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加州娘家(5):红灯区,药店,Tequila,Tijuana!

打印 (被阅读 次)

Tijuana这座城市很简单。

Tijuana这座城市很复杂。

说它简单,是因为除了我这样带着好奇和任务探访者,抑或是匆匆中转的偷渡客,其他无论五湖四海的常客,到这里,都有简单而明了的目的。

除了藏在角落里的毒品和枪支、人口走私,Garcia说,这个城市摆在台面上的交易无非是Chicas,Phamarcy 和Tequila。对外人来说,这就是Tijuana。

Tequila自然不用说了。墨西哥是盛产龙舌兰之地,离Tijuana不远就是主要产地之一。而且,相比美国严格的21岁饮酒年龄限制,墨西哥的饮酒限令颇为宽松。大把年满18岁而未满21岁的美国青年在周末跑到这里来,体验成年人的纵欲生活。

正因为如此,美国海关和加州政府对携带龙舌兰酒回美国有严格的规定。在我回美国时,就亲身体验了一次。

至于Phamarcy,也不必解释太多。墨西哥低廉的药价、宽松的处方药管理和平价的医生服务让许多美国人来这里求医问药。依稀记得FDA规定,每个人凭美国医生的处方,可以带60天的自用量药剂回美。

所以,在最繁华的商业街革命大道上,遍地都是药房。除了整条街上到处都可见的大大小小的“Famarcia”药店,还有拍街景照时一不小心就会入镜的“Drug”广告牌。在墨西哥人眼中,drug就是单纯的救死扶伤的良药。不过,在这座以毒品走私犯罪闻名的美墨边境城市看到满街的“Drug”折扣广告,却依然有点黑色幽默的味道。

我倒是想起来一部很有名的电影,《Dallas Buyers Club》。这部电影通过讲述得州人跨越边境去墨西哥走私FDA的禁药对抗艾滋的故事,把FDA的不作为,滥作为和美国药商的贪婪刻画得淋漓尽致。我想,这样的故事,至今,也仍然在Tijuana继续上演着吧。

除了Tequila和Phamarcy,这座城市的另一个畅销产业就是Chicas。

这是一个色情行业高度发达的城市。也是整个北美地区当之无愧的头号红灯区。除了墨西哥本国的女孩,来自不同国家的Chicas,都在这里进行着肉体交易。关于墨西哥的性产业和人口贩卖的关联,可以参考文学城刊登过的这篇新闻【这里的男孩,做梦都想把全国的女孩卖去美国当性奴(图)

也正是这个看似直奔主题,简单明了的交易产业,背后隐藏着这个城市最为复杂的一面。而且,复杂到让我有些意外。

图中的大拱门就是Tijuana的地标建筑。也是革命大道和红灯区的交汇处。路口的指示牌上写着“通往美国”。

Garcia对这个行当可以说是轻车熟路。这也是他讲给我的故事的起点。作为出租车司机,Tijuana的红灯区是他最大的客源地。他见过太多太多的寻欢客。

和革命大道相接,离Tijuana标志性的拱门不远,有一条以墨西哥与得州接壤的北方省份Coahuila街,叫Calle Coahuila。这条街上鳞次栉比的开满了脱衣舞店,而脱衣舞店的二楼就是自家的一条龙酒店服务。从一美元起的毛手毛脚,到70美元的“大保健”,是这条街的最大卖点。

以Coahuila街和Primer Callejon Coahuila为中心,Tijuana政府设立了所谓的容忍区。各色妓女们只要每个月做一次健康检查,并且交税,就可以在这个区域内合法的卖淫。

然而,这样的容忍区既不能满足寻欢客的胃口,也不能满足操纵皮肉生意的大鳄们对金钱的欲求。所以,非正式的红灯区范围渐渐以这两条街为中心,向四周扩散开来,一直到了与革命大道商业街中心相接的Calle Primera大街。

墨西哥政府和警察也对这种非法的灰色地带不太过问。在Calle Primera路口就是一个警亭。警察的存在只是让妓女们把她们的生意收敛在街内,不要在革命大道主街上招摇过市就好。

而在这些附属的灰色地带工作的妓女,据Garcia说,似乎本地人更爱光顾。因为她们要价便宜,15美元到20美元就能来一次30分钟的“大保健”,还包括房费。不过,这些人并不向政府纳税,也不会定期接受健康检查。

有很多人是家里穷,自愿来卖身的,Garcia说,也有欠了钱被逼着过来卖肉还债的。大叔告诉我,那些拉客特别急迫的妓女,甚至5美元就可以和本地人来上一番云雨交易。因为,她们大多是欠了惹不起的人的钱。如果在时限之内还不上钱,可能她们就永远都不会再出现在这个世界上了。

你晚上千万不要一个人去这几条街,Garcia嘱咐我说,这都是黑帮的地盘。他们也在那里交易毒品,大麻,海洛因。有时候会有很暴力的事情发生,也有抢劫外国人的。

看我笑了笑,Garcia有些尴尬的说,“你看起来也不像是来找Chicas玩的人。要不怎么会有空和我一起吃饭。”

“那倒不一定,”我故意调侃他,“我可是知道Tijuana有个HongKong Club。”

“你们中国人都爱去那里,”Garcia大叔当真了,“那里有什么好去的?”

这个HongKong Club在去Tijuana的寻欢客里可以说是大名鼎鼎的“天上人间”,与之齐名的还有一家“Chicago Club”。都是属于酒池肉林,进去就开喝,然后点上一个脱衣舞女,谈好价格上楼的路数。

你们亚洲人都喜欢娇小苗条的女人,Garcia说,而“petite”在这里并不那么受欢迎。所以,他载过许多去HongKong Club的中国人,喝了一夜酒,一直喝到打烊,又回自己宾馆睡觉,什么也没干。

“他们说不喜欢这里的女人”,Garcia笑着说,“他们在回去的路上还想问我能在哪里找到中国女人呢!可我跟他们说不明白,我们英语都不好。”

“是吗?HongKong Club没有中国女人吗?”我倒是有些好奇。

“这就是一个很酷的名字而已。其实和香港和中国都没有关系。不过吸引了不少亚洲游客去玩。听说,他们现在也开始尽量招一些苗条娇小的Chicas。”

“那么,这里什么地方有中国妓女呢?”我追问Garcia。

“中国妓女当然是有的,不过不在这里,不在Calle Coahuila。你们中国人的生意做得太广了”,大叔干掉了杯里的酒,开始切入正题了。

“你知道吗?你们中国人的黑帮,控制着许多这里的Chicas。”大叔这句话,差点让我一口冰茶从鼻腔里喷出来。“我一个中学时候的好朋友帮他们做过事,是个小头目,后来被他们打残废了腿。因为他爱上了一个被他们控制的妓女,还让她怀了孕,想带她一起跑。”

大叔说,听他的这个好朋友讲,这里的中国人黑帮控制了不少贩卖妇女甚至是幼女的人口走私生意。而Tijuana其实只是这些Chicas们“实习”的地方。她们在这里学习接受出卖自己的肉体,张开双腿偿还永远还不尽的债务。然后,在这种大浪淘沙中,有的被淘汰到更偏僻的地方继续接客,如何终了人生不得而知。而“业务”熟练的,则在“实习”结束之后被重新分配到"更高级"的下一站,或是洛杉矶,或是拉斯维加斯,或是日本东京......

“墨西哥政府难道不管吗?”我对我听闻的这些“内幕”异常吃惊!

“这里的警察,都是可以用钱买通的。”Garcia说,“我那个好朋友没有被打死,已经很幸运了。你们中国人的生意在这里做得很大!还有泰国人、柬埔寨人给中国人打工。”

我又喝了冰茶压了压惊,请服务生给我拿过来一张纸一支笔,把大叔刚才说的内容作了简短的记录。然后让Garcia继续说下去。

其实,我曾为这一篇算是采写报道的博文想过一个非常激烈的标题,叫做“Tijuana那些丑陋的中国人”。后来又觉得,这样的标题过于偏颇和情绪化。毕竟,客观的说,在边城Tijuana还生活着那些靠勤劳工作养家糊口的同胞,开着裁缝铺或是中餐馆,过着奉公守法的日子。

革命大道路边花花绿绿的小店我一家也没进去过。它们似乎丝毫不能引起我的兴趣。

然而,在我脑子里却总是有另一层挥之不去的疑问。在Tijuana,有成熟的华人商会、侨团社区,直飞上海浦东的航班甚至吸引了一些人从圣地亚哥过关来乘坐,还有中华人民共和国领事馆。不知我们的侨务领事们是否有在驻地了解掌握这些中国人参与的丑陋犯罪?是否有向国内汇报相关情况?国内相关部门又是否有像打击湄公河犯罪一样,狠狠地打击这些丧尽天良的犯罪?

也许是这样的内容太过敏感?至少在我的印象里从来没有看到国内有过相关的报道。

而人口贩卖走私之外,据Garcia大叔说,同一帮中国人黑势力还经营着贩卖走私珍稀野生动物,走私假冒伪劣产品和走私制毒原材料的生意。

像美国和墨西哥的保护动物Big Horn,海龟,都经过这些人转手,成为中国某餐厅桌上的菜品。而墨西哥的地理位置,也让它成为走私品的转口地、来自中南美洲各国,如哥斯达黎加等地的犀鸟、蜂鸟、猴类等等珍稀野生动物有许多也都在这里交到中国黑帮手中,运往亚洲市场。

同样的,在买通墨西哥海关和警察之后,来自中国的大量假冒名牌产品也大张旗鼓的运到Tijuana。然后再通过墨西哥黑帮的渠道,北上加州,为害全美。与假冒名牌一起到达Tijuana的,还有来自中国的制毒原料。在墨西哥,它们被合成为新型毒品,销往美国和加拿大。

“你们中国人,什么赚钱就做什么,”Garcia说,“中国离墨西哥很远,但是中国人离我们很近。”

听过了Garcia大叔的这些叙述,第二天我在Tijuana的酒吧街市闲逛时,突然看到这家店铺上的一句中文广告词的时候,却觉得有些陌生,有些五味杂陈。

今天的墨西哥人,读着历史书感叹说,自己离上帝太远,离美国太近。

明天,墨西哥人会把这句话里的美国,替换成中国吗?但愿不会!

回到Garcia大叔的故事。讲完了这些让人毛骨悚然的犯罪,Garcia大叔竟然开始拿我打趣起来,“要是你寂寞,我可以带你去找中国女人。”

原来,在Tijuana红灯区,还真是难得见到中国甚至亚洲面孔。然而,在离Tijuana两个半车程的地方,却有墨西哥历史最悠久,规模最大的中国人社区。这就是同样位于加州的美墨边境墨西哥一侧的Mexicali城。大批中国人作为劳工来到这里,并在历史上一度大大超过了墨西哥本地人口。

据Garcia说,Mexicali至今仍有很多纯正中国血统的人和与中国人混血的墨西哥人。在Mexicali有一个叫La Chinesca的地方,简直就是墨西哥的小中国。

当晚回宾馆,我简单查看了维基百科,给自己补上一课。上面提到,Mexicali的中国人因为争夺赌博和卖淫等地下产业的控制权和当地人发生冲突,而引发了墨西哥政府所鼓励的历史性大规模排华。

墨西哥政府排美,结果得克萨斯独立了,接着又丢了新墨西哥州、亚利桑那和加州。

墨西哥政府排华,华人社区倒是的确受了不小创伤,不过也没有灭绝。在排华浪潮之后,华人社区又重新壮大。特别是二战和民国时期,La Chinesca是重要的领区,是解救犹太人的“中国版辛德勒”何凤山先生视察过的地方。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墨西哥和台湾当局断交,转而承认北京政府。

而Garcia大叔所讲述的中国人黑帮在Tijuana的犯罪行为,我也在回美国后找到了不少相关的英文报道,和他的描述大体是一致的。

那一夜,躺在Tijuana革命大道的宾馆里,我辗转反侧。

或许是因为胃里塞了太多美食。

也或许是因为听了大叔太多故事。

又或许,两者兼而有之。

Mexicali这次是没有机会去探访了,甚是遗憾,留待下次成行吧。

等天亮了,我要抓紧时间,在回美国北上湾区之前,再好好的看看这座复杂,让我意外的城市。

明日预告:Adios Tijuan,湾区下着难得的雨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读完也很意外。谢谢介绍和信息。
无齿小编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露得' 的评论 : 听完这些故事 走在Tijuana的夜色里 那才是带感!
露得 发表评论于
看得一惊一惊的,如此罪恶的城市黑幕辜负了那么美好的阳光。
无齿小编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边走边看66' 的评论 : 你看我的博客,既不赚钱也不叫座。何以见得这饭没白请啊?
边走边看66 发表评论于
你这顿饭没白请啊!
无齿小编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irstuncle' 的评论 : 调查报告不敢当,一颗追寻人间八卦的心,势不可挡。
无齿小编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香水雨' 的评论 : 谢谢!我现在是在家里写“回忆录”呢!有佛祖和上帝同时加持,应该很平安:)
firstuncle 发表评论于
小编写个黄赌毒都有调查报告的味道,佩服!
香水雨 发表评论于
祝无齿小编旅行平安 阿弥陀佛 阿门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