斋藤道三 (六) 淫乐

打印 (被阅读 次)


六、淫乐


 


    漏掉了一条大鱼!此时此刻,奈良屋万阿的心境就是这么一种感觉。“杉丸,赶紧去找!”当然是找松波庄九郎。(真是个风流潇洒之士!)护送商队、经历了激战,而且回到京都后,连一文报酬都不要,悄身而退。真正的风流潇洒之士,指的就是这样的人吧?


    但万阿还没有到对他痴迷的程度。(绝不能对男人痴迷!)这个年轻寡妇心中坚定地想。她性格开朗、直爽,有时甚至在下人的面前随意更衣。就是这样的万阿,但京都的好色之徒却拿她没办法。市井之间流传着这样的话,“奈良屋的万阿心如铁石!如果万阿的心对男人敞开,丹波的黑石也会被热水溶化!”   


    万阿并不是要严守贞节操守。万阿那个时代,并没有操守这一说法。当时京都民家的寡妇并不是活在江户时代那种狭隘的世间。既然成了寡妇,就用不着在乎别人的眼色,喜欢上哪个男人就可以跟他睡觉,也可以找新的男人成家。


    那么是万阿对亡夫有顾虑吗?也不是。万阿出生于商家。亡夫是双亲选定的伙计,埋头于一遍宗这个奇怪的宗教,是个阴气很重的男人,一天到晚都念诵着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丈夫死去时,她甚至有一种安心感,(啊,总算从那个南无阿弥陀佛解脱出来了!)


    一遍宗的宗旨是,一生当中只要念一遍南无阿弥陀佛,死去就能前往极乐世界。这是适应乱世的宗教。她想,丈夫是去了极乐世界,(所以,不需要吊唁、也不需要追悼!)她非常想得开。


但是,既没有操守观念、也没有对亡夫的顾虑的万阿,有着对财产的担心。奈良屋的巨富就是万阿的四书五经、佛说阿弥陀经、现世利益的法海,也可以说就是万阿的贞操。她想,(一个不小心和男人睡了觉,被他挤进了这个奈良屋,只是占有我的身体也还罢了,要是连奈良屋的财富也都占有了,那就危险了!)这是一个稍微放松了自卫的警惕性、就会被别人侵犯了生命和财产的时代。万阿有这样的想法也很正常。


    (——但是松波庄九郎不一样!)万阿开始对他产生了兴趣。她命令杉丸、下人、雇用的浪人到处去寻找庄九郎,但都没找到。日莲宗妙觉寺也没有。向寺院里庄九郎的旧友们打听,大家都说:“像他那么有本事的人,说不定到那个大名诸侯那里做官去了呢!”


    不久,到了深秋。


    京都民家的房檐下秋虫开始叫起来了,但还是没有庄九郎的消息。转眼年底已过,到了永正十五年。


 


    正月将尽的时候,杉丸沿着京都的高仓大道往北走着,在花园左大臣废墟的路口,偶然遇到了赤兵卫。


    杉丸一把抓住了他,叫道:“啊,赤兵卫兄!我一直在找你们!松波庄九郎大人现在哪里?”赤兵卫说道:“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杉丸兄!”他缓缓地在破烂的筑石上坐下,非常冷静,脚上还留着刚刚下过的雪。“你一直在找?找谁啊?”杉丸说道:“当然是找松波庄九郎大人啊!”赤兵卫问道:“谁在找庄九郎大人啊?”他长得很丑,貉子似的脸,皮肤像是被柿子汁浸过了一样,脸上堆满了肥肉,看不出表情,但内心其实是在微笑,(果然不出所料!)当然了,杉丸是觉察不到这种神情的。是庄九郎命令赤兵卫这几天在京都的大街上转悠,等待着和奈良屋的人偶遇的机会。


   杉丸说道:“当然是奈良屋的老板娘了!自从庄九郎大人从京都消失以后,老板娘每天都命令我们到处去找,伙计们跑得都瘦下来了!”赤兵卫说道:“那可真够可怜的!”他从腰间脏兮兮的麻袋里取出晒干的肉,放进嘴里。(这是什么野兽肉?)杉丸看着恶心,但赤兵卫吃得津津有味。他说了一句,“你也尝尝吧?”说着递给杉丸一片肉干。杉丸接了过来,但比这个不知什么野兽的肉干更让杉丸觉得恶心的是赤兵卫的脏兮兮的手。他说了声“谢、谢谢!”说完却并不吃,只是放在手里攥着。


    赤兵卫说道:“吃吧!”杉丸说道:“好的。那个,松波大人呢?”赤兵卫答道:“他呀,现在不在京都!”杉丸问道:“那在哪里?”赤兵卫说道:“去远游了!”这倒是事实。庄九郎游历了丹波、但马、若狭、因帆、伯各国,在寻找看看有没有被蚂蚁侵蚀了的旧大名诸侯。


    赤兵卫又吃了一口肉干,说道:“不过现在嘛,在有马温泉修养呢!”杉丸说道:“哦,那还好。”有马温泉离京都不远,有三天就能走到。“那么,在下马上去拜会他!”赤兵卫郑重其事地说道:“哈哈,你去?他不会见你的!他在读兵书、佛经,忙着呢!”杉丸果断地说道:“那么,就让老板娘去拜会他!虽然一步都没离开过京都,但杉丸会晓之以理,说服她去的!客店是?”赤兵卫答道:“有马温泉寺的客店粤之坊。”


 


    有马温泉是在摄津有马郡。古代地志上有“四周环山,诸水溃于东南”的记载,是在非常偏僻的北摄山的溪谷之中。整个几内地区,只有有马这一个地方有温泉。自然自古以来就为京都的贵族豪商们所珍爱,第三十六代天皇孝德天皇曾率领左右大臣、众卿、诸大夫,一连逗留了八十二天。这期间就好像整个国都都迁移到这个溪谷里来了。


    温泉的水特别红,闻起来有一种非常奇怪的味道。若是在火山地带的关东、奥羽、九州等地,这样的温泉就连老百姓都不愿意去,但在京畿地区,上代的天子都如此珍重。


    “有马温泉?”万阿首先对这一点感到了诱惑,(想去体验一下!)“杉丸,温泉是什么样的啊?”杉丸答道:“溪谷的水,但是特别热!”万阿问道:“真的很热吗?”杉丸答道:“是的。冬天会冒出热腾腾的水气,眼前的树枝都看不清楚!”“瞎说!”万阿很感兴趣,“热水怎么会自己冒出来呢?”杉丸说道:“您去了就知道了!”万阿问道:“杉丸,你见过温泉吗?”杉丸答道:“没去过有马温泉,但前几年去备前采购紫苏时,去泡了美作的温泉。”万阿说道:“万阿也想泡泡温泉!”杉丸说道:“值得一去!您就去有马温泉吧!这也会成为一生的回忆的!”


    “去!”万阿一旦下了决心,行动非常快,马上就组织了护卫队。路上,西国街道还算安全,但有马街道有好几道山岭,听说也有山贼的巢穴。除了自家雇用的浪人,又从东寺借来了寺院武士,组成了三十人的队伍,到了有马就让他们回去,然后等回去时再让他们来迎接。


    万阿出发了。现在是二月份,京都已经没有了积雪,但摄津的山里越往里走积雪越深,不过这对于一直住在京都的万阿来说反倒很新鲜。


 


    到了有马的山乡。


    这个地方作为温泉得到飞跃发展,是在万阿这个时候的七十年后、太阁丰臣秀吉率领众将、众嫔妃来到有马温泉修养以后的事儿。


    (啊,这么偏僻的山沟?)万阿没有这么想。这里的山乡已经超越了风雅,呈现出质朴、简约的气象。


    一般的游人会找到山里的人家借住。稍微有身份、有钱财的人会住在温泉寺的客店,比如粤之坊、二阶坊、御所坊。还有兰若院、阿弥陀房、清凉院等禅院。这些温泉寺客店、禅院点缀在溪流的两边。   


    杉丸不停地说:“听说非常灵验!”当时的温泉休养有很强的宗教性质。在很远的古代,大部分温泉都是由僧侣开发的。僧侣们读了中土的书籍,知道了温泉的药效。他们在温泉之处建造寺院和客店,大肆宣传,吸引民众来休养,用语言来宣扬佛法、不如用温泉的疗效让人们惊讶,然后告诉民众有多么灵验。有马的温泉就是奈良朝的僧人行基开发的,温泉寺也是这个行基菩萨建造的(译注:关于佛教与温泉的关系,请参照《日本原来是这样(40)圣》)


   


    万阿一行人分住在御所坊和兰若院。这是一条狭长的溪谷,眼前就能看到松波庄九郎逗留的粤之坊的丝柏屋顶。   


    万阿命令道:“杉丸,你去探查一下!”其实根本不用探查。就连山里的樵夫们都在说:“从京都来了位英俊的武士,每天晚上都在粤之坊读书读到深夜。”


    (那一定是庄九郎大人!)万阿心中雀跃。这是怎么回事儿?好像是爱恋?


    “杉丸带路去拜访吧!”杉丸这么说,但万阿制止住了他,兴奋地说:“我去突然造访,给那位正直的庄九郎大人一个惊喜!”


    ……?)杉丸看到万阿这个样子,有点担心,(万阿老板娘是不是暗恋上了庄九郎大人?)


    到了有马的第二天,太阳还高高挂在天上的时刻,万阿登上了粤之坊的长着青苔的石阶。粤之坊是白木的寝殿结构、古风窗户的建筑,只有一处是当代风格的书院。透过纸窗,可以看到里面的人影。(一定是庄九郎大人!)万阿怀着兴奋的心情,在大门口一下子给了僧人很多的金钱,请他指路。僧人不卑不亢地说道:“施主的喜舍很奇特啊!”万阿说道:“我要去松波庄九郎大人的房间,不需要带路。”僧人说道:“那个书院就是”,他好像也察觉到什么,非常知趣地消失了。   


    万阿在拉门后面说道:“庄九郎大人!”


    (来了!)庄九郎眼睛盯着朱红色书案,思索着,(应该如何料理她呢?)这可有点难了。万阿可是有名的严守贞节的女子。庄九郎拼命地思考,但其实内心有的只是此人与生俱来的强烈的自信。他根本不了解女人。对于男童,他非常清楚。他想做法应该都差不多吧,但身体和男童就不一样了。在有年岭接触到小宰相的身体,他才第一次知道,(原来女人的东西是这样的形状啊!)不由得嘲笑自己的无知。这也难怪,到之前为止,他还是戒律森严的妙觉寺的学生,无知也情有可原。(可是我要诱惑有名的奈良屋万阿老板娘,可不能像在有年岭那么乱来!)不过,让万阿从京都大老远地跑到这有马温泉来了,庄九郎的战术应该说已经成功了一大半。


    过了好一会儿,庄九郎低声问道:“是哪位?”万阿答道:“奈良屋的万阿。”庄九郎头也不抬地说道:“瞎说!”万阿问道:“怎么是瞎说呢?”庄九郎说道:“你想骗我,但在对法华经的奥秘了若指掌的我松波庄九郎面前休想得逞!”万阿感到莫名其妙。庄九郎接着说道:“昨天夜里,万阿就到这儿来了!”


    (啊?)如果不是鬼魂,万阿是不可能来的。庄九郎大声说道:“我已经看穿你了!你还不死心,今天又来了!……而且还是在光天化日之下!”万阿不知如何回答。庄九郎说道:“你是深山里的狐狸!”万阿也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这可怎么辩解好呢?她慌忙说道:“不、不是的!”庄九郎继续说道:“躲在拉门后的女子!我知道你是女狐!你知道我喜欢奈良屋的万阿,竟然变成她的模样出来骗我!”


    (啊?)她吃惊的不是别的,而是知道了庄九郎的内心。这么优秀的人,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内心原来是喜欢自己啊!而且不明说,还躲起来。多有情趣的人啊!(真高兴!)这就是女人。知道别人喜欢自己而不动心,就不是女人了。


    庄九郎用清爽的声音叫道:“女狐!你若还是装扮成奈良屋的万阿的话——”万阿问道:“那就怎样?”庄九郎说道:“那就过来!宽衣解带,赤身裸体,让我来看看你的正体!”


    万阿发愁了。她转念又一想,干脆扮成狐狸,让庄九郎把自己的衣服脱光了。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