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是有始有终的紫珍珠

打印 (被阅读 次)

温哥华紫色的花很多,人们可以如数家珍一大串, 如紫花酢浆草、矮牵牛、紫花地丁、波斯菊、紫茉莉、紫罗兰、小韭兰、松果菊、夏堇、勿忘我、锦葵、紫藤花......

我对紫色没有特别的偏爱,可是当紫色花开的时候,我仍会婉约地赞美几句,比如:紫色的丁香在雨中散着淡淡的忧伤;紫藤花从天空垂下一片紫色花帘,阳光穿过密密的藤蔓洒下斑驳的相思的影子;你在帘后站着,望着墙角的一朵紫花地丁,它是落入凡间的紫色精灵吧,用一双纯净的眼睛在打量这精彩的世界;还有林边的一丛丛紫色的勿忘我,串起细碎的思念,舞醉了春风……

紫色不如红色耀眼,独爱紫色的人,其实爱的是一种心情,一种主观化的回忆。在每晚的梦里,天空中飘的雨可以是紫色的,摇曳着紫色的心事,去到遥远的紫陌红尘里。走过的路,经过的风景,伤感和烂漫是紫色的,是谁把离歌写进紫色的信笺,把心事晕染成深深浅浅的紫色?

武侠小说大家金庸和梁羽生也很偏爱紫衣的女人,毫不吝啬地描写她们的美丽:

如袁紫衣, 原文:“马背上乘着一个紫衣女子,只因那马跑得实在太快,女子的面貌没瞧清楚,但见她背影苗条,稳稳的端坐在马背。”“胡斐早已看清来人是个妙龄少女。但见她身穿紫衣,身材苗条,正是途中所遇哪个骑白马的女子。只见她一张瓜子脸,双眉修长,脸色虽然微黑,却掩不了姿形秀丽,容光照人。”“但停刀一看,却是个娉婷袅娜的女郎,她声音爽脆清亮,人人均觉动听之至。”“见她身材苗条,体态婀娜,似乎并不会武”……

她除了在回疆呆得久了受到的紫外线强了些有些微黑之外,身材,长相,气质,声音无不是美女的标准。

还有云蕾那件颇有意义的紫衣: 云蕾一件一件地撕下去,突然停下手来。她手上提起的是一件紫色的罗衣,记得露了女儿本相之后,第一晚换的就是这件衣裳,记得那时张丹枫露出异样的目光,啧啧的称赞自己的美丽。云蕾叹了口气,把罗衣一展,瞧了又瞧,这是张丹枫赞赏过的衣裳啊!她轻轻地抚摸那柔软的丝绸,又轻轻地把衣裳折了起来,小心翼翼地把它放好,不再撕下去了。

......古墓灯影,朦胧柔美,映照着云蕾那绝世容颜,张丹枫那异样的目光中,云蕾该是何等的美丽!淡紫风华,长发垂腰,眼光若水,亦怜亦喜,盈盈光华……”

 

我这个花迷见过不少紫色的花,但紫色的如珍珠般的浆果却并不常有。除了紫色的葡萄,我最喜欢紫珠草。 深秋时节,它的串串紫色浆果挂在绿色的枝叶间,和深海底捞出的最高等级的珍珠差不多大小,煜煜生辉,美得几乎让人忘记了它的主要功用是止血散瘀,它的根叶全年可以入药。如此亮眼的观果植物,应该置于殿堂细细观赏,怎舍得采它的根,切片晒干,又怎舍得用它碧绿的尖卵形叶子配置成注射液,用于治疗胃肠道出血和手术后出血?

看到紫珠草耀亮的秋实,我终于相信爱是有始有终的。爱这个仙子,最初穿着紫色的裙裳,如美丽的蝴蝶在枝头嬉戏。天凉时,她换上紫色的袍子,躲在秋光背后沉睡。大灰狼成了她的好朋友,小兔子对着她唱“不开不开我不开,我要等妈妈”,七个小侏儒在高高的谷堆旁边与她玩捉迷藏。她笑得花枝乱颤,笑出的眼泪落在袍子上,在秋霜中冻成了一颗颗紫色的圆珠 -亲爱的,我并没有忘记你, 我把最后一缕暗香做成了珍珠,深藏在思念的海洋里。

 

Wiserman 发表评论于
真爱情是有始无终的!
Amy_Yang 发表评论于
Thank you!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