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姐夭夭 12. 长城饭店扫黄夜

打印 (被阅读 次)

夭夭继续给喜清静讲关于承勋的故事。夭夭说:飞机到北京之后,我马上给家里打电话请了三天假。然后十分豪爽地对承勋说:三天都是你的了。你想先去哪里?

承勋兴奋的脸色微红,跃跃欲试地说:先安顿下来,第一站故宫!略微迟疑一下,非常诚恳地看着我的眼睛说:夭夭,我定了长城饭店,套间。你住主卧,我睡外边可以吗?’ 

没等我回答又赶紧接着解释道:你知道我跟你保证过的,我不会爱上你的除非你爱上我。’ ”

喜清静听得忍不住笑了:这个承勋好狡猾。以退为进,以守为攻。你若拒绝他倒好像是你自己心里有鬼了,哈哈…… 厉害!

夭夭也笑着说:是呀!我若拒绝的话倒显得是我怕爱上他一样。我只好敷衍地说:到那儿看看再说吧。

进了长城饭店,我本想帮他登记,但承勋把我安排在大厅里舒舒服服地坐下,自己径直去了前台。一会儿就办好手续拿着几张中文小册子仔仔细细看着回来了。

夭夭说:我当时惊得下巴都要掉了,原来承勋是会中文的!这么久了我居然一点儿都不知道。而且还当着他的面给师哥打过电话说过很甜蜜的话。” 

夭夭看了看喜清静又摇摇头说:不对,我当时主要是气愤,气愤绝对超过了震惊!我对着走过来的承勋非常生气地用中文说:你会中文为什么骗人?’ 

承勋懵懵懂懂地看着突然不高兴的我耽心地问:‘What’s wrong,夭夭?然后警惕地四下环顾,想找出那个惹我生气的人。看着承勋的样子不像听懂了,更不像是装的。我只好用英文再问一遍,但语气柔和了一些。我指着承勋手中的中文小册子问:你会中文,为什么骗我说不会呢?

承勋如释重负地说:夭夭,我没骗你。我只会看和写,但听不懂也不会说。

我好奇地问:你的看和写到什么程度了呢?

承勋摇摇手中的小册子说:这些都能看懂,也能看懂报纸。

哇塞,那就是基本的汉字都会了!我说着拿起旁边的报纸兴奋地说:走,回房间给我读报纸去。’ ”

夭夭说:长城饭店是国内第一家合资的五星级酒店,房间很舒适。我注意到客厅有可拉开的沙发床,但主卧的双开门上没有锁。承勋看到我的犹豫说:夭夭你放心,我绝不靠近这个门半步。’ ”

夭夭看着喜清静说:我是真的相信承勋的。

喜清静也肯定地说:是的,我也相信他。承勋好像是个很注重自己承诺的人。然后问,读报纸了吗?

读了。夭夭说,承勋读时是一个音节一个音节的往外蹦,几乎全是第四声,好难听的腔调,而且根本听不懂。不过如果盯着报纸上一个字一个字地看,有些音差得也不太多,可连在一起就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了。

喜清静笑问:原来韩国人学的是哑巴中文呀!比我们在国内学的哑巴英语还烂?

夭夭苦笑着说:比日本人的英语还烂!

我和承勋放好东西换了件儿衣服就去故宫了。看得出来承勋很崇拜中国文化,对故宫的典故出处知道的竟不比我少。

游完故宫,吃过饭,回到饭店已经华灯初上。我俩头一天都只睡了两个小时,加上飞中国的时差,累得一个门里,一个门外倒头就睡了。

喜清静感叹地说:看来呀,在爱情世界里就得男的是主导,男的怜香惜玉,这样呢就一个英雄气概,一个楚楚动人,双方情愫暗生。反之则不然,师姐瞧你这主导做的,回来倒头就睡,一点儿浪漫都没有了。

夭夭听后若有所思,但对喜清静的感叹未置可否。而是神秘地讲道:睡到半夜,突听见有人敲门。声音不太响,但一下一下很笃定很坚持。

喜清静调笑道:怎么?师哥追来了?

夭夭说:我一骨碌爬起来,承勋也起来了。我俩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外面的人大概听到里面有人起来了,就说:我们是警察,请开门。

我告诉承勋是警察,承勋把门打开。进来了两个警察,一个二十多岁,英姿飒爽;一个四十多岁,老成持重。

年轻的警察严肃地说:我们是抓卖淫嫖娼的。请把你们的证件拿出来。告诉我们你们是什么关系?

承勋无助地看着我,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被警察讯问。自己告诉自己别惊慌,然后边找护照边想了想应该怎么说。

我把护照递给警察时说:我们俩都在美国读书,他是我男朋友,韩国人,听不懂中文。我们计划在北京玩儿三天,然后他跟我回家请求我爸爸让我嫁给他。我可以给他翻译一下吗?

年纪大的警察非常客气地说:你可以翻译,请他把护照也拿出来。

我告诉了承勋警察是干什么来了但没敢说我说了什么,不是怕承勋误会,而是怕警察万一懂英语说我串供。好在警察看了看护照说了声打扰了就走了。

不是师哥呀?喜清静遗憾地说,然后指着夭夭大笑“抓卖淫嫖娼,天那!要是我会觉得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竟然被你个夭夭轻轻巧巧地混过去了!”

夭夭说:“本来就不是吗!再说了,遇事不慌是我追求的境界。不过等警察走了以后才发现一手冷汗。决定明天不再住这儿了。”

 

师姐夭夭 11. 一夜之间妻离子散

师姐夭夭 13. 半裸还是全裸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我的故事和人物速写都是真的。写成小说加了 5% ~10% 的修饰不等。谢谢Fanreninus 来访留言。
Fanreninus 发表评论于
我没有耐心看长篇小说,所以不知道这个系列是真的呢,还是假的呢,还是半真半假。是自传体小说吗?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哈哈,王妃最幽默。喜欢你。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mayflower98' 的评论 : 谢谢花儿。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可怜的师哥
mayflower98 发表评论于
写得好。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Blue-Crab' 的评论 : 单身女人是一样的。记得那是我买了房子的第二年,一个朋友远道而来。路上看见家家户户的垃圾桶都在外面,知道是收垃圾日。在进门之前顺手把我的垃圾桶推出去了。我看见后哭了。 而且每次想起来都会哭,即使是今天,现在,想起来还会哭。

我们面对挫折也只能一往无前,还得抽空悲伤。非常无助的悲伤……
Blue-Crab 发表评论于
回复\'喜清静\': 90年代的大陆留学生难,男留学生更难。大部分人都是白手起家,没有韩国帅哥的闲情逸致殷实富足。肩负着父母亲人的希望和未来家庭的责任,除了一往无前别无选择。我们只能面对挫折,没有时间悲伤。最流行的一句话是:软弱给谁看!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love962397' 的评论 : 谢谢小妹妹的压力。有压力才有动力呀。非常感谢的小妹妹。
love962397 发表评论于
回复\'喜清静\':是清静姐,前面写了错别字。
love962397 发表评论于
回复\'喜清静\':哈哈哈!我就是变着方儿给清净姐压力,催你快快写呢。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Blue-Crab' 的评论 : 是呀,爱情在男人身上是插曲,事业是主旋律。插曲或丰富生活,赏心悦目,或影响情绪,低迷徘徊,但男人的主旋律不变,一路高歌先前。
Blue-Crab 发表评论于
回复\'喜清静\': 二十年过去,回头看,那些曾经要死要活的插曲对日后的成功没多大影响。经历多了也就放下了。(这是对你师哥评为院士的评论)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吴友明' 的评论 : 谢谢大博主来访,蓬荜生辉。有时候还真把自己给讲晕了,忘了到底是谁在讲了。哈哈……
吴友明 发表评论于
我们听喜清静讲故事,喜清静听夭夭讲故事,有趣!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暖冬cool夏' 的评论 : 谢谢暖金公主。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reemanli01' 的评论 : 哈哈,自由兄提醒我了。下次去爱琴海只穿蓝白搭配的衣服。而且要那种希腊蓝。谢谢提醒。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以前韩国的文字是汉语,以前受教育的人都还认识中文字的,看来古代、如唐朝的鼎盛确实在亚洲很有地位的。问候喜mm,小说昨晚才一气补完。等着故事的发展。
freemanli01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喜清静' 的评论 :
你那身红白搭配的衣服真是亮丽,有爱琴海的风情韵味,款款走来,
要是在傍晚沙滩篝火旁跳舞。。。哈哈。。。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reemanli01' 的评论 : 我在你家也学东西,这次还更是幸运。谢谢自由兄。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Blue-Crab' 的评论 : 哈哈,估计只有比公安更牛的人才敢打公安。无法弄自己都那么牛,老公一定更牛。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love962397' 的评论 : 谢谢小妹妹。我以前的故事都很短,这个可能稍微长一点儿。我争取快点儿讲。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无法弄' 的评论 : 谢谢无法弄。长城84投入使用,80年代末仍然是北京权利和富裕的象征。你被请去做秘书一定有过人之处。夭夭去的时候已经是1999年了。
Blue-Crab 发表评论于
回复\'无法弄\': 你老公打得过公安吗?回国住店一般不会有什么麻烦,除非涉黄。现在大城市治安很好。
love962397 发表评论于
恨不能跳到结局,夭夭到底嫁给了谁啊!不是师哥,不是承勋。
无法弄 发表评论于
80年代末长城饭店让我去做秘书,我嫌那港怂太恶心,没去,转眼去了德国公司。怎么公安能查房呢,涉外饭店也这样?这要是查到我老公房间,非打一架不可
freemanli01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喜清静' 的评论 :
我在这里,边看边希望吸收点东西。。这是真的。。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reemanli01' 的评论 : 得道兄也可是女人做,哈哈…… 有意思。
freemanli01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喜清静' 的评论 :
喜兄弟,要论得道还是你们啊。。
“竹密岂妨流水过,山高哪碍野云飞”,你们的日子过的潇洒。。。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reemanli01' 的评论 : 我原不知道这个典故,今天长知识了。真的很有意思。谢谢,谢谢。我是不是可以叫你得道兄了,哈哈……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reemanli01' 的评论 : 哈哈,早就说你可以得道,今日真成了,恭喜恭喜……
freemanli01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喜清静' 的评论 :
是这个故事,呵呵:
五台山智通禅师,﹝自称大禅佛。﹞初在归宗会下,忽一夜连叫曰:“我大悟也。”众骇之。
明日上堂众集。宗曰:“昨夜大悟底僧出来。”
师出曰:“某甲。”
宗曰:“汝见甚么道理,便言大悟?试说看。”
师曰:“师姑元是女人作。”
宗异之,师便辞去。
宗门送,与提笠子。师接得笠子,戴头上便行,更不回顾。
后居台山法华寺,临终有偈曰:“举手攀南斗,回身倚北辰。出头天外看,谁是我般人?”
freemanli01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喜清静' 的评论 :
那个经典的原文就是我引用的,还是很著名的,不在于称呼。其实很有意思的。。。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南山松' 的评论 : 只住了一晚就碰上了,也不知是天天扫黄呀,还是就那天扫了,哈哈……
反正吓得第二天不敢住了。
谢谢松松。
freemanli01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喜清静' 的评论 :
呵呵,我是新和尚念经。。。按字敲的。
你可以叫我师兄,然后把师姑改成喜兄弟什么的。。。:)
南山松 发表评论于
有意思,住长城饭店还有了这样的小插曲~
新头像漂亮:)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reemanli01' 的评论 : 哈哈,兄弟一下升师姑了。那我现在该叫你什么呢?
freemanli01 发表评论于
哇,换头像了。。。
开悟开悟,师姑原来女人做。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Blue-Crab' 的评论 : 哈哈,勤勤恳恳的工薪阶层是富不起来的。
Blue-Crab 发表评论于
回复\'喜清静\': 过去是精英现在是富婆变化真不大。哈哈。。。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康赛欧' 的评论 : 那时去长城是身份的象征。不像现在只要有钱就行了,哈哈……
谢谢赛欧。
康赛欧 发表评论于
我好像去过长城饭店,不过那都是20多年前的事了,外事活动。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双鱼城' 的评论 : 哈哈,谢谢鱼儿。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双鱼城' 的评论 : 鱼儿也换了。好 cute 的小狗。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mzl9876' 的评论 : 谢谢梅子姐姐。生活中遇事不惊也很重要。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园姐姐好牛。长城刚落成时是中国第一家合资五星级饭店。住的基本上都是牛人。
夭夭是1999年去的。长城饭店已经不是唯一的了。半夜扫黄估计也是中国特色了。不过警察们的素质还不错,整个过程也很文明。不知真扫到黄了会不会还那么客气。
双鱼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一一茶馆' 的评论 : +1
双鱼城 发表评论于
换头像了!好典雅好美!
mzl9876 发表评论于
镇定自若,夭夭可以成大事啦(指成大事的基因)。。。。。。
清漪园 发表评论于
我在长城饭店刚刚落成时去过,觉得比那时候的北京饭店牛多了,没想到那么高档的对外饭店也抓卖淫嫖娼,太可怕了。
韩国哥哥会中文说明他是个受过良好教育的人。韩国人发明自己的文字后就开展了去除汉文化影响的运动,现在韩国的年轻人认得的汉字的越来越少了,除了他们自己名字的几个汉字之外。没有受过相当良好教育的人连韩国自己的古书都不能看了,因为都是汉字。比起韩国人,咱中国人在文化上太幸运了,文字从来没有隔断过,上过几年学,谁想读史记汉书,都能读。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小溪姐姐' 的评论 : : +1。韩国人视赋诗填词和书法为高雅。就像小溪姐姐说的一样,越是有根基的世家越重视。谢谢小溪姐姐。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小溪姐姐' 的评论 : 谢谢小溪姐姐。我也非常欣赏和尊重重承诺讲信誉的人,而且自己也是一直努力这样做的。
小溪姐姐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喜清静' 的评论 : 承勋是遵守承诺和讲信誉的人,值得尊敬。
小溪姐姐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在美国读书的时候,可以和日本学生用汉字笔谈,日本人的教育程度越高,汉字用的越多,韩国,朝鲜也和日本差不多。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AlaskaLilyD' 的评论 : 谢谢百合这么支持。抱抱。
AlaskaLilyD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喜清静' 的评论 : 早上醒来第一件事就是刷新你的博客。牢牢地被故事栓住了! 期待下一篇!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AlaskaLilyD' 的评论 : 谢谢百合点赞。
AlaskaLilyD 发表评论于
赞!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Blue-Crab' 的评论 : 谢谢蓝蟹。性格开朗当仁不让。能热闹,但骨子里面还是喜欢清净的。三两好友,几杯清酒,高谈阔论。谢谢蓝蟹。
Blue-Crab 发表评论于
回复\'喜清静\': 性格开朗,爱热闹的人。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Blue-Crab' 的评论 : 那是什么呢?愿闻其详……
Blue-Crab 发表评论于
回复\'喜清静\': 看了你的新ID照,觉得你应该不是个爱清静的人。:)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谢谢王妃。

承勋的汉字写得很好,一看就是照帖练过的。他说他爸爸还会赋诗填词。到了他们那一代汉文化已经淡薄了很多。但传统的世家还是会要求子女学习。

承勋提到过 “三国” 在韩国非常受推崇。承勋说起 “三国” 里的人物,如数家珍。大概是因为一直沿用汉字,我以为韩国受中国文化的影响应该是最深的。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一一茶馆' 的评论 : 第一次在那样尴尬的场面,面对面被警察讯问,也是吓死人了,哈哈……
谢谢一一妹妹。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一一茶馆' 的评论 : 哈哈,一一太逗了。幸亏夭夭没说。谢谢一一妹妹。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还没遇到过会读写汉语不会说的,日本人还有能??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Blue-Crab' 的评论 : There are still non-differentiable points. 谢谢蓝蟹。
一一茶馆 发表评论于
补充:虽然韩国哥知道这是应付警察,可是这警察还是来得太好了,哈哈
一一茶馆 发表评论于
夭夭要是告诉韩国哥她向警察怎么说的,他一定要乐疯,幸福来得太突然了:)
Blue-Crab 发表评论于
回复\'喜清静\': 清静不但有诗书,而且有Triple Exponential Smoothing。哈哈。。。新篇很精彩!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梅华书香' 的评论 : 谢谢梅华夸奖。
漂亮谈不上。人都说 “腹有诗书气自华”。咱腹中没有诗书,只装了几本儿数学物理。为了不辜负这几本儿数学物理书,怎么也得装出点儿气质来,哈哈……
梅华书香 发表评论于
你很漂亮啊,有气质!!
梅华书香 发表评论于
沙发上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