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剩女婚探白小七】第一集 渣男杀手

打印 (被阅读 次)

【剩女婚探白小七】第一集  渣男杀手

 

“叮铃铃。。。”尖锐的电话声“砰”地一下,刺破了虚无飘渺,薄如蝉翼的梦境。安妮一个激灵坐起来,浑身大汗淋漓。

“辛迪,是你。。。”辛迪是安妮以前公司的同事和闺蜜,后来自己出来开公司。前两年,刚和老公离婚,打得七荤八素,上天入地,最近尘埃落定,享受起单身的乐趣,常常约安妮喝茶聊天。“我。。。生病了。”

电话那头,灵敏的嗅觉仿佛科幻片里黑色的机器甲虫,顺着电话线,倏地钻进安妮的心里,所有秘密都被解了码。“发生什么事了?” 辛迪警惕地。

“嗯。。。“高知家庭出身的安妮,一向对隐私很看重,此时此刻,既不愿意曝露自己尴尬的处境,又不知如何掩饰自己失态的声音。

“哎,我最受不了你这个脾气,肉哄哄的。。。到底怎么啦?“辛迪的关心和好奇心,不由分说,尖利滚烫地挤进来。安妮心头一疼,泪水不禁滚落。”我老公。。。他。。。不见了。。。“

“神马???“辛迪的声音一下子高了八度,震惊里还夹杂着莫名的兴奋。

“什么时候?你们吵架啦?”

“没有。。“安妮很委屈,虽然移民后,两人三天两头闹别扭,但最近确实没有。相反,夫妻生活还和谐的很。

“前天。。。他也没打招呼。我回家,发现他的东西都没了。”安妮不愿意回忆那天,她打开房门后所发生的一切。仿佛,她用钥匙打开的不是家门,而是潘多拉的盒子。

“后来,我昏倒了。。。麦克送我去了急诊室,今天早上才回来。“安妮被自己的坦诚吓了一跳,没想到刚一开口,居然就把一切都交代了。

“那就是他外面有人了。。。“辛迪的声音没有预警地,低沉了下去。自家男人移情别恋,这是每个女人最大的噩梦。她感同身受。

“不可能。。。我一点也没感觉。。。他还是挺期我的。。。“安妮隐晦地坚挺着女人的信心。强是个欲望挺大的男人,两天就要折腾一次。这对身材细弱的安妮来说,也是个不大不小的负担。但女人总是用性来衡量对男人的把握。即便,她们并不总是享受和喜欢,但定期收缴公粮总能带给她们安全感和控制感。

“八九不离十。。。“辛迪恨恨地,”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呢?离婚?“提到离婚这两个字,辛迪心里突然有一种奇特的感受,好像那些生不如死的疼痛过后,留下了一些象征自我成长的疤痕,闪烁着粉红色丑陋而又骄傲的光泽。而眼前,安妮同样面对这两个字,她一下子从心里疼惜起来,仿佛安妮就是两年前的自己。

“我。。。我不知道。。。人都找不见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安妮索性对着电话哇哇大哭起来。。。反正孩子也不在。。。谁还在乎那点可怜的面子呢?

“真是混蛋!“辛迪骂完,顿了顿。。。突然,灵机一动。。。

“我介绍你去找一个人。。。她保证能帮你!“辛迪说完,赫然发现,自己随手在工作日志上画了一个简笔卡通小人,拖着根长长的鸡鸡,她面红耳赤地打上大大的叉,因为太用力,纸都被笔尖戳了一个洞。。。一边画叉,她一边自言自语,“渣男!去死吧!“

**

辛迪老远就看见安妮,瘦了吧唧的两条腿,裹着件灰呢子大衣,背着样式过时的皮包,一头卷发随风飞舞,狮子一般。走得近了,以前白皙清秀的脸,有些浮肿,眼睛也变小了,眼角爬了些隐约的碎纹,嘴唇更薄了,下意识地咬得干燥脱皮。心里不禁一阵辛酸,女人结婚到底是为了啥?想着自己离婚后,没了男人欺负伤心,反而活得更精神了,她在心里暗下决心,一定要帮安妮离婚。

安妮一看见辛迪,眼底发热,一把拉住,就低低地饮泣起来。“谢谢你。。。”

这一哭,仿佛是在辛迪心里那团火上又泼了一瓢油,呼啦啦迎风烧了起来,猎猎不息。

“你别哭!有我呢!“

辛迪一手拽着安妮,一边东拐西拐,折进商业中心楼上的一隅阴暗的角翼。

浅鹅黄的肮脏的墙裙,棕色暗旧的门,挂着个不起眼的木头牌子,不好意思似地,浅浅地漆着

“静好私人侦探所”

安妮吓了一跳,向后退了一步。惶惑地看着辛迪。

辛迪反而拉紧了安妮的胳膊,使劲拽着,不让安妮临阵脱逃。

“你就跟我进来,她也吃不了你。保不准,还能帮你!”

**

望着办公桌前面,坐姿不一的两个中年女人,白小七点了根烟,支着胳膊翘着腿,唬得两个良家妇女不敢说话。

透过袅袅上升的烟雾,她迅速对面前的两个人做了素描判断。

左边,卷发女,40出头,167公分,绝对不超过110磅,财务工作,知识分子家庭出身,父母有一方极有可能是老师,南方血统的白皙皮肤,但保养不好,失了水色,肤色暗沉,脸颊两边有暗暗的斑浮出来,面目有些浮肿,看来近来睡眠很差,或者干脆就是以泪洗面。典型的知识分子乖乖女,没个性,没担当,老公出轨,天就塌。

右边这个直发的,172,125磅的样子,虽然看着精神焕发,但应该比左边的年纪大一两岁,走路姿势和坐下的动作很硬朗,军人家庭出身,应该军衔还不低,至少师级以上。本人应该有运动员经历,体质极好。性情强势,好大喜功。但易被人哄骗,工作生意上发达,感情人情上吃亏。且这位最近正犯桃花,一张标致的脸上写满春情。正所谓,善良的女人,自己吃饱了,断不能看着朋友挨饿!

轻轻咳了一声,白小七将吸了一半的烟掐灭在烟灰缸里,抬头对着安妮,漫不经心地问了句,

“什么时候的事儿?”

本来还屁股长钉子,惦记着找个碴儿赶紧逃跑的安妮,仿佛中了魔,愣了一下,不由自主张嘴答道:

“前天。。。”接洽的自然,令旁边的辛迪都吃惊地瞪大了眼睛。

“孩子上大学了吗?”白小七一边问,一边欠身从办公桌左边的柜子里,抽出一个文件夹。

“今年高中毕业。”安妮声音软了下去,这几天闹腾地晕头涨脑的,她突然意识到,这个事儿发生的节骨眼儿,有多么的缺德带冒烟儿。

“涉及财产和房产,大约有多少? “ 白小七操起计算器,正打算敲数字,没等来答案,不禁抬头扫了安妮一眼,浑身上下,笑了笑,“工薪族? ”

“嗯。。。房子还没买。。。”安妮嗫嚅着,脸都红了。是啊,现在国内来的移民,哪一个不是现金买豪宅啊?哪像她们家,夫妻两个各自贷款上学,工作几年,好容易还清学生贷款,又赶上房价飙升,本来攒下的首付能买个连衣裙,这下缩水只剩下胸罩了。

旁边辛迪听到此,面无表情,心里是无比地同情安妮。生的这个俏模样,又是大学教授家庭出身,嫁个官,傍个款也是可能的,结果为了爱情,嫁个工薪男人,赚不了几个钱,房子买不起,还他妈敢出轨!

正顺便小得意自己眼光,按了两套投资公寓正升值,辛迪发现白小七盯着她,赶紧正色说,“我是琳达介绍来的,她说你特别厉害,帮她治了她的混蛋前夫,还分到了大部分财产。你也帮帮我朋友安妮吧。”

白小七点点头,又摇摇头,敲了敲手中的计算器,“琳达大概没和你说,我们是按照讨回资产净值比例收费的?”随即,她又转头看了看安妮,“那个男人的身家,值得咱姐们儿折腾吗?”

安妮一下子呆住了,她还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呢。。。她这一辈子,都是随着大流,不功不过。该上大学上大学,该谈恋爱谈恋爱,该结婚结婚,该生孩子生孩子,大家出国,她也出国。。。

她突然觉得恍然,记忆里上一个时间节点,是她下班买菜准备做糖醋排骨,然后,她的生活就开始和别人的不一样了,从一条平淡无奇的直线,开始断线,成了虚线,不知所终。老公没了,找老公,结果,她一个守法良民,上学连B都没得过,开车罚单都没吃过的,现在却坐在私人侦探所里,象做梦一样。。。

辛迪突然想起被自己用笔砍杀了无数次的鸡鸡男,不禁怒从心头起,一拍桌子,“咱就争这口气!弄死他!”

白小七舒了一口气,坐回皮转椅里,玩着手里的笔,“我们也可以按照服务项目,单笔收费。我们今天可以先签一个咨询合同,根据具体情况再确定需要哪些服务项目。哪位填一下信用卡信息? ” 她鼓励地看着辛迪。

辛迪毫不犹豫地掏出了钱包,被旁边安妮一只苍白的手按住了,安妮另一只手,轻轻地把一张信用卡放在白小七打开的空白服务合同上。

“男人信息填一下,工作单位,车牌照号,工卡号。。。标准照和生活照,面部和全身都要。”

“授权书,签一下,这里。。。保密协议,这里。。。”

“请问,这是什么意思? “ 安妮的笔突然停在一个选择题两个答案前的方框上。

“哦,是问你的目的是要钱,还是要人?”白小七一边复印文件,一边瞥了一眼安妮指的地方。

安妮脑子里混乱成一团,一会觉得气愤,强能有多少钱? 值得她去争?出轨变心的男人,抢回来又有什么意义? 一会儿又觉得,自己为这个家付出快二十年,青春已逝,若再人财两空,岂不是世界上最大的Loser? 她求助地望向辛迪。。。

辛迪一时也不知如何是好。她当初就是一心要赶走那个善妒,不工作,偷她钱,还动手打她的前夫。既不要钱,也不要人!

白小七看惯了这些糊涂的女人们,大喇喇地一挥手,“先空着吧,等找到了人,确定了具体的情形,再做决定也不迟。”

安妮和辛迪同时点了点头。

白小七将咨询合同文件复印好,装在一个信封里,对着伸出手的安妮摇了摇头,转身交给了辛迪,

“您可以考虑一下给家里换个锁,当然,您愿意再等一段时间也可以,但从经验来讲,这只可能增加您的损失。另外,请马上去银行,处理一下联名账户。等我的电话。”

安妮仿佛抓着救命稻草一般,望着白小七,“要等多久?”

“最快两三天,最长一周。”白小七心想,工薪族的男人就是好对付,他断然是不可能和情人飞到了欧洲,或是去了波拉波拉。最大可能就是在本地金屋藏娇了,听安妮描述家里失物的情形,估计这男人连城市都没换。。。

回到辛迪的车里,安妮好像突然清醒过来,望着人气清冷的商业楼,疑惑地问道,“这个私人侦探靠谱吗? 看着很年轻啊,还是个女的。”

辛迪按下启动键,一脚油门下去,红色跑车嗖地窜了出去,“听我的,没错!你知道本地大奶圈子里叫她什么?”

“什么?“

“渣男杀手!”

七小白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谢谢莅临。女人一般都比较主观,结婚幸福的就到处保媒。这离婚离开心了,就恨不得帮姐妹都离了。话说回来,老公招呼不打,就卷铺盖玩消失,电话也不回,确实让人生气哈。这家伙冤不冤枉,且听下回分解。
七小白 发表评论于
回复 'SV2000' 的评论 :
哎呦,还真是的。。。咋成“杀手”了?哈哈哈。您是个讲究人。
七小白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霏霏细雨' 的评论 :

谢谢。从吃的看出来的?
清漪园 发表评论于
还没有闹清楚安妮的老公为何失踪,闺蜜咋就要帮她离婚呢?先找到人闹清楚原委是不是更负责任。
SV2000 发表评论于
标题: 渣男杀手[七小白], 让读者误认为作者七小白是个杀手,建议文学城编辑改成:
渣男杀手 by七小白
空格与英文by让读者了然标题与作者名。
霏霏细雨 发表评论于
有意思,会跟读。
楼主是天津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