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波逐流 - 活在美国的我们 第四十章

打印 (被阅读 次)

四十. 女人们的美国梦 

对于华人教会,张紫蔷显然比肖雨禾了解得更多。

“大概工作人员也是要挣钱的吧。许薇的丈夫曾卫东是教堂的执事,好像也是要拿工资的。我不是很清楚这些事。不过听说了他们争斗的事儿,觉得很没意思,就不想再去教堂了。”

张紫蔷一边喝咖啡一边说。想了想,她又补充一句:“我虽然不信上帝,可是我也不想说祂的坏话。”她往天上指指,低声说:“说不定他真的在那里,我可不想得罪祂。”

肖雨禾被张紫蔷的幽默逗得哈哈大笑起来:“聪明,我也得跟你学学。”两人聊得十分投缘,直到下一节课的上课时间到了,才分别去自己的教室,分手时还互相留下了联系电话。

开学才两周,余青青从学校里拿回一摞厚厚的书,对妈妈说:“这是打折券,老师让我们去卖,每个人先拿十本,卖不出去的可以还给学校。可是同学们都能卖出去,我也能。”

余争鸣拿过一本来翻看,折扣券装订成的书有一寸多厚,十二美元一本。每种商品折扣比例不同,有效期也不同,有衣服,食品,还有吸尘器,电熨斗,还有汽车换机油,洗地毯,修空调,等等,应有尽有。

余争鸣说:“看来也还有点用处,如果真的需要买这些东西,用这些打折券还真是可以节约一些钱。”

肖雨禾也看了看,说:“我们好像用不着这些玩艺儿。美国学校也真是,为什么总让孩子们卖东西?前几天,一个孩子来敲门卖饼干,五美元一盒。其实类似的饼干在超市里不过两三美元。”

“咱们也不懂美国学校的事,听说收入作为学校的额外活动经费。我们公司的那些同事也常常抱怨这事,很多时候为了完成老师给的任务,家长们不得不帮忙。”余争鸣说。

“我记得,你有一次拿回两只香熏蜡烛,说是同事的孩子卖的,现在还在柜子里扔着,啥用也没有。”

余争鸣笑起来:“那是格雷格带着孩子到办公室里来卖的,我不好意思不买。再说了,我今天不是还要去卖青青的折扣券嘛,我一定要卖给他一本。”

他一边说笑着,一边装了几本折扣券在自己上班的包里,准备拿到办公室去替女儿卖。

他接着说:“美国学校这么做,我想有他们的道理吧。为学校挣点钱搞活动,也让孩子锻炼一下,大大方方地与人交往,倒也是件好事。”  

周末,余青青抱着几本折扣券,到小区里一家一家敲门。肖雨禾像所有上门卖东西的孩子家长一样,远远地跟在后面,免得孩子遇到什么意外的事。

看见余青青敲开邻居的门,大大方方地向别人推销那本折扣券,肖雨禾十分惊讶,但不由得感到佩服。女儿一直都是个很腼腆的孩子,小时候见人都脸红,在美国上学还不到一年,怎么会变得如此泼辣大方,而且还很有主见,美国学校还真是有办法。设身处地想想,自己都未见得好意思去敲门卖东西。

在小区里转了一圈,余青青还真的卖掉了好几本,她高兴得小脸通红,晃着手上最后一本:“妈妈,只剩下一本,你买了吧。”

看着女儿那副认真的模样,肖雨禾只好自己买了,而且买得心甘情愿。自从搬家到这里,常有孩子来敲门卖东西,肖雨禾从来没买过。

陪余青青卖过折扣券后,肖雨禾才理解孩子们卖东西的不容易,后来只要有孩子来敲门,她都会买,多数的东西都没什么用,她只是为了鼓励孩子们。而那些像她一样远远跟着孩子的家长,也总会对她报以感谢的微笑。

九月的第一个星期一是美国的劳动节。搬进新居半年多了,肖雨禾觉得自己终于把房子收拾到最佳状态,正好节日放一天假,应该让朋友们来坐坐了。

劳动节次日是周二,肖雨禾和张紫蔷碰巧都没课,赵跃进这个老师比别人多一天假,政府部门就是福利好。而且男士都没空儿,只有女人们,更自在些。

房子虽然旧,可对肖雨禾来说,已是满意至极。附近那些又大又漂亮又新的房子,和她没有任何关系,她已经视而不见了,只是满眼满心爱着自己的房子,老而旧的房子。现在,她迫不及待地想听到赵跃进特有的那种夸张的赞叹。

对北方人来说,九月可以算是秋天的开始,可休斯敦还是盛夏,室外依旧是烈日当空。肖雨禾把空调设定在七十五华氏度,又把准备好的水果瓜子端上桌。

然后从冰箱里拿出冷冻的鸡胸。她现在也学会了做一些简单的西餐,这种已经拌好了调料的鸡胸片,化冻后整块放在锅里煎一下,再配上烫过的青菜,只消几分钟,就是一盘漂亮的西餐。

肖雨禾刚刚准备好,赵跃进和张紫蔷就前后脚地进门了。看见赵跃进,张紫蔷明知故问地调侃道:“咦,星期一是节日放假,今天是星期二了,你这个老师逃课吗?”

“我也刚刚进门,哪里敢逃课,我们学校属于政府部门,比别人多一天假而已。”赵跃进说着,在房子里到处看。转完了每个房间后,她才回到早餐桌边,接过肖雨禾递过来的茶,捧在手上,眼睛还在到处转。

肖雨禾没失望,赵跃进果然连声赞叹了好一阵,最后还总结:“房子和公寓就是不一样!你可真会挑,这房子比曾卫东的房子大多了,结构也好些。你们才来美国几个月就买房子,羡慕死我了。”

吹开漂在水面上的茶叶,她继续说:“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你搬家都半年了,我这才第一次来。今天看见,我口水都快流出来了。别人总说‘美国梦’如何如何,我认为这就是美国梦啊。你们两个人的美国梦都实现了,只有我还住在公寓里。”

 “这就是美国梦?”张紫蔷笑起来:“看来你和我一样,太容易满足了,还有雨禾,一栋快二十年的旧房子,就满足得不知道怎么嘚瑟好了。”

“我有嘚瑟吗?”肖雨禾笑着辩解:“不过我确实满足,房子虽然不大,看和谁比。想想在国内的时候,老余是博士待遇,我们住的是大学里面积最大的职工宿舍,六十几平方米,还是建筑面积,连公用的楼梯过道都算上的。”

“说实话,我那会儿也很满足。来美国之前,从来不知道美国人是住这样的房子,做梦都没想到过。现在我这房子一千九百多平方尺,我算过了,约一百八十几平方米,还不算车库,还有院子。我怎么能不满足?”

 “你忽略了最重要的一点,”赵跃进语气很夸张:“那时候你满足,只是因为你的房子是学校里最大的!其实那房子并不是你自己的,你们离开了,房子就被学校收回去了吧?我们也是,人还没有走,学校就要收钥匙。我没办法,带着儿子回我父母家住了一个多月,才上的飞机。而这栋房子,不论新旧大小,关键是你自己的!”

“我想你是对的,”肖雨禾动手剥香蕉:“这香蕉这么漂亮,才30美分一磅,比北京卖得还便宜些呢。”

她把剥了皮的香蕉递给赵跃进,又拿起一根来剥,接着说:“我们这辈子,还不只我们,就是我们的上一代,住的都是单位的房子,从来没有想过房子可以属于自己。我有时候都奇怪,我为什么这么喜欢这栋房子,今天你算是一语中的,就是因为这是我自己的!”

“你比我强多了,”张紫蔷接过肖雨禾递过来的香蕉,咬了一口才说:“我从结婚后,单位分房子根本轮不到我,我们一直和公公婆婆住在一起。他家住军区大院里,房子倒是宽敞,可我始终都没有自己家的那种感觉,更不要说自己的房子了。"

她眼珠朝两个朋友转了一圈:"你们可能都不相信,到美国后,刚搬进新房子的头两天,我就像打了兴奋剂一样,晚上睡不着,白天在屋子里转圈,怎么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觉得像做梦一样。”

“所以我才说是‘美国梦’啊!”赵跃进抢着说:“说实在的,我之前还从来没有想过买房子,以为我们这种人,永远住公寓是理所应当的。就是看见曾卫东的房子,我也从来没有动过心。今天,你们俩让我动心了,真的,等老魏找到工作,我们也要买房子,要不然就白来美国受苦了。”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