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统之花-----第三十二章:热茶

打印 (被阅读 次)
 

军统之花

作者:博凌

第三十二章:热茶

回到宿舍,甩出带有体温的丁丁糖,糊住同学们的嘴,我麻利地换下了湿衣服,草草擦了擦头发,拿着伞又冲出了宿舍。身后回响着小余欲言又止的声音,
    
    “雅纹,唉,板鸭……?”
    “回来再给你说!“
    
    “宋教官?”喊了两声,无人应答。宋教官的宿舍的门虚掩着,我把伞依在门边想走。再一转念,人家淋着雨,把伞塞给我,不当面道谢左右不妥。我退了回来,决定站门口等宋教官回来。
    
    百无聊赖间,一阵寒风掠过,“吱呀呀”,宿舍的门被风吹开了。我一扭头,正看见几张信笺纸在青砖地面上飞舞,上面字迹工整。我快步走进去,把信笺捡拾起来,放在书案上用大理石镇纸压好。字写得真是不错。我心里嘀咕了一句。
    一扭头,正看到书架上的藏书。忍不住踱到跟前,慢慢欣赏,书架上除了无线电、电机的中英文专著,教材,还有大部分古籍,四书五经和不少史书,还有《万历野获编》,《聊斋》,《阅微草堂笔记》这些小说。他的品味也不怎么高雅么。
    
    我撇了撇嘴,又看到一摞《诗刊》。
    肯定是别人放在这里的。他哪懂看这些。
    
    再看,还有一溜几本日文书!
    我吃了一惊,抽了一本出来,细细品鉴。书皮泛着黄,部分边角已经不全,看样子,上了一些年头。扉页上一枚篆体印章,上书“十庐主人”。
    看年头,不像是宋教官的书。我勉强把嘴巴合上,看他的样子,也不想懂日文的主。我得意地把书放了回去。
    随手抽出一本书,一翻,居然是讲密码战的小说,我一下被吸引住了,浑然忘我地看了起来,耳边只有窗外沙沙的雨声。
    
    “你数学太差,搞不了密码的。”
    
    我吓得一激灵,差点跳起来。一回头,不是姓宋的还有谁。他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我身后,探过身来,看着我手头的书,身躯离我不过半步。我气愤地把书插了回去,撤了撤身体。“你数学好,怎么不去搞密码?”
    
    他毫不在意地咧嘴一笑,“你怎么知道我数学好?”
    
    我差点背过气去,接不上话头。半天挤出一句,“我猜的。”
    他呵呵笑着,露出好看的牙齿。踱到书桌旁,抄起笔开始练字。
    
    我这才注意到,他穿着干爽的军装裤子,布鞋,上身只着雪白的衬衣,头发也擦过。大冷的天,他却显得精神抖擞。
    他什么时候回来的?什么时候换得衣服?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回来一会了,你看书看得入迷,就没叫你。”
    
    “你……你的衣服……”
    他没抬头,“别瞎想,去姐姐那里换的。”
    我低头看了看地面,地面上果然几处明显的水迹。一双布满了水滴、泥迹的皮鞋,斜放在墙角,显示了主人的行踪。他速度还挺快。
    我放下心来,又暗自后怕。这么大个人,在我旁边来来回回,我居然一点警觉都没有。
    
    他写完一张纸,抬起头看了看我。“干嘛站着,坐下喝杯热茶吧。”
    我犹豫着坐不坐。
    他干脆放下笔,把茶碗端到我面前,我只好接了。热气腾面而来,居然是红枣姜片茶。心里柔软处好像被触动了一下,我抬起头,他正专心的练着字。我默默地喝了一大口,一股热量从心里涌了出来,暖暖的浑身很舒服。
    
    沉默了一回。我开了口,“我把伞拿过来了。谢谢你了,宋教官。”
    “哦”他忙着写字,没有多说。
    一时又没了话题,看看茶碗见底,我犹豫着要不要告辞。
    
    “喜欢就拿去看吧。看完还回来就行了。”他突然悠悠的发话。
    我赶忙推辞,“算了,过年以后课程紧,怕也没时间看这些。”
    他不可置信地看了我一眼,眼里含有一丝讥诮。我脸微红,给自己找着台阶,“装机器,我比同学们还差得很远。”
    他推了推眼镜,不置可否地笑笑。
    
    “对了,宋教官,那些日文书是谁的?”我压抑不住好奇心,问道。
    “你觉得不是我的?”他写完一笔,低头端详着。
    “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书看起来很旧了。”
    
    他抬起手腕,悬空,又放下。“是有些年头了。”他幽幽地叹了口气。
    我正思量着,哪句话说错了的时候。
    他放下了笔,“的确不是我的,是我父亲的。”
    我惊得瞪圆了双眼,把他打量了一遍又一遍。父亲是日本人?中国人?
    他取下眼镜,掏出手绢细细擦拭着,眼角一抹哀伤的底色,迅速掠过。
    “他是留日学生,老同盟会。已经过世了。”他清描淡写地说,不经意间,戴上了眼镜,神态迅速恢复如常。
    
    我愣了愣,低头一个劲地喝茶。
    ------------------------
    
    突然,窗外传来纷至杂乱的脚步声,“快,快,快!”急促的催促低低地响起,伴随着噼里啪啦拉枪栓的声音。枪栓?我本能的跳了起来,心脏剧烈的跳动着。
    
    班里对枪械管理很严,即使是射击课,也有专人管理,下了课,里马有警卫点数,押送到库房去。连教官们也不是人人都有配枪,除了军事和行动组的教官得到特许,其他人都是空着手的。在这样的情况下,窗外居然还有拉枪栓的声音,人怎能不汗毛直竖?
    
    我扑到窗边,玻璃窗户糊着白纸,只看到几个人影匆匆掠过。我走到门边,想
    拉开门看看。还没伸手,一个身影像豹子一样跳了过来,迅速把我护到他身后。
    “别出去!”宋教官低吼了一句,“不关你的事,别乱动。”
    他贴着门,听了听。脸色很难看。
    
    窗外喧哗似乎往学生院去了,遥遥听到了不少鼓噪之声。
    我心里乱成一团,趴在窗边的桌子上,着急的探头。
    
    “日本人来轰炸了?没拉警报啊。”
    
    宋教官白了我一眼。“你没看今天下雨了么?云层有多厚?”
    我理亏地低下头,轰炸遭遇的太多,我已经有了后遗症了。
    
    “我出去看看。你呆在这里,哪也不准去。”他回过头,神情非常严肃。这更让我紧张。“那小余她们……”
    “别怕,肯定不是轰炸,她们不会有事的。”
    “那……“他严厉地打断我的说话,“这是命令!别忘了你已经是军人了。”
    
    我顿时沉默了,终于意识到了自己与当初那四处奔跑的流亡学生,已经有了质的区别。他摸出一串钥匙,扔给我。“最小的是书柜下面柜子的,你把柜子打开,机器抱出来,插上门。除了我,不管谁敲门都别开门,别吭声。万一问到,就说在研究机器构造,没听见。一切等我回来再说。记住了么?”他迅速交待完,不等我回答就抽身离开,把门啪的一声拉上。
    
    我对着机器,心里煮成了一锅粥。
    
    听着远处的喧闹越了越大,后来突然静了下来。死一般的寂静。
    “邦,邦,邦”清脆的敲门声突然响起。手里的螺丝刀滑落到地上,我的手抖个不停。
    我屏住了呼吸。
思壮思通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loudhk' 的评论 : 谢谢。浪费您时间了。
cloudhk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思壮思通' 的评论 : 已回复。不好意思,悄悄话功能跟以前不一样了,现在不提醒了。我以为没有收到消息呢。
思壮思通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loudhk' 的评论 : 为什么不回复我呢?
思壮思通 发表评论于
已经发给你了,去看看吧!谢谢!
cloudhk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思壮思通' 的评论 : 可以啊。
思壮思通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loudhk' 的评论 : 我有些是写着玩儿的,有些是认真的。
思壮思通 发表评论于
我知道你不是女的,文风能看出来。可以给你发悄悄话吗?
cloudhk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思壮思通' 的评论 : 多谢!您写的那些真实的故事很吸引人,也许因为它们是真实的吧。
思壮思通 发表评论于
拜读。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