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统特务郑耀先-一个冒名顶替的风筝

打印 (被阅读 次)

冒名顶替风筝的国民党军统特务郑耀先

你就是共产党的隐蔽人员风筝?这怎么可能!这是剧中陈局长当着北京来的钱付部长的面大声斥责国民党军统老牌特务郑耀先的台词。而早以了解风筝内情的老谋深算di老革命钱付部长却不动声色的看着郑耀先的表演听着他的陈述,心里却已经在盘算着如何利用敌特郑耀先将计就计的最大限度的为我所用的计谋,从让那个根正苗红的马小五拜郑学艺,她的计谋就开始了,而聪明绝顶的郑耀先也明白了他从此就在共产党的掌控之中,就要一心一意的跟着共产党走了,一场假戏真做的肥皂剧也就正式拉开了大幕。

解放初期,旧政权还不甘心退出历史舞台,而新的政权又面临百废待兴,那就必然决定了那个时期的斗争一定是你死我活的而且是复杂残酷的,国民党在大陆一败涂地,一蹶不振,毫无斗志之时,被主子抛在山城的杀人不眨眼的军统特务宫阙居然会放过韩冰,杀掉这个参加过长征的老保卫干部会多么鼓舞这些国民党残兵游勇们的士气,而且还能够到台湾的主子们面前去邀功请赏,说不定主子们就此会大发慈悲,让他撤回台湾另有重用,这点他宫阙会不明白?那么他又为什么会让韩冰活下来,而且好像还是毫发无损的活下来,首先对有着坚定信仰的共产党人礼遇有加这肯定不是国民党特务机关的一贯作风,而所谓使用反间计,在那个时代的环境也是多此一举,她韩冰在共产党里算老几?共产党把她处理了,对共产党内部又会起到什么副作用?唯一的可能就是韩冰也是国民党敌特,这一点其实钱付部长也想到了也肯定是怀疑到了,但是对于一个历史上无污点,参加革命早的老同志在没有证据时是无法草率结案的,于是就让韩冰到劳改农场并和冒充风筝的军统特务郑耀先呆在一起劳动,这也是利用已经暴露的特务监视尚未暴露特务的常用手段,更何况那位已经暴露的郑耀先还坚称自己就是风筝就是自己同志,这他能不好好表现吗?

至于军统特务郑耀先为什么会杀叛徒和送出情报这是他想长期潜伏隐蔽,为自己坐实是“真风筝”所能提供的最好证据,要不是那个真军统假共产党的韩冰半路横插一杠,他就真的可以在共产党的专政机关里潜伏下来了,这大概就是所谓的灯下黑吧。孤悬海外偏居一偶的国民党早就没有了翻本的机会了,猴精的郑耀先早就看出来了,于是后来的抓宫阙,发现影子就是韩冰乃至最后和影子摊牌既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无奈之举,也是假戏真做后向共产党显示他才干表白他是“真风筝”身份的好机会,在江湖吃这口饭的老油条是从来没有什么人性可讲的,能活下来de那些意志薄弱分子有几个不是有双面或者多面身份。

军统特务郑耀先到死还在演戏,而且越演越来劲,越演越上心,他是真正的进入了风筝的角色,情到深处,假亦真,最后他甚至跑到北京找到钱重文部长,为什么?不就是要她给他一个真风筝的名分,这倒有些象那些对无情男人一往情深de掏心掏肺的但又没有名分的旧时妇人们。哎,郑耀先你这又何必呢,多少人都为了主义和信仰视死如归地倒下了,你能够活到改革开放的初期就已经够可以了,该自足了。当然有着严格组织观念,有着丰富隐蔽战线斗争经验而又了解风筝内情的钱重文部长是肯定不会给他正名的。

 

至于真的风筝早就已经牺牲了,他和其他的风筝们为了理想和信念付出了所有乃至生命。共和国永远感谢他们!人民永远怀念他们!他们是隐蔽战线上的无名英雄。

人总是要死的,但死的意义有不同。中国古时候有个文学家叫做司马迁的说过: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为人民利益而死的,就比泰山还重;替法西斯卖力,替剥削人民和压迫人民的人去死,就比鸿毛还轻。

三年以来,在人民解放战争和人民革命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
三十年以来,在人民解放战争和人民革命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
由此上溯到一千八百四十年,从那时起,为了反对内外敌人,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自由幸福,在历次斗争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

 

---------------------------------------------------------------

《风筝》我是从山城解放后看起的,前面没有看,也不想看。大牛B柳云龙的东西2006年就领教了,如果作品早出30年,估计台湾方面可以送给他一个什么宝鼎或者云麾,可惜现在的台湾也是此一时彼一时了,呜呼哀哉,无可奈何花去也!

 

 

 

觉晓 发表评论于
硅谷和一讲进的都是好小学,比我小学的基础好几部不止呢。我看了那篇李白的。风筝没有看,看过暗算,以前为了龄龄学中文,和龄龄一起好多部谍战片,她对军统戴老板的了解都是从电视剧里看来的。汪伪的“76号”,我进去过,开会,万航渡路上,静安区职业技术学校,我去时,有老楼还在。龄龄看电视剧伪装者,看了三次放弃,伊讲,76的女特务穿的衣服不对,化妆也太假,那个年代不用假睫毛。
又我有同事父亲原来是上海警察局的地下党员,受潘汉年杨帆案件 牵连,八十年代才出来。
南岛水鸟 发表评论于
我没时间看电视剧,但祝你周末看剧愉快!: )
水沫 发表评论于
哈哈,你很有独特视角:)
硅谷2590 发表评论于
我小学时也在徐汇区少年宫听过秦鸿钧烈士的遗孀给我们做的报告,印象很深。永不消逝的电波也 不知看了多少遍了,我们这一代是看着这些电影长大的。
joycewu12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每天一讲' 的评论 :
我现在最主要的是追写博文,哈哈……
今天上班趁空连写了二篇,已经第95篇了……
小声音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每天一讲' 的评论 :
哈哈,见一讲的留言,好像我是一个吃喝玩乐的人,其实平时工作也很辛苦,业余时间太少,很羡慕许多朋友可以整天挂在网上玩:))盼望着退休以后好好玩!
小声音 发表评论于
没看过《风筝》,这么多朋友都在看,抽空也去看看:))
问好喜欢冬天的一讲,周末快乐!
周回陶钧 发表评论于
我对军统还挺有好感的,尤其在锄奸的时候。另外我总把军统和76号搞混,还有蓝衣社。老大有时间给普及一下。另外及司菲尔路76号,现在上海还有原址吗?
南国铁树 发表评论于
我看到第十集,觉得比较失败。韩冰出场,几个回合,就会让人猜出她是谁。
硅谷2590 发表评论于
看来你可以做编剧了:),改得蛮有意思的。
erdong 发表评论于
没看过这剧,看了一些剧评,不打算看了:)
吴友明 发表评论于
老弟你也看电视剧了,今天的点击走不动,不然的话有几千了吧。
Fisherman8 发表评论于
改的有意思。本来这当特务的真真假假,双重间谍,三重间谍,估计他们自己都搞不清了。
康赛欧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每天一讲' 的评论 : 《风筝》这部剧,虽然漏洞有不少,但也反映了些当时的社会现实啊。
波城冬日 发表评论于
真的这么好看?大家都在写,我电视剧一部都没看过,哭!
joycewu12 发表评论于
我先生在看这部连续剧,我是不想再追连续剧了,太累了……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漏了上半部没法写吧:)
康赛欧 发表评论于
这是你导演的《风筝》?哈哈。。。
以后同疾病做斗争或有啥想不明白时,就要背《为人民服务》,能鼓舞斗志,这是我看了你的评论后得到的启发,呵呵。。。
周回陶钧 发表评论于
我还没看过《风筝》,过了这个风头之后找个时间好好看看。要不然你的评论都看不懂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