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居说:滚回你们中国去》(3)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打印 (被阅读 次)

短篇小说: 《邻居说:滚回你们中国去》

3

四年相处,一直温文尔雅的,觉得应该很有文化和修养的女人,突然说出如此愚蠢不靠谱的话,让他吃惊不小。可能是唯恐老薛英文不够没听懂,还高声重复了一遍。她在唠叨的你们我们,让他听着极不顺耳。他内心的火也被点燃,却还是忍着没发出,本着好男不和烈女斗,也本着应善待和悲怜正生活在煎熬中人的原则。

该说的话还是得说,不然这家伙还会觉得华裔好欺负:一,当初我来美国时只有区区五十美元。今天所有都是我用双手努力获得的,不是任何人恩赐。二,你对中国了解多少?还是不要自以为是为好。三,我没抢你工作,一直在制造。你丢了与我没半毛钱关系。四,最重要的不是你们的美国我们的中国,而是我们的美国。我也是美国公民,拥有和你一模一样的权利和义务,分文不多也丝毫不少!你既没有资格剥夺,也没有能力赋予。

他停了停,原本想用尽可能平和语气说:再者,关乎国家层次的差异和你是不是生得出孩子,保不保得住房子,能不能找到工作,有何关系?不是所有人都可生出孩子,更不是所有人都有能力住自己想要的房子。你代表不了美国,也不是主流。过去不是,现在和未来也不可能是。

这些快出口的话,他还是咽了回去:和猪较真,值吗?!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刺激,他小心翼翼选择了用词的恰当。

气头上的女人是不可能认真听和用心去思考的。在美国商场混了多年,他早就意识到,很多时候人们不是听不懂,而是压根就不想照你的逻辑思考。在国内大学教书时很在乎的“教导”和“讲清楚”,在有了这种理解后,他变的多了睿智和寡言。

纳尼娜一定是忍了很久,终于找到一个爆发的她认为最恰当的机会。或许在媒体上她看到和读到太多人自以为是的认为:作为最安分守己模范公民的华裔,都是软柿子!

今天,她吃惊的碰了硬钉子,却并没有就此认输。

第二天,憋了一晚怨气的纳尼娜没有选择适可而止。天刚蒙蒙亮,细雨霏霏,薄雾蒙蒙之中,她鬼鬼祟祟的像个黑衣夜行人,快速急乎乎的将老薛家门前的十几捆树枝,连提带拉的弄到她家车库。估计是专门为了准备放置的地方,一辆车还停在库外车道。老薛一直有早起的习惯。此时他正抱着闺女,站在二楼卧室窗前看的清晰,心里在笑这个女人的愚蠢和自不量力:重用这样的女人,还花重金送去读EMBA,难怪公司会破产!此时的偷偷摸摸,说明她自己缺乏足够的自信,却又不服。认输,难道就这么难?不知道,将错就错,会更难堪?!

虽然是要丢弃的树枝,毕竟在自家门前也算是自家财产,私有产权神圣不可侵犯的法律,在这里是不是也有效?!难道这个女人还真的以为那堆迎春花灌木是她的。即使是的,难道她还想为这件事打官司不成?

老薛觉得,这是个看戏演戏的好机会。生活有了这样的经历才接地气!想到这他多了点开心。女儿的到来让他觉得人生多了不少色彩,这个女人居然会刺激他最敏感的神经!

他还真低估了纳尼娜的执着和顽固。太阳普照大地时来了几个中年男人,看模样应是镇里政府机关的。她站在车道上明显在等。走上前,和他们站在一起,在道边指手画脚叽叽喳喳显然是在告状。没有人走向迎春花灌木丛,应该是她觉得,认定边界不是需要做的事情。

老薛觉得纳尼娜不会不明白,这些人的看法和意见,对于她的是否正确没有丝毫价值。他们不可能也不会,甚至是不敢上门来挑战老薛的判断!自然,她更不敢找帮亲朋好友来,恶凶凶的上门问罪。这就是生活在美国的好处。

老薛想了想,没有走出去,而是打开窗户,让底下的人能更清楚的看到他:在看着呢。此时的纳尼娜,看上去还算心情平静,几个人的说话,在轻声细语之中展开和快速结束。

头天晚上,被她气势汹汹奚落后回到家,安睡好孩子,老薛做了件事:再次细查了两栋房子的边界,确保自己万无一失的正确性。他从家里找出已经看过多次的房子平面图,再拿出尺子在边界交界处仔细量了,确证整个灌木丛都在自家地域,离边界还有好几尺,没有邻家半毛钱事。从位置的设定能够看出,灌木丛是当初人为种植的。随后他在灌木丛上剪下几个树枝,插在边界线上,意在警告邻居:这里是三八线,不要穿越!

对不起,剪下的都被她拉走,只好继续打搅你们了。离开时他对灌木丛说,加个飞吻。

他又上网查了查相关条款。按俄州法律,一棵树,坐落在哪家地域就属这家的私有财产。长出的树枝如果在空间跨越,跨越部分对方有处置权,没必要事先获得拥有树根家的认可。如纳尼娜想剪短空中越线的树枝,她可以这么做,不必获得老薛认可。老薛有完全的权利处置长在他的地皮上的任何植物,除非镇里有特别规定不许随便砍伐的大树。在那样情形,也只需和镇里交涉与邻居没关系。有些镇子对大树的砍伐有规定,不得随意处置,为的是保护生态环境。

有了这个理解,他的底气更足!如果这个女人也有这份聪明,查查自家平面图,她不会不明白自己的所作所为是如何滑稽。最重要的是,她家的男人此时此刻在做什么?难道还有心思躲在地下室玩他的无线电?

老薛在想:人穷和人怂是联在一起的。有些人是必然的怂和穷,腐到骨子。没有人能改变他们,连他们自己都改变不了。再好的教育又有什么用?她获得EMBA的学校,曾经走出两位本科毕业生,成为经济学诺奖得主呢。

随后的结果自然是不了了之。但纳尼娜却并没就此罢休,她拿出三寸舌头的威力,期望通过街坊的共同力量来为自己挣分。老薛估计,纳尼娜以为自己是在搞中美对抗!老薛也在等着有人上门来“教训”自己。可是什么都没发生,让他有点失落。他在想,如果是在中国,街坊邻居,亲朋好友,领导同事,认识不认识的,一定会有不少好事者参与,搞场小小的世界大战!不少人甚至会觉得自己就是基辛格,有能力成功斡旋中美两国,实现和平对话。

至此,纳尼娜要想获胜,唯一的选择就是通过法律程序获得补偿。老薛在等着,看这个女人继续上演丑剧。他在美国商场混了很多年,初步玩会了国情。况且即使要打官司还是得有钱,女人连房子都保不住,哪来剩余资金玩这般奢侈?她不会真的天真的想当然,以为自己运气好,就此找到机会和个冤大头,来为她付清房贷了吧?

他看看,想想,笑了笑,觉得真好玩:可怜又可悲。可怜之人必有可悲之处?!

纳尼娜折腾了一天一夜毫无结果。老薛也看了一天,如预期的没有动静。他断定,插在地上划定边界的树枝,这个女人总得去看看吧!看了,不会不明白他的意思。如果不看,那得有多蠢啊!简直就没有脑袋!

晚上,他将这场不期而遇的闹剧,兴冲冲的讲给妻听,当喜剧。没想到吓得老婆半天说不出话来,自己又一次遭受奚落:就怪你,让你低调、低调,可还是显摆。人家辛辛苦苦凑齐首付就很不容易,有多少人能扛得起这二十万的房价?妻一脸的不开心。

才区区二十万。两个人合在一起再怎么着也得有十万,一年省个三两万的总不难吧。你看看周边华裔,不都是这样过着。为什么独独他们不同。再说换车是生意需要,而且还是低端的。他明白,妻在唠叨的是他换车事。

你不想想,人家可能还有学生贷款呢?哪像咋们,来时两手空空,离开学校时却也没有负债,一身轻松,很可能还攒了几个小钱。

说到纳尼娜找来镇里官员为自己主持公道时的应对,还自我得意的他,受到妻的一堆奚落:你牛,为什么不出去对着她也大吼一通?躲着,还是说明你心虚,害怕!

这你就不懂了。胜败不在于谁会用语言损毁对方,谁更像泼妇,更会耍无赖,重要的是结果,是在博弈过程中内心获得的感觉。沉重者,输也。这原本就是无理取闹,小人之心,我举重若轻,四两拨千斤,不卑不亢,表现的既有风度,又宣示了主权和捍卫的决心与绝不退让的硬气。在这之后,再来个釜底抽薪,搬去一个更大、更新、更好的房子,让她有气也没地方出,憋死她!杀人于无形,也不过如此。打口水仗,逞一时嘴上的满足,才是街头小人所为。整个小区,咋们是有史以来的第一位华裔,得给街坊邻居看看咋们的大气和大度。她可以说,到处诋毁和颠倒黑白,最终,时间会说明一切。原本想一不做二不休,将整个灌木丛连根拔起,彻彻底底的消灭干净。不过,这样做似乎太绝情。如果她当前有忧郁症的话,这无意于将她逼死。留着它也有好处,当新的主人再听到这个故事时,会做出自己判断。那时候,纳尼娜会不会自省呢?

(汪翔   原创,作者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