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王思想的渗透与共产主义的幽灵

岁月如沙从手指间流逝,留住的沙砾都是记忆的点滴
打印 (被阅读 次)

前几年,关于养生的酸碱理论在网上很流行,核心就是酸性体质致病,碱性食物健康。不过,奇怪的是,柠檬这么酸的水果也成了碱性食物。本来,酸碱是有一个客观标准的,就是对于水溶物在水中电解一户氢离子浓度的测定,这是酸碱的基础,所有人谈到酸碱都是以这个客观标准为依据的。但是,这个酸碱养生学说,自己定义了一套酸碱。比如说,什么是酸性体质? 就是容易疲劳,容易感染,容易有慢性代谢疾病。那么酸性体质为什么不好?因为酸性体质容易疲劳,容易感染,容易患慢性代谢疾病。这种理论其实可以扩大应用到任何事情上,你把酸碱换成阴阳,换成太阳月亮也成,因为简化以后,它等于什么都没说,或者说了一句“生病不好”。

这种忽悠在生活中屡见不鲜,但是万变不离其宗,用的就是逻辑上的自我证明。我曾经说过,生命科学是对生命现象的描述,总结和解释,不是因为有了生命科学才产生了生命。其实,社会科学也一样,它是对社会现象的观察,总结,和解释。所以,无论谈论政治还是历史,不可能离开当时的历史条件和社会实际,而空洞的主观性的看待问题。

那么,一百年以前,中国有产生共产主义的土壤和社会环境吗?

中国是一个历史和文化悠久的国家,有着自己特有的惯性和文化社会价值,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就是中国人传统的家庭观念。上至皇宫贵族,下至贩夫走卒,孝义是不可触犯的准则。共产主义的核心思想就是用社会代替家庭的功能,中国人不可能这样想,也不可能这样做的。佛教在中国影响深远,特别是因果循环报应之说,可以说已经深入每个人的骨髓。可是,当初佛教传入中国受到极大阻力,不为中国人接受,就是佛教主张抛弃家庭。后来,佛教修改了这个教义,才得以进入中国。

就以当初创建共产党的早期领导人来说,有几个读过马克思的著作,了解共产主义思想的?当时的中国处于一个变革的时期,各种思想各种学派可以说五花八门,但是每种学说都没有经过检验,而共产主义只不过是其中之一。毛泽东之所以能够成功,是因为他信奉共产主义,或者说,对于共产主义理解的透彻?不是,老毛过人之处,在于他明白中产主义根本就不适合中国。老毛听命于共产国际,接受苏联的哪一套宣传,唯一的目的是因为他需要苏联的援助。就跟孙中山一样,联俄联共扶助工农,不是他的理想,是他的需要。如果日本人或者美国人给他钱给他武器,他没准搞出一个东亚共荣或者民主自由来着。

至于跟着共产党闹革命的普通人,多数连共产主义都没有听说过,很多人不过是试图选好一条生路而已,加入共产党或者国民党对他们来说没有区别。如果他们能够选择,家入国民党比共产党的肯定要多。对于这些人,三十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远比共产主义更具吸引力。你能他们明白各尽所能按需分配?如果他说他需要几个女人呢?如果他说他需要当主席呢?那时,对于共产主义,也就是告诉他们,共产主义就是“电灯电话楼上楼下”。实际上,苏联支持中国共产党也是处于自身利益的需要,要说他们喜欢中国共产党的这些人,那也是无可奈何的。

那么,有没有信仰中产主义的青年投入共产党的呢?当然有。不过多数都被淘汰或者在历次运动中遭到整肃。有思想的人是与农民革命格格不入的,你难道要求共产党员按照党章办事?

共产主义幽灵可以从欧洲飘到中国,但是中国共产党不可能从天上掉下来。这些人就来自当时的中国社会,他们骨子里信奉的不是共产主义,而还是中国几千年流传下来的封建君王思想,就是所谓乱世出英雄,打天下坐天下。井冈山时期,部队教育,毛泽东请林彪做报告,题目就是“红军也能坐天下”。大意是,现在,随便一个军阀,几十个人几十杆枪,就可以占山为王,红军也可以。

我们没有出生在那个年代,也许并不了解当时的社会。但是,即使一百年以后,中国就有人真的信仰共产主义了?几千万党员有几个读过马克思的书?每个人入党,要宣誓为共产主义奋斗,台上台下,有一个人相信吗?如果按党章要求,你能找出一个合格的共产党员?其实,加入共产党还是为了个人利益,为了升官发财,还不是那一套封建君王思想的余孽。

不管是网上还是生活中,看一个人,重要的不是他说的什么,而是他做的什么。一句话,无论说话的人是老子孟子还是你儿子,是看它是否符合历史,符合实际,而不是看它是谁说的。因为叫做中国共产党,就代表中产主义?

doldentate1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遍野无尘' 的评论 : 不是理念的问题,是国家处于特殊变革的环境。不管老毛还是老蒋都承认,如果不是日本侵华,共产党不会有机会的。这个真的跟主义无关。比如说,今天的中国,无论你有什么样的理想,无论你的主义多么吸引人,你只能是牺牲品。这个真的用不着争论,文学城如果在中国,早已经被封了,你连说话的机会都不会有的,怎么会那么天真呢
doldentate1 发表评论于
回复 'kittencats' 的评论 : 想起以前大批判常用的一个词“扯大旗做虎皮”
doldentate1 发表评论于
回复 'lzr' 的评论 : 我不知道你想说什么,别急,把你的思路整理一下,应该不是小孩子了吧。
doldentate1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土豆苗,情人节快乐!你家有美玉好玩的?我去看看
不言有罪 发表评论于
是熒火,还是日月,是杀人放火的山贼海盗,还是劫富济贫的罗宾汉,不能看他们说什么。要看他们做什么。
把杀人放火后抢来的东西归为己有,是山贼海盗。把劫富济贫得来的钱财都给了穷人,是罗宾汉。
打天下得天下后,不当皇帝,不愿坐江山的,是现代文明人。是日月。
打天下坐天下,还要千秋万代坐天下的,是封建独裁者。比萤火虫还不如。是民害。
doldentate1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遍野无尘' 的评论 : 我觉得你的看法从根本上有问题,只看到了表面现象。比如说,中国人喜欢集体主义,你见过还有比中国人更不团结,更憎恨中国人的国家吗?大家不这么说,但是这么做。不说民众,就说我们的国家政策,有多少是歧视我们自己的?

你说中国人相信平等就更是错的离谱。我问你,建国以后的户口制度,把人分成几等,怎么解释?即使今天现在,北京驱赶外地户口低端人口,有几个人站出来说不可以这样的?胡耀邦落实政策,中央领导子女待遇不得低于某个标准,这是平等的表现?在中国,党员,党员干部,不仅是代表特权,也可以说是护身符。比如说,干部犯法,撤销职务就已经是严重处理了,党员犯错,开除党籍就是处分了,如果你不是党员干部,同样的错误你就得坐牢了。这不是实际?

中国人恨富,不是仇视富裕本身,也不是平权思想,是恨为什么富的不是自己。所以,每个人恨贪官,但是每个人当了官都贪,一个比一个厉害。

你觉得当初很多人是为了“不均”闹革命的?你看多了小说电影。我给你举个例子,你知道东方红这首歌,知道它是陕北民谣,但是你不知道这首歌最初用来干什么的。那是扩军宣传用的,歌词的最后两句是:打下榆次城,一人一个女学生。

就像你对中产主义的理解局限于口号一样,你对农民起义的理解也一样。比如说,太平天国,洪秀全在南京,还没有统一全国,处于清兵包围之中,你知道洪秀全封了多少王多少侯?东王杨秀清为何被杀?就是他想节制洪秀全和那些王侯的权力。太平天国因为权力内斗死了多少人?中产党呢?
doldentate1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大号蚂蚁' 的评论 : 我们只谈实际,不谈理论本身,因为理论不加以验证就是毫无意义的。
doldentate1 发表评论于
回复 'diaoerlang' 的评论 : 你不知道组织早就不信任他们了吗?所有党员出国之前要办理理当手续,签字,表明出国以后的言行只代表个人,不代表共产党员。他们签证的时候也否认自己加入过共产党的。就此一点就够了,就可以看出这些人为了利益什么都可以出卖的,包括主义。
doldentate1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东四刘石匠' 的评论 : 我觉得还不止这个,其实更像是无可奈何,找不出更好的理由
doldentate1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京华人' 的评论 : 为了利益也不是错,但是如果说共产主义是获得利益的途径,也就罢了,但是问题在于它只是一个口号。
doldentate1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路边的蒲公英' 的评论 : 这不一样。首先,你如果去过教会,就知道很多人是在读圣经,虽然每个人的理解程度不一样。其次,你去教会,你信教,不能说跟你的生活无关,但是你去公司面试,不会有人问你是否信教,也没有人说只有你是什么党才可以做哪级主管。你的例子不恰当。
doldentate1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不言有罪' 的评论 : 这是一定的,什么理论都不可能脱离社会而存在
doldentate1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愚若智大' 的评论 : 不能问,也不能答,这是中国特色
fonsony 发表评论于
说忽悠,有谁过得爷师说是上帝的独生孑?一
fonsony 发表评论于
熒火岂能言日月之光,当初共产党领导人搞革命又有谁为自己,那个不是有崇高的理想
华府采菊人 发表评论于
若说革命成功前入党是有理想主义者的,因为那时一不小心会掉脑袋。 而革命成功后再“慌”着为理想而入党, 就似乎让人会笑出尿来, 因为此刻入党已无任何危险而只有好处了,有一句潜规则的”官话“--进步--来作代表, 如何解释”进步“?官职更上一层楼啊!而所有待遇包括工资(供给制时的大中小灶住房大小津贴多少子女保育等), 哪项不和级别挂钩?

shamrock100 发表评论于
中国自古就有世界大同的理想。 欧洲实现共产主义没有普世价值。 如果中国能实现相对的社会平等与大同, 因为中国的人口, 会具有普世价值。
不言有罪 发表评论于
至于屁民为什么跟着老毛闹革命,和“大家都一样”的大同思想一点关系也没有。不过就是“抢地主家的财富睡地主的小老婆”,和老毛的“到皇帝的龙床上去滚一滚”是一个想法。
不言有罪 发表评论于
至于老毛,他在乎的只有一个想法,就是他要当皇帝,当拥有绝对权力的皇帝。什么主义,什么信仰,什么说教,什么家人,什么亲情,对他,都是工具而已。那个好用就用那个。中国历史上成大事者,都是这样的人。所谓“厚黑”。我加个“辣”。脸厚心黑手辣。
不言有罪 发表评论于
回 遍野无尘:无论高端还是低端人口,口头说的都是“大家都一样”。但心心念念的是去做“人上人”,爬到别人头上去拉屎撒尿。否则,哪里来的“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哪里来的你死我活的权力斗争?不要光看表面和口说。
遍野无尘 发表评论于
tg 起事的早期阶段,都是用“没有剥削” “大家的日子都一样” 这种话,忽悠那些几乎一无所有的劳苦大众,其实也是共产主义的基本理念。发源于西方的共产党, 不被西方所接受。而共产党能在(几乎只在)东方国家成了事,肯定有极其深刻的社会背景和原因。理念的吻合是不可否认的了。
diaoerlang 发表评论于
像那个风筝神剧,把油腻一代的段子塞进民国人物嘴里,硬是把海外赤子看得一愣一愣的,还大呼不忘初心和共产主义理想,一时间都顾不上平时与鬼佬主流水乳交融的高大上了。
遍野无尘 发表评论于
回复:不言有罪 发表评论于 2018-02-14 07:05:15;
任何社会都有对立的两种思想。正因为中国(上层)的专制很利害,所以下层人的希求和倡导的就是大同观念。 从汉末的农民起义,到太平天国都是这种思想的爆发。“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兄弟结拜是人们极普遍的情节(美国没有结拜这一说吧)。中国过去的民间结社道会部门都是这种有福同享的理念,还是核心的理念。
kittencats 发表评论于
那些社会主义国家推行的共产主义思想和马克思的共产主义应该是两码事,前者属于无神宗教,后者是对社会结构的假想理论。
土豆-禾苗 发表评论于
回复 'lzr' 的评论 : 突然想起另一个问题:今天华夏的的执政党,它的哪个时期(或阶段)的党员不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才加入的?还是1921年起,他们一直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才加入的? :))
土豆-禾苗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不言有罪' 的评论 :
在盐野七生的《罗马人的故事》中,也多次出现这样的句子:同西方相比,东方向来是专治的,独裁的,,,。
lzr 发表评论于
切,你倒是说说,这个世界上哪个国家的党里的党员不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才加入的?哪个党的党员都是怀着无私的大公?真的这种党恐怕还曾经有几个,就是你恐怕最不齿的红色高棉。
土豆-禾苗 发表评论于
今天不和你来硬的,来软的,happy valentine day, :))
不言有罪 发表评论于
东方历来是等级观念,君君臣臣,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父父子子,子不言父过;上级下级,官大一级压死人,男尊女卑,等等。哪里来的“大家都一样”主义?如果硬要说“大家都一样”,那是低端人口互相内斗时的想法。
遍野无尘 发表评论于
“老毛过人之处,在于他明白中产主义根本就不适合中国。老毛听命于共产国际,接受苏联的哪一套宣传,唯一的目的是因为他需要苏联的援助”
----- 这话不敢认同。当年毛泽东已经是国民党的中央宣传部长,如果跟老蒋干,当官是不成问题的。如果想接受苏联的援助,在井冈山,江西造反,那时候是一点也收不到苏联援助的。后来和“苏修”闹翻了,本来已有的,和说好的援助都扯走了,专家滚蛋了。毛泽东还是有信仰的,至于对不对则另说。文革的灾难就是老毛太相信的浪漫的信仰(共产主义)
遍野无尘 发表评论于
共产主义思想其实就是中国一两千年来的大同思想。中国人和西方人比,集体主义的情节很重,西方人的个人自由情节很重。不止中国,日本的集体主义甚至比中国还厉害,这个可以从日本公司的文化看出。此外,东方人的一个特点就是要和大家都一样,包括穿衣,赶潮流,听音乐,房子的式样,婚恋等这些民间的小事。
正是东方的社会化性质导致了中国人很容易接受 “共产主义”的说法---文化基础。
西方文化的重要特征是自由,个性。所以 "大家都一样主义”的社会没有市场。

“大家都一样主义” 还真和君主皇权不是一回事。“没有人剥削人”的说法,怎么能和君主皇权扯上关系?
大号蚂蚁 发表评论于
马克思主义的共产主义是在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发达的前提下,进一步发展的目标。实际上欧美诸多发达国家也的确是在向这个方向靠拢。然而诡异的是共产主义却在经济和文化欠发达的国家,俄国,中国等广泛流传。这一点要感谢列宁对共产主义的篡改。把它改造成了一种新的求来世的宗教,成为改朝换代的利器。也因此只能是换汤不换药地改朝换代。说不好听点,严重亵渎了共产主义的真实概念。
diaoerlang 发表评论于
看把底下的共产主义信徒急得,在墙外还在装模作样的,何苦呢?蓝皮护照都拿了。
东四刘石匠 发表评论于
自欺欺人而已
京华人 发表评论于
中学生入团,大学生入党,有几个是为了所谓的信仰?想明白了,其实问题很简单。
路边的蒲公英 发表评论于
几千万党员有几个读过马克思的书?
================================
几千万基督徒有几个读过圣经的书?
etc
etc
etc
不言有罪 发表评论于
人类脱离君权体制进入民权体制只有两三百年的历史,而人类在封建君权体制里浸泡了几千年。所以即使是在美国,君权思想仍然大有市场。
愚若智大 发表评论于
本人曾有一问:那些在党的人,加入组织前和加入组织后,哪个阶段更严格要求自己?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