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故事 (三) —— 小姨婆出嫁 (上)

打印 (被阅读 次)

外婆冷静地看了幺舅婆一眼,从刘妈手里抱起舅舅,什么也没说,不声不响地直径向后院走去。“此话岔也!”老外公听见后从客厅里走出来,对幺舅婆说道:“进了这扇门就是蔡家,你的大姑子可是姓蔡。你不姓蔡却住在这里,是因为我的幺儿姓蔡。那俩小孩不姓蔡也住在这里,是因为他们的母亲姓蔡。”说得她无言以对。从此,全家上下再也没有人说三道四了。

由于外婆的婚姻有始无终,老外公老外婆的心里打了一个结:害怕把小姨婆又配错了婆家嫁错了郎。所以,一直也没有张罗提亲的事。小姨婆对出嫁也心恢意冷。可是,在小姨婆三十九岁那年,她改了主意,想嫁人了。

那年的夏天,特别炎热,小姨婆在家里休暑假,有些烦躁不安。这时候家里来了一位她的表哥。表哥是从资中城里来的,是老外婆的胞弟李昌森的儿子,当时李昌森在资中师范学校当校长。表哥说他要去成都办事,问老外公老外婆有没有信或东西捎给在成都的大舅公。小姨婆突然心血来潮,说道:“我跟你一起去成都,我想大弟了。” 蔡家四个子女都是在蔡宅长大,老外公老外婆相敬如宾、举案齐眉,对儿女也十分疼爱;手足姐妹兄弟之间也是亲密无间,连枝同气。

就这样,小姨婆随她的表哥来到了成都大舅公家。大舅公是当官的,他的家既漂亮又豪华,是二楼一底的洋房小楼,小楼的后面还带一个大花园。小姨婆的到来使全家上下喜出望外,特别是四个小孩子,甭提有多高兴了。小姨婆是教书“先生”,哄得孩子们团团转,孩子们跟她很亲近。除了大舅婆的热情款待,大舅公在忙完公事后,也早早回家来陪小姨婆说话。一天下午大舅公正好无公干,早早回家,就和大舅婆、小姨婆在花园里喝下午茶。大舅公就随口说了一句:“姐,你真要做老姑娘啊?还是找一婆家嫁了吧!”“就是,要不我们跟你物色一个在成都做官的,这样我们走动起来也方便啊。”大舅婆也附和着说。“我还没有想好呢,”小姨婆喃喃地说,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我不嫁人成了大家的心病了!真是言者无意,听者有心啊!

小姨婆从成都回来后,就嚷嚷说:“快给我找婆家吧,我想嫁人了!”老外公老外婆先是一惊,然后老外公问道:“闺女,此话当真?”“当真!”小姨婆肯定地回答道,马上就给她教书的学校写了一封辞职信送走了。这下可把老外公老外婆忙坏了,急着张罗物色人家。一时间蔡宅的门槛都快被媒婆们踩断了。小姨婆的婆家不好找,有点高不成低不就。最后选中一老头,比小姨婆大二十岁,丧妻,育有三个女儿,两个女儿已经出嫁,还有一个叫“八姑小姐”的小女在家。小姨婆是去做填房 (就是老头续弦)。

这老头叫刘汉山,与小女住在威远县连界场境内的五堡墩寨子上,养有几十号人:护寨寨兵、庭院家丁、随从佣人、种地长工等,各尽其责,井然有序。由北向南一字排开的另外四个小山峰与这个寨子组成墩子群,五座山峰既像五个独立的寨堡,又像五个相连的山墩,所以叫五堡墩。远远望去,五座险峻秀美的山峰从连绵起伏的丘陵中拔地而起,山形奇特、山峰秀丽、植被繁茂,这秀险雄奇的自然风光犹如仙境一般。

这个寨子叫大墩子,抬眼望去,峰峦挺拔,直插云霄,四周皆是悬崖绝壁,只有一条道通向峰顶。一堵高十余米、宽二十余米的雄伟寨墙庄严横亘在陡峭山谷之中,紧紧地扼守住上山的唯一通道。寨墙上上下均匀分布的两排射击孔黑黝黝的,令人望而生畏,给人一种随时都可能有冷箭从里面射来的感觉;设于寨墙南下角的拱券寨门雄浑高大,十分坚固,是一重十多米高似古城墙的石砌寨门,与寨墙、绝壁浑然一体,形成一道不可逾越的巍巍雄关。进了寨门,要通过一重十多米长的人工凿出的石梯隧道,才能通向峰顶。这个寨子固若金汤,不可攻也。峰顶面积约十多亩地宽,除了一个两层楼有二十来个房间的庭院外,还有饮水池、洗衣池、养鱼池、养猪圈、蔬菜地、果园、花园等,寨子上要有尽有,具备基本生活的所需供济。其它的几个墩子也是悬崖绝壁,峰顶不平也很小,没有人上去过。

除了五堡墩寨子,刘汉山还拥有该地域几十亩土地和农田,由佃户耕耘播种,每到收获季节,佃户们就把粮食等送到寨子上来;此外,他还在该地“散炉火”、“烧窑火”,就是开铁厂和烧瓷窑等,在威远县城和连界场镇上有铺面,他是方圆几百里内有名的大户。

刘汉山原籍是资中县铁佛镇荣胜乡李家凼人,与一哥一弟是当地的大地主。民国年间川中匪首刘相庭,到处对地主豪绅进行烧杀抢掠,兄弟仨的家被土匪烧毁,后来到威远县境内的云台寺凿门筑寨,以防土匪。因云台寺面积太小,难以容纳众多人口,除了哥哥一家留在云台寺外,刘汉山和弟弟刘烈山兄弟俩便来到云台寺西面十里路外的五堡墩的大墩子凿门筑寨。刘烈山后来搬去威远县城,打理铁厂、瓷厂和铺面的生意,不住在寨子里。自从他们定居在这里后,土匪再也没有来骚扰过。

五堡墩位于威远县连界场镇境内,距威远县城一百二十里,距连界场镇四十里。威远县属于内江市,地处内江市西北部,北衔资中县(也属于内江市)。古资州包括资中、资阳两县。长江上游支流有一条河叫沱江,古蜀人称沱江为资水,沿沱江数百里只此一县,居其中部,故称资中。明以资中为资县,清复为州。民国又废州,在民国三年(1914年)置资中县。威远县城距资中县城有八十多里。蔡宅在金带场,去资中县城也有二十里,就是说小姨婆要南嫁到二百多里外的山寨子上去做压寨夫人!

外婆一听就急了,对小姨婆说:“妹啊,你不能嫁!一是他年纪那么大,不能与你白头偕老;二是他丧妻,还有个未出嫁的女儿,你去做后妈,不好相处;三是那么遥远,要有个什么事我们也帮不了你;四是我们都是在院宅里长大的,也不了解那深山老林的山寨子是什么样子;五是 … ”

(修改于2017年12月5日从原创发表在:http://mp.weixin.qq.com/s/cwo2X4NkQ08XFcRR912bxg )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