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痛悼念我的好友J君

集百家之长, 走自己的路。
打印 (被阅读 次)
 

我的一位同事,好友,J君,静悄悄地仙逝去了, 终年63岁。 他走得安宁,走得肃穆,走得无声无息。却给生存着的人们带来无限的悲痛,无限的思念,无限的回忆。

我和他相知已有30多年了。30年前的一天, 老板V博士给了我一个任务:“你明天早晨去飞机场接一位中国学者, 他从武汉来UAB, 做我的Research Fellow, 他的名字叫J。”  我第二天去了机场把这位J君接到。 一并, 连住宿, 生活等等 问题大致给他做了介绍。

他的工作桌子就按在我座位的后方, 双方一转身就面对面。 他和我做同一个课题, 我们共事有三年之久。

由于做共同的课题, 我们之间的交流就频繁起来, 除了工作,两个中国人就道出许多中国元素。 他向我介绍, 中国大名鼎鼎的史学家, 教学家, 翦伯赞原来就是他的大伯。 我对他的家世肃然起敬,因为我的哥哥对翦伯赞的历史学大有研究, 是他最最敬重的学者之一。 可惜这么一位大学问家惨死于文革。 他还告诉我, 他是新疆维族。 我问他:“既然是维族, 你如何来自湖南?"

接着我的问题他又给我道出了他们祖上的历史。 他们家属据说原来姓”哈“,不姓翦。  在明朝期间,祖先曾佐明太祖扫除异寇有功, 皇上赐姓翦,并令姓翦祖辈镇守湖南常德桃源,在此地扎下根来, 延续子孙后代。 所以, 湖南常德有一支来自新疆的后裔。

他工作勤勤肯肯,兢兢业业, 任劳任怨,默默无声;他和周围同事关系融洽, 为人随和;他在业务上从无名利思想, 也无攀比妒忌,如一头黄牛认真耕作,做他自己的工作。

他低调?他内向?其实并非如此。他有丰富的内在情感, 只是疏于表露而已。 他拉得一手好提琴, 下得一手好围棋,他喜欢书法,打球,艺术。。。。。 从这些爱好, 可见他并不是专攻而无他。 和我一样, 兴趣是多方面的。他还教过我下围棋。

我从来不顾及他的家庭生活, 但他遇到什么棘手之事, 总来到我家和我商量,包括他的家庭生活。 他把我当成他的兄长。我见过她的母亲, 是一位中国第一代的妇产科专家,她和林巧稚同辈。 我们一见如故, 因为我的妇产科老师都是她的同学或学生。她临走时叮嘱我好好照顾她儿子。 实际上J君早已自立, 何须照顾, 可见妈妈对于儿子的深情难以言表。

他生病已有3-4年了,有一次来我家告诉我他从德州离职回家。 “何故?” 我问。他说身体有疾,不能继续工作。 “那就休息一段时间, 好好养病吧。” 我劝他。他还不断问起我太太的病情(太太病重住护理院)。 当时我早已退休, 他在养病期间我们常常互访,无话不谈, 在闲谈之余, 又屡屡问及我太太的病情。他对朋友的关心一如既往。

两个星期之前接到一个电话, 他说希望见我, 什么时间方便? 我反正在家任何时间都方便的。 他下午3时到我家中, 我还说:“看上去身体不错啊!” 他神情低落, 慢慢地说:“不是太好!”   然后, 他看到我太太的遗像, 慌忙站起,柱着拐杖,摇摇晃晃, 在我太太遗像面前恭恭敬敬地三鞠躬。可见他慈悲的心肠。

我给他泡了杯茶,他饮了口茶,就问我:“你太太去世之后的丧葬需要花费多少?” 我有点惊奇反问他:“你为何要问此事?” 他告诉我:“我长久不了, 医院已经明确告诉我无法治疗。” 我吃了一惊, 因为看上去他情况还好, 自己开车, 柱着拐杖自己能够走路。 不至于吧! 我心想。 我就一五一十地告诉他, 我太太丧葬时的开销。他顿了一顿说:“我不想给人家看我的遗体, 那时肯定走形了。” 我劝他别想那么远, 活一天,乐一天吧,我比他年龄还大一轮呢, 我还没有那么悲观。 他接着说:“我家和你不同, 我必须考虑我太太的经济能力,我回去要好好计算一下, 我的丧葬如何给我太太省些费用。”  我无言!

他顾及他的家庭, 顾及他的子女, 顾及她的太太, 顾及朋友的病情,但很少顾及他自己,连自己的饮食都很节省。 正像鲁迅描述的那样, 他吃的是草,挤出来的是牛奶!

果然, 两周之后, 他匆匆地离开了人世。

回顾他来到伯城后的30年间,他没有惊天动地的业绩,他没有高尚远大的理想;但他认认真真的做人,勤勤恳恳的工作;他对自己儿女尽到了他应尽的责任, 他做一个丈夫即使不能算顶天立地, 也能算鞠躬尽瘁!人做到这一点, 还有什么可以挑剔?  让我们一起缅怀吧!

J 君, 一路走好, 安息天国!我们永远怀念你!

 

Alabam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辛夷660' 的评论 : 谢谢辛夷兄!
辛夷660 发表评论于
我是在北海听到翦君逝世的噩耗的,闻听后不免心中阵阵难受!想起不多日子前我们两人还在陈女士的告别仪式时合影过一次,孰料他竟走得那么急!就在我离开伯明翰的2017.12.6.之前,我们几乎每天都一起在老年中心打球。翦是一位谦谦君子,平时话不多,待人接物彬彬有礼,从来不说半句不合礼仪的话,他的一生坎坷,只因遇人不淑,落得个不甚平和的家庭环境,幸得多年前遇到了郭,两位同样善良祥和的人组合成了一个幸福的家庭,可惜天不佑人,如此好品行者却不长寿,令人长叹不已!及至回美,翦君已仙逝多时矣。翦君,借此平台向你致意,奈何相隔万里无缘相送,但愿翦君一路走好。
Alabam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oach1960' 的评论 : 谢谢鼓励和你的关照!
Alabam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乘着歌声的翅膀' 的评论 : 谢谢鼓励和祝愿!
coach1960 发表评论于
A兄重情重义,您自己也要多加保重!
乘着歌声的翅膀 发表评论于
A兄重情重义,一切安好!
Alabam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zhiyan' 的评论 : 谢谢光临!
Alabam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彩烟游士' 的评论 : 谢谢游士兄!
Alabam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mzl9876' 的评论 : 谢谢梅子网友!
Alabam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水2' 的评论 : 谢谢通告!
zhiyan 发表评论于
谢谢分享。愿逝者安息
彩烟游士 发表评论于
A兄是重情义的人!J君安息,A兄保重!
mzl9876 发表评论于
'阿留' 的评论 :+1, 愿逝者安息。珍重!节哀!!
水2 发表评论于
下周一,MR.Jian 生前居住的小区要有个缅怀他的活动。 地点:581 lake crest DR. Hoover AL(lake crest clubhouse) 我会去的
Alabam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谢谢王妃!
Alabam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一段旧时光92' 的评论 : 谢谢你对他清晰的回忆! 新春愉快!
Alabam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husk' 的评论 : 病痛的折磨让他时时处于忧郁状态。 谢谢!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这几年有几名好友英年早逝,感人生苦短!逝者走好,生者珍重!
一段旧时光92 发表评论于
认识翦必希是在25年前,2家常走动. 每次去都看到他在有条不紊轻声细语地忙着、照顾着我们。 特别喜欢他做的泡菜,即使离开伯明翰后买得到现成的泡菜,但翦的泡菜就如同小时候的记忆留下了美好的回忆!听到翦去世的消息,曾经的点点滴滴又重现。记得有一次的晚上10点,先生出差不在家,刚买了房子不久,听到楼下时不时有响声,吓得抱着小孩子不敢下楼。最后打电话求救翦,晚上开过来帮我查出来原来是烟雾报警器没电了,换了电池就不叫了. 虚惊一场。离开伯明翰多年, 近年听说翦身体不好,但总以为以后有机会回伯明翰见一面。忙忙碌碌,一直没机会。如今斯人已逝,只能缅怀. 愿翦必希在天国得到永生,保佑他的亲人们一切安好!
husk 发表评论于
回复 'Alabama' 的评论 : 苦从何来?
Alabam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若敏' 的评论 : 你是他的校友, 他的一辈子走得十分艰难。
新春愉快!
若敏 发表评论于
感谢作者:已经把文章转到校友会。
2002年校友聚会,在伯明翰见过,2004年他到亚城参加晓宏的葬礼,是最后一次见面。他当年是学校的风云人物,同济医科大学的首席小提琴手,高鼻梁,大眼睛,维吾尔族人,英俊潇洒。Jack读研期间,常常与他一起下围棋,打桥牌,翦师兄是高手。他给我的印象是温润如玉,如沐春风。可惜了,沉痛哀悼,如果可能会去参加周六的追思会。
再次感谢好文分享!让我们了解到翦师兄的情况!
Alabam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husk' 的评论 : 预知自己的归宿也是很痛苦的。 谢谢关注!
Alabam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TNEGI//ETNI' 的评论 : 你还是他师弟和交友!好可惜, 他走得太早了!
Alabam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ellen123' 的评论 : 谢谢你的关心和祝愿!
Alabam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Diana-Sun' 的评论 : 谢谢! 新春愉快!
husk 发表评论于
"去日儿童皆长大,昔年亲友半凋零" 每个阶段的经历和感受都是独特的。不过他的结果也还可以了,可以从容的预知自己要走的大概时间并且作出安排。
fupin 发表评论于
真实感人. 愿他一路走好!
TNEGI//ETNI 发表评论于
非常感谢。我从校友处得知翦师兄的噩耗,心情充满哀伤。愿翦师兄一路走好!我有幸在同济读书期间,得到过当时已上研究生的他指点我的自学小提琴。有天晚上带着琴去他在510-2-25宿舍。因为屋里有人不方便,他就在宿舍门外的楼道上看我拉琴,非常认真地给了很多指点。近年来和他有微信联系。他曾说过看过我在文学城的很多博客文章,很喜欢。还说过希望有机会试试我修的古旧琴。没想到这么快就走了![流泪][流泪]
ellen123 发表评论于
文章流露出的真挚情感让人感动。希望J老师安息,A老师您多保重。
Diana-Sun 发表评论于
人生无常,珍惜当下!
Alabam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小溪姐姐' 的评论 : 谢谢好心人!
小溪姐姐 发表评论于
愿J君在天堂,没有了病痛,得着了永生的平安和喜乐。
Alabam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andy47' 的评论 : 谢谢你的鼓励!
Alabam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流云朵朵' 的评论 : 他是一心想着家庭其他成员而忽略了自己的人。 可怜!
Alabam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nanjing2' 的评论 : 谢谢你的鼓励!
Alabam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阿留' 的评论 : 谢谢阿留兄!
Alabam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Janezhang008' 的评论 : 谢谢你的祝福!
andy47 发表评论于
A兄是厚道人,朋友也是实实在在为人!
流云朵朵 发表评论于
好男人呀,一心替别人着想。可惜!
nanjing2 发表评论于
写得真好!
阿留 发表评论于
愿逝者安息。A兄节哀!!!
Janezhang008 发表评论于
愿您的朋友一路走好!
Alabam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小三儿她姐' 的评论 : 谢谢你!小三儿她姐。 新春快乐!
小三儿她姐 发表评论于
逝者安息,问好楼主。多多保重!
Alabam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Bordeaux94' 的评论 : 我不清楚他的父亲名字。 新春快乐!
Alabam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xiaoge' 的评论 : 阿门!
Alabam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Tiger666' 的评论 : 谢谢鼓励! 新春愉快!
Alabam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每天一讲' 的评论 : 谢谢! 新春愉快!
Bordeaux94 发表评论于
是翦天聪的儿子吗?愿他一路走好!
xiaoge 发表评论于
愿逝者安息
Tiger666 发表评论于
感动!人生不易啊!
Alabam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谢谢菲儿网友!
Alabam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越live越精彩' 的评论 : 谢谢!春节快乐!
Alabam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eRandom' 的评论 : 谢谢!
Alabam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谢谢晓青网友!
Alabam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水2' 的评论 : 谢谢鼓励!是啊! 有一位知心朋友, 是缘分啊!
Alabam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维立' 的评论 : 谢谢鼓励!
Alabam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尘之极' 的评论 : 谢谢!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节哀!
越live越精彩 发表评论于
问好A兄。愿逝者安息,家人节哀顺变。
eRandom 发表评论于
悼念!缅怀!
晓青 发表评论于
感动。愿他一路走好!
水2 发表评论于
看得出你也是个真心诚实的人,他能有你这样的朋友很幸运! 新年健康快乐!
维立 发表评论于
写得真实感人
尘之极 发表评论于
情真意切,谢谢分享。愿J君安息!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