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瑶女士,您又何必呢?

谈天说地,记录瞬间感想; 交友拜师,结识各路英豪
打印 (被阅读 次)

琼瑶女士为何要将遗嘱公之于众?您又不是党国政要,身后之事实属个人私事。难道您是不放心自己的儿子、儿媳,要让社会大众来帮助您监督他们是否忠实地执行您的遗愿?

琼瑶女士的言情小说一直是畅销的文艺作品。有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故事跌宕起伏,情节设计巧妙,足以扣人心弦。一如琼瑶本人戏剧化人生。不久之后,大家都知道了这份遗嘱背后原来也是有故事的。

原来琼瑶的现任丈夫,平鑫涛先生老年失智,丧失了吞咽功能,不能进食。在要不要插鼻饲管,通过管子喂食一事上琼瑶与平先生的子女有看法上的分歧。平鑫涛的子女与琼瑶没有血缘关系,他们是平先生与前妻的孩子。平先生的子女不忍父亲被饿死,坚持要插管喂食。而琼瑶认为这样延续生命只能让丈夫多受折磨、多历痛苦,主张放弃。双方都各有各的道理,都出于对平先生的爱。琼瑶最后是妥协了。但是身为作家的她偏偏又要把心路历程记录下来,不是以小说虚构的形式,而是在脸书上真人真事地写,还挑了这个刚刚在家争论完了的敏感时刻公布自己遗嘱。大有让围观群众评评理的势头。

琼瑶女士,您这是又何必呢?我的思想可能还是封建保守的,总觉得家丑不可外扬。小夫妻吵架,如果不想离婚的话,就不要去找双方家长评理,更不要去找什么单位领导。内部矛盾,内部解决。矛盾公开以后,绝大多数的情况,是矛盾进一步激化,导致关系破裂不可挽回。家不是个讲理的地方,家应该是一个有爱、有包容的地方。我们家乡把没结婚的都当孩子看待,无论年龄多大,都会得到长辈的红包。反过来,结了婚的才算大人,有资格给长辈发红包。既然组织家庭后就不再是小孩子了,就不要像孩子一样,吵架找人评理,不争一个我是你非就誓不罢休。平先生的子女和琼瑶没有直接的血缘关系,但是因着和平先生关系,也应该算是琼瑶和平先生所组成的家庭中的一员。有什么事不能关起门来解决,非要公之于众不可,让外人作为茶余饭后的谈资,看一出白戏?平先生如果神智还清楚地话,会愿意自己成为白戏里的傀儡木偶吗?再说,琼瑶女士您已经妥协了,公之于众也不可能把插进去的管子拔出来,何必呢?

至于琼瑶女士的遗嘱,如果是她本人的心愿,后人理应尊重,能够满足的尽量做到。对于我一个学医的来讲,我只是觉得现在医学发达了,七十不稀罕,八十也常有。年龄已经不再是积极治疗与否的绝对的指征或反指征。还是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八、九十岁的老人肠癌并发肠梗阻,如果没有手术的反指征,手术切除生癌梗阻的肠段后,大多数老人都可以有质量地生活。Michael Debakey医生是心胸外科泰斗级人物,他也立下遗嘱不抢救、不气切、不插管。他在七八十岁时曾大病一场,他的学生们合力把他抢救回来,其中用到了气切与插管。康复后回到工作岗位的Debakey医生非但没有责怪学生,反而感谢他们给了他第二次生命,感叹活着真好。一样是脑出血,高血压颅内出血,开颅手术有些病例有良好的预后;癌症脑转移继发出血多数情况下就没有大动干戈的意义了。所以不能一概而论。

说到什么是有质量的生命,目前更是一个医学伦理学范畴内的无解。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没有标准答案。霍金瘫在床上,他的生命有没有质量?也许有人会说,他思考、他写作,所以他有价值,应该鼓励、帮助他活下去。那么像霍金那样瘫在床上,生活不能自理的人还有许许多多,难道他们没有著书立作的才华,就理所当然地失去了生存的权利?难道舆论就一定要给他们一把刀,让他们自我了断吗?我曾与一位要做心脏微创手术的儿童家长术前谈话。当我走到病床前,我愣了,这是一名先天愚型儿。我当时刚从国内到美国,这样的儿童被国内的临床医生乃至家长都认为是没有质量的生命,一般都任其自生自灭,不会去积极纠正所伴随的心脏畸形。那位美国的家长可能看出了我的想法,他对我说,他是一个特别(special)的孩子,他对我们有着特殊(special)的意义。我在美国15年了,对生命意义的重新认识,是我来到美国最大的收获。每一个生命都是美丽的,尽管可能有残缺。难道有残缺的生命就丧失了生存的权利?提倡身残志坚真的过时了吗?

人类是群居的社会性动物,与优胜劣汰的自然法则相反,帮助老弱病残更好地生存下来是社会文明与进步的体现。作为一位有社会号召力的作家公布这么一份遗嘱,我只是担心会无形中给社会上那些经济与体能都处于弱势的风烛残年的老人以不必要的压力。

Diana-Sun 发表评论于
回复 'triStar' 的评论 : 女人守寡可以是自愿的,也可以是被迫的。在封建社会有多少寡妇迫于舆论与道德的压力,不得不选择独守一生。同样,安乐死成为老龄病人的倡导方向,我恐怕有一部份在经济与体能上处于弱势的病人会被迫选择安乐死。
何况,完全自主选择的安乐死就一定要满足吗?这个问题还没有一致的答案。因为,完全自主选择的背景情况也是复杂。重度抑郁的病人极度厌世,他们没有其他的病痛,就是想死,能不能满足他们?我知道有个别国家可以,大多数国家不行。至于您个人怎么看,我不知道。但是我个人是反对的。
以上只是一个例子以说明“完全自主选择”也具有其复杂性。各何况,还不能排除有人利用宣传与舆论导向诱导病人作出安乐死的决定来满足自己的利益。
最后,我想说的是作为医务工作者,我同意也在临床中贯彻执行鲁迅先生话,“可医的应该给他医治,不可医的应该给他死得没有痛苦”。只是可医与不可医不是以琼瑶的我快“八十”了来区分的。
Diana-Sun 发表评论于
回复 'Yangtsz' 的评论 : 琼瑶不仅出了题,还写了答案。她作弊了。:)
triStar 发表评论于
琼瑶涉及的是自主选择安乐死,与残弱者无选择或生或死是截然不同的事。没必要做道德评判。
Yangtsz 发表评论于
原谅我表达不确切。”对一个议题的具体选择”,我是想说对议题答案的选择,所以我们的观点是相同的。琼瑶把这样一个议题摆在大家面前是超乎个体利益的好事。至于个人对这个问题的理解和答案,那是各人的功课。
Diana-Sun 发表评论于
回复 'Yangtsz' 的评论 : 我的想法和您的稍微有点偏差:对于议题的选择是没有利益倾向。但是对于答案的取舍是根据个人利益投票的。
Yangtsz 发表评论于
我有这样的信念:对一个议题的具体的选择有利益倾向,但是公开讨论这样一个关乎全体人类的话题以求达到某种程度的相互理解和共识,是对全社会有益的。
Diana-Sun 发表评论于
回复 'Yangtsz' 的评论 : 每个人都可以取对自己有益有利的部分来支持,此乃人之常情,也是民主的体现。
但是大不必把个人与社会等同起来。因为社会是有不同阶层的。个人最多也不过代表他自己所在的阶层而已。
Yangtsz 发表评论于
我不擅长也不喜欢对别人的动机和道德进行判断。如果一件事对社会客观上有益的,我就支持。
Diana-Sun 发表评论于
回复 'Yangtsz' 的评论 : 说话要分时间场合。同样一句话,可以让人哭,也可以让人笑,就是看是不是在合适的时候说。
琼瑶在与丈夫前次婚姻的子女争论后,公开发表的这些言论,已经使她与平的子女矛盾激化。
琼瑶舍弃小家为大家的高风亮节,确是我等小民不能理解,也做不出的。我只能阴暗地想到这四个字:借题发挥!
安宁河 发表评论于
Diana 说得好,任何人不能决定他人的生命,除非他有签字同意你决定,更何况质量对每个人来说标准不同。
Diana-Sun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茵茵梦湖' 的评论 : 谢谢您的坦率。我也坦率地说,我的文章也是有感而发。是经历了太多的生老病死,包括亲爱的家人,经历了大大小小的家庭矛盾后的个人想法。没有想过要把个人想法强加于任何人。每个人都有权利保留自己的看法
再次谢谢您坦率地讨论。
Yangtsz 发表评论于
面对死亡,个人有无选择的权利,这不是家事,是一个国家法律层面的重要决定,琼瑶借公开自己的家事引起这样的讨论,很有正面意义。Dr.Debakey的例子说明生死选择是复杂的,艰难的,不说明人不该有选择的权利。例如,我们可以举出千万个子女婚姻自主不听父母劝而婚姻失败的例子,但是我们会因此认为“婚姻自主“是错误的,由父母签字同意的婚姻才有法律效力吗?
茵茵梦湖 发表评论于
坦率地说,我也刚经历了家里老人的类似问题,如果不是琼瑶女士公开讨论这个话题,我对此一无所知,而且国内医院的医生对于相关概念和国外差得很远,他们本应指导家属的。文学说到根本还是人学,小说实质上就是一个个人性的范本,既然每个人都将面对死亡的问题,太有必要科普一下了,琼瑶女士在此问题上是非常有勇气有胸怀的,可以说她是以自己的实例促进了社会大众对这一问题的认知,将来每个人都可以被更文明更合理的对待,在这一点上她尽到了一个作家的责任,非常令人敬佩!
Diana-Sun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茵茵梦湖' 的评论 : 保持沉默就是黑箱操作,哇,这顶帽子好大哦!家事都要拿议会里公开讨论,是不是太浪费纳税人的资源?丈夫前次婚姻的子女不是家人,是敌人。好吧,我承认我的思想赶不上趟了。
Diana-Sun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ollowNature' 的评论 : 基本正确,加9分。扣掉1分是因为这篇小文离大作的标准远开八只脚
茵茵梦湖 发表评论于
回复 'Diana-Sun' 的评论 : 黑箱操作从来解决不了问题,必要时只得摊在阳光底下,再说琼瑶已经忍了好几年了。国人为了面子不喜欢正面冲突,但私下里的勾心斗角一点不少,希望有一天一切国民议题都能在议会里公开讨论。平鑫涛的子女从未和琼瑶一起生活过,算不得琼瑶的真正家人,而且象这种没血缘却有利益关系的所谓亲人正是那种亲密的敌人。何况他们之间还有双方都不愿真正面对的豪门恩怨的实质问题。有看透的网友已经指出这点了。
Diana-Sun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茵茵梦湖' & '花老虎' 的评论 : 每个人都有说话的权利,包括琼瑶。我只是觉得有时保持沉默要比随心所欲地说话更需爱和忍耐,也更难得。琼瑶在脸书上的公告,马上引起了平的子女的反弹。不论对错,矛盾的激化和公开化已成事实。遗嘱在这个敏感时刻公开。
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是有次序的。自己的家都没有管理好的人,很难想象可以成为社会的楷模。
琼瑶的社会地位和经济地位当然可以使她慷慨豁达。可是在中国,尤其是农村,老人的养老治病还是要靠家庭、小辈。提倡琼瑶式的慷慨豁达有可能对于这些弱势的老人是一种灾难。
FollowNature 发表评论于
要是琼瑶没公开遗嘱, 哪有你这篇大作。 这就是名人的社会效应.
茵茵梦湖 发表评论于
同意花老虎!
琼瑶在脸书上发表系列文章,我全程跟读了,因为我也在关心这个问题。如果全面了解她的心路历程就会理解她这样做的一片苦心和必要性。她不仅是一位非常成功且取得巨大成就的小说家,而且通过这次事件我也看到她还是一位勇敢慷慨、人生观豁达之人,令人敬爱。
在中国这样的社会世情下,她公开遗嘱是非常有必要的,这也是为子媳着想。至于博主为弱势的担心,琼瑶是在台湾那种社会情况下,那里的医疗设置还是相对文明的。同时,她作为一个公众人物,也是为天下先,尽管她预料到这一超前举动会引来很多不解、歪曲和谩骂,但一个社会的先知先觉者总要承担这一切。
花老虎 发表评论于
我看过一些她的小说和电视剧,兴趣一般,情节早忘了,所以肯定不是以粉丝的身份为她辩护。关于她公开遗嘱,我理解和支持,外人永远不知道别人家真实故事,如果平先生清醒的话很可能非常赞同她。她有勇气说出来是她的选择,而且她有权这样做,不是非要被评出个对错和好坏。
风酥酥 发表评论于
说得好!
世事沧桑 发表评论于
本来就是个戏剧化的女人:)
登录后才可评论.