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梦》第二十三回、黑木崖下:落花有意水无情,多情自古空余恨(4)

原创长篇武侠小说《欢乐牛逼武侠梦》
打印 (被阅读 次)

 

玉箫师太一声令下,群雄便整队上路,齐向黑木崖出发。只是此事发生之后,大部分平时跟美夕关系还不错的人,都有意无意地和她拉开距离来。只有玉箫师太、立山圣母和孟楠以及张润土等人仍然紧随在她身边。孟楠并安慰美夕道:“师父,只是一个误会而已,请勿放在心上。”美夕虽然心中颇为不悦,但不想让徒弟为自己担心,微微一笑道:“不碍事。希望不要影响除魔才好。”

也不知是有意疏远美夕,还是被陆惹儿的魅力所吸引,抑或二者兼而有之,北二俗不约而同地跟在陆惹儿身后。望着陆惹儿窈窕的身段,淫邪的小酒窝又悄然浮出脸面,光头纲偷偷竖起大拇指,道:“心中一荡。”长毛谦也道:“嗯,同荡。”“谦儿哥上。”“还是纲儿弟上。”如此几番谦让后,长毛谦突然道:“你不是一直都想当爹吗?你看,孩子都是现成的。一切都是天意,谁也逃不离。纲儿弟上。”“不不不,小弟以后自己会生。还是谦儿哥上。你娶她之后,谁还敢骂你断子绝孙?一切都是命运,命中已注定。谦儿哥上。”原来,长毛谦前段姻缘并未有结晶,有一次竟被知情的仇敌辱骂“断子绝孙”。长毛谦一直对此耿耿于怀,也有心去领养一个孩子。倘若能跟陆惹儿结合,夫人和公子便都有了,不啻一举两得,岂不比领养一个要强得多?一念及此,长毛谦道:“那好,承纲儿弟相让,为兄就不客气了。”

北二俗绕至陆惹儿身前,光头纲搭讪道:“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妻焉。择其美者而娶之,其不美者而妾之。陆姑娘,你看鄙人的谦儿哥如何?”

二人在身后窃窃私语的那番话已被陆惹儿听在耳中,她也早在心中计较。就你们二人,又老又丑,且行事乖张。说得好听点是侠客,说得不好听点就是无家可归的流浪汉。就连我曾经唾弃的叫花子蓝屌丝也比你们二人强得多。虽然你们的武功比蓝屌丝高出不少,在江湖上略有薄名。但人家屌丝年轻,更重要的是,和屌丝在一起便有机会接近天下无敌的东方大侠。和你们在一起,除了天天看你们那张俗气的老脸,天天听你们那些俗话,还能有什么好?哼,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趁早死了心吧。陆惹儿本欲痛斥二人一番,忽尔灵机一动。东方大侠不是爱面子、喜欢耍威风吗?我何不以此讨好她?主意一定,陆惹儿并不理会北二俗的搭讪,径直来到美夕面前,双膝跪下道:“请天下无敌的东方大侠为小女子做主!”

按理说,除魔途中的大小事宜都由主帅玉箫师太和副帅孟楠主持。陆惹儿遇事该当向二人汇报才对。除此之外,尚有德高望重的澄定和尚。她怎地找上自己来了?如此甚好,让大家知道谁才是天下无敌、说一不二的大侠。美夕背负双手,威严地问道:“何事不平?”

陆惹儿道:“北二俗二位俗人对小女子图谋不轨。”

美夕对北二俗的印象原本就不佳,加之此前自己中毒时曾差点被二人羞辱,以及前不久在峨眉山腰又遇到二人欺负柳陌青。没想到时隔不久,二人的老毛病又犯了。美夕心想,一定要好好教训二人一番。否则,将来难免会有良家妇女被其所害。

张润土一听是不利于北二俗的,赶紧凑上前来。意欲添油加醋地说北二俗的坏话,以报锦绣宫中被暴揍之辱。哪知“北二俗”三字刚出口,却发现北二俗已来到近前,赶紧将各种诋毁言语吞下肚去。

美夕见张润土欲言又止,多半是迫于北二俗的威风,便鼓励他道:“别怕,本大侠为你撑腰。他们有什么恶行,尽管讲来。”

光头纲盯着张润土,冷笑着道:“嘿嘿,赤练大侠,有话直说!”长毛谦也道:“请畅所欲言。”

张润土生怕北二俗揭发他去锦绣宫的恶行,哪敢当面说二人的坏话?但眼下不说点什么是不行了,赶紧改口道:“小可对北二俗二位大侠不甚了解。但小可以为,偏听则暗,兼听则明。东方大侠听了陆姑娘的话后,尚需听一听北二俗二位大侠的辩解。”

没想到张润土竟然替北二俗说话,美夕略觉失望,对北二俗道:“你们也说一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光头纲敛住笑容,正经地道:“鄙人见陆姑娘孤身带着一个小孩,生活颇为艰难。我家谦儿哥偏好行侠仗义,对此自是不能坐视。鄙人便极力怂恿谦儿哥向陆姑娘提亲。倘若亲事成了,孤单的两人将变成幸福的一双。仅此而已,别无他意。”

美夕回问陆惹儿道:“是这么回事吗?”

陆惹儿道:“禀天下无敌的东方大侠。他们二人分明起了邪心。”

“搭讪一下,算不得起邪心。”玉箫师太插话道:“贫道倒觉得这是件大喜事。妹妹不如也劝劝陆姑娘。”

原来只是一出极其稀松平常的凤求凰,并非什么了不起的大事。若在以往,美夕多半二话不说便替长毛谦和陆惹儿主婚了。清明节时,美夕就曾在华山上霸道地将陆惹儿和蓝屌丝配成一对。但自从被华克之毒害后,美夕深知,强扭的瓜放多少糖都甜不了。若要幸福,还得双方情投意合。美夕将心比心,对陆惹儿道:“你觉得谦大侠如何?若觉得他值得你托付终身,本大侠便替你们主婚。倘若觉得他非你意中人,本大侠也绝不为难你。”

陆惹儿察觉到美夕对北二俗并无好感,甚至有那么一点点嫌恶之意,当即答道:“小女子一心一意寻找一个情投意合之人,怎可因为北二俗二位大侠的威名便违背己心?”因玉箫师太替北二俗说话,陆惹儿便将“两个俗人”改称作“二位大侠”。

美夕点头道:“好,你起来吧。”又吩咐北二俗道:“你们二人离陆姑娘远些,不得骚扰她。”美夕的语气极其平淡,却丝毫不容抗拒。

北二俗哪敢不从?自此以后,便行在队伍最前面,距离陆惹儿总有数丈远。

沿途又有更多的英雄豪杰加入进来,队伍越来越壮大,也越热闹。美夕一言不发、心情沉重地走在队伍中,心中依旧纠结着即将到来的跟大姐东方不败的决战。

忽然,远远地,一股俗气迎面袭来。好熟悉的味道!美夕精神一振,一定是正色和尚来了。来得好,正好跟他算一算锦绣宫中之账。

便在此时,只听前方有人说道:“阿弥陀佛。没想到在锦绣宫之外也能遇到二位知己。”依稀便是正色和尚那样的大嗓门,声音却清脆异常。鼻子补好后的正色和尚说起话来不应该瓮声瓮气才对吗?奇怪!这是谁在跟谁说话?

只听光头纲答道:“有道是人生何处不相逢,相逢何必在宫中。”只听长毛谦道:“大师别来无恙?”

视北二俗为知己的,除了正色和尚,莫非还有他人?美夕实在按捺不住内心的好奇,悄悄溜到队伍前面去查看。

只见迎面来了上百人,其中一半是少林和尚,另一半则是嵩山派。原来,队伍已到了开封境内,少林方丈正经和尚和嵩山派掌门忽忧子便率领两派人马来跟大部队会合。

大剌剌地走在最前面的,不是正色和尚又是何人?一照面,美夕就被正色和尚的样子逗乐了:被立山圣母接好的鼻子又已不翼而飞!偌大的一张肥脸上,便只剩下两只眼睛和一张大嘴。一乐之后,美夕心中的复仇火焰便即熄灭。人家缺鼻子少耳朵的,已经够惨了。这仇,咱不报了!

北二俗自然也注意到了正色和尚的鼻子得而复失。光头纲奇道:“鄙人记得大师的鼻子被立山圣母治好了,怎地又不见了?”正色和尚气愤地道:“阿弥陀佛,还不是让西海派那娘们给割掉了!”原来,清明节正色和尚和北二俗跟西海五龙在长安城东门一战,三俗被五龙打败。因为五龙的焦点在正色和尚,北二俗因此得以顺利逃脱,正色和尚则被五龙擒住。好在慕容虚意在羞辱正色和尚而无意取他性命,只将他的伤鼻割掉后,便也任其自行逃窜。

缺耳朵少鼻子是正色和尚的彻骨之痛。北二俗不便继续谈论,光头纲便转而讨论起三人共同感兴趣的话题来,说道:“大师,鄙人参佛都两天了,还是没有参透,为何有的女子又漂亮又性感,可是咱们却上不了?还望大师指点迷津。”正色和尚道:“阿弥陀佛。如果想上就能上,老子还出个什么家呀?”长毛谦道:“莫非大师未出家之前也遇到过这样的女子?”“阿弥陀佛。他娘的多了去了!”

美夕讨厌俗人们的粗鄙话语,赶紧转身往回走去。其时,少林方丈正经和尚和嵩山派掌门忽忧子刚跟玉箫师太和立山圣母等人见完礼,正在低声讨论除魔大事。只听正色和尚道:“老衲耳闻数名豪杰在长安城中为筷子神功所杀。窃以为东方大侠嫌疑最大。此次黑木崖大战,师太须得有所提防。”玉箫师太也担忧地道:“贫道虽然对东方妹妹深信不疑,却也不得不做最坏的打算。”虽然他们的声音极小,但美夕的耳朵是何等灵敏?将二人的对话一字不漏地尽收耳中。美夕心想,倪姐姐虽然信任我,却也对我放心不下。其实,对于和大姐的对决,我也是很拒绝的。也罢,既然你们都不放心我,那就由你们自己跟我大姐对决吧。需要本大侠之时我再出马也不为迟。

玉箫师太望见美夕回来,怕她起疑心,便不再低声说话,反而爽朗地笑道:“贵寺这回终于打算动真格的了。”正经和尚也朗声道:“阿弥陀佛。师太真是见多识广,凡事都瞒不过你。”

正经和尚和忽忧子离开后,美夕不解地问道:“姐姐刚才说少林寺这回打算动真格的了,此话怎讲?”“妹妹瞧见那十八个着灰色僧衣的和尚没有?”美夕自然注意到了,五十个少林僧人中,三十二人着黄色僧袍,余下的十八人着灰色僧袍。“瞧见了。不知有何特别之处?”“他们应当是少林罗汉堂的十八罗汉。据传,少林上辈高僧衷禅和尚创了一套‘叠罗汉’阵法和与之相配的罗汉掌法,乃少林镇寺之宝。”“就是死在金瓶似的小山上的那位和尚?”“正是。衷禅和尚身兼少林三十六门绝技,是少林寺有史以来第一高手。这套阵法的基本阵型是一人叠在两人的肩上,足底涌泉穴与其下之人的肩井穴相通,内力可以快速在三人之间传递。三人叠在一起便如三头六臂的巨人,任何一人击出之力都是三人内力之和。此阵阵型灵活,变化多端,既可三人一叠,亦可六人一叠,最多可十五人一叠。三人一叠则有六叠,对对手形成包围之态;倘若是十五人相叠,则力巨而不可敌。正经和尚大概要用叠罗汉阵法对付东方教主。”玉箫师太虽然极其痛恨东方不败,但因为她是美夕的亲姐姐,便也以教主称之。

美夕禁不住一惊。心道:“原来少林寺早有打算。这套阵法虽然只是内力的单纯叠加,不可与通过共鸣而放大的八音八卦共鸣功同日而语。在创造修为上,衷禅和尚比自己那讨厌的老爹差了很远。但瞧那些罗汉们,个个内力不弱。若仅只三人一叠自己尚可占得上风;倘若六人一叠,大概可与自己战个平手;倘若一掌拍出十五人的力量,任谁也抵挡不住,自己亦难堪一击。却不知大姐的内力到底深厚到了何种程度?能否破解这套叠罗汉阵法?”美夕不禁为大姐东方不败担起心来,表面却仍道:“如此甚好,此次除魔必定马到成功。”

九月初八午时,队伍按计划到达黑木崖下。玉箫师太刚下令安营扎寨,突然从西北方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似有数百骑飞驰而来。美夕一惊,莫非魔教早有埋伏,要杀群雄一个措手不及?群雄亦皆现惊恐状。便在此时,一只高飞的大雁悲鸣着从空中跌落下来,身上插着一支长长的羽箭。玉箫师太喜道:“塞北颜老英雄到了!”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