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上

打印 (被阅读 次)

三月我遇见了他,他叫春天;六月我喜欢上了他,他改叫了夏天;九月我们走在一起,这时他叫秋天;十二月我恋爱 了,他告诉我,此时他叫冬天。

路上,那是一条山间的小栈道,蜿蜒着延长到了绿荫间。远离了城市,不知名虫子在哪里叫着哼着,乱却不似钢铁森林里震耳的机器声。溪水总在不远不近处流淌着,有时从栈道下穿过。旁边的山岩上爬满了茶绿色的青苔,蔓延着,偶尔从岩缝中伸出一条树枝,春天新绿的叶子挂着水珠。或许是昨晚下了雨,抑或是今早黎明时的雾太重,还或是刚刚开春山顶的雪化尽了,成了水,涨满了小溪拍打在石头上,溅起飞散。一切都是湿漉漉的样子。春天,阴,微冷,沉静的山间栈道上,我走着。

在路上,苏堤,远方东边的西湖上,下着雨,泛起的波纹扩散有被另一朵水花打乱。雨水淋着信访不就的荷花,粉红的好像女孩子的脸上搽着胭脂。荷叶,的确绿却不像西岸那样青翠欲滴静静立着任由微风吹动晃着的水珠,东岸的荷叶被雨打得有些脆弱的样子,却依旧坚强。雨、云渐渐地向更东边飘去,看看东岸,再看看西岸,俨然,我错过那种“东边日出西边雨”的美景,阳光照着西湖,小风吹过苏堤,地还是湿的,一道彩虹划过。夏天,晴加雨,温暖,彩虹下的苏堤上,我走着。

在路上,一条小路上,两旁种满了枫树,树叶飞舞着飘落,火红的叶子挂在上上飘在空中,铺在地上。天,并不是很晴,要下雨的感觉,有点闷。风吹着吹着,清爽却有点冷,原本在云纵微透出光亮的太阳被掩了,闪电雷声都开发作。我没有伞却不急着躲雨,雨天,只要自己一个人就从不打伞。雨滴落下刷着树叶,滴在我身上。秋天,大雨,清凉,枫林间的小路上,我走着。

在路上,家附近有个小花园,花园里有条路,不宽不窄,在这样雪天,一个人走着。前几天,这路旁的梅树上还只是几朵花蕾,一下雪,全开了。红色的花瓣,有些透明,总觉得有鲜红的液体流淌着。枝上落了不少雪衬得花更红了。这雪轻盈,花瓣似地飘扬而下,落在我黑色的手套上,银华绽放,又消融,只是瞬间。雪越下越大,铺在地上,一层层的,长不大的孩子般踩出来一串串脚印。冬天,雪,冷却美,梅盛开的树枝下铺着雪的小路上,我走着。

在路上,春夏秋冬与我一起走着,我恋爱了,他叫四季。

Bafer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高斯曼' 的评论 : 謝謝!
高斯曼 发表评论于
赞好文笔!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