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突的审美与发现的审美

打印 (被阅读 次)

儿童文学殿堂里总要有本《爱的教育》,在一个小小男孩眼里,父兄家国,师长玩伴,都以不同爱之面貌出现在生活里。

在孩子小时,爱与美,应是教育的着重处吧。

孩子俞长,愈加强壮、活跃,自然赋予她生命力之饱满丰盈,常让我暗自惊叹,惊叹之余,也思虑人文教化之美是否可以跟上她生长发育的步伐。

小时她可注意到的,无非形制之美:一个鲜艳的浑圆的球,一只毛茸茸的小兔子,足可令小人沉醉几个钟点。

略大则可注意到形制后面规矩之美:标准球型表面的光滑连续简直无懈可击,小兔长大原来可以再生后代。既可以理解抽象的美感,便会生出抽象的概念,譬如球型,譬如繁衍,基本价值观这时便已经开始慢慢形成。

有的小孩子其实很急于总结出抽象概念来描述这个复杂的世界,这样极为方便简洁。很显著的标志便是孩子开始学会挑剔:这个球不精致,因为不够圆。我不要用这个盘子,因为不干净。我姑且叫这种审美为冲突的审美。美必要有一大批丑与之对照,凡不美的,必是丑的。冲突的审美其实很是实用,小孩子的立规矩,养习惯,大多都要用到这个凌厉的审美武器。冲突审美可以生发顶尖的匠心,造就一流的高手,因为眼里心里只有那方寸之间可纳须弥的百尺竿头。冲突审美亦是理想主义者最好的舒适区。冲突审美到了极端,便成了完美主义者,“丑”的范围如此广大,又不妥协,可怎么好,都不与自己妥协,可怎么好。

冲突审美在孩子身上生发成长也是以年记了。

她因为练习舞蹈的缘故,忌讳身材走样,因此上,凡不是舞蹈身材的都为不好不对。要成为一个好的舞者,确实要极大的自律,但人各有志,并非人人都有这个能力和意愿来作出这样的选择。这个道理在是在,但是真的要在孩子心里再造一个审美观,却非易事。我姑且叫这种为发现的审美。与爱一样,美也以各种形式活泼共生,美的教育,若是冲突的与发现的同时进行,内省的与接纳的同时进行,才不偏颇。一个健全的人,必要有相当范围可以接受的美作为缓冲回旋余地,才不至于自己生生把自己逼到绝境。

昨日孩子在车上和我说班里的Will打秋千,秋千断了,他摔了下来。Will这孩子因为接受一种治疗,这年身量超重。

“哈哈哈!”我夸张大笑:“他太胖啦不是吗?哈哈哈,我想起来就觉得好玩!”

小Abby看向我:“妈妈,你怎么可以这样说?”

她显然猝不及防,被妈妈的粗鲁无礼刺激到了。

我沉默看向她。

她也立即明白:“边上好多小朋友就是这样笑话他胖,他自己摔了,还被嘲笑,都哭了。不过我帮他看了,他没受伤。”

“你带妈妈去看看那个秋千,看要怎么修结实,所有小朋友都可以玩才好。”

一路无话,我想发现的审美应该有了同情同理的土壤,只等那种子慢慢萌生了。

 

春日万物生发,当妈妈的多思虑,闲来走笔,大家见笑之外也多多批评!

JustTalk 发表评论于
赞 Abby!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为写而写' 的评论 : +1特别同意!
为写而写 发表评论于
从来没从冲突和发现的角度想过美,有启发,谢谢!
山韭菜 发表评论于
感谢分享!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