常生动,栩栩如生。不过担心明皓。期待下文!
狮子羔羊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红米2015' 的评论 : 谢红米光临。文中明皓一年才回家一次,儿子都不认识他了。看到儿子这么有骨气,老爸高兴。
红米2015 发表评论于
舐犊情深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