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是回不去的记忆

岁月如沙从手指间流逝,留住的沙砾都是记忆的点滴
打印 (被阅读 次)

一望无际的深山。

挣扎着行走在灌木林中,汗水泥土草叶混合在一起,手上脸上的皮肤划出了血痕。我们一行人艰难的寻找着水源。水,是山区最奇缺的资源。对于采药的人来说,水就是生命。山沟里隐秘的地方找到一洼水,不管是飘满了羊粪还是混合了泥土杂草,低头就喝,卫生不卫生以后再说。山区有零散的住户人家,他们的饮水是靠地窖,就是挖个深井把雨水储存起来,水的味道很难说令人向往。不过,那是他们的生命线,不欢迎有客人讨水喝。因为这次走的路远,是一片陌生的环境,不知道等待我们的是什么。

转过一个山角,山谷沟底的泥土有一点潮湿。顺着山沟往上爬,转过几道弯,突然眼前一亮,前方两座山峰夹峙之间,隐约有一座庙宇。我们加快脚步,来到了这座不知名的庙宇。由于年久失修,也许很久没有人居住,庙宇已经破败,有些墙壁已经倒坍。庙宇内,粉刷的白色墙壁上留有文人骚客的诗词墨迹。我已经记不住墙上的诗词笔记,只记得那龙飞凤舞潇洒的字迹,看起来很令人向往,想必当初留笔之人颇有几分豪气。庙宇之外,青石台阶上结满了绿色的青苔,一个石头修建的小水池,有泉水缓缓流出。我们用水壶灌满水,水池会很快溢满。但是溢满之后好像就停止了,天地造化之神奇可见一表。

中国的古建筑遗留下来的大部分在山西。记得童年的时候,村外有关帝庙,城隍庙和春秋楼,但是关帝庙和城隍庙已经破败不堪,后来就只剩下春秋楼。春秋楼是木质结构,有七层高,楼顶的尖塔曾经被风吹损坏。这座春秋楼能够逃过一劫实在是异数。不过听老人说,当地以前最繁华最有名的是风坡庙,可惜毁于日本侵华战争。损坏的石料木料也都被拉去修炮楼,留下的只有残砖断瓦一片废墟和野草荆棘。小的时候喜欢去那里摘酸枣。那里,有时候会有寻宝的人在挖地道。

没有照片,没有坐标,只有童年的记忆。我没有再回去过那片古庙,不知道她在哪里,也不知道今天是否依旧存在。我只是无意中闯入了她的怀抱,留下了那个难忘的记忆。那年,我十一岁。

童年,是回不去的记忆。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