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蹈的清澈喜悦

我们只有这一刻。这一刻在手里如星星一样闪烁,如雪花一般融化。
打印 (被阅读 次)

记得上小学时,逢年过节的学校总是会举办个欢庆会什么的,音乐老师那时便会挑一些学生去准备一些节目。节目里有唱歌的、有诗朗诵的、有表演小品的、还有跳舞的,而我只喜欢跳舞,只期盼着能被选去跳舞。在挑学生时,老师总是让我们站好队,然后她象个将军般地在队伍前视察,一边视察一边说:“嗯,蛮可爱的,蛮洋气的……” 我是那么期盼着被老师拍拍肩膀拍拍头说“哦,蛮可爱的蛮洋气的,” 不过说实话其实当时只要老师选中我跳舞,我想哪怕她说我长得象猪头三我也会兴高采烈地蹦出队伍的。所以说那份期盼实在是单单纯纯地因为我喜欢极了跳舞,舞台上跳舞的感觉:在那长长的长长的几分钟里,那个腼腆的胆怯的小姑娘完完全全忘记了自己,在音乐声中,在舞台上旁若无人地舞蹈着旋转着,心中全无杂念地喜悦着。

只是后来,如每一个匆匆走出了童年的大人们一样,我的生活随着岁月而积攒了越来越多的比舞蹈更重要的事情,而能否做好那些事情的外界的“认可”,和做好那些事情之后的他人的“掌声”,诱惑力想来是很大的,至少于那时的我来说。于是在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那个小姑娘心心念念的期盼和简简单单的喜悦都被冷漠地束之高阁了。

再后来,在我很努力很努力地做好了那些比舞蹈更重要的许多事情之后,那些“认可”和“掌声”却在不知不觉中变得喧嚣嘈杂,而那些做事情、做好事情的期盼和喜悦却是消失了,我很沮丧很难过。

我想起了舞蹈,那带给我童年清澈期盼和喜悦的舞蹈。

 
 
于是找了一家专业舞蹈学校,买了几双漂亮的舞鞋和几套漂亮的舞裙,我便开始寻找那份丢失了的“为舞而舞”的喜悦。 三四年里,断断续续,入尘出尘,那份“清澈”、那份“无杂念”时隐时现, 它一次次走近我,却又一次次从指缝里遁去。是啊,被杂念浸噬了那么久的岁岁年年怎可能那般轻易地掸去灰尘?

直到去年年底,我加入了舞馆的舞台创作舞曲排练。

舞台创作舞曲,即“Choreography Spotlight Show”。“Choreography”是指用一段音乐歌曲编创一组以华尔兹、探戈、狐步、恰恰和伦巴等舞曲混合而成的舞蹈。“Spotlight Show”,则是指把“Choreography”搬上灯光凝聚的大舞台。

Choreography”的第一步是选乐选曲,第二步是根据音乐来创作舞曲。创作舞曲是导演的事情。而挑选音乐呢,我们的导演则是给了舞者自主权,他认为如果舞者不能用心去体会那曲音乐,不能和那曲音乐全然联结(fully connected),那么他/她便不能通过肢体语言舞出心灵最深处的情感。

十一月深冬的夜晚,我们几个舞伴在舞馆里听了一首又一首的歌曲,却是怎么也找不到感觉,于是走出舞馆去附近的一家酒吧餐厅,准备先伺候了肚子再说。打开餐厅的大门,在那一刻,英国摇滚乐队Queen的著名歌曲《Bohemian Rhapsody》(波西米亚狂想曲)带着它独有的忧伤和倔强的希望“摇”进了我们的耳朵。就是它了,Queen的歌曲!

接下来的日子,便是全然融入,便是全无杂念,便是期盼喜悦。

表演的那天晚上,在上千观众面前,当音乐响起,明亮的灯光聚焦在舞台上时, 心里所有的紧张和一切的杂念都在那一瞬间消失了,我听不见台下的声音,看不见台下的观众,只是随着音乐,跳啊跳啊,旋转啊旋转啊。

那份清澈的喜悦,终于,在Queen的歌曲里, 在旋转着的舞步中, 在多年以后的另一个舞台上,在我被舞伴们举起又放下的瞬间,缓缓地却是无比清晰地回到了我的心里。

Tonight I'm gonna have myself a real good time, I feel alive and the world I'll turn it inside out, and floating around in ecstasy, so don't stop me now don't stop me,  'cause I'm having a good time having a good time …… 《Don’t Stop Me Now》 — by Queen

 
馆练舞蹈比
 

 

Choreography Spotlight Show :《Queen Medley》


 
两星期前我第一次参加了ballroom dancing competition,紧张是紧张的,倒不是因为想争名次,而是怕自己漏洞百出。回头想来,因为“三十天打鱼二十天晒网”的进度,我在“Beginner Level”竟然晃了三四年,真正专注学舞练舞是从去年的最后两个月开始的,所以年初刚刚被升级到“Bronze Level(青铜级)”。想与那些已经悉心练舞了五六年 的“老”青铜级们比赛且获名次,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想也别去想。于是,索性不给自己压力,用教练给我的“定心压阵丸”来鼓励自己:“just dance for fun……” 或许是没有给自己压力吧,竟然拿下了两个大赛的第三名,实在是额外的一份喜悦。于是比赛之后,写下这段舞蹈记录,希望我的下一次比赛,希望我今后人生的每一个 “比赛”,都能做到“just have some fun……”
 

 

 

过客手笺 发表评论于
回复 'womaninhome' 的评论 : 家家,还记得吗,我在流坛的第一个贴,你夸我说是东方的mariah carey,哈哈,那天我开心了一整天,过了两天我从纽约回来去找那个贴,找不到了。今天早上偶然看到你的博客,好开心呀,谢谢你。:)
womaninhome 发表评论于
哇,好多才多艺啊!会跳舞,难怪背影那么苗条
过客手笺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园姐要不以后跟着“园盗”一起叫我“扭妞”吧,我挺喜欢这名字的,既不太冷淡也不太热情,只是有点twisted, twisted shape, twisted personality 的感觉哈哈哈!是呀,你说得很对,前些时候我偶尔看到一部Jane Fonda在2017年新拍的电影,我想她应该已经70多岁了吧,那亮亮的眼睛,挺秀的身材,真正是高雅。我有时会想我们每个人,尤其是女人,都害怕老去,所以有中年危机之说,所以有“寻找存在感”之说,可是一个自我的、独立的人是不需要别人给自己存在感的,因为她可以做到快乐的安静的与自己相处,那种能量会写在她的脸上和身上。这一点,我觉得法国女人总体来说做得比较好,她们大多爱读书爱思考,不追捧潮流而独有自己的风格和想法,不在乎年龄而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更不在乎他人对自己的看法,总之一句话,足够自我哈哈
过客手笺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夏圓' 的评论 : 哈哈,夏园园大盗好,不好意思今天忙,怠慢了呀!怎么成了“园盗”了呢?如果你盗了很多很多开心果,分给很多很多需要的人,那么我为你鼓掌。哈哈
夏圓 发表评论于
不叫你“老别” 或“老扭”,或”老别扭“,叫你扭妞,对了,扭妞!多贴切,扭着小蛮腰跳舞的小美妞!
我喜欢青春友谊圆舞曲!
“悄悄地,不给夏圆圆看”?你不知道,你淡出江湖后,我成了圆盗,我会盗啊,哈哈!
扭妞周末快乐!
清漪园 发表评论于
随着我们年龄的增长,保持一个挺拔优美的身段已属不易,而保持一颗优雅的灵魂更是难上加难。喜欢看豆豆潺潺流水般的文字,更欣赏豆豆从容不迫的进取精神!
过客手笺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园姐好,今天晚上我去练舞,从5点多一直到10点样子才回家,看到你的留言好开心!是啊,我们在成长过程中往往会失去自我,要找回那份宝贵的初心还真不是容易的事情呢。谢谢你的鼓励,我也挺满意自己现在的心态,剔去了许多浮躁,慢慢沉静下来去体会清澈、简单而从容的快乐。倒是有时回头读自己过去的一些文字,虽然肤浅但有着无知者无畏的感觉,现在的文字多了许多“老气横秋”,是吧,那天还跟朋友说我自己都觉得现在的文字“冷飕飕”的哈哈。晚安,祝新年安好!
过客手笺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月下听梅落' 的评论 : "小学肄业在家的苦孩子"?,不够诚恳了吧,这是谦虚呢还是自夸呀,难不成能写出这么清雅古诗的人没受过什么教育,是天才?哈哈!今天回来晚了,我不象你能出口成诗,这次就不和了。下一篇我翻译一段很棒的英文诗,你看能否和一首古诗哈哈
清漪园 发表评论于
人人都有过一段innocent age,人人都经历过清纯的情感,清澈的喜悦,可又有谁像豆豆那样,真的放下尘世杂物,脚踏实地地去追梦,去寻找那无杂念的喜悦呢?感动!祝贺妹妹找回了那份美好,那份清澈的喜悦!
月下听梅落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过客手笺' 的评论 : 你分明这是在那为我,写不过你,对于一个小学肄业在家的苦孩子来说,写这么高难度的诗是多么难呀。!憋得脸通红终于想出一首。
一帘春色近
青瓷小茶壶
芳雪对诗话
再添一首无
过客手笺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月下听梅落' 的评论 : 我再试试和一首,看看能否和出春天的味道?我也付不起跟高师学写古诗的学费哈哈


半窗月色青,红泥小炉暖。春雪润梅园,悠悠守诗心。
月下听梅落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过客手笺' 的评论 : 终于写到快春天了
夜阑风悠静
春雪落树梢
月下听花语
犹是玉人娇
月下听梅落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过客手笺' 的评论 : 你写的很好了,我怕改坏了,美元是陪不起的。哈哈
月下听梅落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过客手笺' 的评论 : 写文章写不过你,只能偷换主题了,哈哈
过客手笺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月下听梅落' 的评论 :

繁星冷夜寂寂萧,早春冰霜寒未了。月下谁人听梅落,北河岸边花影瘦。

本来想写春的,好象又写回冬的感觉了,“冷飕飕”的哈哈,写诗数你功夫深,帮着修改下?
月下听梅落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过客手笺' 的评论 :
歌舞尘烟幻似真
繁星几点落樽前
落寞如是花伴雪
月下听梅至清晨
过客手笺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月下听梅落' 的评论 :

歌舞尘烟幻似真,繁星细月清梦柔。流年几载春渐浓,几缕梅香又一晨。
月下听梅落 发表评论于
玉人翩翩舞绣裙
别去空教留梦痕
只盼她乡有明月
携缕春风入深门
过客手笺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阿邕' 的评论 : 谢谢阿邕,学过舞练过舞的人自是会有一种相知的感觉!是的,你说的真好,”在生活中,做喜欢的事,不为功利,也有可能找到那不带杂念的喜悦的“——这是我要时时提醒自己的,生活中,事业中,人际间,不可能全然纯粹,全无功利,但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长,我希望自己可以越来越淡然和坦然,找回并享受越来越多的单纯的喜悦!
阿邕 发表评论于
谢谢过客的好文。恭喜进入bronze level 和拿到名次!更恭喜过客找回那纯粹的喜悦。以前曾三天打鱼 两天晒网的学过二年ballroom dance, 也曾体会到肢体随着音乐舞动的喜悦, 甚至在梦中也优雅的waltz,飘过舞台。我想在生活中,做喜欢的事,不为功利,也有可能找到那不带杂念的喜悦的。
过客手笺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icila' 的评论 : 我的下一个spotlight show是我一直一直想要跳的Armik的《Tango Flamenco》,前几天choreography已定下来了,到时候我试着把video给你看,悄悄地,不给夏圆圆看,谁让她说我们穿一条裤子呢!哈哈!晚安
cicila 发表评论于
圆圆:你真是个小太阳,You're my sunshine。看了你的话好开心,好久没这么开心了。
过客:谢谢链接。太麻烦你了,我早上就说说 没想你真给我找了。你穿这拉丁舞裤真是帅气又妖娆,真话。
过客手笺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icila' 的评论 : 我把link找给你了。这家网络好象是从中国寄货的,所以很慢,大约要五六个星期才能收到。我在那里网购过这条裤子和一条红色短裙,都是练舞时可以穿的,便宜也舒服。但也买过几双舞鞋,看上去很漂亮但穿上去非常不舒服,舞鞋可能还是要在美国的专卖店买,质量好虽然贵一些。后来那几双舞鞋我就送给我去的那家专卖店的老板了,他说可以处理掉,他说以后我舞鞋的所有heel covers都免费了哈哈。另外,这条裤子只有大号的,所以你买了后得拿去裁剪一下的:
https://www.lightinthebox.com/latin-dance-bottoms-women-s-performance-flannel-1-piece-dropped-pants_p6251426.html?prm=1.1.92.0
过客手笺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夏圓' 的评论 : 早上忘了问你,你最喜欢的圆舞曲是哪首?你真是个小太阳,用桐的话是:You're my sunshine! 哈哈
过客手笺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icila' 的评论 : 回复 '夏圓' 的评论 : 要不你俩以后叫我“老别” 或“老扭”,或”老别扭“吧?哈哈!这两天感冒所以安静在家休息,反倒觉得人晕乎乎的哈哈
过客手笺 发表评论于
回复 'lilywanda' 的评论 : 我不会因为荧光屏背后的一个ID说句好听的亦或不好听的便平添一份喜悦或悲哀,哈哈
过客手笺 发表评论于
回复 'Hello-World' 的评论 : 谢谢喜欢。你的头相很漂亮,背景是长袖起舞吗?
lilywanda 发表评论于
如果有人说"舞, 我没看到; 文章, 写得不错。"你是不是又增添了一份简单的喜悦呢?!
夏圓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icila' 的评论 :
风情万种婀娜多姿的过客(哎呀 这名字叫着实在别扭~~)+1!
桐儿,过客明明应该反客为主,她是天生的女主人,她开的爬梯楼有多高啊,我好不容易哼哧哼哧爬到顶,一不留神就滚得不知去向,唉,谁让我圆呢?要是像桐儿和别扭过客一样苗条该多好!
对,以后就叫她别扭过客!
那个花裤你们可以share啊,同穿一条裤子,情同手足~~
cicila 发表评论于
再让我看你一眼。太美了!风情万种婀娜多姿的过客(哎呀 这名字叫着实在别扭~~)。那个花裤我
很喜欢,好想有一条。
Hello-World 发表评论于
太喜欢了!!
过客手笺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老恬' 的评论 : 前一次你如果这样“慌慌张张”改个错别字的话,我一定不会猜错人,只是前次你的留言是那么周正,被你蒙住了哈哈。周末快乐!
过客手笺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老恬' 的评论 : 我写那句话时想到以前有人解释给我“猪坚强”是什么意思,觉得小时候的想法也不错,做个猪头三也不是没有优点的。现在老恬你是否觉得我们不仅有相似的背影和长发,还有相似的笑脸了?哈哈
过客手笺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小三儿她姐' 的评论 : 谢谢认同!
小三儿她姐 发表评论于
没有杂念的喜悦,太赞了!
老恬 发表评论于
那句
老恬 发表评论于
太棒了!舞姿翩翩 曼妙优雅。那回眸一笑真迷人……
在车上敲字回你呢:)很满足的离开。
那就猪头说的太好玩了。现实和理想,你做的都那么好!
过客手笺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夏圓' 的评论 : 你的第一段留言是不是从中国年的对联里抄袭来的呀?笑破肚皮了。喜欢你称我“过客”,只要你一直在这里阳光灿烂,我便一定安安静静做一个好客人。
过客手笺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为写而写' 的评论 : Bow!
过客手笺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我胖我的' 的评论 : 谢谢!喜欢你的网名哈哈
为写而写 发表评论于
Bravo!
夏圓 发表评论于
内外兼修好芳华,载歌载舞好梦圆,高贵典雅好气质,排除杂念好心态!
我特别喜欢圆舞曲,圆舞台,转圆圈,因为我姓圆,哈哈哈!
过客文笔了得,一篇比一篇惊艳。喜欢,欣赏,崇拜!
望常来城里作客,期待你佳作连连!
主流媒体 发表评论于
那年,那天,那个梦,从梦开始的地方重新出发。:-)
我胖我的 发表评论于
鼓掌!撒花!赞、赞、赞!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