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的喜儿

墨香飘雅意,脉语出真情
(所有文章及诗词均为原创,转贴请注明出处)
打印 (被阅读 次)

 

《又见北风吹》演唱:禅风/墨脉

北风那个吹,雪花那个飘,好熟悉的字眼啊。可不是嘛,几乎无人不知,它就是经典歌剧《白毛女》中喜儿的唱段。“人家的闺女有花戴,我爹钱少不能买。扯上二尺红头绳,给我喜儿扎起来。“,这段唱词,可谓深入人心。《白毛女》的悲惨身世,的的确确俘获过不少人的心,令不少观众落泪,后还被改编成多种艺术形式,经久不衰,尤以芭蕾舞剧以及电影最为有名。电影中喜儿由著名电影演员田华主演,恶霸地主黄世仁则是由著名反派演员陈强饰演。据说因为演得太逼真,有一次在某部队放映时,一位战士义愤填膺,怒火难抑,当场朝荧幕中的黄世仁放了一枪!好在不是舞台真人表演,否则陈强早已命休矣!

 

很多人都对白毛女这个故事深信不疑,以为真有其事,其实是根据民间传说故事而来。小时候我看了《白毛女》的电影,也对黄世仁恨得咬牙切齿,也真想有把枪把他给毙了。长大了才知道黄世仁完全是为了政治需求塑造出来的,另外三位“大地主”刘文彩、南霸天与周扒皮都与事实有很大出入。

 

 

历史在发展,时代在进步,继往开来才是当代人的担当。北风每年依旧吹,吹尽过去,吹进将来。文化艺术也在不断朝前进,翻拍老电影、改编老歌也成了一种潮流。

 

北风那个吹也受到音乐届的青睐。词作家胡力操刀打造了一首既保持了原有味道,又不失广泛流传的"大众性"的《又见北风吹》,赋予了它新的内涵。这首歌由胡大亮与陕西著名歌手王二妮演唱,他俩不是单纯模仿,而是颠覆经典唱法,成功将原生态的陕北民歌与现代音乐相结合,使人们看到了现代民歌的希望,堪称新民歌的代表。

 

王二妮和阿宝一样,可以说国内原生态歌手中的佼佼者。她的嗓音高亢明亮,极具穿透力,乡土气息浓厚却又不失华丽,是极受欢迎的一位新生代民歌手,曾于2011年,在民族歌剧《白毛女》中扮演喜儿一角。能够扮演喜儿的,都要具备超人的实力,比如郭兰英、彭麻麻等人。

 

新版《又见北风吹》有一处“歌谣”二字音高极高,直冲云霄,正好体现了王二妮宽广的音域,极有韵味,值得一听。

 

有这首满载柔情和激情,充满希望和憧憬的《又见北风吹》,这个冬天不太冷。。。

 

 

【七律】冬日感吟
文/墨脉


莫叹飞雪锁帘栊,窗外几枝梅正红。
春意送来寒未觉,诗心撩动字犹丰。
满篇幽思千山寄,一岁深情两地同。
待得桃开归影至,倾杯夜夜醉怀中。

 

【江城梅花引】雪(王观体)
 文/墨脉


        年年盟约不相违,踏风来,舞柔姿。
清影素衣,妆出韵迷离。

冷峭逸情犹未损,叩楼阁,吻檀腮、染白眉。

        偏是无计捎我意。故家仍、山青翠。
几回竹下,与君约,踏雪寻梅。

每叹今时,不见梦依随。
离恨幽幽心渐老,正栏外,暗香浓、
却为谁?

momo_sharon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给菲儿递瓶护手霜~
momo_sharon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洋葱炒鸡蛋' 的评论 : 禅风的音色在目前我知道的男歌手中与我是最接近的,也是一副好民歌嗓。
洋葱炒鸡蛋 发表评论于
好听!禅风的高音也很不错,蛮清越的!
momo_sharon 发表评论于
回复 'qun0' 的评论 : 真希望二妮能听到,给我下份挑战书,就可以名正言顺地PK一番了!
qun0 发表评论于
回复 'momo_sharon' 的评论 :
王二妮唱得是比较好,但我觉得墨脉的音色更纯美一些,更胜一筹。加油!
momo_sharon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亮亮妈妈' 的评论 : 多谢亮妈。还真想和二妮PK一番呢,呵呵。
亮亮妈妈 发表评论于
墨墨这首唱得和二妮不相上下。很赞很赞。
momo_sharon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小声音' 的评论 : 还真用在广场舞上呀,我还没看到真人跳广场舞呢。
小声音 发表评论于
太好听了,我们跳广场舞也有这首歌,墨墨唱的太美了:))
momo_sharon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泥中隐士' 的评论 : 如要较真一句词,中国所有的文艺作品都要被打倒:错误迭出。
momo_sharon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有缘有你' 的评论 : 确实禅风弱了些,但也很不错了。我的嗓音不太容易找到男声伙伴,禅风在音色上与我最接近。
momo_sharon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每天一讲' 的评论 : 你我都没有亲临现场,道听途说,有不同版本很正常。注意我写了“据说”二字,非确定性。

历史是人写出来的,哪个真哪个假,你我同样没有经历过。至于战士开枪,每天受这种教育,能不愤恨吗?就连长在红旗下的小姑娘我,都想一枪崩了黄世仁。
momo_sharon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波城冬日' 的评论 : 好久不见波波了,抱抱先。

俺前面就是圆导的徒儿啦,波波不知道啊,哈哈,以为满城皆知。
momo_sharon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多伦多橄榄树' 的评论 : 确实是永恒的歌谣,改编之后更有味道了。
泥中隐士 发表评论于
人家的闺女有花戴,我爹钱少不能买。-------以前过年时寒冬腊月的哪里会有花卖?
有缘有你 发表评论于
大赞才女!!这首歌你驾驭得比禅风好!!你们俩都唱得很好!!!鼓掌!!!
波城冬日 发表评论于
掌声哗哗哗!
徒儿,周末别忘了来领奖!

默默怎么成了圆盗的徒儿了?
多伦多橄榄树 发表评论于
雪花那个飘,那是永恒的歌谣,赞!
momo_sharon 发表评论于
回复 'mzl9876' 的评论 : 歌词不是我写的,只管唱,呵呵。谢谢梅子姐,给梅子姐送去些许清凉~
momo_sharon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吃出健康' 的评论 : 咱们小时候都是好孩纸,对贫苦大众满怀阶级同情,握爪握爪!
momo_sharon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南岛水鸟' 的评论 : 哈哈,南半球正酷热难耐,吹去丝丝凉意吧~
momo_sharon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东裕德' 的评论 : 东总的掌声带来了南半球的火热,这个冬天更觉温暖了。
mzl9876 发表评论于
墨墨有创意,旧歌新词,喜欢,男女对合真棒,赞。
吃出健康 发表评论于
哈哈,我和墨墨一样,小时候以为大地主真那么坏,后来才知道那是为了政治需求塑造出来的。墨墨唱得好听!大赞!
momo_sharon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石假装' 的评论 : 现在大妈舞了不得,什么歌都能用上。
南岛水鸟 发表评论于
《又见北风吹》唱得好应节,鼓掌!
东裕德 发表评论于
满堂彩!热烈鼓掌……
石假装 发表评论于
好听。前几天看大妈舞,把歌词改了,改得挺好的。
momo_sharon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红裙绿意' 的评论 : 看把徒儿激动的,语无伦次了。这是师傅家,不是祖师爷家,周末咱们都打扮得漂漂亮亮地去祖师爷那!
momo_sharon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雪中梅' 的评论 : 谢谢雪中梅,问好!
红裙绿意 发表评论于
嗨哟喂,终于在祖师爷这儿见着师傅了!师傅周末去祖师爷那儿领奖,我去帮师傅拎包哈。
momo_sharon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南山松' 的评论 : 松松也听过呀,我是禅风提议合唱这首歌时第一次听,落伍了。
雪中梅 发表评论于
欣赏了诗和歌,平安是福。
南山松 发表评论于
很喜欢的一首歌,默默的嗓子太棒了,唱得真好!
momo_sharon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夏圓' 的评论 : 好咧,周末好好梳妆打扮一番到师傅家去!
夏圓 发表评论于
掌声哗哗哗!
徒儿,周末别忘了来领奖!
momo_sharon 发表评论于
回复 'qun0' 的评论 : 独唱改二重唱容易,二重唱改独唱难。也有朋友这么建议。还不如另唱一首王二妮的独唱歌曲,她的音域对我来说毫无问题。我有自己作词的歌,《虞美人》《生查子 只是风无定》以及《钗头凤 唐婉》,都是古诗词(有两首还未发帖)。现代歌词写的好的并不多,我的强项是古诗词,会在在这方面多下点功夫。
momo_sharon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水沫' 的评论 : 谢谢水沫,去年8月就唱了,今天才贴出来。
momo_sharon 发表评论于
回复 'spot321' 的评论 : 有阵没见点点了,问好!谢谢点点。
momo_sharon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彩烟游士' 的评论 : 谢谢游士,刚风尘仆仆回来就点赞,受宠若惊,哈哈!
qun0 发表评论于
回复 'momo_sharon' 的评论 :
你可以尝试一下嘛,改编二重唱为独唱,就是要和别人不一样啊。你也可以找适合你的男声的歌来唱啊。还有应该尝试你自己写歌词(通俗点的),写的多了自然就会有人为你谱曲的。祝福!
水沫 发表评论于
好听!鼓掌!
spot321 发表评论于
这个歌有点意思。~~ 唱的不错!问好墨墨!
彩烟游士 发表评论于
墨脉好!北方吹这首歌好听!你唱的又见北方吹也好听。已经点赞了。
momo_sharon 发表评论于
回复 'qun0' 的评论 : 确实是,高音我自己都觉得唱得非常好,一般人吼不上去呢。这首歌独唱可能会失去味道,原曲就是按照男女声二重唱写的。
qun0 发表评论于
墨脉唱的清脆,透亮,悦耳,尤其是高音部分特别好听,就象十八九岁的喜儿那个年龄段的少女的嗓音。禅风唱得也很好。即使是这首二人重唱的歌也建议墨脉独唱。
momo_sharon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給晓青上茶~ 哈哈,特别喜欢晓青的掌声,唱得更带劲了!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1超喜欢这首,很适合默默,手都拍红了!:)
晓青 发表评论于
沙发!好听,鼓掌!使劲鼓掌!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