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茶屋 | www.wenxuecity.com

茉莉茶屋

打印 (被阅读 次)


茉莉可能是我最喜欢的室内花卉了。翠绿的枝芽,白色或淡紫色、单伴儿或着重瓣儿的小花,当然还有一年到头、绵延不绝的清新、淡雅的花香。那香味从不灼灼逼人,从来都含蓄羞却,和躲在墙角里调皮地眨着眼睛的小花一样。我也喜欢兰花,更常常感叹她的坚定与坚持,—— 她长长的花期有时会让我突然意识到,美原来也可以被忽略。茉莉来来去去的小花似乎带给我更多的喜悦,我知道她在和我交流,我知道她在一旁安静地陪伴着我,我知道她一会儿高兴一会儿又打不起精神来。

喜欢这种感觉,柴米油盐赋予这房子的富足或者俗气,总在无意间就被那淡淡的幽香冲淡了,房子也因此有了一点点诗意。当然,那诗意是东方的,中式的,常常让我想起烟雨江南,或者一次美丽的邂逅:湿漉漉的青石小路上,红雨伞、白裙子.......一抹清香擦肩而过,禁不住回头,人已远去……

茉莉生在江南,自然离不开水,勉强到了干旱寒冷的北方,依然勇敢快乐已属不易!所以每到初夏、天气真正暖和了,我就迫不及待地把她挪到屋外、门廊里——也算是将心比心 ——好让她一整个夏天都能沐浴在阳光雨露之下,找到家的感觉,至少能在雨中、在萤火虫跳舞的黑夜里与亲人说上几句悄悄话。我猜那情景也一定是动人、满满诗意的。

说诗意,不能不提茶。喜欢茉莉花茶也许是喜爱茉莉花的情感延续吧。尤其是茉莉银针,茉莉的清香和白茶淡雅圆润的茶香融合在一起,简直就是天作之合。只是好奇,茶里怎么会没有茉莉花瓣呢?于是准备了一只小碟,把落下的花瓣收集起来,想等攒多了可以放到茶里。谁知只几天功夫,原来玲珑剔透招人怜爱的小白花朵说黄就黄了,花香更是逃得无影无踪!失望之余不禁感叹,芳华即逝……那香味其实就是花的精气神呢,花落了,自然就散了。后来向高人请教方得知,制作茉莉花茶是将茶芽与新鲜采摘的将开未开的茉莉花骨朵相混合(窨制),利用茶叶的强吸附特性,不等花瓣儿风干就把茉莉花香统统带走了。就好像嫁了好人家,茉莉花让自己的生命在茶中有所相依,把爱给他,把一片冰清玉洁给他,还有美丽的基因,往后的日子就不一样了。茉莉花茶好喝,因为你喝的是日子,朴实而不无诗意的日子。

 

茉莉的美是含蓄的、东方式的。有时她又会让我想起西方的香草,一种原产自中美洲热带雨林的大叶兰科攀援植物。不像茉莉的小白花,她晒干的、黑而坚硬、细长如荚果状的果实是西方世界最广泛流行的香料。香草冰激凌、香草蛋糕、香草酸奶……当你在一家可爱的街边小馆儿品尝一道homemade 马达加斯加香草焦糖布丁(crème brulee)的时候,千万别为杯底的一层小黑点点感到纠结或者不适,相反你该高兴,因为你吃到了真正的香草——香草果实磨粉而不是香草味的添加剂。

香草强势的乳香从来都是居主导地位、不容置疑的,无论和谁在一起。不像茉莉眼里的无限秋水,香草喜欢给你一个大大的拥抱——一种西方式的、也许是更直截了当、更现代的表达方式。然而即使在东方,在一个日新月异的、由古老奔向现代的时代,人们似乎也更乐于接受这种方式,反而对我们自己的传统美有点儿不耐烦了:不爽利!

可我在意。我还是在意那种一个微笑、一个眼神、尽在不言中的感觉。让情在空气中流动,让心泛起涟漪…...不美吗?虽然我置身于西方世界,或者正因为我置身于西方世界。

儿子去上大学了,家里的电脑房渐渐冷清下来。妻子说把它改成茶屋吧,尤其到冬天的时候,窗外大雪纷飞,室内茶香浓浓,还有书香……那该有多惬意!

“那把书桌和电脑挪到儿子房间,他回来时用着也方便。”
“留下钢琴,再置办一套中式桌椅、云石茶盘、公道杯品茶六君子什么的。“
“最好有一个陈列柜,这些年收的紫砂、骨瓷都摆上。“
“下次回国一定买几幅中国画,挑新锐原作最好,上次看见高仿的吴昌硕、傅抱石立轴也不错。”
“老想着养一缸鱼,小时候四合院儿里灰瓦缸的那种,不要玻璃缸带过滤器的。”
“茉莉呢?茉莉放哪儿?没茉莉花就没味道了…..”

好多想法。说了好多回了,虽还没开始实施,却常常在梦里相见,真实而具体。哦,那是我的茉莉茶屋,浓浓的中国味,家的味道。

2018年3月于多伦多
首载美国《世界日报》副刊,2018年5月16日刊

 

 

加拿大雁王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思壮思通' 的评论 : 欢迎造访,很高兴和您分享!
思壮思通 发表评论于
刚开始看还以为是一个女人写的,到后来才看到是男士。你观察入微,感情细腻。
加拿大雁王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横塘雨眠' 的评论 : 当然记得您!谢谢!写过两篇吃货,喜欢吃喜欢写,没辙。:)
横塘雨眠 发表评论于
记得好多年前看过阁下写的吃货,印象特别深刻:)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