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小时候的故事1

打印 (被阅读 次)

记录回忆一下小时候的生活。

广西的很多地方并不是很落后的。我记得以前在淘宝上买东西,人家都把广西加到偏远的地区,而且有一次是寄到南宁收,人家居然说是和西藏宁夏青海一个待遇。看来广西的对外宣传工作很差!

我出生的小镇,是一个古镇,我妈妈说,她嫁过来的时候,镇上还有漂亮的城楼,没多久就被拆个精光。我记事的时候,只看到几条超大的麻石柱倒放在地上,后来也不见了。我上的小学,七八十年代初就开始在三年级的时候有英语课了。我还记得我们的校长是一个姓朱,瘦瘦的老先生,他说很标准的英语。我们学校有给老师的宿舍,也有饭堂,给家里住得远的农村学生自己去做饭吃,是不是也给老师们做饭我就不知道了。我也经常跑到那里去看,大大的炉灶烧柴,火苗窜出大大的铁锅,好像还有另外蒸炉在蒸米饭,蒸出来的米饭都会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的。我有尝过,很好吃。我和班上的几个同学(他们的妈妈有几个是老师,住在学校的宿舍里)在食堂外面的空地上“跳胶”或者玩其它的游戏。还有一个姓谭的女老教授(当时小,不知道教授是什么意思, 但是每个人都这样称呼她,都是毕恭毕敬的),是湖南人。她儿子也在我们学校做老师,高高的帅哥。她很老了,背很驼,她是写毛笔字的,我记得她写的特别好。我从小就不怯生,我自己都是不请自来的跑到她的家里,她总是笑咪咪的,很慈祥的样子,说话带着我听着不太明白的湖南口音。在她的房前面有一个水井,井边有一棵香花,花开的时候每次走过,都是浓浓的花香。好像当初第一次去的时候,是因为家里有一位亲戚跟她是邻居。我们的学校有四个大操场,有两棵大大的古老古老的榕树,有调皮的男生,课间休息时,爬到树上跑来跑去的,也没有老师说他们。榕树下还是四张水泥兵乓球桌,我们用砖头做球网。后来学校还买了木的球桌,我的一位手长脚长的好朋友被选进了学校的兵乓球队,我羡慕的要命,但是我太小个子了,虽然当时都是自己报名,但是体育老师看不上,说我手不够长????他还是家里的一个亲戚呢,我当时想他怎么不选我呢,我每天都眼巴巴的跑去看着他们练球。去了好几个星期,都没有给我一次机会摸摸球拍。但是过了两三年,我转学去了另外一个地方,回来跟她们切磋球技,每个人都是我的手下败将。

在八十年代初期我们的街上也有喇叭裤了,我记得特别清楚我们一班小屁孩子,跟在我一个邻居的后面跑,看他的那个耀眼的绿色的大喇叭裤拖在地上扫来扫去,手上还有一个卡带机,一路上放着靡靡之音。我们一直跟他从街头走到家,一堆小屁孩还扒在他家的堂屋门口看,他还留着时髦的小胡子,以及大包头。我们的那个小镇对外部的信息很早就很灵通的,好多人的家里,都有人在大城市生活,侨胞也有但是不多。人家在外面的大部分都是做生意或者做官的。好像听说有一户人家有人在清华大学做校长,不知道是不是吹牛的,因为是小时候听来的,没有去考证。不过还是记住了,因为清华大学的缘故。还有镇上的学校从小学一直有到高中,我上学的时候没有幼儿园,我妹妹上学的时候就有了。不过高中在大概我小学毕业之前给取消了,转到县里去了。。我中学毕业前,中学也并到镇上的另一个中学去了。县里的中学就是一中,镇上的中学就是二中。我也经常跑去那里去玩,有同学住在学校附近,好像有个同学的妈妈在那里做老师,年代太久,记不太清楚。不过那里离家远一点,要走大概二三十分钟这样,所以没有经常去。小学这边抄近路,几分钟就到了。不过我们镇上,还没有哪一个角落我没有到过的。我小小的时候就跑遍整个镇上。我从来不害怕,也不怯生,那时候没什么汽车,虽然我们有国道通过镇上,车子还是很少的。我记得有搬运社,还用马来运东西,我还经常跑去看那些马车,也跑到他们的休息的地方去玩。那个院子里有一颗高高的白玉兰树,开花的时候,有大一点的小孩会翻上墙头,爬到树上摘那香香的白玉兰花,我们小的就眼巴巴在下面央求着,他们都会仍下一些给我们分,乎啦啦都去抢,拿到的小孩都很开心,一般每个人都有份。搬运社隔壁好像就是屠宰场。我家的邻居就在那里上班。他们都是南下干部。

妈妈的故事 发表评论于
“看他的那个耀眼的绿色的大喇叭裤拖在地上扫来扫去,手上还有一个卡带机,一路上放着靡靡之音。我们一直跟他从街头走到家,一堆小屁孩还扒在他家的堂屋门口看,他还留着时髦的小胡子,以及大包头。”写得活灵活现,真的是那个时代的样子呢!
谢谢分享!
qqbonny 发表评论于
柳州很好的。广西的工业城市主要就是它。有好几个几万人的大厂。风景优美,文化交通工商业都发达。以前我知道就是空气质量不是特别好,主要是指柳北区。因为那几个大厂都在那块。市中心区柳江绕城而过,没有什么大的影响。现在应该治理很好了。柳化听说都是零排放了,所有的废气费料都变成了产品。
Diana-Sun 发表评论于
我妈妈在我小学的时候,盯我的功课很紧。又一次,她弄来一套柳州某小学的试题卷让我练习。从此我就知道广西柳州了。给妈妈试题的,应该是从上海去柳州工作的老师。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