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裔与民权的将来 — 对话吴华扬教授

冷眼看世界 热心过人生
打印 (被阅读 次)
本文首发于“美国华人”公众号(ID: ChineseAmericans)
 
【美国华人】公众号编者按

2018年1月3日,圣地亚哥华人联盟 (Alliance of Chinese Americans San Diego, ACA) 在圣地亚哥的Mira Mesa图书馆举办了一场“亚裔与民权的将来 — 对话吴华扬教授”的活动。

 

吴华扬 (Frank H. Wu) 是一位美国出生的华裔法学家和作家。曾担任韦恩州立大学法学院和加州大学哈斯汀法学院院长,现以杰出教授身份在加州大学哈斯汀法学院从事教育工作。他是以推动中美友好以及鼓励美国华人参政议政为己任的“百人会” (Committee 100) 的会长。他著有Yellow: Race in America Beyond Black and White 一书。书中探讨了美国的种族认同、种族关系等议题。吴华扬也是维护亚裔权益的社会活动家。

 

本文作者参与了这次活动,下面是他的观感。

 

圣地亚哥华人联盟对话吴华扬教授。 

(活动视频:https://youtu.be/r3LV1vJlEGY)

 

 

我是谁?
 

 

吴华扬教授以标准的中文“我是美国人,我在美国出生,在美国长大”作为他的开场白。然后他话锋一转,用自己的亲身故事讲述了他是如何成为了亚裔美国人(Asian American)。

 

吴华扬1967年出生在美国俄亥俄州的克利夫兰 ,他父亲是台湾来的移民。他幼年时全家搬到了汽车城底特律,父亲在福特汽车公司工作。在小学,他作为班上仅有的亚裔,经常受到同学的嘲笑,这使得他很早就开始思考“我是谁?”这个问题。

 

虽然包括华人在内的亚裔在美国有两百多年的历史,但是,哪怕已经是几代的美国人了,亚裔仍一直被看成永远的外来人(perpetual foreigners)。在很多人看来美国应该是白人和黑人(非裔))的国家。“Go back to your country” (“回你的国家”)是针对亚裔的专用语言。当时,很多亚裔也不知道应该如何给自己定位。

 

1968 年,Yuji Ichioka and Emma Gee 成立了亚裔美国人政治联盟 (The Asian American Political Alliance) 。他们首次提出了亚裔美国人(Asian American)这个概念。这个联盟主要是由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和洛杉矶分校的美国亚裔学生组成,他们为未来的亚裔维权打下了基础。吴华扬就是在这个时期成长起来的。

 

吴华扬(Frank H. Wu) 教授 (本文照片均由ACA提供)

 

 

陈果仁事件
 

 

1982年正是日本经济全球扩张,挑战美国龙头老大地位的时代。在美国,日本威胁论甚嚣尘上。同时因日本产品大举占领美国以及全世界市场,使得大量美国工人失去工作机会,美国的汽车工人更是首当其冲。底特律是美国的汽车城,很多汽车工人失业,他们把不满指向本地的日裔。

 

陈果仁(Vincent Chin)1955年出生于广东省,他的养父(美国华人)因二次大战时服役美国军队而获得回中国娶妻并把妻子带来美国的权利。在他的妻子流产后,他们到中国领养了年仅六岁的陈果仁。陈果仁在美国的底特律长大,他像普通的孩子一样过着美国人的生活。

 

陈果仁

 

1982年6月19 日,27岁的陈果仁在准备结婚的前几天,去夜总会参加朋友们为他举办的告别单身汉聚会 (bachelor party) 。 在夜总会里他们碰到了一对白人父子Ebens和Nitz,双方发生了口角。原本这可能只是一次平常的吵架斗殴,但是因为Ebens误以为陈果仁是日本人,认为是陈果仁造成了他那样的美国汽车工人的失业,父子两人把满腔怒火发泄到陈果仁身上,要置他于死地而后快,陈果仁被他们用棒球棍活活打死。

 

这是一起严重的故意杀人犯罪案,也有明显的仇恨犯罪的证据,但是法官却轻判白人父子过失杀人,缓期三年,罚款3,780元,当庭释放。这一比酒驾撞死人的罪行还轻的判决激怒了亚裔社区,促成了全美国的泛亚裔运动。来自不同国家的亚裔移民,首次联合起来维护亚裔权益,各个不同亚裔社区发出了一致的声音。这场运动对争取美国亚裔独特的身份认同和公正待遇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很多亚裔维权组织就此成立,洛杉矶的华裔律师郭志明倡议成立了亚太法律服务中心 (Asian-Pacific American Legal Center of Southern California),美国第一位华裔女市长李琬若是筹备委员之一。该组织后来更名为亚裔推进正义协会(Asian American Advancing Justice - Los  Angeles),成为美国亚裔权益最强的捍卫者之一。

 

陈果仁事件让年轻的吴华扬意识到他不仅是美国人,也是亚裔美国人(Asian American)。

 

 

美国的种族问题不仅仅是黑与白
 

 

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读书期间,吴华扬找遍了整个图书馆,只找到两本有关亚裔美国人的书,没有一本是关于亚裔美国人civil rights(民权)方面的。因为当时整个社会只关心如何解决黑人与白人之间的种族矛盾,忽略了广大亚裔群体。于是他决定自己写一本这样的书。2002年,他出版了 Yellow: Race in America Beyond Black and White 一书。(此书可以翻译成《黄色: 美国的种族问题不仅仅是黑与白》。)

 

书中他提出了两个论点:

 

  1. 美国的种族问题不仅仅是白人和黑人,还有亚裔以及其他族裔。

  2. 种族问题并不一定黑白分明。种族歧视的行为并不都是十恶不赦的坏人所为,有些人可能出于无知,甚至好心而有意无意地表现出种族偏见或歧视。

     

这本书从亚裔美国人的角度探讨了平权法、全球化、移民以及亚裔被称为模范少数族裔和永远的外来人等与种族有关的议题,引发人们的思考。

 

1995年到2004年在著名的非裔学生为主的霍华德大学法学院 (Howard University) 任教的经历让吴华扬更深刻地理解了美国的族裔问题,他鼓励我们与美国各族裔打交道,互相了解。

 

根据多项调查,亚裔的政治倾向往往处于中间地带。我们比较能够理解黑人和白人在种族方面截然不同的观点,因此我们可以也应该起到桥梁作用,为美国的进步建立广泛的同盟。

 

活动现场,下同

 

 

 

 

中国的崛起对美国华人的影响
 

 

在人类历史上还没有任何一个如中国一样的人口大国,能够保持如此快速持久的经济增长。中国的崛起给美国华人带来了机会,也带来了潜在的危险。我们身为华裔美国人,可以充当沟通中美两国的桥梁,促进两国的经济贸易往来,我们也因此变得更加重要。同时我们也必须意识到,中国的快速崛起促使一部分美国人提出了中国威胁论,他们对美国华人不信任,甚至怀疑我们对美国的忠诚度。作为美国华人,我们要努力避免两国交恶,更要避免战争。2017年末,吴华扬教授带领百人会代表团访问中国,促进中美高阶层的交流。

 

陈果仁事件发生在日本经济高速发展,美国受到严重挑战的时期。美国的工人大批失业,舆论和政治人物把美国工人的困境归咎于日本以及日本人,造成美国民众对日裔美国人的不满。而近些年因为中国的日益强大,一些媒体和政治人物把矛头指向中国和中国人,而一些心怀不满的美国民众可能把愤怒发泄到美国华人身上。我们不能纵容任何煽动种族仇恨的言论。

 

 

 

 

 

结 语
 

 

吴华扬教授一再强调他并不是来提供答案的,而是来鼓励思考。因为在种族问题上没有标准答案,每一个人都需要通过思考来寻求自己的答案。参与这次活动的人很多是第一代移民,也有他们在美国生长的孩子,大家认为受益良多,希望以后有更多这样的活动。

 

作为亚裔维权的社会活动家,吴华扬教授知道每一个族裔为自己维护权益的重要性。但是他也相信大部分人还是希望友好相处的,如果有人看到我们在帮助他们,他们也会来帮助我们的。他以和他邻居的互动来结束了这次对话。他送给邻居一个礼物,他邻居一定会加倍送还。他帮助邻居拿报纸,他邻居就会帮他拿垃圾桶。真可谓“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希望美国各族裔之间也能进入这样的良性循环。

 

 

圣地亚哥华人联盟 (Alliance of Chinese Americans San Diego) 是一个旨在多方面服务圣地亚哥华人新移民的无党派、非营利性(501c3申请中)组织。ACA在帮助华人接受美国平等、自由、正义的核心价值基础上,为一个包容、多元、和谐的社会做积极贡献。ACA亦将组织或帮助华人参与各项社会公益事业,为社区做无私奉献。ACA反对各种形式的歧视、偏见和不公,并坚定地维护每个公民追求幸福生活和平等发展的权利。(网站:http://www.acasandiego.org)

 

 

作者:Steven Chen

零不是数 发表评论于
"认为是陈果仁造成了他那样的美国汽车工人的失业,父子两人把满腔怒火发泄到陈果仁身上,"
父子俩出言挑衅,双方打起来,结果父子俩被陈和朋友打翻在地, 陈和朋友离开酒吧, 父子俩到车上拿出棒球棍追踪陈,然后才有
"陈果仁被他们用棒球棍活活打死。" 目的是不是"要置他于死地而后快"还是只要报复打他一顿,就不好说了.
mikecwu 发表评论于
对亚裔的排斥来自白人对亚裔缺乏了解。如果亚裔孩子总是班上唯一的孩子,大部分白人孩子从小到大就不会有机会接触和了解亚裔,对亚裔的陌生进而排斥就不难理解了。

亚裔能够做到的,就是有意识的多生育孩子。当学校里面亚裔孩子多了,其他族裔和亚裔孩子接触的机会就会增加,如果其他族裔孩子儿时的玩伴有亚裔,那么他们成年后对亚裔的陌生排斥感就会消失。

吴华扬教授本人就没有生育,养条狗做家庭成员,这不是亚裔应该学习的榜样。真正想成为国家的主人,每个华人应该弘扬多子多福的优良传统,在美国开创一个大大的家族。
零不是数 发表评论于
希望读者深入了解一下陈果仁事件的真相.
莲盆籽 发表评论于
非常好的讨论!
八十年代日本的发展引起了美国工业的袞退,近年来中国的崛起又削减了美国的全球竞争力。政客煽风点火,将美国困境怪罪于亚洲人,激化种族矛盾。陈果仁受害是这个现象最严重的表现,但绝不是个例。
我是八十年代初来美国的,现在的种族矛盾比那时更尖锐。
cng 发表评论于
好文章!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