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眼总识雪中梅

冬雪倘雅淡,不走也不嫌,春風若溫暖,遲到也喜歡。
打印 (被阅读 次)

雪中梅 - 读潜东篱诗作有感 (错别字不少,先将就看吧,回头再改!)

本人一向喜欢读诗读词,凡是好的,不管唐宋,清朝还是现代都要设法拜读一下,连余秀华及其类的诗都不放过,自己虽无才,兴起之余,也会哄首顺口溜自娱自嘲。有下溜为证。

 

自嘲

写诗只是为自嘲,顺口能溜就觉好,

吾辈本非真诗人,哪管对仗押韵巧。

 

我这是对自己写的那些乱诗的评价,既是实话,也是个Warning,想丑话说在前面,让看官在看俺的东西前,别期望过高,想看。责任自负,这样看了就不会骂我了。

我一向很佩服城中写诗作词的高手,并提溜(见下)或作文(《简直就是自留地》《骚像唐宋还是清?》等等)为证。

 

超李越苏-读文学城里诗词有感

报喜诉忧诗都秀,惜春叹秋词皆优,

若洒墨骚在唐宋,何人还会读李苏?

 

我在写《简直就是自留地》一文的时候,提到自己对城中百姓的失望,说这些百姓对城里那些有李清照之才华和苏轼之豪气的人都视而不见,不给点击,而去围观这个怎么种菜,那个怎么养鸡!(补充说明,俺也是城中百姓一员,一样喜欢围观,特意在此加注,免得成为百姓之过街老鼠!)当时有位热心的博友自告奋勇要我告诉她我说的那位李清照和苏轼是谁,说如果告诉她,她会去给每人狂点十万下。哈哈。真佩服这位博友的义气。再洗脚的时候千万要叫上俺!不然我夏天在查尔斯河边散步的时候,会看每位亚洲女人的脚趾甲,把你人肉出来(注:现在发现把这位博友和另外一位博友弄混了,不过不重要,相信两位博友都有一双美丽的脚的)!对不起,花心了,就会离题。

话说回来,我当时怕这位同城豪女会让文学城的点击流量不够,就没有告诉她我心目中的那两位才女才子是谁。只说这个要见仁见智,其实也真是如此。而且不止一个,再说那时我心目中虽然已经搞定白马公主是谁,但还没有决定谁是俺心中的白马王子!后来,我不知廉耻地写了篇文吐露我对白马公主之仰慕之心,见《柔梅独自寒砚出》。哈哈,写了以后,怕大家会认为我这人重女轻男,一直不停地在寻找心目中的白马王子。的确很难,才女不少,才子更多,选起来真难!

幸好昨晚梦见伯乐,蒙其指点,终于茅塞顿开, 用网民的话就是脑洞大开! 找到了,这位白马王子就是潜东篱!他默默地在哪里多写诗,写好诗,不像我这样咕噜寡闻的人应该都知道这位人。我不想多加评论他的诗词,因为大家都知道我的挑剔,作为一个男人,让我能这样写长文表扬他绝对要让我佩服到五体投地才行,至少不会像我在这首小溜里写得那样造诗: 

 

造诗 (笑人)- 幽默,别对号入座

有感自会诗成章,不用辛苦凭空想,

莫夸海比夜空蓝,别赞鸳鸯戏树上。

 

好了,写太多了,有位没有耐心的看官又会抱怨“太长,头都晕了”!以下面为人作的一首小溜收尾吧!

 

雪中梅

旮旯不争庭中位,无声无息把寒陪,

终因芳华藏不住,慧眼总识雪中梅。(可能会把最后一句改为:雅俗都识雪中梅。请各位雅人俗客指教!)

 

之所以这么写,是因为觉得人像雪中梅花一样在一个旮旯里默默地成长,不像我这样每天像“鸭子招客”一样大喊大叫,但还是能被我这样的慧眼发现,有真才实学!还有就是他有一位一直前后跟着他的粉,他唯一的粉!这位佳人如溜同名,两个人都很让我感动,就算是为他俩共做的吧!请大家读了这首小溜后不要马上去看人之诗,那样会更让俺相形见绌的!

luck86 发表评论于
写得好,写诗有时还真得有不拘一格的心境才能自娱自乐。有功夫也去读读潜热人的诗。
雪中梅 发表评论于
哈哈哈,写的真好,有趣.也谢谢文评,平安是福.潜心耕耘意东篱,菜蔬瓜果盈生机;自有恬淡融温馨,无言默契山中溪.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真有你的,将错就错不知悔改。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这次 自嘲出了新高度,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