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楼情人第16章: 风云际会(二)

打印 (被阅读 次)

土楼情人第16章:  风云际会(二)

文/友明

东勇说:“别说笑了!那就无记名投票吧。”

       东勇是局外人,他主持投票,每人分一小块纸写上名字交他。一共有十几个人,结果大家除了投永峰一票,云娘一票之外,其他都是岑颖的票。

       永峰这一票是岑颖投的,云娘的一票是谁投的?岑颖不知道。

       投票结束了,但是岑颖的内心并不高兴。她来这里的第一天起就成为了优秀知青的典型,还不是因为父亲是江城市委的老干部。她不在乎个人的荣誉,只是觉得我们这个社会里其实就从来没有什么民主,所有的干部任命和评选各级优秀分子几乎都是自上而下。那人民呢?创造历史动力的人民群众呢?像永峰这样正直善良的优秀青年,是新社员的贴心人,是战天斗地的骨干,他应该是劳动模范,是青年的楷模,是积极分子和标兵,完全有资格成为革命队伍的优秀成员,可是他有这个机会吗?没有!也决不会有。还有,像云娘这样的回乡知青,时刻服从领导和指挥,是永昌村妇女半边天的支柱,是贫下中农的贴心人,她才是真正的知青模范,可是她有机会成为上山下乡知青积极分子吗?不能!有谁知道他们的存在,他们的经历或许将淹没在历史长河里,悲乎!

       永峰也知道岑颖的心思,其实大家投票完全可以行使民主的权利,不必考虑岑颖这个先入为主的因素,可是大家都以为岑颖是上级指定的,板上钉钉的,投别人也等于白投,就投她了。当然,她是很出色,但是云娘比她更出色,所以他投云娘的票。也许大家以为云娘不是上山下乡知青,投了也没有用,这个会议确实是为上山下乡知青开的,一般不评选回乡知青,但是也没有明确规定回乡知青不能评选的,谁说回乡知青本来不是下乡知青?正如毛主席最近说的:“在定计划的时候,必须发动群众,注意留有充分的余地。”如果云娘当选,她是当之无愧的,公社领导不能不考虑真正“民主”的选举吧。云娘落选和她因故不在现场也是一个原因。当然,岑颖当选,他也为她高兴。

        对于这次会议,郑励想到的只是自己的利益,大家原来的话题是讨论知青实验田,但是他却忽然拿出一篇文章来学习,又忽然冒出评选知青积极分子。其实,这个评选冬勇也知道,是郭兴安交代郑励办的,但被郑励无端拖了几天,偏偏在专题开会讨论实验田的时候提出来,也不事先和东勇通气一下?东勇不会和他计较这些细节。问题是,每次开会,他总是要弄个什么新点子,以表明自己的干部身份,否则他这个“带队”干部干什么呢?他要树立自己的威信。他是农活不会干,只会靠嘴巴干活,但用嘴巴打起战来,成坚总是和他针锋相对,甚至不把他放在眼里,两人的矛盾也越来越大。

        选举完之后,云娘才打着手电从新永昌圆寨上来了,会议继续进行。她对大家说:“我给我爸煎药,迟到了,对不起!”

         一直寡言寡语的陈东勇看到云娘来了,顿时满目生辉。他对云娘说:“你爸的病好些吗?”云娘感激地说:“好些了!谢谢你带来的药。”

       永峰对云娘说:“刚才评选一人参加县上山下乡知青积代会,你不在太遗憾了。”

       云娘愣了一下,很平静地说:“我又不是上山下乡知青,我在不在真的没关系啦!”其实她心里有意见,她只是知道要开会讨论实验田,根本不知道会冒出一个知青代表选举。如果知道的话,药可以让她母亲煎,她再忙也准时到会。

       郑励看到云娘有点不快,赶快说:“今天这个评选,我没有事先告诉大家准备一下,是我考虑不周,我检讨。”

       岑颖说:“不然我们重新投票吧,这样对云娘不公平。”

       开了几个小时的会议,又要重新投票,最老实的卫国也忍不住火了,他站起来拍拍屁股说:“谁要重新投谁去投,反正我是投了,我要去睡觉了。”

       丽梅说:“我听老公的话。不投!我也腰酸背痛了。”

       成坚一直摇头:“老郑啊,今后要再选举的话一定要民主一下,提前通知,你应该吸取今天的错误教训 。不过,我也不再投票了,投票是神圣的,不能投了不算数。”

        郑励被成坚奚落一番, 自觉理屈,只好强装笑脸看着成坚说:“我接受你的意见。”他今天是完败在成坚手下了。

       东勇到底是代表公社干部下来的,还是他来收场,他说:“还是大家表决一下,要不要重新选举。同意的请举手。”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已经有三个不同意的,还来选举有什么意思,结果不言而喻。只有岑颖举手,她举手实际上也是一种对云娘的尊重,不起作用的。

        会议这时才回到正题,开始讨论实验田的事,陈东勇这才把郭主任同意办知青高产实验田的事拿上来讨论,他一本正经地说:“我们这里的知青,是指下乡的单身知青、户青和回乡知青。”大家都非常同意这个提议。

        郑励听着,心里也没有意见,他知道挂知青的招牌,一般意义就是指下乡知青,实验田成功了,也有他的一份功劳,何乐而不为呢?不过岑颖认为还是要在队委会上征求大家的意见,云娘也是这样的看法,她说:“明晚队委会开会我会提出来,我总是觉得好像有什么方需要再考虑一下。”

       会散了。云娘的顾虑没错,在第二天的队委会上,除了队长大山之外,几位队委都对知青实验田不太感兴趣,他们认为生产队就那么六十几亩缓坡良田,产量原来就比较高,在这些良田下功夫,意义不大,提高产量的难关是改造低产山田,大山听了也频频点头,要云娘再考虑一下。

       云娘把队委会的意见传给郑励、张永峰和岑颖,张永峰想了一会说:“这样吧!我们创办知青实验田的目标不变,但我们秋后再组织一支耕山队,改造坎水凹十亩低产烂泥田,这样一近一远,两个试点,都是十亩田,社员们就没有意见。”

      岑颖一听眉色飞舞:“对啊!把坎水凹的十亩低产烂泥田改造好,难度大,才显示出我们知青的真本色。”

      陈东勇的眼睛为之一亮:“好主意!就这样订下来,具体细节你们以后再和队里讨论。”

       大家都没有意见。云娘回去之后马上大山说了,大山说明天要开社员会议安排生产,刚好也让大家讨论一下这个问题。

       对于岑颖来讲,她明明知道知青实验田规划会给她带来新的荣誉,公社党委会大力支持,常年在云岭驻队的县农科所技术人员也会时常进行田头指导,实验田的品种是县农科所特选的优良品种,所以亩产提高100斤没问题。今后关于创办实验田的报告、讲用和经验介绍都要她出头,她的头上又多了一圈荣誉的光环,她实在不想以后把大家努力的功劳算在自己身上,所以张永峰提出秋后建立耕山队一事,她大力支持,她相信自己能以实际行动来弥补获得不应有的荣誉的愧疚。

 

 
吴友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梅华书香' 的评论 : 谢谢!晚安~
梅华书香 发表评论于
good!
吴友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小溪姐姐' 的评论 : 是的!本书的主要角色都是善良的人,因为只有善良的人才能问心无愧地活在人世间。
小溪姐姐 发表评论于
永峰,岑颖,云娘真是善良,正直的年轻人。尤其像岑颖这样的干部子弟,能这样光明磊落,吃苦耐劳不容易。
20140101y 发表评论于
人物的心理描写细腻是本章的特色.
吴友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每天一讲' 的评论 : 这句话没有错啊。可惜过去和现在的领导都喜欢一拍脑袋作决定。
~~~~~~~~~~~~~~~~~~~~~~~~~~~~~~~~
那时候我们都以为上面的政策都是对的,是执行的干部偏离了方向,太老实了!
每天一讲 发表评论于
正如毛主席最近说的:“在定计划的时候,必须发动群众,注意留有充分的余地。”
=================================================

这句话没有错啊。可惜过去和现在的领导都喜欢一拍脑袋作决定。
吴友明 发表评论于
正如毛主席最近说的:“在定计划的时候,必须发动群众,注意留有充分的余地。”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在那个天天有最新指示的年代里,我们这一代人都记得的,一有最新指示发表,就敲锣打鼓到大街游行!
吴友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20140101y' 的评论 : 谢谢!
20140101y 发表评论于
时代的风云真是席卷神州大地,连小小的土楼山区的知青会议都有急风暴雨。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