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楼岁月(二十六):说竹

打印 (被阅读 次)

这是我的回忆录土楼岁月第26篇  

      离开土楼山区快四十年了,生活在美国也二十几年了,可是,在我的“美国梦”里总是想著闽西南土楼山区那片热土,那片修竹茂林。

      我在《漫笔土楼茅厕》一文,已经对土楼山区的竹林有所涉及。在这里想进一步说说竹子。土楼山区的竹子有毛竹、绿竹、桂竹等等,以毛竹为首位。土楼山区有句老话叫"七竹八木",意思是七月和八月是砍竹子和砍砍树木的最佳月份,因为这两个月的竹子和树木里面的水分经过春夏的吸收之后,已经挥发了不少,是一年中最干燥的时期,砍伐之后诱发病虫害的细胞少,容易干燥,不易导致腐烂变质。

      据网上搜索,毛竹又名“楠竹”、“孟宗竹”。禾本科竹亚科刚竹属,单轴散生型。高大,秆环不隆起,叶披针形,笋箨有毛。喜温暖湿润气候,在深厚肥沃、排水良好的酸性土壤上生长良好,忌排水不良的低洼地。

      闽西南山区气候温暖湿润,适合毛竹的生长。七十年代,在书洋和梅林一带,大部分毛竹林是天然生长的,数量不是很多,但国家还是在那里收购毛竹,提供给建筑用材和民用材。很少看到竹器加工企业,大部分是行走江湖的竹器手艺师傅,帮人们做竹凉席、各达、竹筐等竹用品。

      我以前曾经写到的土楼的祖堂大厅的故事,今天也加上毛竹的一笔。祖堂大厅不仅是敬拜祖先和开社员大会的地方,也是各种手艺师傅操作的“工坊”,比如油漆、木匠、切烤烟、打棉被的等等。

      在土楼祖堂大厅行艺的“各行各业”的师傅中,竹器师傅虽然也占用一席之地,但还是稀客。所以,每当竹器手艺师傅来到一个土楼之后,谁家里需要修补竹器竹椅的,都凑要请师傅拾掇一下。不少村民也有一般的竹工手艺,可以自己劈篾编制用具,编制关押畜牲的竹笼。

      虽然我对竹器是外行,但我就曾经用毛竹的竹管做了几把二胡,二胡的蛇皮是从自己抓的一头南蛇剥下的。那是刚开春的时候,我上山时,在一片毛竹林里看到一头南蛇,蛇还没睁开眼睛,刚刚冬眠苏醒,傻傻地卷缩著爬行。根据我的经验,我折断一根毛竹的枝桠做鞭子,对准蛇头抽下去,蛇头立刻倒地,我连抽几次,确定它已经死了,才凯旋而归。这头蛇有两米半长,煮了一锅蛇肉,剥了一张蛇皮,于是就有了我的二胡。我还会用毛竹做文房四宝的竹笔筒。

      总的来看,在七十年代的闽西南,人们对竹子的用途和需求不是很大,在我们下乡的南靖县,正归的竹器厂几乎是空白,现在是福建省省级文物保护单位的南靖县城关镇武庙,在文革中就曾经是竹器厂的厂房。七十年代初期,南靖县城关镇才建立了一座竹器厂,毛竹产品的主要来源当然是来自本县的山区。随后,各公社大队的竹器厂也渐渐扩大规模。可以说在整个五十年代和六十年代,毛竹加工产品一直是很少的。这种现象说明什么呢?说明了国家闭关政策的造成的经济发展的落后,不少毛竹就在山里老化成枯木。直到改革开放,毛竹才“枯木逢春”,各地竹器厂如毛竹的雨后春笋欣欣向荣,毛竹的命运也和社会的变革而畅销。就连我所经手砍的毛竹,也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我们生产队后门山上就有一片毛竹林,但不是很茂密,毛竹林是作为混交林的第二层生长的,在形体较高大的马尾松和杉木之下顽强生长。正是:“此地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晋代诗人 王羲之的《兰亭集序》)。在茂密高大的树林竹林底下,还有不少无名的美丽山花、油茶、鹅掌揪、铁芒箕围绕著,使毛竹总是被围绕在色彩斑斓和浪漫花草里。

      后门山看到的毛竹与我以前在电影和图书馆看到的人工种植毛竹有很大不同,人工种植的毛竹排列整齐,美观,就是显得娇嫩和雕琢,而后门山混交林里的野生毛竹,让人感受一种粗犷的美。比如说这野生毛竹吧,它们根本不像国画大师笔下的毛竹,栩栩如生却都是那样不食“林间烟火”,从混交林荆棘丛生的石缝和树丛中钻出来的毛竹,让人感受到大地对它的情有独钟,它扎根大地,破土而出,崭露头角,昂扬向上,朝气蓬勃地仰望蓝天。也许,很少人想到为什世界上没有一种植物像毛竹那样,每天可以以几尺的高度长大?更没有人想到毛竹的根是怎样在大地之下生长的?为什么 毛竹可以在各种植物的盘根错节的根系中破土而出,那种向上和执著的精神,不正是我们人类生命战胜大自然重重阻力而顽强生存延续的见证吗?没有比毛竹长得更快的植物,也没有比人类长得更有智慧的动物,如果说人类在动物界里独领风骚,毛竹就是在植物界里一支独秀。这就是大地对毛竹的恩赐。所以,尽管乡下的生活非常艰苦,但是每当我来到这片竹林里,总让我感受到一股有来自大地的深情,看春天里的雨后毛竹笋日见尺长,总是让人想起很多曾经有过的理想。

      我们队里的除了这片毛竹林之外,其他山林只是奚奚落落散步一些毛竹,数量很有限,所以,对后门山毛竹的砍伐是控制很严的。

      除了毛竹之外,土楼山区还有几种小品种的竹子。其中一种是绿竹,绿竹比毛竹小,竿高6-12米,直径3─9厘米,大多数是居家种植,每年5─11月都可以采摘竹笋。绿竹笋味鲜美,最适合煮汤,把绿竹切成块,在大农忙的时候,如果能有一碗绿竹汤,就是高级享受了。绿竹笋质地柔软,除当蔬菜外,还可加工制笋干或罐头。因为绿竹需要比较肥沃的土地,村里的土地有限,种植绿竹的人不是很多,但是每年夏天,总有贫下中农隔三差五送来绿竹笋给我们。快四十年过去了,我都忘不了那一碗冒著笋香的蛇肉汤,梦里都想喝一口。

      还有一种贵竹,有人叫桂竹。这是一种小竹子,最大直径不超过三厘米,长度一丈左右。它的表面非常光滑,很名贵,适合做贵重的竹器。贵竹子在山上也很难找,经常是藏在一般的小竹林里,稀稀落落的。那年春节前,书洋森工局收购贵竹子,生产队让社员自由砍伐,不抽成。山上贵竹子很少,身手最快的最多只能砍到一百多斤贵竹子,卖不过几元。

      那一天一个社员带我上山,他说近]村山上的贵竹子早被砍光,要到一个很远的山凹里。那时我不知那山凹是那么远,到了之后,再走半小时,穿过一片片人迹罕至的密林,才看到乱树丛中有几根贵竹子。那时我已经满身汗水,手和脸刮破了几处,浑身上下钩挂著穿越乱树丛中时破叶和荆棘。他对我说分头找,一会儿就不见他人影了。

      我只好单独行动,找一根砍一根,有时看到一根贵竹子明明在几丈开外,中间却是一道密不透风的荆棘灌木丛。但一想到如果这根竹子也可以卖一、两毛钱,浑身就充满力量。因为那时十工分才四毛钱啊!我用砍柴刀在荆棘丛中砍出一条缝,从缝中穿过去,砍下桂竹子,拉出来把竹子尾削了,丢到我已经腾出来的堆放竹子的的地方。一般有了十几根竹子,要转移阵地。有时运气好,可以在几步之内砍到三五根竹子。

      我在山上钻了半天,砍了几十根竹子,想下山,却找不到原来的山路。天上乌云密布,我有点害怕,怕遇到野兽。山林静悄悄的,我也学著当地人“呼-呼 -”喊了几声,林中的鸟都吓得扑哧扑哧飞走了,树林又马上恢复平静。不久,那位社员也用“呼-呼-”回应我,我们才又汇集到一起。这一天我砍的竹子只有五十多斤,可以卖一元多。而这位社员砍了一百多斤。

      我和这位社员并不很熟,像他那样带我上山砍竹砍树,教我们如何在山上干活的村民实在太多了。山里人很朴实,几个人一起进山,回来时从不会丢下一人,更不用说我是不熟悉山林的城里人。如果说要谈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体会,我想这是最能说明问题的例子:助人为乐,有团队协作精神,不那么可歌可泣,但很实在,比那些冠冕堂皇的政治理论亲切多了。

最近博文:

土楼情人第19章:化敌为友

(15/14222 reads)2018-04-12 06:44:26

土楼岁月(二十六):双抢的劳累和伤痛

(75/13041 reads)2018-04-09 12:38:36

土楼岁月(二十五):漫笔土楼茅厕

(18/8929 reads)2018-04-07 09:32:52

清明节连接我去年的一篇文章

(0/64 reads)2018-04-05 17:10:30

人间春色西雅图

(29/7719 reads)2018-04-03 07:53:03

土楼 岁月(二十四):那山那楼和那窑

(17/9525 reads)2018-04-01 11:44:36

不要杀鸡取卵挑战身体极限

(43/14341 reads)2018-03-28 08:42:36

从古代的太监到当代的变性人

(22/12521 reads)2018-03-25 12:00:05

美国银行和车检站见闻

(25/6963 reads)2018-03-20 09:31:46

从云霓之望到中国梦

(29/12286 reads)2018-03-17 09:23:39

我对“禅让制”的粗浅看法

(21/6479 reads)2018-03-15 09:12:50

老年人尽量少做这些身体动作

(28/9530 reads)2018-03-11 16:39:41

回眸青春,忘却痛苦。

(27/6180 reads)2018-03-09 21:44:34

我的“中国心”

(11/3378 reads)2018-03-09 00:13:41

重播:夏令时对身体健康的影响

(14/4350 reads)2018-03-08 11:52:36

土楼岁月(二十三):土楼里的动物世界

(21/3064 reads)2018-03-08 01:01:51

心随笔走博写人生的即时情感

(15/6151 reads)2018-03-03 20:55:19

生活不是梦,找不到感觉怎么办?

(17/6650 reads)2018-03-01 22:32:32

聊聊文明的新宠“生态文明”

(15/4791 reads)2018-02-28 11:43:01

美国的中低收入家庭报税免费不要错过

(10/9616 reads)2018-02-27 09:11:34

人算不如天算

(14/15260 reads)2018-02-26 09:08:22

质问春天?

(15/3551 reads)2018-02-25 18:50:08

关于吃素能不能治癌的讨论

(18/5927 reads)2018-02-23 11:46:03

我的错爱

(17/6237 reads)2018-02-22 09:29:08

一个考上大学的穷孩子为什么要炫富?

(26/8492 reads)2018-02-21 10:18:51

我没有时间和你生30年前的气

(35/8917 reads)2018-02-20 09:41:35

他好在没有去那家食品杂货店

(15/6143 reads)2018-02-19 05:50:29

 

 

吴友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小溪姐姐' 的评论 : 过奖了!其实最能说明人气的是读者的留言。但是我看到很多非常优秀的文章也很少留言和点击,其实这不奇怪。有的人时间有限,主要精力在写在发,很少去别的园子互动,也减少了读者的回访。我的不少朋友也是这样,看文学城的文章,但是没有时间去聊天和留言。
在这里的每一个人,写博客和留言都随意好,还是那句话:君子之交淡如水,看淡是交友的最高境界,因为没有利益就看淡,没有欲望就看淡。再好的文章,看过一遍,记住的却是那些看似平淡,却是难忘的东西!
小溪姐姐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吴友明' 的评论 : 插兄您的文章真诚,朴实,有相同经历的知青会喜欢看,而且您已经赢得头榜名博,事实证明很多人喜欢您的文章(即使您说是中学作文也无妨)。插兄的文笔之好,记忆力之惊人,心血写下的两个知青主题的长篇,令我非常佩服.我只能写写中学作文短文,忆旧的文章往往与文革和心酸往事分不开,就常感下笔艰辛。加上文字底子差,笔拙钝得很。
文革和知青是五十多年前的事,主要是我们这些亲历过的人还在写和看。很能理解还在上班的,比我们年轻的人,忙事业,忙孩子,时间紧,压力大,即使有空上博客,也愿意看些减压,愉快的文章,读些生活妙招,育儿经验,旅游分享。但其中很多年轻的上班族都在读您的文章,要不然怎么会有这么高的点击率,只是他们没时间留言而已。
先把我给您的回言贴在这,回头再来欣赏您的茂林修竹。
吴友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闲闲客' 的评论 : 其实打蛇是无知无畏,遇到毒蛇的话就很难说了!谢谢来访!
闲闲客 发表评论于
打蛇威武!竹林竹笋,都很美。
吴友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莲盆籽' 的评论 : 蛇冬天休眠,春天刚刚醒来的时候最容易打,因为它眼睛还是迷迷糊糊的。
莲盆籽 发表评论于
吴先生打过蛇的,太佩服了!
喜欢竹器。小时候有过小竹椅子,旧的竹椅更光滑更惊快。
吴友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十五的月亮' 的评论 : 是啊!芭蕉也不错!雨打芭蕉有热切的意境!
十五的月亮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吴友明' 的评论:我不懂行,在屋子里种啥都活不了 ,梦想着哪天中了彩票,去那暖和的地方,买一个带绿竹婆娑院子的小屋,最好还有几颗芭蕉树,我喜欢听雨打芭蕉的声音。
吴友明 发表评论于
室内种植竹类植物,多以盆栽方式为主,而且盆子宜选用稍大些的盆为好,常栽培的竹类有:佛肚竹、罗汉竹、龟甲竹、盆青竹、铺地竹、紫竹等.
吴友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十五的月亮' 的评论 : 在室内也可以种竹子。
十五的月亮 发表评论于
我这里太冷,不长竹子,院子里积雪还没化完,不可居无竹,乍办?回国去淘宝上找来竹砧板,竹筷子带回来也算“居有竹”吧?
吴友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现在完全不同了,我们那里是福建土楼世界文化遗产中心地带,每天来往的人群如潮。
清漪园 发表评论于
吴兄,您近年回去过吗?那里现在富裕一些没有?竹子现在用途很广,属于绿色环保植物,连地板,菜板都是竹子制作而成的。不知这个环保潮流能不能让您插队的地方变得富裕起来?
吴友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木愉' 的评论 : 文革的时候,很多山清水秀的地方都很穷,比如土楼山区地少人多,又不允许社员搞副业,所以还是很穷,我们是10工分4毛钱,最穷的是在海拔高的地方,因为公路没有开通,木材没有办法出售,靠种地收入,每10工分只有4分钱。
木愉 发表评论于
修竹茂林的地方,不会太穷。你下乡的地方该是一个富足的所在。
吴友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露得' 的评论 : 就是从地下刨起来!
吴友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康赛欧' 的评论 : 竹子大家都喜欢!它不像花草会让人过敏。这只是其一!
露得 发表评论于
有意思!我家院子里绿竹婆娑,可惜我不懂怎么挖竹笋。
康赛欧 发表评论于
喜欢竹子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