斋藤道三 (十二) 奈良屋的消亡 | www.wenxuecity.com

斋藤道三 (十二) 奈良屋的消亡

打印 (被阅读 次)


十二、奈良屋的消亡


 


    好一个明月夜!


    街道被月光照着,呈现出白色。庄九郎左手举着火把,沿着京都的街道,单骑向南飞奔。“闪开!闪开!”他一边高声叫喊,一边催马向前,一眨眼的工夫就越过了红梅殿的废墟、当时流行的一向宗佛教道场、寺院的废墟等,进入了竹田街道,在八条的十字路口踢死了一条野狗,出了九条,在东寺的山门前遇到了一群倒在路上的乞丐。庄九郎喊道:“不想受伤的就别动!”一提缰绳,轻飘飘地从他们身上飞了过去,到了罗生门的旧址。乞丐们呆呆地望着疾风般奔驰而去的背影,叫嚷道:“那是什么啊?”等他们站起身来时,庄九郎已经踏上了西国街道。乞丐们喃喃地说着,“可能是鬼吧?”“太可怕了!”


    庄九郎继续前行,不久,在前方明月高挂的夜空里,看到了天王山的高高隆起的黑影。山脚下是山崎街道的灯火,左手边流淌着淀川的河水。(真是热闹啊!)庄九郎因为是出生在这附近,相对于京都那样规划整齐的帝都,更喜欢山崎这样的商业都市。


    山崎大约有三千户以上的人口。虽然夜色已深,但从难波(即大坂)上来的夜船不停地在装货、卸货,到处都是篝火、松明,就像战场一样。(到底还是山崎啊!)庄九郎在街道的入口处翻身下马。路上挤满了商人、人夫,骑着马没法过去。他心里想,(这里应该是日本第一的繁华之地吧!)


    山崎作为商都在中世末期开始繁荣,一直持续到战国中期。庄九郎的这个时期,可以说是它的全盛期的末期。之后人们发现可以从菜籽里榨出油来,这个紫苏油的商工业基地就渐渐地衰退了。到了二十世纪的今天,这里变成了一望无际的竹林,呈现出一片田园风光。顺便说一下,当时山崎的中心地带大山崎八幡宫,由于国铁东海道线的出现,被分成了两块儿,当时估计占地足有一万坪。


    鸟居的两侧有一百三十间神社的府邸。在城市的边缘,妓院一间挨着一间。庄九郎去敲神官津田大炊的门,用整条街道都能听到的洪亮的声音说道:“在下是京都奈良屋的人,有要事相商!”门房从长屋门的窗口探出脑袋说道:“已经是深夜了,明早再来吧!”庄九郎马上把钱袋从窗口扔了进去。等了一会儿,效果出来了。门房开了一扇小门,问道:“什么事儿啊?”庄九郎一边挤进门去,一边问道:“事务官松永多左卫门大人在吗?”门房揉着惺忪的睡眼说道:“松永大人已经睡了。不知道你有什么事儿,还是明天说吧!”庄九郎态度殷勤地恳求道“拜托了!”门房骂道:“混蛋!现在把他叫醒的话,我就得被骂了!”庄九郎说道:“那也得请您多包涵!”门房说道:“不行!”庄九郎突然换了个语气,高声叫道:“喂,门房!”“哎?”门房还没缓过神儿来呢,右手已经被庄九郎抓住,反扭在身后了。庄九郎说道:“你拿了钱,还不想给我办事吗?看我敢不敢把你这支胳膊拧下来?”门房叫道:“啊哟!疼!”庄九郎瞪着一双充血的眼睛,喝问道:“办不办?”看样子真要把他的胳膊拧折了。庄九郎喝道:“门房,你去打听打听!你要以为我只是个商人,那可想错了!”门房嘴里叫着“你、你!”拼命地挣扎。庄九郎露出一丝阴森森的微笑,紧盯着门房的眼睛,缓缓说道:“看样子你是真想把这支胳膊交给我了?”把门房给吓坏了。人一旦害怕了,就再也强硬不起来。门房瘫倒在地,说道:“我、我去通报!”庄九郎笑着说道:“这才对嘛!”又给了他一些钱。


    不一会儿,庄九郎进了院内事务官松永多左卫门的家。


    松永多左卫门满脸不高兴地问道:“什么事儿啊?”但因为平时拿了庄九郎很多钱,也不好太怠慢。庄九郎说道:“十万火急!我想拜见殿下(神官津田大炊)!”松永多左卫门不满地说道:“你以为现在几点呢?”庄九郎拿出装着砂金的小口袋,放在了他的腿上,说道:“您先收起这个。因为事出紧急,虽然是深夜,我想殿下也会谅解的。”松永多左卫门把口袋揣进怀里,问道:“你找殿下到底是为了何事?”庄九郎从怀里又拿出了一个装满了砂金的大皮口袋,放在前面,继续说道:“其实也没什么事儿,就是想把它献给殿下。”多左卫门问道:“把它?”眼神怪怪的。“你还是跟以前一样这么细心啊!不过在这深夜,把殿下叫起来恐怕不好吧?还是等到早上吧?”庄九郎焦急地说道:“等到明天早上,奈良屋就毁了!”多左卫门不解地问道:“毁了?”庄九郎说道:“如果您觉得毁了也可以的话,我多长时间都可以等。多左卫门大人,您看呢?”多左卫门有些惊慌失措了,说道:“你仔细讲来!”因为他看到庄九郎的眼光不同寻常。庄九郎说道:“详细情况等见了殿下再说。现在就想请您给通报一下!”多左卫门说道:“你不说仔细,我怎么好通报呢?”庄九郎说道:“那么多左卫门大人,在下想给殿下送金子,您就擅自给拦下了。这事儿以后要是传到殿下的耳朵里去的话,您不怕被骂吗?”多左卫门叫道:“你、你在威胁我?”庄九郎说道:“没有!我庄九郎有十万火急的事情,想要拜见殿下。如果等到明早,奈良屋也许就被毁了!”多左卫门说道:“所以我在问你,为什么会毁了?你把理由告诉我啊!”庄九郎丝毫不为所动,说道:“这要见到殿下才能说!”


    庄九郎心想,(现在京都的店里会是什么样子呢?)没事儿吗?不,不可能没事儿的。(那么多的神人闯了进去,恐怕不仅仅是放火,连店铺都得砸了!)其实,庄九郎在心里期待着奈良屋被砸被毁。(奈良屋从今晚就消失吧!)实际上,庄九郎期待着包围了京都奈良屋的神人们打砸店铺,也就是为了提供神人们打砸店铺的时间,才在这里跟多左卫门进行着毫无意义的对答。


    庄九郎巧妙地提出了让步的方案:“那么多左卫门大人,就按您所说的,现在不去硬要求拜见。等到明天早上,殿下醒来后再去拜见。但这些砂金,还请您现在就拿过去!”多左卫门说道:“哦,那没问题。庄九郎,你总算听我的话了!我现在就把这个袋子拿过去!”说罢,多左卫门站起身来。


 


    另一方面,包围着京都奈良屋的山崎神人们看到主人庄九郎逃走了,“哇”地发一声喊,就冲进了店里。这相当于一种司法行为。前面提到过,大山崎八幡宫拥有灯油的专卖权。同时,八幡宫也拥有保护这个专卖权的司法权。被委任了司法权的,就是眼前的这些大山崎神人们。比如,拿寺院来说,就好像保护叡山延历寺、奈良兴福寺的寺院领地以及宗教权利的僧兵一样。所以,神人们就可以作为“警察”堂堂正正地闯进奈良屋,不管是打砸、还是放火,都属于正当的警察行为。这是个乱世。


    赤兵卫嘴里喊着:“请等等!我家主人马上就会回来的!”拼命地拦阻,被长枪扫到了腿骨,摔倒在地。杉丸在里间抱着万阿逃进了库房里,掀开地板,躲进了下面的地下室里。万阿问道:“杉丸,我夫君去了哪里?”杉丸答道:“夫人您放心!主人催马赶去了大山崎八幡宫,定是去恳求神官大人阻止神人们乱来!”


 


    一点没错儿。庄九郎以“恳求”为名,正在事务官的府上悠闲地等着天亮呢,就像平时那样,端端正正地坐在那里。


    这个时候,闯进了奈良屋的神人们,砸坏了油桶,掠夺金钱珠宝,弄得一片狼藉,最后从神坛上拿下了八幡宫的朱印状,丢进了院子里的篝火堆里。“扑”的一声,朱印状化为灰烬。就这样,奈良屋被大山崎八幡宫授予的紫苏油的贩卖权消失了。奈良屋作为灯油商算是倒闭了。


    “好了!”神人们开始朝着山崎方向撤回时,丑时已经过了大半了。


 


    待在八幡宫的庄九郎听到第一遍鸡叫时,慢慢地漱口,等到第二遍鸡叫时,与奔跑过来的赤兵卫在事务官多左卫门的府上见面了。


    赤兵卫脸色铁青,叫了一声“庄九郎大人!”正要报告,庄九郎用扇子制止住他,问道:“奈良屋被毁了吗?”赤兵卫答道:“是、是的!”庄九郎说道:“你别急!慢慢说给我听!等一下,这些话不能我一个人听,让多左卫门大人也来一起听吧!”他叫来了多左卫门。赤兵卫因为刚刚从现场奔跑过来,说话的语气里冲满了激昂和恐惧。听他讲过一遍以后,庄九郎缓缓地把脸转向多左卫门,说道:“您都听到了吧?多左卫门大人当时若是通报的话,现在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奈良屋被这里的神人们给毁了,这可是多左卫门大人您的责任!您要怎么对我负责?您不会强词夺理,不承认吧?”


    “这、这个?”多左卫门被这个严重的事态吓得面如土色。“庄九郎,这、这事该如何是好?”庄九郎说道:“这是在下想问您的话!神人的暴乱就如同天灾,我们这些商人一点办法也没有。能够制止他们的,只有神官殿下!本应该去通报给殿下的,可是多左卫门大人您拒绝通报,才变成了这样的结果!也就是说,是您毁了奈良屋!”


    “庄九郎!——”,多左卫门脸都变青了。庄九郎干笑了几声,说道:“事务官大人,别那么随随便便地叫我!别看我奈良屋庄九郎现在是个商人,以前可是武士!现在也是弓箭刀枪之术比算账强的多!我要在此报这毁店之仇!”说罢拿出了准备好的大刀。多左卫门脸色越发地难看了,说道:“别、别急!咱们可是多年的朋友啊!”庄九郎说道:“是啊,我也给了你不少的金银呢!”多左卫门没有一点骨气,答道:“是、是的!那要怎么办才好?”庄九郎说道:“我想重新要一份朱印状!”多左卫门说了“可、可是”就说不下去了。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在神社方面看来,神人的身份虽然非常低微,但既然把警察权委任给了他们,神社方面也不能轻易地恢复被他们夺走的奈良屋的“经营权”。


   庄九郎神秘地笑了,说道:“多左卫门大人,您没有办法吗?奈良屋毁了,可庄九郎还活着!”多左卫门“嗯?”了一声,不知这话是什么意思。庄九郎说道:“我从现在开始,停止使用奈良屋的商号,以在下的出生地山崎的地名为商号,改名为山崎屋庄九郎。如果是给山崎屋庄九郎朱印状的话,八幡宫也无话可说吧!”多左卫门放心了,说道:“哦,有道理!我这就去宫司(神官)殿下那里,也跟神社的同僚商量,争取给山崎屋庄九郎开出朱印状!也许会等几天,请回到京都等我的消息吧?”庄九郎说道:“不,我就在这里等!请务必在今天拿到朱印状!”多左卫门说道:“那可难了!”庄九郎说道:“不难!也请您替我想想!我是奈良屋的上门女婿,要是上门女婿毁了这个店,我还怎么有脸回到京都的内子那里?多左卫门大人您还会说这样的话吗?奈良屋多少还有些财宝。为了您办事顺利,我也有意给一百三十家的神社府邸的众人、主要的神人等准备厚礼。”多左卫门说道:“那、那样的话,就有希望了!我这就去见殿下!请在这里等候。”


   


    经营权当天虽然没有下来,但在第三天交到了庄九郎的手里。担心得不得了、一直跟着呆在八幡宫的奈良屋的伙计杉丸喜出望外,说道:“主、主人!这样奈良屋就不会消亡了!夫人不知会多高兴呢!”庄九郎吩咐道:“你先走一步,赶快回京都通报吧!”“好的!”杉丸朝着京都方向奔去。


    庄九郎之后又逗留了数日,给神官、社家、神人头领等送上了厚礼,在一个晴朗的早晨,骑马出发了。


    右手是男山,左手是天王山,中间是淀川大河流淌在茫茫的芦苇之中。


    (山崎屋庄九郎!)奈良屋消失了,庄九郎自立了。(我已经不是上门女婿了!)一直是之前的立场的话,庄九郎的自尊心让他感到不自在。现在从这个束缚之中解放出来了。(走着瞧!)


    可以说这数日之间的庄九郎对智谋的运用,加强了对后来“斋藤道三”的窃国工作的自信。


    庄九郎感到跨下马步履轻盈。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