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摧毁了婚姻?(16)

我们不能延长生命,但却能让每天活得快乐,活得舒心,活得有质量!
打印 (被阅读 次)

(16)经济受控

 

 婚后的美嘉确实发生了很大变化,大概与她年龄比冯刚大,婚姻的得来很不易有关。她时刻想到的是如何保住自己的婚姻,因此特别喜欢和那些有家的大妈型妇女聊天,从他们那里吸取保卫家庭,保卫婚姻的经验。

 

一位大妈的经验之谈让她受益匪浅。大妈说,看住男人的钱包,就能看住男人没有外遇,美嘉鬼迷心窍似的,居然信以为真,并打算实施。

一个周末的晚上,美嘉做了许多冯刚爱吃的菜,笑容可掬地接过冯刚的公文包,冯刚倍觉温馨。吃饭时有说有笑,过去那种融洽的气氛又回来了。

 

 “冯刚,现在我们成了家经济上不能再各自为政了应该考虑长远一点才是。”美嘉边给冯刚夹菜,边试探。

"同意你的观点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嘛。”冯刚没有异议,不知道是试探他。 “俗话说,家有万事,主事一人,你看我们家谁来管事?”美嘉志在必得地看着冯刚。

 

“当然是你啰,我哪有这时间啊。” “那好,你每月工资交我我给你留500元的零花钱,行吗?”美嘉说出了早已盘算好的结果。 “可以。”冯刚没有犹豫,心想只要你不胡思乱想,比啥都强。美嘉感到意外,没想到轻易取胜。

冯刚的钱包一下子癟了,开始倒也没觉得有什么不方便,直到一次差点出洋相,才知道,一分钱也能难倒英雄汉。

 

 那是一个风轻月明的晚上,他与吴冬参加完奥格玛的新闻发布会回来。自从拿到奥格玛的标书以后,冯刚与吴冬就忙得不亦乐乎,这天好容易得闲,吴冬就提议去夜总会放松放松。

 

冯刚无法反对,因为吴冬说,回国后还没有去过夜总会,一定要冯刚陪她去看看。 “夜色”酒吧,他与赵华来过,也算轻车熟路了,就把吴冬引到了这里。

不同的是,上次是赵华买单,这次恐怕该他买单了,可兜里只有500元钱,他心里实在没有底,但又不能畏手畏脚,让吴冬看出来。唯一的办法就是硬挺,走一步看一步。

 

 落座后,吴冬点了一些吃食和扎啤,就下到舞池跳了起来。她灵动的舞姿,出神入化,犹如一条美女蛇在翻腾缠绵。周围的人渐渐停了下来,观看她独特妙曼的炫舞,冯刚端着扎啤看得入神,竟忘了喝酒。

 

 随着音乐的结束,响起一阵掌声,吴冬热气腾腾地回到冯刚对面坐下,场上的目光立刻投向了他俩,好像是赞许吴冬的舞姿,又好像是羡慕冯刚有如此美丽的女伴。

 “你的舞跳得真好,累了吧,喝点啤酒。”冯刚关切地递过扎啤,吴冬接过扎啤,咕嘟咕嘟喝了半扎: “真爽,回国后还是头一次这么尽兴。下面该你陪我跳几曲了吧?” “我和你一起跳,岂不是班门弄斧吗?” “又不是比赛怕什么。”

 

吴冬起身拉着冯刚又进了舞池。 冯刚也真有命乐队奏的是《蓝色多瑙河》,这种圆舞曲是冯刚的拿手好戏,在大学与美兰配对还得过奖。搂着吴冬风驰电掣般地旋转,强大的离心力,使吴冬紧紧地搂着冯刚,以免被甩出去。

吴冬在国外很少跳这种舞,被转得越来越晕,最后趴在冯刚肩上: “冯总,我实在不行了,快停下吧。"冯刚只好架着她走向座位

 

吴冬气喘吁吁,呼出的口气喷在冯刚脸上,让冯刚有恍若隔世的感觉,看着她白里透红的脸蛋,真想亲她一口。吴冬的身体,感受到冯刚的体温,也不自禁地贴得更紧了。两颗心,都情不自禁地躁动起来。不过这种躁动,回到座位就恢复了平静。 ”

 

谢谢你,冯总,我太没用了。“吴冬不好意思地说。 ”没关系,依你跳舞的能力,不应该这样啊。"冯刚不明白她迪斯科跳那么好,怎么会这么经不住旋转?当然他永远也不会想到,吴冬是故意借机与他亲热亲热,品尝一下男人的呵护与关怀。

 

趁着酒兴冯刚又陪吴冬跳了几曲迪斯科直到大汗淋漓。回到座位休息。吴冬去了洗手间,等了一会,不见吴冬回来,冯刚觉得自己该买单了,就胆突突地喊买单,没想到吧女说,那位小姐已经买了。冯刚问多少钱,吧女说650元。

 冯刚暗暗擦了一把汗:“我的娘呀,差点出大洋相!”见吴冬回来却还要装一装,大言不惭地责问道: “吴冬,你怎么偷偷去买单啊?应该我买的。” “是我要来的,你陪我,怎么能让你买单。”吴冬笑嘻嘻地说,心里好像很满足。

 

这一次有惊无险的尴尬,让冯刚着实醒悟了。怪不得古人说:爹有娘有,不如自己有;自己有,不如怀里揣着有。通过这件事,冯刚对这句话有了深刻的认识。为了不惹美嘉怀疑,冯刚打算以后的奖金、提成什么的,自己要截留一部分,免得遇事尴尬。男人攒私房钱,大概就是这样开始的,被逼无奈啊!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