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世界之:令人迷醉的香港

我们只有这一刻。这一刻在手里如星星一样闪烁,如雪花一般融化。
打印 (被阅读 次)

到底是远方的什么吸引我,是那里的文化、历史、建筑,还是那里的美食、时尚亦或风土人情?每每在去远方的路上,我都会自觉或不自觉地问自己。后来我渐渐明白了其实吸引我的并不是远方的某个独立元素,吸引我的是那片由所有元素融为一体的地方,它给了我短暂的停留空间,在那空间里我静心出尘,奢侈地享受这错综复杂的世界,安静地聆听内心穿梭交织的声音。

很多年了,香港一直是我心里的远方,它神秘遥远,它光怪陆离。“有一天一定要去香港,看看它是什么样子的”,这个念头最初大概是小时候总听老人们拿香港和上海做比较,“我们上海三四十年代可是比香港还要洋派的,还要先进的,后来嘛,中国闭关了太多年份了……”  再次产生这个念头好象是中学时了,那一阵我迷上了小说,白天黑夜地、囫囵吞枣地读了后来再也没时间读的一些书,记得在课桌下偷偷读张爱玲的《倾城之恋》时,脑子里的画面尽是范柳原带着白流苏进进出出的浅水湾附近的饭店,高级豪华的舞场,布尔乔亚的咖啡厅,还有人气鼎盛的九龙川菜……

再后来的日子,我去过很多的远方,却是没有机会去香港,直到2017年的秋天,终于借公差之余行了一趟心心念念了这么些年的远方。香港是由香港岛、九龙和新界三个区域构成的,听合作工作的香港同事介绍,自1997年香港回归大陆, 那里的人口从六百多万增涨到近一千万。“香港本已空间狭小,20年里人口几近翻番,你可以想象生活在这里的压力吧,可是压力归压力,谁也不愿离开这里,” 同事半是郁闷半是自豪地说。

星期三晚上工作结束,几个同事问我有没有兴趣一起去Happy Valley 看赛马,他们说香港铜锣湾附近的赛马场只在星期三晚上才比赛的,不去的话我的这次行程恐怕便没有其它机会了。“而且去澳门得看赌场,来香港必看赛马,” 同事加重了推荐的砝码。“嗯,Happy Valley,翻译成‘快乐谷’吗?”  我问了一个这样不着边际的问题,好似是否去赛马场取决于它的名字?同事笑说,“我们叫它‘活谷’,快活的活。” 这个“活”字用得真正是妙,快活也好,活着也罢,我是喜欢的。于是一行人结伴着去看赛马,内行的人看门道,我只是在簇簇人群里看看热闹。大型荧屏上列着马儿们的名字,亦是活灵活现的,“心慷慨”,“靓猴王”,“及时行乐”还有“潇洒兄弟”,任你想象马儿们天马行空的个性。同事问我赌哪匹马,即是外行又生性里欠缺赌性,我随意看着马儿的名字,“望名生财”地选了那匹“潇洒兄弟”,赌一把它临场的从容淡定便是。

或许情绪是可以传染的,赛马场上的热烈气氛感染着那里的每一个人。来自世界各地、说着不同语言的人们,在马儿们从灯火阑珊的秋夜里飞奔而下的那一刻,无不尽情欢笑、高呼、跳跃、击掌、拥抱,无不忘情融入那沸腾的氛围里,无不在那一刻把生活工作的压力烦恼统统抛置脑后……那天深夜在人声鼎沸的赛马场里,我明白了“压力归压力,可是谁也不愿离开香港”的意味,香港是一座令人迷醉的城市,在这座城市里,人们如梦如幻地生活,或许迷茫无根,或许压力山大,可是前一刻的疏离孤寂总在下一刻被梦想和希望而取代……

如果说香港最梦幻的时光是它的夜晚,那么香港最坦诚的时辰便是它的白天了。

夜晚的香港是干净而浪漫的,如梦境里的天堂。当尘埃在夜色下退去,维多利亚岛上的霓虹灯俯瞰着这个不眠的都市,灯影下流动着幻境般的繁华和摩登。有人说港人是落寞焦虑的,夜色里的繁华遮掩了人们的失落;有人说港城是陈旧老调的,夜色中的摩登覆盖了这座城的滞后。与香港天堂般的夜晚相比,白天的香港是实诚的人间尘世,阳光下的港城受纳并坦诚着人世间的酸甜苦辣,悲欢离合。白天的港城是金融中心耸立的高楼,也是高楼下西装笔挺脚底生风的人们;是九龙旺角的嘈杂喧闹和疲惫拥挤,也是邻里和睦的市井生活;是大屿山岛上虔诚人们朝拜的巨型青铜佛雕,也是浅水湾边杜拉斯笔下东南亚小岛的迷人风情……

我喜欢香港的夜晚,但更喜欢它的白天。我喜欢香港的西方摩登情调,但更喜欢它骨子里的古老东方文化和习俗。

旅行时我在手帐里记下了这样一段小插曲——

星期六早上我准备去台北,把大箱子寄存在旅店,小箱子放满了衣服鞋子之类的,再把手提电脑,照相机还有其他的电器用品通通塞进背包里,没有它们恐怕我是无法生存的。本想安安静静在旅店里吃了午餐再工作一会,然后叫个出租车去机场的,一大早同事电话打到旅店来,说是合作公司已安排好由他带我去吃午餐,然后送我去机场。于是匆匆收拾了坐上同事的车,从金沙角开去九龙,同事说那里有香港很好的早茶。只是周末的九龙拥挤得不堪消受,车子在一车库外等了30分钟没能往前移动半步,我们只得转移去另一车库,不想也是长串汽车闲闲排列,没有丝毫前移的迹象,我怕误了航班,露出些些焦虑,同事体恤地决定另寻他处。10分钟后车子终于驶入第三个车库,进了车库后又是兜兜转转了30分钟才找到泊车位。离原先计划去的那家餐馆已很远,泊好车后我俩便四处寻找餐厅,从车库大厦的3楼到10楼,家家餐厅爆满,等位时间约在20分钟到40分钟左右。我们从3楼奔到10楼,再从10楼奔回3楼,手上拿了7,8张等位号,终于在折腾一圈回到第一家餐厅时排到了坐位,看看时间离飞机起飞还算宽裕,至此才松了口气,跟着服务生走进餐厅,我取下肩上那个装满电器用品的沉甸甸的背包,按住饿得咕咕乱叫的肚子,尴尬地坐定没忘了做优雅状。在这被人群压迫到几近爆炸的世界里,在花了近两小时终于得来的一隅小桌上,我开始品尝正宗的港式早茶,精致、清香、甜纯…… 嘟着塞得满满的嘴,我满意地叹了口气。

其实,远方最终带给我的强烈感知和不舍之情,从来都不是来自旅游手册里描绘的美丽景点,而“到此一游”的敷衍也从来都不是我的“去远方”。还是用“旅行”来记下我的“去远方”吧,“旅”在旅途里,“行”在行进中,一如人生的一程又一程。

如果说美丽是蛋清一般光滑而纯净的,那么魅力便是阳光投在凹凸不平的层面上反射进我眼里的多元色了。那些充满多元色的远方,永远魔力般地吸引着我,或许历经风雨或许等待经年,我才得以成行,不过又有何妨,当我终于去到那心心念念的远方时,我可以说:I've been there, I've seen it !

 


照片1-4:香港铜锣湾附近的Happy Valley(活谷),一个醉生梦死的都市缩影,它带给港城的人们,无论是那里的驻客还是过客,一剂精神的鸦片 ——

 


照片5-11:香港的夜色里最迷人的当是维多利亚岛上不眠的霓虹灯和中环轮渡上的灿烂夜景。我也试图摄下港城摩登覆盖下的陈旧老调,繁华遮掩中的压力山大。而最令我惊艳的是中环路上的苹果旗舰商店,那么宏大的气派,在这拥挤窄小的城市里——

 


照片12-19:因为坦诚,港城的白天比夜晚要丰富得多,而我的镜头只能捕捉到它的凤毛麟角。金融中心(注:这张照片是网络图片)、九龙旺角、大屿山菩萨,还有浅水湾的微风,这是一个包容了人生百态的狭小又宏大的世界—— 

 

过客手笺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风清fq' 的评论 : 笑死了,你为什么每天都得操练法式拥抱呀?我个人是不喜法式拥抱的,那两记左右贴面,总让我有被沾上口水的感觉,哈哈。对,还是咱中国人的拥抱好,双手合十,小腰矜持地弯下,小眼害羞地瞟瞟,礼仪结束!哈哈哈。。。
过客手笺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朦胧的心' 的评论 : 谢谢阿姐,能够有人与我一起回头看我旅行时眼里的世界,听我心里穿梭交织的声音,想来也是我的快乐。新周安好!
风清fq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过客手笺' 的评论 : 拥抱一下还得碰下脸,正宗法式的,:))。不知怎么这礼仪却被老美运用得炉火纯青,每天都得跟他们操练,哈哈!不过,我们是中国式的拥抱。
朦胧的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过客手笺' 的评论 : 曾经有过旅游时的“那一瞬间夕阳下的感动,一瞬间人情的温暖,一瞬间站立在古城里的人生如梦。。。”。现今能在这方寸之地分享豆豆妹妹的旅游中的喜悦和感动,很开心!祝小阿妹周末快乐!
过客手笺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风清fq' 的评论 : 风清早安!“茄三糊”?哈哈,我不想和你握手了,想拥抱一个,可以吗,老乡!哈哈。谢谢你的认同和支持,我是因为读了子乔那么棒的一篇文章而有感而发了。开这个博客时给自己立法三章,不碰政治,不碰宗教,不碰心灵鸡汤,不碰风花雪月,不碰柴米油盐,哈哈,这样一来只剩下写游记了,所以偶尔读到那么好的文章,笔头又痒痒了,在子乔那里说出自己的感概,谢谢你,园姐,夏园园小太阳和子乔的认同,我好开心遇见你们这些姐妹!你懂我,我就不再去子乔那里茄三糊了,周末快乐啊,风清。
风清fq 发表评论于
刚才在子乔的平台给你留了言,但估计你今儿不会再去她那串门、茄三糊了,那就再搬过来搁你这儿。

回复 '过客手笺' 的评论 : 又见到了豆豆,赶快跑回你家验明正身,得知是九月豆而不是四季豆。其实,这两类豆究竟有多大区别我并不太清楚,改天得请教一下”彩烟游士”。不过,无论哪豆豆,能认识你十分荣幸。

回复 '过客手笺' 的评论 : 豆豆,你真不是一般的豆豆,非常赞同你这句话:“人,如果失去了自我,便不成大器。国,如果失去了有梦的人便不成大国。” 握手!
过客手笺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朦胧的心' 的评论 : 早安阿姐!其实旅行和读游记还是非常两样的感觉的,难以记下的是旅行时的很多瞬间,那一瞬间夕阳下的感动,一瞬间人情的温暖,一瞬间站立在古城里的人生如梦。。。这些都是在自己走在旅途上才可以真切感触到的。我总是认为,人只有这一生,应该走遍世界、看尽人性。
朦胧的心 发表评论于
因着博主的好文美照,去了从未去过的香港,原来香港是这样的。读博主的游记比旅游还享受。。。
过客手笺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月下听梅落' 的评论 : 太可惜了,要真被炸成霍金了,这世界不是又多一奇才?哈哈哈
过客手笺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月下听梅落' 的评论 : 哈哈,还挺会歪曲词意的!那好吧,等到火鸡节我一定交作业
月下听梅落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过客手笺' 的评论 : 我酿了呀!因放错了调料而爆炸了,差点炸的象霍金似的。
月下听梅落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过客手笺' 的评论 : "Turkey Bath and Massage"?是与火鸡一起被按摩?还是用火鸡按摩?期待呀!
过客手笺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月下听梅落' 的评论 : 笑死了,川总统吗?他比泰森还不是我的菜,懒得动我的手哈哈。温柔的沙包,那还叫拳击,那叫按摩。待我写Turkish Bath and Massage(土耳其浴和按摩)游记吧,那可是1500年代的享受哈哈
过客手笺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月下听梅落' 的评论 : 哪里说是假酒了?在我写酒庄的那篇里你不是说要在自己的茅屋里酿酒的吗,酿了一个多月了,还没酿出来吗?哈哈
月下听梅落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过客手笺' 的评论 : 哈哈,要练拳击也要找个温柔的沙包呀,例如把某伟总统的面庞做成软沙包,温柔的捶呀
月下听梅落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过客手笺' 的评论 : 哈哈,那么诗人只能喝假酒了!
月下听梅落 发表评论于
回复 'wxc_ggmm' 的评论 : 你还不知道呀,去年豆豆把泰森打得头像闹钟似的的,想停都停不下来。
过客手笺 发表评论于
回复 'ziqiao123' 的评论 : 江湖上的传说不可全信也,盗用夏圆圆同学的那句话“反正不是四季豆”,哈哈。不过其实我是想做一颗四季豆的,perpetual green,多好呀。早安子乔,真心喜欢可爱而爽气的你,有幸相遇!
过客手笺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夏圓' 的评论 :"反正不是四季豆。。"? 一大早的,就被你这句话逗得笑个不停!春天来了,圆圆小太阳的绿手指又该忙起来了吧?悄悄告诉你,我也是双鱼呢,不过我是一条可以非常非常理性的双鱼,哈哈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夏圓' 的评论 : 主要是豆光四射。光彩照人:))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过客手笺' 的评论 : 难道你就是传说中的九月豆吗?我刚来文学城不久就听到了关于你的传说,当时还为错过你的文章深感遗憾。哈!这个发现让我一下子高兴起来,这是真正的“幸未错过”,期待读到你更多的好文。
夏圓 发表评论于
扭妞,你是一颗令人迷醉的豆!
夏圓 发表评论于
回复 'ziqiao123' 的评论 :
子乔慧眼识豆。。
夏圓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风清fq' 的评论 :
反正不是四季豆。。
过客手笺 发表评论于
回复 'ziqiao123' 的评论 : 谢谢子乔,开心在这里认识你!其实我一个文学城的好朋友在我开始写这个博客时推荐你的博文给我过,那是你写的《三块广告牌》的影评,非常非常的棒!我自己以前也喜欢写影评的,现在不大喜欢多动脑筋了,可是读到好的影评还是会好开心。是的,我曾结交过一些文学城的女博主,她们文笔的灵动和思维的敏锐是我欣赏的,后来大家都搁笔了,也慢慢失去了联系,读你的文章让我想起那几位朋友。--谢谢这句“以前未曾相遇,而今幸未错过”,我想我们是可以快乐交流的!
过客手笺 发表评论于
回复 'wxc_ggmm' 的评论 : 笑死了!你也是的,给我配个师兄也不配个好点的,弄个咬人耳朵的来,污染我吗?哈哈。。。
过客手笺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月下听梅落' 的评论 : 笑死了,够会夸张的!我的拳击手套已经被挂起来有半年了,一年拳击下来把自己也给伤了,又是得补钙又是得补V-D3的,医生说“你也不想想,作用力与反作用力啊,你击在沙包上,沙包也击在你身上。。。”
过客手笺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月下听梅落' 的评论 : 哈哈,诗人大概不会去”撒股子,买金子“,不过可以写首诗表达一番感慨啊,象波斯诗人Hafiz那样的—— “Don’t bring me that expensive brand that tastes like money(不要给我昂贵的酒,喝下去带有钞票的味道)” 哈哈。。。
过客手笺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风清fq' 的评论 : 回复 'wxc_ggmm' 的评论 :
哈哈,风清,请别听信我老朋友调侃我的话,我很开心现在认识你,因为现在的我比过去的我懂得怎样真正享受写作的快乐,至少我自己认为过去我的很多文章都是挺幼稚的,你认识的是一个成长了的我。你如果觉得方便,也可以象我其他的老朋友一样叫我“豆豆”,其实叫什么网名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共同分享的当下生活和生活里的美好,是吧!
过客手笺 发表评论于
回复 'wxc_ggmm' 的评论 : 开心又见到老朋友!是吗,文风有所不同吗?如果真是这样我便很开心了,没有停留在原地踏步不长进啊。谢谢蓉儿。
过客手笺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方川' 的评论 : 是的,香港贫富应该是蛮悬殊的,有一天工作结束我转到旺角,傍晚时分的人流里可以感觉到社会众生百态。哈哈,你说到”那里小商店的店员们还有点看不起人的态度“,我想他们或许是自卑,自卑的人才需要感觉到自己的”身份“,自信的人是humble的。谢谢分享。
方川 发表评论于
照片很好。去过香港很多回,反复路过看过知名不知名的景点也曾经上了小岛度过假。印象蛮不错。
有一回好朋友不小心给订了个破落地段的酒店,让我意外地看到了以前从来没有想到过的”景色“和下层民间的生活百态。有趣的是,那里小商店的店员们还有点看不起人的态度。哈!
wxc_ggmm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月下听梅落' 的评论 :

豆豆啥时跟拳王泰森拜武林师兄妹了?(^○^)
wxc_ggmm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风清fq' 的评论 :

城内楼搭得最高的那个豆豆呀,没人博克的楼比她家高了,那叫一个壮观,想当年我们把爬豆豆家的楼当成每日健身运动 ^_^
风清fq 发表评论于
回复 'wxc_ggmm' 的评论 : :那个豆豆?城内有过太多的豆豆。红豆豆、白豆豆、青豆豆、老豆豆、开心豆豆?
月下听梅落 发表评论于
博主拿起笔就是作家,敲起键盘就抄期货,穿上拳击手套就又成了暴力女拳手,厉害了豆豆
月下听梅落 发表评论于
纸醉金迷的好地方呀!不管多文雅矜持的人到了那象被人流推着一样的就想撒股子,就想买金子。。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还在想文学城里新来了一位人美文美的博主,满心欢喜。从大家的留言中才知道,原来是“似曾相识燕归来”。以前未曾相遇,而今幸未错过。
wxc_ggmm 发表评论于
怪不得呢,昨晚我还想说楼主象过去认识的人,当时没敢说。太高兴了!!好象豆豆文风和以前略有不同,越写越好了,我这跟读没商量,呵呵!
过客手笺 发表评论于
回复 'wxc_ggmm' 的评论 : 谢谢你,如果没有认错,或许我们“前世”是好朋友,你是不是喜欢吃莲蓉月饼的女子?哈哈,早,我这里风高月黑,正收拾去健身房呢:-)
过客手笺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风清fq' 的评论 : 谢谢你的肯定,记得第一次与你互动时我说过希望自己静心写每一篇。哈哈,静心是个易说难做的事,写游记是让自己静下心来的一个好方法,梳理那些照片里记录的点滴记忆……
过客手笺 发表评论于
回复 'hkhawaii' 的评论 : 也可能的,谢告知
hkhawaii 发表评论于
香港目前的人口在730万左右。
wxc_ggmm 发表评论于
博主文笔真好,难得游记写得这么有读头!我也回跟读。
风清fq 发表评论于
博主的文字一如既往地清新优美,淡然雅致。会跟读。
过客手笺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园姐好!前天夜里刚从Istanbul回来,本想开写那个古老的城市,然后记起我还欠着香港台湾几篇呢。写游记实在于我不是易事,常常写着写着便没了耐心,看来只有慢慢来了。去年抽空选修了一段摄影课,也买了一部好相机,但上帝好象忘了赐我点摄影天赋了,学了半天现在只记得夜色里得把ISO调高啊哈哈。大佛如果左手拿本语录,右手是我们川总统的twitter notebook,再穿件三胖的军服,是否可与毕加索的《Guernica》媲美了呢?哈哈!谢谢园姐分享你在香港的经历,我也有同感。因多年工作没有与国人相处很多,去年出差起先竟有些胆怯,后来发现香港合作方的同事大多是在英国受的教育,西化里仍带有传统东方文化的儒雅,很是欣赏他们。
清漪园 发表评论于
豆豆妹妹夜里上了山顶了?香港夜景拍得真好,第一张赛马场的那张有新闻照片的质量。相机好,哈哈!大佛的照片我也从来没能拍好过,不论是晴天还是阴天,大佛朝北,脸永远黑糊糊地看不清。我的一个朋友调侃说,大佛手里再拿一本红宝书,就齐活了。哈哈,现在要换成习主席语录了。我在香港对那里的拥挤,市井生活的忙碌热闹深有体会,经常会有小小的感动,比如,我看到,子女扶着年迈的父母在狭窄的街道上慢慢行走;比如,我看到一对对相貌平凡的夫妻手拉手地逛街;比如,我在一家小超市付款时,一位年轻人从敞开的店面路过,停步笑着跟收银大姐打招呼后匆匆离去,一时间令我这个已经不熟悉邻里间亲切自然互动的外乡人非常感动。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