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年轮(八十)

打印 (被阅读 次)

第八章 羊城遇险(7)

                              

三日后一个下午,天阴转凉,感觉挺舒适。史秋生、傅安刚和胡小辉去南方大厦逛商店,我和余江涛在宿舍洗衣服。董梅从火车站接来七个河南的学生,五男两女。她把其中两个男生安插到我们宿舍,为睡觉的事,闹了一场小小的纠纷。

这俩男生一胖一瘦,瘦子个子比余江涛还高,进屋就自报家门:“俺叫刘建安,他叫王豫生,打河南遂平农中来,请两位大哥多照顾。”哟,嘴够油的,还大哥呢,看他那张脸,起码大我两岁。

我朝他点头招呼后,端起脸盆和江涛一起下楼去了。

“看见了吧,河南人,身上肯定长虱子,会过人的。”江涛轻蔑说道。

“不会吧,都是年轻人,又不是土农民。”我不以为然。

“难说,不是农中的嘛。反正要早点走,现已人满为患了,越晚越麻烦。”

……

我俩在楼顶晒完衣服下来,还没回到宿舍门口,就听到屋内想起了如雷的鼾声,好大阵仗!进门一看,两个新来的正在呼呼大睡。那个叫刘建安的还算文明,穿着背心短裤,身上搭了半边花被,侧卧而眠。那个胖子睡姿可实在不雅,他赤裸上身,仰面八叉躺在地上,那玩意儿把小花内裤顶得高高的;他张开大嘴,口水都流到胸膛上了,一肚子肥膘随着“呼哧呼哧”的鼾声有节奏地上下起伏打颤,鼾声分贝估计球场都能听见。

“得,谁家老母猪跑出来了,今晚上怎么睡觉?”江涛怨气大发。我也十分厌恶:“我最恨打鼾,这样级别鼾声也是第一次遇到,真受不了。”

突然“咣噹!”一声,江涛故意将手中脸盆掉在地上,吵醒了瘦子。

“大哥,开饭啦?”刘建安一咕噜坐起来问我,边揉眼睛边推胖子:“豫生,快起来,吃饭了。”胖子嘴里嘟呶一句:“干啥嘞?”翻过身去,鼾声再起。

“是啊,我们都吃过了,再睡,没得吃了。”江涛说完朝我窃笑两声。刘建安看了一眼窗外,发现被愚弄了,很不高兴:“大哥,甭逗了,俺们在火车上站了一天,20几个小时没睡觉,让俺再眯会儿。”

“你同伙这么大鼾声,晚上这么多人怎样睡觉?”我也不客气了。

“你说王胖子啊,我和他在学校也不认识,是第一次合伙出来串联,现在咋弄呢?”刘建安又推了胖子一把,毫无反映,这头死猪!

“咋弄?让他搬出去!”余江涛提高声调,想再次吵醒胖子。

“往哪搬?大哥,我们都来自五湖四海,相互将就点嘛,住不了几天的。”刘建安此时睡意已消,语气硬起来了。

“我管你往哪搬?学校有的是房子,找董老师啊。”江涛气势更盛,

他压根瞧不起这帮“农二哥。”

“你这不是欺负人吗?俺们也是董老师安排的,为啥让俺出去?要搬你们搬!”刘建安说着站起身来。呦呵!要干仗啊?我往江涛身边站了站。河南人真沖啊,要是史秋生三人都在,我们人多势众,他敢吗?

“你要干嘛?想打架?”江涛大怒,一脚踹开脸盆:“咣啷啷!”惊醒了胖子。

“咋啦?”王豫生翻身坐起,一脸茫然。

“死胖子快起来,人家要赶咱走哩,都怪你!”刘建安愤然拉开架势。

双方剑拔弩张,一场“交火”一触即发……

“不要动手,有话好好说。”董梅推门进来,见王胖子光着上身,急忙退了出去,仍旧面带笑容:“你们出来,有什么事商量解决嘛,别打架呀。”我把事情经过如此这般地向董梅说了一遍,问她:“你没听见鼾声啊?这么厉害,还让人睡觉吗?”董梅笑道:“我在三楼女生宿舍就听见了,这鼾打的,是够有水平的。这么着,楼下有间杂物室,我找人打扫出来,待会儿叫他搬下去单住,好不好?”

住单间,那还不好?刘建安不再吭声,王胖子正迷迷糊糊地穿裤子。妈的,真是傻人有傻福。

董梅真有能耐,三言两语就平息了一场风波,她的微笑外交耍得游刃有余,应该去外交部工作。

 

“董老师,都三天了,车票还没消息啊?”余江涛脸色平和下来。

“哟,这我可没办法。车票紧张得很,要排队等,市政府都反映到铁道部去啦,着急没有用啊,不过总能解决的。”董梅收敛起笑容。

“我们都来一个星期了,该轮到我们走了,再说,走一个少一个,也好减轻你的压力呀。”我没话找话,其实是想多纠缠她一会儿,美女总是吸引男人的,年龄大点无所谓。

“放心吧,我争取尽快送走你们。”董梅咧嘴一笑,拍拍我肩。嗬,还动手摸我!我心中一阵荡漾。她手形极美,又白又软,指甲晶莹剔透,剪得整整齐齐,真想捏她一把。

“唉,看来要陷在这儿啦。董老师,虎门在什么地方?林则徐那个虎门什么……”不知余江涛又想说什么?

“你是说林则徐虎门销烟吧?虎门在东莞,离市区200里地,太远了,要是有兴趣,你们去三元里抗英纪念馆看看吧,在白云区,风景很美的,路也不远。”董梅见我们不再提车票,又兴致勃勃介绍起游玩景点来。

“那就去逛逛吧,反正也走不了。”我这会儿反倒不急了,立刻赞同。不看白不看,增长点见识有啥不好。

 

翌日,按照董梅说的,我们在海珠广场坐58路汽车,半个小时就到了终点站—广州北郊三元里。

三元里人民抗英纪念馆址位于广园中路34号,三元里村旁的三元古庙,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郭沫若先生题写的馆名。

该庙是一座两进一庑廊供奉北帝的道教神庙,宽11.38米,深20.88

米,有头门、香亭、正殿、西廊和偏殿。前檐方石柱与山墙都连以奇石

坊,石坊大门上额书写“三元古庙”四个大字。.青砖石脚硬山顶的屋脊饰以琉璃鳌鱼宝珠,墙上绘有壁画或图案花纹,庙门前是小广场,具有浓厚的广州清代祠庙建筑的特色。

                            

 

          三元里抗英纪念馆

 

馆内陈列着三元里抗英斗争的文物资料,摆放着当年抗英用的三星旗、武器、螺号、飞柬、揭帖、檄文等文物,还有抗英群众缴获的英军枪支、刀剑和军服,以及三元里农民高擎三星旗在北帝神像前誓师抗英的场景复原图等,真实再现了三元里人民抗英斗争的史实。

 

广州北郊的三元里乡人民有着反抗帝国主义的优良传统。

1840年6 月,英国发动对华鸦片战争。1841年5月29日,英军劫掠队到三元里一带抢劫,侮辱菜农韦绍光的妻子。韦绍光等人忍无可忍与敌搏斗,打死几名英军士兵。随后,三元里附近103乡人民“义愤同赴”,组成反侵略武装,抵御英军。5月30日清晨,数千名义勇逼近英

军司令部所在的四方炮台,诱敌至牛栏岗,经过一天激战,打死英军200多人,三元里人民大获全胜。

                                                 

三元里人民抗英纪念碑

 

为了永远缅怀英烈们的英雄业绩,广州市人民政府于1958年在三元里村旁建成了三元里抗英纪念公园。公园内,四周绿树环绕,庄严肃穆。一进公园,就可以看见大路两旁种满了树,前方有数十级石梯,最上方矗立着三元里人民抗英烈士纪念碑。碑高约10米,上面镌刻着两行醒目大字“一八四一年广州人民在三元里反抗英帝国主义侵略斗争牺牲的烈士们永垂不朽!”

 

三元里人民的武装抗英斗争,是鸦片战争初期中国人民反侵略战争的一面光辉旗帜,是近代中国人民自发的反侵略斗争的第一次战斗。它沉重地打击了英国侵略者的嚣张气焰,有力地证明了人民群众是反侵略

的主力军。

三元里抗英斗争的胜利,极大地鼓舞了中国人民不畏强暴,敢于同西方强盗拼搏的斗争勇气。它的胜利大长了中国人民反侵略斗争的志气,灭了英国侵略者的威风,鼓舞了中国人民的爱国信心,进一步暴露了清政府妥协退让、腐败卖国的反动本质

它向全世界揭示:中华民族是不可战胜的!

它像一面鲜艳的旗帜,激励着英雄的中国人民再接再厉,把反侵略的斗争进行到底。

 

仰望着丰碑,我脑海里不断浮现先辈们同仇敌忾、奋勇杀敌、大败侵略者的激战场面,一种酣畅淋漓,扬眉吐气之感油然而生。

我们满怀钦佩崇敬的心情,在纪念碑下唏嘘蹉叹了好一阵,深切感念先辈的光辉业绩,矢志不忘革命英烈的英雄壮举。

 

出公园再往北20里便是著名的白云山风景区,但听说上山的游人很多,交通拥挤,还要转一次车。最重要的是还剩半天时间,现在去恐怕游不了几个景点,又怕晚了赶不回市区,还是改天再来吧。

 

我们不慌不忙往回走,在去车站的小路上有几株矮香蕉树,挂满了一抓抓沉甸甸的香蕉,根根胀鼓鼓,绿油油的,十分诱人。

我见四周行人稀少,窜到树前,双脚一跳,伸手扯下一只,剥开皮往嘴里一送:“啊呀,呸呸!怎么这样涩口?”众人大笑。

“还没熟吧,你这馋猫,叫你偷吃!”余江涛幸灾乐祸地笑道。

“不可能没熟,都几月份啦?”我不服气,争辩道。

“肯定没熟,街上卖的都是黄色的嘛。”胡小辉口气笃定。

我们正争执不下,对面过来个农民装束的老头,我忙拿着香蕉向他请教。老头一见,呵呵发笑,嘴里“咿呀哇啦”给我说个不停,可惜一个字也听不懂。

唉,这粤语比外语还难懂。算了,回去问董梅啦……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