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那些曾经的老外男孩(一)

凤凰于飞,翽翽其羽,亦傅于天。蔼霭王多吉人,维君子命,媚于庶人。 君子之车,既庶且多。君子之马,既闲且驰。矢诗不多,维以遂歌。
打印 (被阅读 次)

出国前和出国的头些年,我从没想过要交个老外男朋友,更没想过要嫁给一个老外。当时心心念念的就是学成归国。但命运之手不但把我留在了国外,还让我嫁给了个老外。

刚到法国的时候,我对老外男孩是排斥的。但法国男人天生多情,总有人搭讪你。第一个和我有交集的法国男孩是在学校的车站认识的,当时我正在巴黎N大读语言。一天放学后在等REER,旁边一群年轻人有说有笑。我看向他们,也许是被他们那种愉快的样子所感染了,我看着他们也不住笑了起来。这时,其中一个男孩接住了我的目光,并回我以微笑。我一怔,马上收回了目光,看向别处。但是,他却走了过来,对我说Salut。他自我介绍说叫Yannic,是N大经济系的学生。我并不想理睬他,再加上当时才到法国,语言也不好,不愿多说话。他却跟着我上了REER,一路和我站在一起,一搭没一搭地找我说话,一直陪着我到我住的地方。临走的时候问我要电话号码,说他不是坏人,就想和我交个朋友。我想交个老外朋友练语言也不错,也就没有坚持,给了他号码。

后来,他约我出去。记得第一次是去Les Champs-Élysée(香榭丽舍大街)。我们都是穷学生,只是闲逛,连咖啡也没有买一杯。知道我是中国人,他模仿收音机里中国人说话的腔调,虽然词儿一点都明白,但调儿还是惟妙惟肖的。我真佩服他的才能,因为对老外来说,中文的腔调是最难的。他很能说,总逗得我哈哈大笑。我当时想,交一个像他这样的老外朋友也不错。

后来我知道了,他是摩洛哥移民的后裔,从他曾曾祖父起就生活在法国。他和我同岁,先是工作了一段时间,现在选择重现回学校深造。他住在巴黎的北边,具体是哪儿,当时对巴黎也不熟悉,我也没记住名字。当时每次他约我,我都有些勉强,他热情主动,我不习惯这种法国式的热情,让人有点窒息。而且以女人的直觉,我知道他想发展我们的关系,但我并不想。每次见面都还蛮开心的,他是个很会调动气氛的人,永远不会冷场。

再后来,我就以学习为由拒绝了他好几次,他后来也断断续续给我打过几次电话,但面就再也没见过了。

三个月后,我决定离开巴黎去外省读书。临走前接到他的电话,他说去外省不是个好的选择,苦劝我留在N大,毕竟N的资源好,和La Défense 的国际金融机构都有合作,毕业以后可以去实习。但我当时去意已决,不愿听从他的劝告,他失望地挂了电话。

从此,这个人就从我的生活中消失了。

这些年,会有那么某个瞬间想到他,这个我在国外第一个有交集的法国男孩。他有一头亚麻色的头发,笑起来露出一口大白牙。

 

 

 

 

彪悍的小石头不用多说 发表评论于
还好你有本能感觉。我估计这个yannic多半是穆斯林。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