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小鲁是气死的不是吓死的

政治面目:瓜子脸。要招人恨,恨得咬牙切齿;要惹人爱,爱得死去活来;要让人服,服得五体投地。
打印 (被阅读 次)

陈小鲁死的当天文学城里就有报道说是第一野战军副政委的儿子抓了第二野战军政委的外孙女婿吓死了第三野战军司令的儿子。事实应该不是这样子的。

郭文贵爆料了王岐山妻子那头(姚依林家族)拥有海航上千亿元级别的股权不久,中共为姚依林家族在人民大会堂高调举办了姚依林百年诞辰庆祝活动,总理亲自带领包括王岐山在内数名政治局常委亲自到场。润涛阎当即写文章预测这是王岐山亲自安排得到习近平认可的鸿门宴,就是把姚依林家族在海航的股权利益交出来,等于软着陆。我当时猜测这样的“姚依林家族模式”会成为中共对待红二代家族贪腐的模式。红二代家族依照此模式把吃进去的钱吐出来就没事了,白手套可能要分别对待了,比如有黑社会性质杀人案件的、参与股灾跟习近平过不去的,会坐牢甚至死刑。

那么,邓小平外孙女婿吴小晖(据说已与邓卓芮离婚)被逮捕后,中共会如何对待陈小鲁?根据网上文章披露,按照中共官方的商业公开资料,陈小鲁自己开的公司加起来占有吴小晖的安邦总股份的51%。就是说,在商言商,按照商业规则,安邦的实际掌门人是陈小鲁,因为他不仅仅是最大股东,而且他本人也是理事,等于后台前台他都占位。安邦有资产超过万亿,那么,陈小鲁的个人资产应该是数千亿规模,可能超过了姚依林家族在海航的资产。

陈小鲁自己给自己在媒体上挖了个埋自己的坑:他说他在吴小晖的安邦里不拿钱,只是站台。等于当活雷锋。这对习近平来说就可顺水推舟了。把吴小晖抓捕后政府接管安邦集团,派人去安邦。陈小鲁你自己承认安邦里没有你的钱,那就一笔勾销,安邦的资产全部被政府部门接管。陈小鲁还有什么话说?估计他一直有侥幸心理,以为他只吐出一部分便可过关。待他得知他必须遵守“姚依林家族模式”在安邦的数千亿全部吐出来,他就受不了了,越想越气,这么多年白干了!陈小鲁去世后他家族的人公开讲陈小鲁在安邦没拿钱,就是这些年他旅游了一百多个国家地区的旅费安邦给出了。这可能是真的事实,就是安邦被接管后的事实,也是陈小鲁被气死的事实。因为他这口气出不来,先有姚依林家族模式,后有他自己公开讲出他在安邦不拿钱。本来他想说的是他当安邦理事不拿理事工资,以蒙混他是最大股东的事实。他在安邦不拿理事的工资,因为那点钱跟他的股权比根本就不值一提。作为最大股东,前台站台的那点工资算什么?估计他最生气的是:股权没了,他想要回当理事的每年上千万的工钱估计也没得到,就只是赚了旅游费。他可是把官衔权力都放弃了专注发财了几十年,天天跟钱的数字打交道,脑子里装的都是千亿的钱。突然间没了,蒸发了,归公了,这口气上不来。马桶就成了替罪羊。

为何润涛阎判断陈小鲁不是吓死的呢?因为王岐山以“姚依林家族模式”处理了姚依林家族的海航股权关系后便再次轻装上阵了,同为红二代的陈小鲁一样不会有坐牢的风险。这个判断是非常可靠的。以后红二代官二代千亿家族的也会如此处理,然后是百亿家族。

还有一个因素就是买不到后悔药。当初陈小鲁家族里肯定有不同意见。有的就建议见好就收,一抓徐明就赶紧套现逃跑。陈小鲁自视甚高,觉得没人敢动他。他是从几万到几百万再到一个亿再到十亿再到百亿,百亿上面还有千亿等着他。待有了几千个亿他还看到了万亿级就在眼前,舍不得放弃。最后一下子归零了,追悔莫及。

那么,为何肖建华、吴小晖被抓捕,而且安邦被政府接管而同样是白手套的王健林马云就没事?这有多方面的原因。就算对红二代官二代都同等对待,那也有个顺序,何况中国的司法又跟政治连在一起而无法独立。有一点可以肯定:政府接管的财团或公司集团,都是先算了账的。接管安邦,陈小鲁还没来得及套现跑掉,政府有利可图。而海航、万达这类资不抵债的集团,最好的办法是银行不再给予贷款,他们就得拿自己的钱还贷款,还得出售公司资产。贾跃亭跑到美国造汽车真真假假虚虚实实还在撑着,海航万达就只能出售公司资产先活下来。王健林2017年新年公司庆祝会上他唱了四首歌,分别是《一无所有》《等待》《朋友》《夫妻双双把家还》,2018年他就不嘚瑟了。他还能唱哪首?

那为何姚依林百年诞辰在人民大会堂高调举办时,只有润涛阎判断是习王搞的“鸿门宴”(以把姚依林家族成员全部骗回国,让他们把海航的股权全部让出)从此奠定“姚依林家族模式”以解决红二代官二代家族的亿万资产?

在一百多年前鸦片战争后清朝开始开放国际贸易,有很多西方乳罩公司派人到中国的大上海调查商机。那时从美国到中国靠坐船几个月。所有的乳罩公司派人在上海调查后打电报给公司总裁:中国女人都不穿乳罩,有钱的在衣服里边穿个背心,没钱的穿个肚兜(比背心省布,只有前边是布料,后边用带子拉上),所以,这里没有商机。有一个公司派到上海的市场调查员给公司总裁的电报是:中国女人都还没穿乳罩,这里商机无限。公司总裁就组成一个会中文的小组到上海,买橱窗做广告,把美女穿乳罩的照片放在橱窗,逐步打开乳罩市场。所以,同样的事件发生后,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判断。不同的判断,得出的对应措施就完全不同。

过去我们看到刘少奇林彪四人帮从不可一世到轰然倒塌,今天我们看到新四人帮死的死坐牢的坐牢,就好比我们过去看到牟其中赖昌星徐明等首富们从自命不凡到锒铛入狱,今天我们看到肖建华吴小晖等首富们纷纷落马;再过几年,我们还可看到一拨拨的权贵们分期分批地成为昨日黄花,遑论依附于黄花上的富豪蝴蝶?到头来都是一场梦。写到这里突然想起苏东波的一首词,贴到这里作为本篇的结束语:

霜降水痕收。浅碧鳞鳞露远洲。酒力渐消风力软,飕飕。破帽多情却恋头。
佳节若为酬。但把清尊断送秋。万事到头都是梦,休休。明日黄花蝶也愁

雨滴 发表评论于
想想政治也是竞争的产物。 自私是物种生存延续的必然条件。 但当个体不够强大需要群体一起生存时牺牲个体利益就成了共识。 在当代中国这个共识很深所以有修宪的土壤。 其实维护大国金字塔的成本非常高。 高到不可持续就得打破重来。 西方的资本金字塔担当了许多维系民生的角色所以国家金字塔要松散很多。 西方对中国修宪大跌眼镜。 其实其中他们自己对中国的不信任不接纳也是促成中国修宪的原因之一。

想起和红二代有过的短暂交集。 在他们眼里国家是他们父辈拼着性命打下来的。 他们看问题的视野和讨论问题的口气很自然地以国家主人自居。 好似国家是他们开的一样。 红二代从政从商的先机和优惠也算是父辈的遗产吧。 习被扔在陕北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那几年生存在金字塔底端的经历让他据有了双重使命感。 生存在金字塔每层的人都有自己要取舍的东西。 希望金字塔顶端的人也要看到社会里每个人为维稳付出的的代价和以这种模型运行的短期长期利弊。 不断调整和改进。
NanjingReninUK 发表评论于
有时间的话,能写一篇73出任国家副主席的分析评论吗?
Datian67 发表评论于
你们又忘了大师的理论。他们俩人都是负债的。被打倒的那一大帮子不会善罢甘休。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另外从69还恋栈不走,偷偷搞修宪保终身,排斥异己来看,对他们抱有多大希望不现实。
雨滴 发表评论于
习那些年的窑洞经历给了他使命感。 他没有选择到海外过安逸自由的生活而是把身家性命国家命运扛肩上投入了绞肉机。 打老虎,拍苍蝇,修理自属的红二代阶层,修宪一路走来, 读了阎兄的博文才知道有多少是在江湖里的不得不为之。 有妇仁之心之本性的习承受的压力和煎熬只有他自己知道。 所以被他的鸿鹄之志感动了一把。 对被拍打和修理的那些厚背景高能量的人, 和那些食物链上的不管是被气死,吓死还是双规的, 程序都不是公平透明的。 习选择了要一路艰险地拼下去。 国家共产主义的实验好像时机还不成熟。 以国家资本和私人资本较量还会引来国际上的XMJDH. 所以老马讲的是国际共产主义。 anyway 结局只有看天意了。 谢谢阎兄一系列的好文。
入怀 发表评论于
老王高调复出,有没可能如涛哥所料,亲手办了姚家公开切割。
梁慎勤 发表评论于
"唯一的途径只剩下下次乱世打下天下的开国英雄们开启民主政体。"

希望润涛阎这个预测不会成为现实。否则,下次内战恐怕真的会让中国亡国,因为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使用。

希望习近平王岐山完成清算任务之后,能够冒着巨大的个人和家族被迫害的风险,主动实行真正的适合中国国情的民主,交出最高权力,功臣身退,留名清史。

是否在民间舆论上,应当鼓吹对习近平王岐山家族豁免一切罪责,如果到时他们能主动交出最高权力?
Hill_98 发表评论于
现在明白了为什么阎先生这样才华横溢要隐身不出山 有聪明才能获得 有智慧才能免祸 因为很多智商高的人动手能力不强或者情商低 他们会痛苦 而阎先生善良愿意帮助别人 所以快乐 物质上的快乐不能持久 但像阎先生这样不为利益探寻真理就会长久快乐 感谢您写文章帮助别人
入怀 发表评论于
回复'润涛阎':下一轮革命来临时,生产力恐怕发生了革命性的变化,人工智能也许能消除智商歧视,促进人人平等的理念。对民主体制的形成也许有正面作用。
入怀 发表评论于
回复'润涛阎':涛哥怎能保证下次开国英雄又是打着民主自由旗号的邪道骗子?上次涛哥提及的民运领袖不得参选的朝野共识又在什么执政环境下演变成传统?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当年有很多人对刘少奇干掉高岗、彭德怀忿忿不平。其实是不了解历史造成的。刘少奇干掉高岗彭德怀后,后面跟着的就是林彪干掉刘少奇。林彪后面就是四人帮。四人帮后面就是华国锋。华国锋后面就是胡耀邦。胡耀邦后面就是赵紫阳。赵紫阳后面本应该是江泽民,可到现在还没完成历史使命。都是螳螂扑产黄雀在后。毛泽东亲属死了八位,他的尸体不能入土为安,在毒药水里泡了几十年了,帐差不多算是清了。

有人说朱元璋的帐没人算啊,因为朱棣要不是朱元璋的儿子那就算是把朱元璋的帐算清了。其实,二百多年后朱元璋所有的后代男女老幼悉数被杀光,只是时间推迟而已。

很多贪官活在梦中,以为自己就可以逃脱。事实上这是不可能的,因为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只是时间问题。习近平现在远没完成富不过三代的历史使命,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谁都得还债,最后都要拉清单。否则,凭什么智者荀子不出山眼看他的三大弟子樊於期、韩非子、李斯出山叱咤风云?凭什么智者鬼谷子清茶淡饭自食其力而眼看他的四大弟子庞涓、孙膑、苏秦、张仪出将入相?因为智者清楚出来混总是要还的,不论你多么精明能干,不论你是秦始皇朱元璋还是曹操孙权诸葛亮。自己不还,就把债留给后代还。就是诸葛亮,自己只活到五十多岁,死后儿子孙子悉数被杀光。挂六国相印的苏秦也是风光过后被五马分尸。

就算不入政界只发财,都富不过三代。官做大了,家属发大财了,就想通过民主改革政体而逃避惩罚?不论中共答应不答应,中国人民大众肯定不答应。人民大众在利益方面清楚着呢,他们天天想的就是等着落井下石趁机对富豪趁火打劫。温家宝想用民主忽悠他们而放过贪官污吏不还债了?他们不接受。两千多年的历史就是这么过来的。

所以,中国的民主政体绝不可能靠改良转型而实现,因为人民大众不会接受贪官富豪们借助民主而欠债不还了。唯一的途径只剩下下次乱世打下天下的开国英雄们开启民主政体。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专制政体的千年不变铁律,那就是轮回,你方唱罢我登场,不会换稿。一首“哀江南”就概括了:

俺曾见,金陵玉树莺声晓,秦淮水榭花开早,谁知道容易冰消!
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这青苔碧瓦堆,俺曾睡过风流觉,把五十年兴亡看饱。
那乌衣巷,不姓王;莫愁湖,鬼夜哭;凤凰台,栖枭鸟!
残山梦最真,旧境丢难掉。
不信这兴图换稿,诌一套‘哀江南’,放悲声唱到老。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很多国人的错误在于只看眼前利益得失而导致急功近利。比如说,江泽民曾庆红当太上皇的帐还没算清怎么就对习近平王岐山的事着急?其实李鹏/李小琳的帐还没算呢。这都得一步步来。中国两千多年的历史就是这么过来的。想想看,谁对清算江泽民曾庆红当太上皇的帐最合适?还有很多富二代的帐没算呢。别提防患于未然,那是民主法治政体,中国远没走到那一步呢。中国现在还是专制政体,就得按照专制政体的套路走。出来混总是要还的,但需要有人讨账才行。别想放过一批,老天爷放过谁?就好比华国锋上台必须先解决毛泽东的老婆侄子,其它的都得让步。饭要一口一口地吃,帐要一笔一笔地算,哪个都跑不掉。物有起始,事有终结。知其先后,则近道矣。
入怀 发表评论于
回复'润涛阎':不知涛哥为什么把,没有精钢钻别揽瓷器活,这种经验或天理纳入唯心主义的范畴?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从唯心主义角度看,习近平的所作所为是非常合乎天理的。道理在于:江泽民曾庆红缺乏一双慧眼还特别自私自恋,误以为自己可以为所欲为继续当太上皇,不仅仅给胡锦涛当太上皇,还要给习近平当太上皇,还安排了孙政才梦想继续给孙政才当太上皇,才把胡锦涛看重的李克强废掉的。习近平把江泽民曾庆红的人都抓了关入秦城,这就对了,是替天行道。否则,江泽民曾庆红真的以为自己就是老天爷可以想怎么来就怎么来了,历史就可以听从他们安排了。这就是一报还一报,自作自受。活该。

当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苏荣等无数江泽民曾庆红的马子被抓后,江泽民曾庆红还有什么脸面去参加给习近平站台的露面会议?不就是为了自己的儿子孙子的钱?应该自杀以谢罪那些跟随你们俩而被抓的人。曾庆红面对镜头大笑,还想着翻身呢。如果是孙政才上台,曾庆红一定死无葬身之地。

缺乏一双慧眼的还有毛泽东。他竟然把终于他的黄克诚打入牢房死前都不放他出来,死前把权力交给华国锋,还专门让邓小平活了下来。曾庆红更离谱了,想找到鹰视狼顾特征的人都很难,他竟然找到了俩。
我一说老毛这个蠢货干的蠢事,毛奴们就怒火中烧。其实这很好理解,黑社会流氓大佬照样有乌泱乌泱崇拜者。

一句话: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否则是对自己对老婆孩子甚至侄子都是作孽。要牢牢记住古训。
Dalidali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入怀' 的评论 :
记得润涛阎第一定律是“生命在于忽悠”。 向某一方向的忽悠一旦开始,“不撞南墙不回头”。 看蚂蚁打架”的人当然期待打架撞南墙的高潮啊!在撞击后形成的“权利真空”里,发生的事情可能让“观众”看地眼花缭乱!

入怀 发表评论于
王岐山当副主席了,符合涛哥所说越出格越好,估计很快有好戏看了。
入怀 发表评论于
回复'润涛阎':把涛哥的回复细读了一下。理解了用不同层次去界定形式和内容的真假。对于涛哥所说的之所以把形式和内容在同一层次混淆的原因是陷入了唯物主义泥潭,不知是语义理解不同还是什么其他原因,我认为涛哥所说唯物唯心的区别似乎是经验和理性的区别,只是程度不同的唯物主义。按涛哥的所说唯物主义来开习近平修宪之形式和内容 好比两情相悦的做爱的形式和强奸的内容,群众愤怒的原因是感觉从做爱退化到强奸。按涛哥所说唯心主义来看都是强奸,只不过之前喊喊我爱你,现在连我爱你也懒得喊了,群众愤怒的原因在于被藐视。
Dalidali 发表评论于
“红衣女:摸着习总的手,有过电的感觉不可描述“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2018-03-15 18:52:46"
"一握习总的手,两腿发软心颤抖。"
"二摸习总的手,不知明天有没有。"
"三搓习总的手,触电麻酥浪里走。"
"习总摸过的手,从此不洗当男友。"
点点繁星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你觉得是孙政才咸鱼翻身吗?

我倒关注的是李总理
Datian67 发表评论于
回复 'igleq1' 的评论 : 早finish.
guitarmanzw 发表评论于
中国没法让美国人预测,中国内部很多事情是潜规则,或者只说不做,或者做了不说。缺少透明性。

比如最近网络言论管控,不在中国论坛上发帖的很难感受到。

又如最近中国金融管控非常严格!很多学生家里汇生活费被外事部截下来,甚至万吧美元都汇不出来,要求说出用途,认学费、保险,搞得好像吃住免费一样。说买车购物就不行。一个同学和境内朋友交易微信上转了八千人民币居然也给封住了。

这种管控没有公开文件,西方是没法理解的。

任期制改动,可能变成多次连任,也可能不会,所以没法预测。

阎先生说的大视野,专制未变。
igleq1 发表评论于
为什么说越出格,对远期利益越好呢?
洞庭人家 发表评论于
为什么众多预测中国崩溃的学者全部失灵,因为中国百姓是全人类独一无二特别民族,任何公式套在这个群体上都会变形。多少年了,这样的游戏还玩得灵;

打倒刘少奇时全党全军全国人民坚决一致拥护,

给刘少奇平反时全党全军全国人民也坚决一致拥护;

打倒邓小平时全党全军全国人民坚决一致拥护,

给邓小平平反时全党全军全国人民也坚决一致拥护;

林彪入党章宪法时全党全军全国人民坚决一致拥护,

打倒林彪时全党全军全国人民也坚决一致拥护;

江青做旗手时全党全军全国人民坚决一致拥护,

打倒四人帮时全党全军全国人民也坚决一致拥护;

现在习近平修宪称帝时全党全军全国人民坚决一致拥护,

请问在地球上的哪一个地方能找到这样的部落,换成任何族群早就翻天了,中国执政者的福气和中东的国王有得一比,这就是命好,加上共产党还精通改运信风水,一会半会死不了,我是每年回去一个月,现实情况是中国很多人认定美国会崩溃,他们感觉好得很。
ZWM421 发表评论于
修宪是没什么实际的意义,宪法连一块遮羞布都不是了。可是老阎们为什么还花时间说这事情。就是希望“黄祸”景象永远不要发生。
一直念念不忘一本小说,“黄祸”,是再看一遍的时候了。
小说里写的是现在中东难民的未来中国版。见过海上越南难民,听过他们的描述,惨字不够用。
如果中国再出难民,如同1959-1961年,“黄祸” 的景象就会出现,太平洋会浮尸遍野。
如果你仔细去看中国,资源难以支撑人口,土地恶化,又拼命城市化。三峡大坝一把利剑,直指华中,华南心脏。只要有风吹草动,黄祸就会发生,以前就发生过。现在,不是一个人口级别的了。
“1984”(小说)马上发生了。“动物农场”(小说)发生过,又会再发生。
但愿“黄祸”不要发生。可是老阎们看着中国在往这条路上走。估计老阎们也只能是螳臂挡车了。没用,至少还想挡一挡。
入怀 发表评论于
谢涛哥回复,我再想想。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梁慎勤' 的评论 :

他比网上的人想象得聪明。到目前为止,他的对手们都败给了他。江泽民曾庆红都不是他的对手。孙政才未来能否咸鱼翻身,那才是看热闹的时候。历史的发展有其自身的规律,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所以,短期谁输谁赢不重要。
梁慎勤 发表评论于
短期利益和长期利益往往会是一对矛盾。

“习近平越是出格,对中国的远期利益越好。”,便是侧重长期利益。

希望习近平不要让中国再遭受一次大磨难,便是侧重短期利益(短期利益直接影响到我们的生活,所以感受更为深切,所以自然也会更为侧重,普通人的鼠目寸光便是一种体现,也具有一定的合理性)。

如何平衡这一对矛盾?我想一个原则是不能走极端,不能过于侧重一种利益而忽略另一种利益。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梁慎勤' 的评论 :

你还是陷入了眼前利益的纠葛。看待历史,不能以几年几十年为单位。习近平越是出格,对中国的远期利益越好。这个道理你搞不懂。我也不想多说了。毕竟鸡同鸭讲。
梁慎勤 发表评论于
内容与形式统一是最好的,但实际上往往是不统一的,形式往往会好于内容。所以就会产生一个问题,当“坏”内容配不上“好”形式的时候,还要不要“好”形式?

一个例子,伪君子和真小人,我们觉得那个更可以接受呢?伪君子就是内容和形式不一致。真小人就是内容和形式相一致。我个人觉得伪君子还是好于真小人。伪君子虽然一肚子男盗女娼,但在形式上却是仁义道德,但正是这种形式会洗脑社会大众,让人们(至少是年轻人)觉得仁义道德才是对的。而人们的这种观念会对伪君子形成压力,迫使伪君子做一些真君子会做的事情,否则一旦被揭穿,伪君子还是会受到一些打击的,至少是心理上的打击,名声总不好了吧。

习近平修宪遭到反对的声音,其中有一部分可能是来自普通民众的。他们之前认为形式是真的,被骗了,但是他们现在的反对也是真的,这其实就是形式在迫使内容作出改变,只是这个力量十分有限,不能改变内容。但是习近平心理上还是会受到一些打击的,因为他听到了不少反对的声音。

我觉得从形式与内容的关系上来讲,习近平修宪当然是在开倒车,是一种倒退。不过这次倒车是习近平实现他的目的的一步而已。而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现在还是不得而知。中国的政治人物在实现目的时,总是不择手段的。我们现在也只能希望习近平的目的是一个“好”目的,而且有“好”的方法去实现。否则,中国只能再遭受一次大磨难。希望不是这样。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事实上,没必要对人间的事过多纠结。世间万事,皆是梦境,转眼成空;荣辱得失、富贵贫贱,过眼云烟。对任何人都如此:如果命运不允许自己有为,就自娱自乐;如有机会一展抱负,就努力为之,但不能走火入魔,因为终极规则依然是:人算不如天算。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接下来的问题是:既然你润涛阎认为修宪与不修宪毫无意义,那为何海外华人包括很多自干五甚至五毛都极力甚至到疯狂地步地反对修宪呢?

这就跟人人知道皇帝本人也知道“人活到一万岁是不可能的,更别说万万(一亿)岁了,可为何万岁万万岁还喊得震天动地一样。不掌握真理的人民大众总是玩情感发泄。这是一种惯性,是牛顿的惯性定律范畴。人人都知道“共产党的宗旨是为人民服务”是谎言,官员们也是人,都在为自己和家人、情妇着想。但如果共产党下令把“为人民服务”拿掉改成“为自己和家人服务”,人民大众立刻就不干了:“你们骗我们几十年了,我们都习惯被骗了,现在你们怎么就不骗了?那不成!你还得接着骗!!!”人民大众被骗习惯了,你不骗了,他们反而不干了。

有一种病,医生都很难找到办法治疗:当施虐者不想对受虐者继续施虐后,被虐者不干:我都习惯被虐了,你现在怎么停手了?那不行,你还得接着施虐。因为我习惯被虐了。被骗的人也一样,当习惯了被骗后,你不骗了,那他们不干。你还得接着骗。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接下来的问题便是:“形式”的真实性本身也需要“内容”来决定。这当然没错,但并不表明“形式”与“内容”可以混为一谈,因为是在同一个层次上“形式”与“内容”的差异。这在物理学上叫“惯性参考系”。我们在考虑“形式”与“内容”时必须是在同一个参考系层次上。就好比我们说飞机在空中画了一条直线。这句话是在地球作为参考系来说的。这就不考虑上一个层次。如果考虑上一个层次,这句话就不成立。地球在自转,虽然是带着飞机一起,但地球在自转时产生“旋转偏向力”,由于空气与飞机的密度不同,偏向力的作用力也就不同,用气象学的说法就成了飞机遇到的风速不同。这表现在飞机来去两个方向时同样的速度耗油量不同,或相同的耗油量速度不同。如果飞机操纵杆是直的,那它飞出来的线则不是直的。把参考系往上提一级,地球以每秒钟30公里的高速围绕太阳转,这个是椭圆形轨道,在地球上看上去画出的直线在太阳系作为参考系就成了曲线。在太阳系画一条直线,在银河系作为参考系,太阳以每秒250公里的速度围绕银河中间的黑洞旋转,这速度是子弹从枪口出来的初始速度的10倍左右。我们这个宇宙有一亿个银河系,各个恒星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宇宙还在高速扩散之中,每分每秒每毫秒时空都在发生变形弯曲,把我们这个宇宙作为参考系,在这个宇宙中不会在任何时刻有直线。但这并不影响我们在地球上坐在屋子里画一条直线。只是参考系不同。

现在人大代表们修宪的这个“代表”所组成的人大会议“形式”不是真的,就好比我刚才讲的没有你家的授权我就代表了你家。需要纠结的是“代表”产生的“形式”是否有被代表人的授权,而纠结这个“形式”产生的“内容”就是荒唐无意义的。代表的“形式”的真实性则由上一个层次(参考系)里的“内容”决定。属于不同层次的参考系。这样,有了不同层次的思考,一切就清清楚楚了。不是真实的“形式”,就不存在该“形式”产生的内容是否有意义,因为该“形式”本身就是一骗局。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为了说明“形式”是否真实要比“内容”更重要,我再给你举个例子:
你和我是住在中国的邻居,你我都在院子里种菜。我有猎枪,你没有,我就欺负你,在你家地盘垒院墙,我家院子扩大了,你不干找乡长说理。乡长组成一个裁决委员会,由你家代表和我家代表参加。我家的代表是我老婆,你家的代表是我。不论裁决委员会定下的结果是什么,对你来说都不应该考虑,因为那只是“内容”,而“形式”比内容重要。你需要反对的是:“凭什么你代表我家?我家什么时候授权给你当我家的代表了?”这才是你需要做的。哪怕裁决委员会最后的裁决给了你公平,你照样不应该接受,因为你的公平尊严被我剥夺了,我说我代表了你家我就代表了你家。这个“形式”你不应该接受。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入怀' 的评论 :

我们是讨论,我当然不会强势让你接受我的观点。对于“形式大于内容”我可能还需要说明一点。就拿宪法来说,有宪法这个“形式”与没宪法哪个好?这要看这个形式是否真的存在。

宪法是人民大众的代表们代表人民大众在一起制定国家运行的根本大法。问题在于:代表们是否是人民大众的代表,这个“形式”要比代表们制定的宪法具体内容重要,也就是“形式大于内容”。如果这些代表根本就不具有代表人民大众的真实性,那这个形式就是骗局。有个骗局与没有,哪个更好?其实没有骗局可能更好。在专制政体里,地球上不论任何民族、宗教、文化,都不可能产生真实的宪法这个形式。道理很简单:如果宪法的形式是真实的,那这个宪法不论内容是什么,它绝对不允许专制政体统治这个国家。所以,骗局下的不真实的宪法保护不了国家主席不被批斗,保护不了饿死三千万人的大跃进后为人民鼓与呼的彭德怀被打成反动分子,制止不了文革。因为它没有权威性。没有权威性是因为它的“形式”是不真实的。

再说一遍:你回国高喊你组了一个党。可警方调查结果是:这个党组织就你一个人,连你老婆都不参与。那你组党的“形式”就不真实,因为“组织”的定义至少是两个人以上。如果一个人就算在“形式”上组党了,那中国就有十亿个党组织。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入怀' 的评论 :

我早就知道无法说服你。我也没那意愿。

帝制也好,太上皇制也罢,都是专制政体。专制政体就不会有任期制,这是人类历史的规则,在地球上没有过例外。

形式大于内容,其中不论是形式还是内容,都必须是真实的。一个披着羊皮的狼,在智者眼里它就是狼;把羊皮挑开,那就是狼。愣说那就是羊的,我有何办法?专制政体如果有任期制,那起码已经是共和了,如果还不是民主制的话。不论是共和还是民主,代表或议员,不论什么名字,在投票一项宪法修正案时,正常的比例在51:49 或52:48,不可能到60:40.如果是99.99:1, 那就是橡皮图章。等于那个共和或民主是一个外衣。那外衣扒掉不扒掉没关系。就好比狼身上的羊皮扒掉与否,对有思维能力的人来说没差别。
guitarmanzw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难怪舆论导向、新闻导向在中国至关重要,言论自由确实是对于中国固有体制极端危险的因素。

只是防火墙能力太强,以前只是关住国内的人,最近国外的人到国内发言也难。

不知两会后会不会好起来。
入怀 发表评论于
回复'润涛阎':谢涛哥回复,恕在下愚笨,觉得你还是没有说服我。
再说形式大于内容,任期制是形式,形式等同于假的但不能说这个形式不存在。独裁或太上皇是内容,是真的但没敢形式上明说。大众认定即便假任期制也比明面上的独裁或太上皇制度进步。这也正是海外媒体这次对习近平取消任期制反应这么大的原因。这也证明了政治上形式大于内容。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guitarmanzw' 的评论 :

这很容易理解。中宣部有大外宣天天跟着查看海外中文网站华人世界的动态。修宪这事在国内人人疯迷挣钱的氛围加上网站的控制,就没什么反对声音。因为中宣部并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国内有多少比例的人反对修宪。但他们看到的海外网站几乎一边倒反对修宪,就连他们认同的自干五们都一起发声反对,这不把中宣部海外大文宣的吓个半死也半夜都睡不着觉。他们建议采取闭关锁国都有可能,只是现在想关国门是毫无办法了而已。就好比屋里的人都规规矩矩,往窗户外面一看,好家伙,都是拿着大喇叭喊叫大骂的人群,他们还敢开门吗?连他们自己人自干五都跟着骂。他们百分之百吃惊到极点。

当年第一个建议袁世凯称帝的恰恰是蔡锷。当蔡锷看到一旦真的恢复帝制,各地的军阀就会宣布独立后,蔡锷就劝袁世凯放弃帝制。袁世凯受到上百的团体劝进,众议院100%的票数通过了恢复帝制,袁世凯就不听蔡锷的“悔不当初”了。结果呢,蔡锷到云南起兵。同样,本来自干五是时时刻刻站在党中央一边,现在呢?也反对起修宪来了。自干五就跟蔡锷一样了,大外宣看到自干五们的态度就跟袁世凯看到蔡锷起兵时的态度一样。大外宣害怕自干五们把反对修宪的言论传播到大陆。五毛们有很多宁肯不挣这五毛钱也不出声支持中共修宪了。

不论是自干五还是拿钱的五毛,大多数都担心修宪会导致中共以后没有了接班人而垮台,站在共产党的立场上,他们就不支持修宪,甚至公开反对修宪。表明他们爱党胜过爱习近平。这导致大外宣以后不再相信海外的五毛和自干五了,甚至认为他们是叛徒。最后剩下的就只有关闭海外网站与国内流通的渠道。

作为旁观者,我们可以清楚看到修宪这件事引发中共多么害怕海外的言论自由,包括五毛们自干五们也受言论自由的影响从而改变他们的立场。
guitarmanzw 发表评论于
我昨晚登陆以前国内的邮箱也被限制了。

中国提出要建立网络主权, 不会中国的互联网也会如同领土一般吧?从技术上,每个国家都可以做到。

但是这样就违背了互联网的初衷了。新的沟通技术,不就是为了人类可以更快的互通信息吗?
guitarmanzw 发表评论于
前面老阎提到言论自由的问题。

这几天两会,国内的大型论坛开始是晚上11pm-8am,说是系统维护,不能显示。

然后今天又说是,回复以后需要审核才能显示。

熟人家里给寄学费,结果当地银行给办了,钱给截住,然后索要很多文件问清钱是干吗的,付房租要lease,学费要学校的成绩和录取通知书,以前的缴费记录等等。

感觉现在互联网变成了,到国外网站,和入国内网站都像跨国境一样不自由。

亲戚说,是因为现在两会,管的严,不知道两会以后会如何?
孙甫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guitarmanzw' 的评论 :

不写博客。我想说的,老阎基本都说了,而且说得比我好。
死心塌地当阎粉我就很满足。
guitarmanzw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孙甫杰' 的评论 : 您说的没错,您有博客吗?想去看看您写的文章
guitarmanzw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孙甫杰' 的评论 : 您说的没错,您有博客吗?想去看看您写的文章
Dalidali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孙甫杰' 的评论 : """从孙辅杰第八定律就能推出第八十八定律!""

牛!
孙甫杰 发表评论于
有人会说华盛顿那时候民主制度还没产生呢。

那就要说孙甫杰第三十六定律了。靠,定律多的都记不起来了,哈哈哈。
民主和专制都是天然存在的。
都是人理性选择,在成本利益权衡下,特定历史条件的必然结果。

民主也好,专制也好,是一种生态环境,
是人与人的互动,是天时地利人和。
是天理,也是命数。
是不以某些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历史自有它的意志。可以理解为天意,也可以说是命数。

孙甫杰 发表评论于
什么样的人会成为政治家?
没有对权力追逐欲望的人永远成不了政治家。

任何政治家都有可能成为独裁者。这是孙甫杰第六十七定律。
民主制度就是为了减少政治家成为独裁者的机会。
因为识别好政治家和坏政治家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民主制度就是把所有好政治家坏政治家统统当成坏政治家,
这是民主制度的先天缺陷,影响好政治家发挥。
效率低下。

林肯华盛顿也不是绝对出于良心自发而没有成为独裁者,
恰恰相反,林肯华盛顿是因为民主制度的约束,使得他们独裁无法获得更大边际利益,
才使他们独裁成为不可能选项。

但是民主不是万能的,遇到非理性的狂人,
或者特殊条件使得独裁专制的边际利益大于遵循民主,
专制就会出现。

习大大也好,川普也好希拉里也好,这些人掌权时时刻刻都会争取更大的权力。
林肯华盛顿也不例外。
追求权力的极致就是一人独大。
没有民主制度约束,就是独裁专制。
如果能把制度变成废纸,习大大会做,川普也会做。林肯华盛顿都会做。
人是理性动物,要考虑的无非是成本和利益。

1940年代如果说英国人民比中国人民高明,就高明在认识到所有政治家都可能是独裁者,
而让丘吉尔滚蛋。
中国人民则愚蠢地相信毛泽东会是圣人会主动给人民民主。
白日梦。
孙甫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Dalidali' 的评论 :

这有什么好哇的。张五常还用交易成本理论解释毛时代的畸形经济呢。
试图用经济学理论解释政治现象的大有人在。
您孤陋寡闻了。

我老说的是边际利益,请你不要断章取义。

你迷信林肯华盛顿是你的事,本质上你和迷信毛泽东是红太阳是一类人。
Dalidali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孙甫杰' 的评论 : "华盛顿,林肯都一样,费劲搞专制,不如民主省事。"

"费劲搞专制" 会是林肯要思考的选项?
或者说, 您认为华盛顿,林肯觉得"搞专制费劲",选择了搞省事的民主?

哇! :)
Dalidali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孙甫杰' 的评论 : "甘地三代被杀".

"甘地"应当不是三代被杀, 虽然都姓"甘地", 但不是"三代", 没有关系.
前者是大家所熟悉的"印度之父", 尊称Mahatma Gandhi (Mohandas Karamchand Gandhi).

后者是印度另一著名家族, 大家熟悉的尼何鲁(NEHRU)的女儿(Indira)和外孙. 尼何鲁的女儿Indira嫁给一个和印度之父没有关系,但姓甘地的人, Feroze Gandhi.

"Despite her surname Gandhi, she is not related to the family of Mahatma Gandhi. "

uptrend 发表评论于
独裁有两种,一党独裁和一人独裁。中国将走那条路?更像是一人独裁(名义上一党独裁)。而当个人权力随着时间的推移进一步巩固,在位时间越长,政治制度就可能变得更为个人化,也就是说共产党的制度会被逐步掏空和破坏。以个人化权力代替了政体的权力的后果,就是当独裁者走后,这个被掏空的政体往往难以继续生存。老毛死后就有那样的危机,但那时有老邓迅速改革开放,加上没有对外冲突。而今后就难说了,在习之后有像老邓那样的人吗?在今后几十年内中国和外国能保持没有大的冲突吗?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很多人对习近平把宪法里的遮羞布扯开无法容忍,其中有不少人是因为走不出唯物主义的泥沼而进入高屋建瓴的唯心主义。这就无法冲破唯物主义思考的局限。地球上从未有过未来也绝不会有在专制政体里有任期制这回事。专制政体只能是两种形式:要么是帝制,要么是太上皇制。不论哪种,人类历史上都不可能有任期制。这是民主政体与专制政体的区别之一。民主政体可以有也可以没有任期制限制;而专制政体不可能有任期制。全世界不同的文化不同的语种,都未曾有过专制政体下的任期制。古罗马分成两个阶段,前期的共和政体和后来的专制政体。在共和政体期间,国家领导人的确有任期制,就是一年换人,由元老院指定接班人。到了专制政体,独裁者自己决定自己的任期,除非被暗杀比如凯撒大帝。

其实这个道理再简单不过:专制政体怎么可能有任期制?如果当权者不能自己决定自己的任期,那一定不是专制政体了,如果还不是民主制的话,那也是共和制。当专制政体的统治者不能自己决定自己的任期,那他就是儿皇帝,或者被暴力推翻了的乱世皇帝,比如汉献帝(终身制被曹丕给终止了)。所以,专制政体下的任期制是遮羞布,不可能是真的。一定是先有专制政体的消失后有任期制的产生。如果你承认中国已经有了任期制,被习近平给破坏了,那你就得承认中共早就告别了专制政体。这是自欺欺人。党领导一切,其中的党,就是中共。一切都由它来领导,是它自己在宪法里承认的一党专制政体。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关于毛泽东的帝制与邓小平江泽民的太上皇制,哪个更接近民主。其实二者与民主毫不相干,都属于专制政体。不能说从太上皇制回归到帝制就是倒退,当然也不是前进。中共从毛泽东上台就这两种政体:帝制与太上皇制。习近平把宪法里的任期制这块遮羞布扯开,表明他不想到期后学江泽民当太上皇,就是把邓小平开启的江泽民继承的太上皇制改成毛泽东的帝制。都是专制政体。邓小平的太上皇制有两届儿皇帝:胡耀邦赵紫阳;江泽民的太上皇制有一个儿皇帝:胡锦涛。江泽民想学邓小平也有两个儿皇帝:胡锦涛习近平。江泽民不是打天下的红一代,他就得不到邓小平曾经得到的。这就是天意。天意在冥冥之中是有其道理的,是公平的。从天意角度,习近平不是打天下的,他也就不可能成为打天下的毛泽东死那天都掌权。毕竟人算不如天算,因为唯心主义比唯物主义更合理。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入怀' 的评论 :

我怎么记得你读过我的前文?我文章里说得清清楚楚:以为通过任期制而令共产党放弃一党专制走向民主的不是白日做梦的呆子就是满脑子糊涂酱子的蠢人。取消任期制与否根本谈不到民主倒退与进步。而且我长篇大论谈及中共从未有过任期制。毛泽东没有,太上皇邓小平江泽民更没有,胡锦涛儿皇帝从未上任过掌握实权,属于没上任过的任期制=没有任期制。宪法里的言论自由、游行自由等从来都不是真的,同理,宪法里的任期制也是一块遮羞布。

形式大于内容,要有一个基本原则:是指形式是真的,假的算不上形式。如果假的也可滥竽充数,那就没有真理可谈了。就好比法律上讲男流氓强奸了一个女人,前提那男人是男人,如果是个太监,那只能是骚扰妇女罪,算不上强奸罪,因为他不是真男人,他没那功能。移民局承认结婚可以办理移民,但那必须是真结婚,骗婚就不行。如果是真的住在一个床上很久,那才叫结婚,哪怕性行为没成功过,起码是睡在一个床上的。这里的形式不以是否性生活成功,而是以长期睡在一个床上为标准。就是鉴别“形式”是真为前提。
在政治上更是如此。好比你在中国建立任何政党都是非法的,会被逮捕的,不论你的党是什么内容,就是“支持习近平党”照样被逮捕。但如果你说你建立了一个党,查无实据,是你的谎言,那你就不会被判刑。如果判刑那也是欺骗罪,而非随便组党罪。
入怀 发表评论于
涛哥曾说过, 政治上形式大于实质,习取消连任限制对于中国的民主进程是一种倒退,虽然共产党的统制可能由此及早结束。历史进入下一轮循环,依然没有什么进步。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香港的李嘉诚在大陆做生意有可能不是什么白手套,可人民大众发现他有逃跑的可能时全国一致大喊:“别让李嘉诚跑了!”这是真正的中国人的民意,因为它符合中国的传统文化: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对李嘉诚都如此,何况对本土的贪官和白手套们了。人民大众在等着“让子弹飞一会儿”。陈小鲁应该比李嘉诚更敏感才对,应该在李嘉诚跑路前兑现跑路,在“让子弹飞一会儿”上映后就该跑路。而且永不回头。
刻舟求剑007 发表评论于
回复 'BillyZ' 的评论 : 还真的要麻烦你说一说陈是什么时候在开两厢polo?又是什么时候在北京远郊区十五万买的农民别墅吗?
你的话很重要。人物有了,地点有了。可缺了时间这个要素,还不能说明问题。

old-dream 发表评论于
看了老阎给的链接,赶脚啊妞不牛分析的海航靠谱啊。
happycccn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芳草碧连天US' 的评论 :

其实不用假设,民主还是相对好点儿的,南北朝鲜就是例子,只是祖先没有付出,为什么这么多人就觉得自己国家就应该得到最好的政体?no pay no gain

就是民主也有印度那样,也有苏联那样演变不成功的,还要看怎么演变和运作

预测习当皇帝就痛骂,其实也许是燕雀不知鸿鹄之志。就算习今后真的糊涂当皇帝,历史就是少数人决定的,普通个人很渺小,几千年就这么过来的,要不认,要不去造反去,朝鲜战争中国没变成北朝鲜已经感恩了
发表评论于
小习是个吃软不吃硬的性格,既然他那个圈子的平辈人不泛有瞧不起他的,他就憋口气做点样子出来。但成事如何,那就看周围跟他干活的人智商够不够了。
观其人先察其朋友,所以了解小习得看其亲信。

-----------

As if Ewe do know him in person
marklau83 发表评论于
陈的小心脏一直不好,上厕所使了劲就不行了,胡耀邦也是死在同样的情况,只是海南条件不好不能急救,胡在北京还坚持了一会。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孙甫杰' 的评论 :

事实上,中共决战刚刚开始,很多贪官污吏会联手反扑。如果是薄熙来上台,也一样开启绞肉机。传统文化使然。
歪伯 发表评论于
小习是个吃软不吃硬的性格,既然他那个圈子的平辈人不泛有瞧不起他的,他就憋口气做点样子出来。但成事如何,那就看周围跟他干活的人智商够不够了。
观其人先察其朋友,所以了解小习得看其亲信。
孙甫杰 发表评论于
从孙辅杰第八定律就能推出第八十八定律,也就能推翻福山的历史终结理论,
民主并不是人类的终极制度。民主制度在特殊条件下会反复。
人类还会进入专制主导的时代,专制不一定是君主制,
专制的形式也会变化发展,如同民主制度在历史上也有变化发展一样。
feier2000 发表评论于
回看一百多年前,加拿大有一个富可敌国的大富翁,他的公司(包括钢铁公司)的年利润占国有收入的一部分,具体数据不记得,最后所有资产归加拿大,他在多伦多的城堡变成人人可以买票参观的一景观,原因是他的后人付不起地产税。当个人财产数量威胁一个国家机器运转的时候,政府总是有办法。
孙甫杰 发表评论于
民主和专制并不是自由意志选择的结果,
根据孙甫杰第八定律,民主只能在领导人无法从实行专制获得比实行民主更多的边际利益时才可能产生。

换句话说,民主既是主观选择也是被动选择,貌似是人的意志,其实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是客观条件成熟的产物。

举个例子,甘地搞民主都要被刺杀,他搞专制死得跟快,为了保命,为了获得更大的边际利益,
甘地只能号召大家跟他一起搞民主。甘地三代被杀,印度想出一个搞专制的,
先要想想怎么保命。印度民主并不是经济发展的产物,而是在后殖民地制度选择的产物。
和欧美民主有着很大区别。本质却是一样的,边际利益比较的必然选择。

比较陈小鲁,他鼓吹民主显然不会有更大的边际利益。即使温家宝也不能通过鼓吹民主获得更多的边际利益。
这些人都不在能够左右领导人的位置。如果看能左右体制的领导人,孙蒋都不可能通过民主获得更多边际利益。
蒋经国明显能通过搞民主得利,他怕的是邓上了美帝的船,美帝直接把他送个大陆作礼物了。
搞民主,边际利益明显增加,起码不会被人当礼物送出去。
但是本质是蒋二没看清楚大陆根本不可能上美帝的船,算是误判。
台湾人也很清楚,所以台湾真正感恩戴德蒋的人并不多。
反而是想利用蒋二推动大陆民主化的人把蒋二捧到了天上。
蒋二的历史评价会有反复。我把话放在这。大家验证。

欧美的历史大家都很清楚了。罗伯斯比尔暴政,他自己命都保不住,能专制?
华盛顿,林肯都一样,费劲搞专制,不如民主省事。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曌' 的评论 :

“民主国家发达的多,专制国家仅少数产油国富裕。”
我在前面的文章里谈论了这个话题。在专制政体,言论自由被剥夺,创新的路就给堵死了,因为没有了独立思考者的空间。如果能山寨,专制政体低端人口的劳动报偿很低,民主政体的制造业是比不上的。由于专制政体的政权在接班时难以稳定,黑箱作业导致高层内部互相绞肉,一旦发生社会动乱,一切都打回重来。项羽这混账东西带了一个非常糟糕的头:烧皇宫,一把火把阿房宫给烧了。你把瀛姓杀光了就算了,你烧宫殿是多么荒唐。专制政体的破坏力极大。说起振兴来发展速度极快,说起动乱来杀个尸横遍野。所以,民主政体肯定比专制政体优越。如何走到民主政体,才是关键。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芳草碧连天US' 的评论 :
多年来我一直警告大家,中国并没走出盛世--乱世循环圈。盛世总是早就贫富差距过大,要么是皇帝“杀肥猪”,如果没有出现“杀肥猪”的皇帝主动行动,那就是要么外敌进来替你杀,要么国内造反动乱,最后把肥猪杀掉。总之,两千多年“富不过三代”是铁律。现在到了关键时刻了,习近平没有什么选择,他上台时我三论习近平必须吃人血馒头。他具体怎么干,与我无关。但我发现他有妇人之仁。也许他以后会发现他并没有退路,也就大刀阔斧地解决贫富差距。关于“民意”,那要看怎么统计的。官员们富豪们甚至知识分子们的民意跟一半多的农民低端人口的民意是相反的。让知识分子去取样调查里边会有猫腻。如果全国大选,出来一个组建“农民工低端人口党”百分之百会得最高票,因为超过半数的人会投票支持他。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文章里的数据全部是官方数据,可以一项项查。为了简化你查找,打开Google,搜索“陈小鲁之死与安邦出事”,有博文,里边的数据给出来源,你就省了一个个去查了,就从这博客里的资料查起。里边是陈小鲁有6000亿的资料。因为是公开的,也是陈小鲁的公司公开数据,可以随便查。当然,以后中国政府是否会不让你查了,就不知道了。今天肯定可以查。
发表评论于
了。世界上民主体制的国家有很多,但还真不是只要是民主国家就必然兴旺发达。因素很多的。我没有任何偏颇和利益冲突。以上纯粹是有感而发。谁有什么想法都可以聊聊,但是如果谁出言不狲的话,那这人就太low了。可以直接忽略,不必浪费时间。我知道政治问题一般很敏感,各种动机,能力,水平,见识的人都会发言的。

-----------------

民主国家发达的多,专制国家仅少数产油国富裕。
Arnold2 发表评论于
错了, 是为“芳草碧连天US ”的诚恳态度点赞。
Arnold2 发表评论于
回复 'BillyZ' 的评论 : 为你诚恳的态度点赞。
芳草碧连天US 发表评论于
下面是我前几天关于习近平集权问题的一个跟帖评论。
民主体制是不错,不过中国历史上就没有民主的历史和土壤,假如在目前把美国的民主体制完全(100%)照搬过去,我敢肯定,后果是个大灾难。我不是是民主体制不好,其实目前看来是最好的体制,不过美国的历史到目前为止也就是200多年,因此还不能够说是经过了历史的考验。而历史上独裁体制最久的有300多年。
了解中国内情的人知道,中国目前实际上是遇到了非常深刻的危机。政治与经济必须是相互配合的,中国目前的经济发展已经到了政治必须要深刻改革的地步,否则经济会崩溃,目前的政治体制也随之崩溃。中国的从上到下的全面腐败,尤其是权力高层的腐败,如果没有全国从根本上的改革,这样下去,中国的崩溃就是必然的了。目前的中国已经被利益集团绑架了,他们是只顾自己的利益,只顾眼前的利益,至于国家崩溃改变不是他们关心的事情,他们已经把财产和家人移民到国外了。如果你还看不明白,那么我来做一个假设:如果让目前的中央委员集体投票(是按照美国方式的,真正意义上的投票,100%按照自己的意愿投票。当然这只是个理论上的假设),你能够想象会选出一个什么样的领导人?那肯定是要维护他们自己的利益的。其实他们自己目前就是利益集团。所以这样下去中国真的没有希望了。目前中国一个比较大的可能与希望还真是出现一个明君。一个明君现在应该怎么做昵?那第一步肯定是要集权的,这个应该没有异议吧?至于习近平是不是明君,谁也不知道,但目前看来是明君的可能性要大于昏君和我们常规意义上的那种独裁者。要控制舆论也是必须的(当然从个人的角度来讲,没有人愿意生活在非民主的国家)。对于那些要求习近平必须是所谓道德上/行为上完美的人,我只想说,你们的眼界太低了,因为古今中外,没有这样的先例。那样的人即使有,可能也永远上不了位。这就是现实,你喜欢也好,不喜欢也好。大概总结一下:就是目前的中国可能还真需要明君的出世,否则可能真的要崩溃了(主要是经济上的问题,已经逼迫政治上的深刻改革了,否则就要崩溃了),如果不能够从政治上做深刻的改革,就要崩溃了。现在希望习近平是明君吧,否则后果是无法想象的。等习近平真正掌握大权后,他想如何做深刻政治改革?我也不知道,还没有去想这个问题。我本身一般对政治不感兴趣,只是近几年不自觉地了解了一些。我本人也没有任何背景,就是一个普通的学子,与大家的背景基本上一样。中国是我的母国,但我喜欢美国的人文环境和政治体制。美国也有各种问题,但是世界上没有完美的地方和体制。相对而言,美国还是最好的地方,希望大家珍惜和保护。中国将来是否会走向民主体制,还是继续帝制下去,我也不知道。历史上世界是帝制的,现在世界好像是民主的时代,但是才不过200多年。而中国从来还没有真正的民主体制。这个话题太大了。世界上民主体制的国家有很多,但还真不是只要是民主国家就必然兴旺发达。因素很多的。我没有任何偏颇和利益冲突。以上纯粹是有感而发。谁有什么想法都可以聊聊,但是如果谁出言不狲的话,那这人就太low了。可以直接忽略,不必浪费时间。我知道政治问题一般很敏感,各种动机,能力,水平,见识的人都会发言的。
BillyZ 发表评论于
鬼扯,依人们恨官二代,就在这里开篇胡诌,有千亿富豪开两厢polo的吗?有千亿富豪在北京远郊区当时十五万买的农民别墅?这是我知道的陈小鲁。
油人队球迷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跟读老阎的博文10多年了, 从你独立思考的理念中受益匪浅. 最近发文频率加快, 太好了.
todaytoday 发表评论于
@泥燕飞 应该是为避免被习误解吧…
===
泥燕飞 发表评论于 2018-03-12 11:15:00
老阎,怎么删除了一篇关于胖的文章?
离离源上草 发表评论于
陈小鲁死前的那个晚上,做了个梦,梦见老阎了,瓜子脸,挺秀气。陈告诉老阎:明天我准备气死。然后老阎也做了个同样的梦,梦见陈小鲁说明天要气死。
果然,第二天,陈小鲁气死了。

呵呵,别问我怎么知道的。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人的贪婪跟蚂蚁一个水平,是人的悲哀。人赤条条来到人间,死了带不走钱。有吃有喝有房有车就足够了,多余的就是粪土。
dididididi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认为陈小鲁该死的是蠢货。他才不该死呢。要好好活着,钱没了照样可以活得好好的。他不需要那么多钱照样可以比农民工活得潇洒。”

他若是有那个智慧, 也不会敛财到这地步了。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认为陈小鲁该死的是蠢货。他才不该死呢。要好好活着,钱没了照样可以活得好好的。他不需要那么多钱照样可以比农民工活得潇洒。
olive-c 发表评论于
未读文章之前,俺就想您大概会把陈小鲁说的,无论气死还是吓死,反正是该死。

都说中国人奴性,俺认为不是。所谓的奴性是假奴性,这是问题之关键。内心觉得别人都是傻子。表现出的奴性叫做:韬光养晦、卧薪尝胆。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属实。

所以,人跟蚂蚁的差异被人为地夸大了。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都知万事到头都是梦,无人休休!
Redcheetah 发表评论于
王八爺,慶豐帝牛B 呀
流云飞瀑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看这篇: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1666/201708/13388.html
todaytoday 发表评论于
在老阎的文里多次论述习王在“替天行道”。所以习王不是天使真说不过去了。
清漪园 发表评论于
读阎兄这篇文章觉着特解气!可回头一想,习近平把这些以千亿万亿计的钱拿去,他要干什么?
入怀 发表评论于
经济上升阶段贫富差异问题不大,一旦经济停滞或下降那贫富矛盾就突出了。
入怀 发表评论于
这次回国和亲友聊天,感觉上上下下对现状都挺满意的,感觉各个阶层生活水平都有所提高。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中华民族几千年生生不息的文明史最核心的部分就是阶级不固化。做到阶级不固化,秉承的是“富不过三代”铁律。除非实行三权分立的西方民主制度,否则在专制制度下必然是“富不过三代”,不论是皇帝杀贪官还是民变推倒重来,结局一定是“富不过三代”。一旦阶级固化,二十万外敌就可灭了专制政权,因为穷人家出身的士兵不为权贵家族卖命了,阶级固化了,穷人看不到国家的希望了。现在已经进入三代富阶级固化阶段。习近平并没有选择。
tsymqg 发表评论于
时来运转红又专
百鸟朝凤美名传
几曾荣华万人羡
转瞬名裂猪狗嫌
达官显贵骨必软
美女名伶也株连
若非秦城锁飞将
夜度十女枪不弯
mikeOZ 发表评论于
1949年以后的打土豪分田地 公司合营 接着就是人民公社 老百姓有没有得到什么实惠? 1958年后就是饿死了几千万人 中国人记吃不记打!
入怀 发表评论于
不知会不会又走向另一个极端,把老实做生意的民营企业也一块打土豪分田地了。
wangtora 发表评论于
跑路是硬道理啊
老九 发表评论于
了得,不抓鬮了,最后那首詩了得,
歪伯 发表评论于
权贵、富豪白手套们只有充分认识到现如今的政治模式既保不了财也保不了命,才能够从上往下推动政治改革,软着陆。否则就是恶性循环,恩恩怨怨何时了。
ZWM421 发表评论于
有道理。陈小鲁走的不太明白,安邦是大财团。一看就知道是用白手套的路子。小鲁太贪了,太牛了。没有见好就收。估计没有留一笔养老金。
happycccn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入怀' 的评论 :

习的后姐夫,和彭的后妹夫会怎样?
happycccn 发表评论于
习还是对盗国贼有规划
非常不理解网上呼天抢地的人,修个宪,多大点儿事儿,
又不是之前国家公平民主自由民选,又不是习现在马上当皇帝,
想当皇帝拼死江就好了,还冒生命危险反腐干什么,
没发生的事儿,都意想的国家将亡,亡是早晚得,
能追些盗国贼,暂时就是做了点儿贡献,
如果未来习能不老糊涂,再能和平演变就更好

入怀 发表评论于
涛哥预测一下当朝国舅李书福什么时候会被清算。
少林商僧 发表评论于
如厕没用日本马桶,拉屎不爽而死。哪里是吓死或气死的?
泥燕飞 发表评论于
老阎,怎么删除了一篇关于胖的文章?
泥燕飞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梁慎勤' 的评论 : 普通民众应该是不反对的,就像润涛阎所说,因果循环,只是有些担心以后的政权交接,不过希望是杞人忧天。
孙甫杰 发表评论于
瞄了一眼,克林顿手术好几次,开胸。据说白人心脏病风险比黄人高,我不太相信,但是小鲁比小克死得早,还是说明问题的。

小鲁在天朝的江湖地位应该比小克在美帝的只高不低。

有钱不会保命,土鳖活该,也算是命数了。
孙甫杰 发表评论于
气死吓死不说,天朝富豪保健水平太差,小鲁估计连个心脑血管风险评估都没做过。
如果上个低剂量阿司匹林,家里准备好AED,医院在准备好随时开胸搭桥,
小鲁这么年轻,应该不至于这么早死。
克林顿都手术好几次了吧?忘了他做的是开胸还是支架。
梁慎勤 发表评论于
如果"王岐山亲自安排得到习近平认可的鸿门宴"这个猜测是正确的,那么普通民众还真的应该支持习王长期掌权。希望以后关于这段历史的真实情况能被解密,用以验证润涛阎的判断力。

如果王的确这么做了,那么为何不利用小道消息广为宣传?这对于王而言,可以在普通民众中建立很好的政治形象。我想,中国的老百姓其实是很宽容的,对于王家或姚家,把大部分钱吐出来,留个把亿用用是完全会接受的。只是,这种主动把大部分钱吐出来的事历史上就极少发生,所以,王是不是真的这么做了,还真不一定。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