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冷的大街上有个拉二胡的华人

在未知的旅途中发现未知的自己
打印 (被阅读 次)
三月里公司有事,我过境去多伦多。办完公事后,我照例去Yorkville 逛逛,这次还去了那里的皇家安大略博物馆(ROM),主要是想看看它的中国展品。
远远地看到ROM,它的现代派玻璃屋顶倾斜出来,遮住了慢车道上的一小片天日,闪闪地反射着四周的高楼大厦。气温很低,布鲁尔街上的行人一个个都缩着脖子、裹紧了外套,迎着寒风低头走路。


(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忽然,一阵幽幽的二胡声传进我的耳朵。它似乎是从冷冽的空气里穿刺过来,扬上、抑下,音符在转换方向的时候会那么抖一抖。也许是瞎子阿炳的联想,二胡的声音总给我一种凄凉、困苦的感觉,即使拉的是快乐的乐曲,在欢快中我也总会听出一丝哀切。
二胡拉出的是熟悉的中国传统旋律,但不知为何,我当时和现在都想不起具体是哪一首。有可能是《二泉映月》,也有可能是《梁祝》,我无法回忆起它的乐名来。
我顺着音乐的方向看过去,只见博物馆大门一侧的人行道上,坐着一位穿棉大衣、戴棉帽子的华人大伯。那段人行道特别宽敞,他虽然穿得臃肿,远远看去还是十分渺小,而从他那二胡弦下飘出的音乐却显得格外响亮。
(拉二胡的华人,特地在脸上打了马赛克)
因为我是从另一个方向走向博物馆,没有经过他坐的地方,也就没有停下,径直进了大门。那天可能是因为多伦多中小学正在放春假,访客特别多,不少小孩子兴奋地跑来跑去,售票处排着队,大厅里特别热闹。我购票、看导游图,暂时忘记了外面拉二胡的华人大伯。
(博物馆大厅)
ROM收藏的中国藏品,在全北美的博物馆里堪称一二。我惊喜地发现,大厅里的那些叽叽喳喳的小孩子都去了地下一层,去看巡回展览的大鲸鱼去了。宽阔的中国馆里非常安静,足以让我慢慢欣赏展品、阅读文字介绍、找角度拍照。
 
(明代铜佛像)

正如二胡总让我想起电影里中国乡村的景色,我看到那些沧桑而又美丽的古代佛像和瓷器,又不由记起外面拉二胡的华人大伯来。一连串的问题在我的脑子里闪过:他是谁?在大街上拉二胡,是为了挣钱吗?(我猜是。)但他穿着很整齐干净,一点没有穷困潦倒的样子。为什么他还带着一个行李车,车上放满了大包小包?他是没地方住?这个可能性很小,或许他只是在制造这个印象。他这样拉半天,能挣多少钱?至少在我走向博物馆大门的那段时间里,没有一个行人放慢脚步,更不用说给钱了。天多冷啊,而且现在人们都刷卡了,口袋里很少会有零钱…… 但他为什么需要用这种方式挣钱,即使是零花钱?他的家人是怎么想的?

我在曼哈顿中央公园和巴黎的塞纳河边见过华人摆摊为游客画像,但极少看见过华裔街头音乐艺人,特别是老人。我是不是少见多怪?
接下去的问题就是,我刚才该不该给他钱?为什么我没有,是不是我在回避这位同胞,回避这个问题?如果他还在,我应该给钱吗?
我这是在杞人忧天了!一向具有强大好奇心的我,想到这里忍不住就往楼下跑去,穿过熙熙攘攘的前厅,走到玻璃大门前。拉二胡的华人大伯已经不在那里了,他的二胡声,也只剩下了我耳膜里的回音。
不知为什么,我大大松了一口气。我不能想象自己走上前去,掏出钱包,抽出区区一张五元纸币,放到他伸出的手里。我更不能想象自己和他对视…… 他的眼神会是怎样的?他会说什么?用中文说吗?
我回到中国馆,继续欣赏来自故土的古代瑰宝:战国青铜器、东晋佛像、唐三彩、明代五彩瓷器……
 

 

最后,我来到一座明代豪门坟墓,祖大寿将军陵墓:

 

这时,我的脑海里再次响起了幽幽的二胡声,夹带着冷洌的寒风,只是我再分不清它究竟是加拿大的风,还是吹自中国的风,而这音乐却是更清凄、更哀切、更深远了。
 


(大力推荐 ROM,不仅中国馆,它的欧洲馆、古埃及馆、加拿大本土馆以及自然历史馆,都非常好。)


* * *

再贴几张ROM中国馆收藏的古代瓷器



(唐三彩)



(清代鼻烟壶)



(雍正粉彩)




(明清青花)


* * * * *

 

 

 

夏圓 发表评论于
不知怎么的,心里有点隐隐作痛,但愿他是出于enjoy,而不是生活所迫。
美女记者视角独特,向人们述说着平凡和不平凡的故事。。
山韭菜 发表评论于
这一定是当年的文艺青年,愿他平安!有时候,高手在民间。感谢分享!
红裙绿意 发表评论于
博物馆地下室曾经展出过兵马俑,参观的人那个多呀。
momo_sharon 发表评论于
肯定是生活所迫吧,要不大冷天的,谁愿意在外呆着?
荔枝100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新奥尔良是爵士音乐之都,街上奏乐的就等于摆摊卖纪念品的,是旅游事业的一部分。菲儿那边没有地铁的吧,如果地铁里听音乐三步一回头,上班都要迟到啦,地铁里有很多不错的乐手,有的还带扩音器,很悠扬,走老远还听见 :))
荔枝100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魔羯鼠养猫' 的评论 :

"对他而言就是份工作"

你这个角度也很有意思!如果把他们当作因贫穷而变相乞讨,那我给钱是出于同情;如果把他理解成一份工作,那就不是基于同情了,也就是说,如果你不喜欢他奏的乐,或今天不想听音乐,就完全可以不去“购买”他的音乐,也就不会有人来指责你没有同情心。

这个话题越来越有意思了,谢谢留言!
魔羯鼠养猫 发表评论于
我觉得对他而言就是份工作。工作没啥高低贵贱之分,凭本事吃饭,挺好的,你大大方方的欣赏,大大方方的付钱就是对他和他的工作的尊重。
我在波士顿地铁里也遇过一位,听到乡音很感动,就过去给他说,真好听,谢谢!然后放零钱,他微笑示意,没有尴尬或窘迫。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我们在新奥尔良路边也是看到很多有才的艺人,有的是动的,有的是不动,有的是真人,有的是假人。去年圣诞在坎昆也是,女儿特意跑过去放钱,音乐是泰坦尼克里面,特别打动人,我都是一步三回头的。 :)
荔枝100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茵茵梦湖' 的评论 :

我有个国内的熟人去了法国,他学过画,但不从事艺术职业。到巴黎后有正式工作,但周末也到圣母院外面去为游人画像,赚些外快。后来其他摆摊画像的人不乐意了,说我们是真正搞艺术的,或是艺术学生,你一个有正式收入的人还来跟我们抢生意。看来也不是所有的卖艺人都是为了糊口谋生。

博物馆要扩建,原来的老楼不够用了,就加造了现代风格的大厅,和你们卢浮宫的玻璃金字塔差不多意思。
茵茵梦湖 发表评论于
原来我们这里最热闹的大街上有个拉小提琴的中国人,拉得有点破,据说已娶了外国女人。
后来不知为何事上法庭,还找留学生去翻译。
我觉得有时如果没有什么艺术梦,该做什么做什么去,反而简单,因为外国人会玩乐器会作曲的太多了,但只是业余爱好。
皇家博物馆建筑很有特色呀,令人神往。
荔枝100 发表评论于
回复 'diaoerlang' 的评论 :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如果这位老伯伯不是华人,而是白人、黑人或其它族裔,不知大家会怎么想?因为地铁里、市中心到处有这样的。还有露宿街头的呢?那些才是真正的无家可归的人 ...... 唉,想得太多了是不是。

和平饭店的老人爵士乐队,连克林顿都去听过,现在还有,但都不是原来的那批了。
荔枝100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南岛水鸟' 的评论 :

南岛比我更暖心。因为我那次没给,之后想了好几天。
荔枝100 发表评论于
回复 'mzl9876' 的评论 :

问好梅子,二胡拉得好是很好听的。街头拉琴赚些零钱补贴家用,这不奇怪,但我疑惑的是这样大包小包的拉着行李。这个画面挥之不去。
荔枝100 发表评论于
回复 'ziqiao123' 的评论 :

子乔好,旧金山的华人历史悠久,博物馆一定有更多精彩的藏品。我去过纽约的大都市博物馆,他们的中国馆藏品还没有多伦多的丰富。
荔枝100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猫姨' 的评论 :

“他都不尴尬你尴尬什么
肚子饱了才会想面子里子的 ”

现在想想,你这句话是对的,看来我的心还是有点冷。当时想到另一个方向去了,就是为什么家人不去帮助他。中国人的家庭观念比别的族裔重,不会让老人沦落到这个地步。我还想到,还应该告诉他,要去寻求当地政府的支助,加拿大的福利和济贫都是很好的。

谢谢留言。

荔枝100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鲁滨逊飘流记' 的评论 :

鲁滨逊这句话说得好极了。
荔枝100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xyz' 的评论 :

小C好。看来我还是见得少,我那个城市还没见过华裔老人卖艺,小青年偶尔有。
荔枝100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南山松' 的评论 :

我也这样,我甚至希望他不是真正缺钱。问好松松。
diaoerlang 发表评论于
街头卖艺是大都市的一道风景,唐人也好,鬼佬也好,都熟视无睹了,根本就不会为给不给钱而纠集,因此而作道德评判是多此一举了。此刻想起了和平饭店老年爵士乐队,老伯伯们咸鱼翻身赶上了好时光,80年代一路风光过来,真是不同人不同乐器不同命。
南岛水鸟 发表评论于
我们这也见过两、三个这样的中国老人在街边拉二胡,有一个艺高声好,有一个拉的声音简直是噪音。开始时我也给过硬币,后来就没再给了。但如果像你所见的这种寒冷大街上的表演,我会给的。: )
mzl9876 发表评论于
喜欢这样的艺术博物馆,看到那个拉二胡的老人,不由让我想起了很多年前,在悉尼也有这样两位老人,这两年不见了,每次看见一定会给些零钱,孩子小的时候,我曾有意让孩子学二胡的,可是后来孩子兴趣不大,就不了了之。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明青花真漂亮。北美最大的亚洲艺术博物馆在旧金山,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中国馆, 有不少好东西, 荔枝下次有机会来旧金山,一定会喜欢。
鲁滨逊飘流记 发表评论于
比寒流更冷漠的是人心
猫姨 发表评论于
真沉得住气,还能看下去
还用问吗, 这么冷的天他会喜欢在外面凉快?
为了自己不纠结不尴尬, 于是回避
他都不尴尬你尴尬什么
肚子饱了才会想面子里子的

该不该给他钱?为什么我没有,是不是我在回避这位同胞
cxyz 发表评论于
多伦多地铁站街头经常看到艺人演奏,有华人, 也有其他种族, 经过时会往他们的盒子里投进去些硬币。
这样的表演形式收入真是少之又少,这总是让我猜测他们坐在那里不仅仅是为了挣钱。
南山松 发表评论于
看来他生活不易啊,希望这位二胡演奏家一切安好。
荔枝100 发表评论于
回复 'rty' 的评论 :

很高兴你也喜欢ROM,我这是第二次去,没时间看完,下次还要再认真看欧洲馆。谢谢留言。
荔枝100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无法弄' 的评论 :

弄弄和我一样,容易纠结 :)
rty 发表评论于
ROM is surprisingly nice. I never heard of it before and I went there just because I bought that bundle tickets, Casa Loma, Ontario Science, Aquarium, CN tower and ROM. You can see Canadian Tax dollars were put to good use.

I would donate money to the erhu player if I were there.
rty 发表评论于
ROM is surprisingly nice. I never heard of it before and I went there just because I bought that bundle tickets.

I would donate money if I heard
无法弄 发表评论于
我也是见人就一串这问题
荔枝100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洋葱炒鸡蛋' 的评论 :

洋葱说得不错,这么冷的天气,他还是想赚些钱。尴尬的是我。问好!
荔枝100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每天一讲' 的评论 :

“地铁经常有华人在那里演奏,有些亲切也有些难过。”

确实是这种感觉!一讲到城外潇洒了一圈回来了?
荔枝100 发表评论于
回复 'lovNordstrom' 的评论 :

“搞得我至今心里很难过。”

我纠结的就是你这种感觉,我还以为是我自己矫情呢!这家博物馆所在的街也是名牌商店云集。谢谢来访。
荔枝100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ollowNature' 的评论 :

“坟墓是怎样从中国漂洋过海到了多伦多的?”

我也有这个问题,等下去查查,补充进去。西方博物馆有很多藏品都是“殖民主义者掠夺过来的”。
洋葱炒鸡蛋 发表评论于
荔枝好。理解这种纠结。我一般会给一些,因为这是他想要的,给了就不会错。
荔枝100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五湖以北' 的评论 :

“看见一人穿着前苏联军服,手风琴在拉卡秋莎,”

俄罗斯人在街头拉卡秋莎,旁边一个中国人倾听,五湖兄这个画面太棒了,我借去了。
每天一讲 发表评论于
肯定是《二泉映月》,《梁祝》以拉小提琴居多,能有二胡谱子的不多。华人生活不易哈。下MTA地铁经常有华人在那里演奏,有些亲切也有些难过。
荔枝100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横跨太平洋' 的评论 :

多伦多这样的地方一定有不少中国艺术家,也丰富了加拿大的文化。
荔枝100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ng' 的评论 :

“这俩曲旋律差别很大嘛。”

川兄嘲笑我是不是 :) 风大,没听清!
荔枝100 发表评论于
回复 'diaoerlang' 的评论 :


“这种场合下听到二胡琴声,肯定是会想到阿炳。”

二郎也有这种感觉,看来不是我的胡思乱想了。
荔枝100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我想这人选择在博物馆大门口拉琴,也是有这种用意的。
lovNordstrom 发表评论于
最近去温哥华,在奢侈品云集的Robson街头,有华人老人拉琴,我给了5刀,他居然对我深鞠了一躬。搞得我至今心里很难过。
FollowNature 发表评论于
以前去参观过, 真好奇, 坟墓是怎样从中国漂洋过海到了多伦多的? 一定有很多的故事。
五湖以北 发表评论于
大多数时候,街头音乐家带来的都是快乐,但有时也让人心疼。多年前在法国Starsburg,看见一人穿着前苏联军服,手风琴在拉卡秋莎,其他人听而不闻,只有我住足,他很高兴,拉得很起劲,最后我给了钱,是应该的,知音嘛
横跨太平洋 发表评论于
多伦多有著名的二胡演奏家高韶清。其父高先生也拉二胡。
diaoerlang 发表评论于
这种场合下听到二胡琴声,肯定是会想到阿炳。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荔枝100' 的评论 : 应该说是很好的combine:)
cng 发表评论于
"有可能是《二泉映月》,也有可能是《梁祝》"

唉,看来是老先生学艺不精,这俩曲旋律差别很大嘛。
荔枝100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哈,菲儿,不是博物馆帖,写的是二胡,配了几张博物馆照片 :))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很好的艺术博物馆帖!:0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